华声在线 > 大视界  >  全球头条速递

澳洲林火持续蔓延 动物尸体堆积如山

2020-01-14 10:13:13

[来源:华声论坛]

据媒体最新消息,澳大利亚持续四个月之久的森林火灾愈演愈烈,有进一步扩大蔓延之势。目前,澳大利亚林火已造成至少26人死亡,超过2000间房屋被烧毁,5亿动物葬身火海,600万公顷土地被毁。

悉尼距离林火灾区不足80公里

9月初,澳大利亚开始出现林火端倪。9月9日,建造历史超过80年的宾纳布拉旅馆(Binna Burra Lodge)在澳大利亚森林大火中烧毁。纽约时报发文称,在这类阴凉潮湿之地发生火灾很不寻常。据了解,这座旅馆坐落于山区之间,可以观赏到郁郁葱葱的雨林景观。

接下来,澳大利亚林火开始席卷全国,6个州中有4个受影响。其中,东海岸的新南威尔士州和维多利亚州是重灾区。澳大利亚著名城市悉尼即是新南威尔士州下辖市。而悉尼距离大型火点——蓝山国家公园,直线距离不足80公里。2019年12月,蓝山国家公园曾发生大火,火焰高度一度达到70米。



这是本月5号澳大利亚新南威尔士州巴特洛小镇遭遇林火后的惨烈景象:浓烟笼罩着天空,烧焦的袋鼠、考拉、牛羊等牲畜的尸体横卧在路边。当地林火受灾较重,居民纷纷撤离,但不少动物由于逃脱不及时而丧命。澳大利亚悉尼大学生态学家近日估算,2019年9月以来,仅在新南威尔士州就有至少4.8亿只野生动物在山林大火中丧生,而这还是保守估计。新南威尔士州三分之一的考拉可能已经丧生,三分之一的考拉栖息地遭到破坏。

国际空间站意大利宇航员卢卡帕尔米塔诺表示,澳大利亚山火蔓延,国际空间站宇航员称从未见过如此凶险的火情。

帕尔米塔诺13日在社交媒体上发布澳大利亚森林火灾太空俯拍照片。他还说,“与其他宇航员交谈后得知,我们中间无人见过如此规模的森林火灾”。



什么促成了致命大火?

“数万年来,澳大利亚的许多地貌都已经相当习惯于火灾。但火灾的频率和严重程度却没有这么高。”澳大利亚迪肯大学的野生动物生态学家里奇教授这样向BBC表示。

那么,是什么促成了这次澳大利亚的致命大火?

纽约时报认为是创纪录的高温、持续的干旱和强风共同造成了灾难性的火灾。加拿大艾伯塔大学的火灾科学家Mike Flannigan在接受纽约时报采访时指出,高温和干旱令树木变得更干燥,这意味着更容易发生火情,也意味着扑灭大火变得更难,甚至不再可能。

1.高温

观察一百年来的气象资料,澳大利亚的确在变得越来越热。据英国卫报报道,在2019年12月18日,澳大利亚大部分地区遭受强烈热浪袭击,创下有记录以来最热的一天,平均最高气温为41.9摄氏度。

距离此次大火重灾区不远的悉尼,2019年以来气温一直盘桓在高位。在这一年中,悉尼度过了史上最热的1月和11月。3月、4月、5月、7月的日均最高温度在有气象资料记录的百年历史中也都高居前五。

2.干旱

干旱也在席卷澳洲。澳大利亚气象局在2019年12月宣布,刚过去的春季是澳大利亚历史上最干旱的一个春季,而且未来数月干旱还将延续。自2017年初以来,新南威尔士州和昆士兰州的大部分地区都出现了降雨不足的情况。

仍以悉尼为例,在2019年9月之前,悉尼虽然时有干旱,比如经历过历史降水第二少的4月;但仍有雨水充沛的月份来调剂,比如3月、6月和9月。但从10月开始情况陡转直下,悉尼的每月日均降雨都在2毫米以下。其中12月日均降雨仅为0.06毫米,这是悉尼历史上降雨量最少的12月。

3.植被

这场大火跟澳大利亚的植被有关吗?

中国驻澳大利亚大使馆曾撰文指出:澳大利亚大量种植桉树,由于桉树皮富含桉树油,它们脱落后堆积在树根处,气温达到40摄氏度时就会自燃,极易引发山林大火。但是这些本地植物也依靠大火繁殖,譬如大火可以使桉树种子开裂,从而生根发芽,这逐渐成为了澳大利亚生态的重要组成部分。

或许正因如此,有人认为,这次大火是因为环保人士不让砍树。

果壳网发布的一篇科普文章驳斥了这一观点。该文章指出:澳洲的商业伐木不会阻止火,而会加剧火。这是因为商业砍伐的首要目标是大树。成年大树很多熬过早先火灾,易燃部分已被烧掉。大树砍倒后,大树树桩会成为易燃物,新长出的小树更易燃烧。

而澳大利亚常用的原生林清场型砍伐更会摧毁森林原有的抗火能力。所谓原生林清场型砍伐,也就是在一个区域里,砍伐所有植被,使用火和农药清理干净后,再种上树苗。这种人工林植被单一,多样性差,枯枝难以自然循环,没有原生林具备的耐火能力。

全球森林观察(Global Forest Watch)系统实时监控全球森林。该系统监测到大火重灾区新南威尔士州和维多利亚州有多地森林覆盖有所减少,由此发出多个森林砍伐警报。全球森林观察系统是世界资源研究所、谷歌、联合国环境规划署等多家组织共同发布的免费森林在线监测和预警系统。

考拉迁居新西兰?专家说“不可行”

澳大利亚林火肆虐,烧毁大片考拉栖息地,不少人为这一“萌物”命运揪心,澳大利亚的近邻新西兰人想到,不如让考拉集体迁居新西兰?

不过,专家很快给这个主意泼了冷水。

悉尼大学动物学家瓦伦蒂娜·梅拉告诉德新社记者,把一个异国物种迁移到新地方,可能对当地原有物种以及整个生态环境产生影响。

梅拉说,考拉天生十分“挑食”,“可能根据树叶的毒素和营养成分,仅仅选择某几棵树、甚至这些树的某部分叶子作为食物”;即使在同一片栖息地内,“住处”相隔不远的考拉也可能偏好不同“口味”的桉树叶。

别说搬家到新西兰,即使在澳大利亚境内,想要转移个别考拉也十分困难。“光有桉树,不一定能满足个别考拉的需求,更别说迁移整个种群。”

梅拉提醒公众,把澳大利亚本土物种引进新西兰的事不是没做过。比如,为了做皮毛生意,新西兰19世纪50年代曾引进澳大利亚负鼠,但这种动物很快泛滥成灾,直至今天仍在祸害新西兰的原始森林。“我们应该吸取教训,做出重大环境决策时听听专家的意见。”

[责编:潘晓慧]
最热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