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舒吉漩涡:石油格局蜕变中的沙美俄关系

2018-12-04 11:21:58

[来源:经略]

石油格局蜕变中的沙美俄关系

文 | 杜佳


(《华盛顿邮报》:CIA表示沙特王储下令杀害卡舒吉)

尽管先前中情局已经有了结论,认定是沙特王储穆罕默德·本·萨勒曼批准杀害了沙特记者、《华盛顿邮报》专栏作家卡舒吉, 然而川普依然于11月20日在白宫网站抛出了他口授的《唐纳德·川普总统关于与沙特阿拉伯站在一起的声明》。这篇声明只有六百多个词,却用了八个感叹号。


(白宫声明:川普总统与沙特阿拉伯站在一起)

川普在这份声明中首先特别强调,沙特是美国传统盟友,上次出访成果丰硕。“沙特同意对美投资4500亿美元。这是创纪录的一笔钱。它将为美国造就成千上万的就业机会、巨大的经济发展以及更多的财富。在4500亿美元中,1100亿美元将用于购买波音公司、洛克希德·马丁公司、雷神公司和其他美国国防承包商的军事装备”。

的确,为了重整支离破碎的盟友体系,川普上任后的首次出访(2017年5月),就选择了沙特。

声明认为维持沙美联盟至关重要,不要失手让位于俄罗斯。“如果我们愚蠢地取消这些合同,俄罗斯和中国将成为巨大的受益者——而且非常乐意去攫取这些新发现的业务。对他们来说,这将直接是一份来自美国的绝美礼物”!

这一表述淋漓尽致地体现了川普的实用主义。在表达了对卡舒吉案模棱两可的理解之后,川普在最后一段又特别提到:“继美国之后,沙特阿拉伯是世界上最大的石油生产国。他们与我们密切合作,并对我提出的将油价维持在合理水平的要求作出了非常积极的回应”。

今年以来,川普在推特上的确一直敦促和鼓励沙特、欧佩克降低油价,而近两个月来,国际油价也确实在一路滑坡,自10月初以来油价已累计下跌了近三分之一。

传统盟友关系至关重要,加上与美国合作控制油价,看起来是川普选择与沙特站在一起的正当理由。

因此川普甘在卡舒吉案中冒天下之大不韪?

意味深长的超级订单

川普的声明是面向美国人的,他的担心似乎不是没有道理。

路透社曾援引多名美国官员的话说,沙特的4500亿美元“对美投资”,除了即时生效的1100亿美元军售协议,还包括一个为期10年的一揽子军购计划。但一年半过去了,这个代表川普外交成果的超级订单,并没有得到落实。除了洛马公司已开始生产沙特预订的4艘护卫舰之外,其他方面几乎没有动静。

然而,对落实订单有顾虑的并不是沙特。

11月中旬,美国几家顶尖防务公司的负责人向路透社表示,沙特希望购买大量军事设备的目的,是帮助发展本国新工业、创造新的就业机会和培育本国新的专业特长。沙特制定了目标,要在2030年之前创造4万个防务行业就业岗位,并把军费花费在国内的比例从2%提高到50%以上。

国防工业本土化,这正是沙特王储穆罕默德·本·萨勒曼《2030愿景》的内容。2016年4月公布的该计划有三个主题:“生机勃勃的社会”、“繁荣昌盛的经济”以及“雄心壮志的国家”,这是沙特前所未有的一次极具雄心的尝试。“我们将通过直接投资以及与行业龙头企业建立战略合作关系,实现国防工业本土化。这些举措将促进知识与技术的转移,帮助本国培养在制造、维护维修与研发方面的人才”。这一计划旨在通过快速发展国防工业、私营行业和服务业,使沙特经济能在2030年之前“摆脱对石油的依赖”。

实现沙特的国防工业本土化,恐怕正是洛克马丁这样的美国军工企业有所忧虑的地方,如果帮助了沙特,今后与沙特的生意还怎么做?而对沙特来说,只有发展自主工业,才能减少对石油经济的依赖;但又必须依赖石油收入,工业化尤其是军事工业才有强大基础。

沙特面临这个两难问题不是一天两天了。2016年5月3日,沙特财政部长在利雅得举行的欧洲货币会议上报告公开称,该国的财政因油价暴跌而面临压力,面对严峻的全球环境,该国一直在持续追求结构性改革。而行内人士预测,如果油价一直低迷,不出5年沙特就要破产,届时工业化的目标还怎么实现?

美国能帮助沙特走出这样的处境么?

沙特与美国的关系近些年来有些微妙,奥巴马执政期间甚至一度降至历史低点。2016年4月21日,奥巴马任内最后一次访问沙特的时候遭到“冷遇”,沙特国家电视台甚至没有播放其抵达沙特的消息。

除了安全问题,沙特和美国似乎已经没有多少共同利益,至少在油价问题上,沙特更愿意和俄罗斯站在一起。

G20上的“沙俄联盟”

沙特与俄罗斯,这两个石油超级大国的领导人准备与美国总统在20国集团峰会上讨论油价的议题。11月30日,在阿根廷首都亮相的时候,沙特王储只是以数米开外的一个微笑回应了川普在上述声明中的善意,却与俄罗斯总统普京如兄弟般握手称庆、谈笑风生,媒体捕捉的这个镜头意味深长。

王储和普京过从甚密,这不是他们第一次利用G20峰会制定石油政策,也不是他们第一次共同应对油价崩盘。

2010年以来,美国页岩油井喷式增长,全球油价江河日下。2014年下半年,油价驶入暴跌轨道,布伦特原油由2014年6月的112.36美元/桶,跌至2016年1月的27.1美元/桶,跌幅近76%。

面对当时这种局面,俄罗斯与沙特接触,开始谋划联合减产以推高油价。

于是在2016年9月初的中国杭州G20峰会上,普京与代老国王出席会议的时任沙特副王储穆罕默德·本·萨勒曼一起,讨论如何重振油价。两国决定共同采取措施规范全球原油市场供应,提升石油价格。

在私人会晤后数小时,沙特和俄罗斯的石油部长就出席了联合新闻发布会。几天后,欧佩克国家和一些非欧佩克国家宣布将削减产量,显然,这是沙特与俄罗斯共同努力的结果。

2016年11月30日,欧佩克产油国在维也纳签署减产协议,将其原油日产量从10月水平减少120万桶,并将原油日产量限额定为3250万桶。12月10日,11个非欧佩克产油国也在维也纳商定将其日产油量减少55.8万桶,其中俄罗斯减少30万桶。

2017年12月1日,为进一步缓解供应过剩问题,14个欧佩克成员国和包括俄罗斯在内的10个非欧佩克产油国“一致同意”将减产协议执行时间延长到2018年年底。

上述谋划立竿见影,国际油价开始回升。到 2017年10月,油价已升至60美元/桶,到2018年5月突破了80美元/桶。

石油价格下跌则各产油国谋划减产以拉升价格,而随后一旦价格回涨,各国也就都有增产以增收的冲动。2018年6月底欧佩克于是准备召开增产会议,但就在会议召开前,沙特和俄罗斯已经提前几周抢跑增产,只不过之后“走走形式”,再去邀请欧佩克和非欧佩克产油国开会以通过增产决定。

沙特与俄罗斯,在这一轮石油价格周期中的配合与谋划,让国际观察家们不得不作出判断,认为国际原油市场的决策中心已经从欧佩克,决定性地转移到“沙俄联盟”。它们一度被称为“石油兄弟”。

克里姆林宫一位官员曾对《金融时报》表示:“这是一个非常实用的关系。我们都有丰富的能源,现在这个伙伴关系让我们可以掌控全球价格。不论是减产提升油价还是增产降低油价我们都会挣钱”。


(美国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2017年11月3日刊发报告:《俄罗斯与沙特:一场新的石油兄弟罗曼史?》)

2018年10月以来,石油价格再度下滑。欧佩克遂计划于12月6日在维也纳举行的会议上再次商讨2019年的减产计划。沙特此前已表态支持大幅削减产量,称将制定独立于美国目标的石油政策,并宣称将于12月率先每日再减产50万桶。此外,沙特还敦促俄罗斯考虑减产,因为他们担心油价下跌会加速。

但俄罗斯的石油企业有所犹豫,今年夏季的增产令他们的收入大为增加,因此他们还打算进一步提高产量。近日彭博的一项调查表明,沙特日均产量已经逼近历史纪录最高,俄罗斯日均产量也已攀升至后苏联时代以来的高水平。

“沙俄联盟”似乎在一种更巨大的力量面前经受着考验。

生产力的再平衡

近两个月来,油价的步步下跌有目共睹,国际油价的指挥棒又回到了美国手中,核心因素似乎就是页岩油的不断增产。

世界上最大的独立石油贸易公司Vitol Group驻美国高管麦克·洛亚(Mike Loya)表示,二叠纪盆地的原油产量(页岩油)还将继续增加,欧佩克需要学会与之共处。


(今年9月份,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宣称,美国超越俄罗斯和沙特,自1973年以来,首次成为全球最大原油生产国。国际能源署(IEA)更是预测,未来十年,全球原油供应增长中预计有80%以上来自美国。)

国际能源署称,今年夏天,美国1973年以来首次成为全球第一大原油生产国。据能源咨询企业英国伍德麦肯兹咨询公司说,美国9月份原油日产量达到创纪录的1165万桶,10月份原油日产量几乎与9月份持平,而沙特上个月的日产量则接近1100万桶,俄罗斯为1140万桶。

相较于传统石油,美国页岩油企业开采成本极高。从2005年到2014年,随着石油价格长期维持在100美元的高位,页岩油产业吸引了一批拥有资本和技术的公司进入,美国每日的石油产量增加了300万桶。

为了应对挑战者,2014年,石油生产成本低廉的沙特快速扩张了自己的石油产能,想用廉价石油把美国的页岩油生产者赶出市场。

历史上,沙特曾多次以大量增产的方式抢占市场份额,每桶石油成本只有9美元的沙特有时愿意用廉价石油占领市场。最典型的一次是在1986年,沙特大规模提高石油产量,使国际油价跌破了10美元/桶,让以石油为主要出口产品的苏联遭遇了经济困难,直至分崩离析。这一度被解读为美国操纵的“石油武器”,但武器毕竟掌握在沙特手上。

沙特用价格战短暂地夺回了市场,但也损害了自身和其它产油国的财政状况。由于经济结构单一,欧佩克的多数成员国无法在国际油价低于100美元/桶的情况下维持预算平衡。与此同时,页岩油供应者并没有被全部赶出市场,反而一些企业被迫改进技术以降低成本,短短几年来,每桶生产成本已经从80美元骤降至40-60美元,页岩油的开采成本实际上已经接近了伊朗的水平。今年夏天,美国日均产油量约900万桶,其中大约540万桶都是页岩油,他们在“沙俄联盟”领导的限产涨价过程中搭了便车,渡过了技术创新最初的艰难时刻。

并且,美国页岩油的成本仍有下降的空间,这让传统产油国至为忧虑。页岩油一直面临的瓶颈,是运输能力限制了原油产量。据说是出于环保方面的考虑,输油管道项目在奥巴马任内被推迟,落后的运输方式又大大增加了页岩油的最终成本。而川普上台之后马上签署行政令,宣布了对一系列输油管道建设项目的支持。今年6月,输油管道已经部分建成并开始商业化运营。而据彭博报道,明年美国将新增3条运输管道,这是中东产油国迫在眉睫的巨大威胁。

石油出口占沙特出口总额的90%以上、国家收入的四分之三、GDP的50%左右,过去十年大致都维持在这个水平。国际油价现在进入熊市区间,只有争取或保住更多的石油市场份额,才能够使经济不至于一落千丈。否则,对于经济转型受阻的沙特经济而言,无异于雪上加霜。

随着美国崛起为全球第一大原油生产国,沙特与美国曾经的紧密关系有了些异样氛围。

与俄罗斯抱得更紧

随着卡舒吉事件的发酵,多国首脑、国际组织及企业高管缺席了10月24举行的沙特阿拉伯“未来投资倡议”峰会,其中就包括美国财长姆努钦。汇丰银行 、渣打银行、伦敦证交所、瑞信、摩根大通、贝莱德集团、黑石集团、万事达和福特汽车等一众欧美跨国巨头的高管也无一露面。

与此同时,俄罗斯则在逐步与沙特建立更坚实的商贸伙伴关系。俄罗斯派出了包括30名大型企业高管在内的庞大商贸代表团。

会上,沙特能源大臣法利赫(Khalid Al Falih)宣布,沙特计划收购俄罗斯天然气公司Novatek北极液化天然气项目30%的股份。此项目总价值约为210亿美元。Novatek为俄罗斯最大的独立天然气公司,其在涅涅茨(Yamal-Nenets )自治区的天然气生产量占俄罗斯天然气总产量的80%,世界天然气总产量的16%。

对此,俄罗斯能源部长诺瓦克(Alexander Novak)对媒体表示:“这是俄罗斯-沙特路线图众多项目的其中一个。如果Novatek和沙特阿美(Aramco)能在商业层面达成最终协议的话。那对(双方来说)将是一个积极信号。这也将是俄罗斯和沙特公司之间首个大型合作项目”。

根据《BP能源年鉴》公布的2017年数据:石油(探明)储量,沙特以2662亿吨排名世界第二(第一为委内瑞拉);石油产量,沙特以日产1195万桶排名世界第二(如上所述,第一为美国)。与产量和消费量同时排名第一的美国不同,沙特所产石油,绝大部分用于出口。2016年,沙特原油出口量排名世界第一,达1362亿美元,占全球的五分之一,是排名次席的俄罗斯的两倍。

因此,萨勒曼和普京领导的两大世界石油出口国,过去两年有能力一直在共同管理国际石油市场。


(早在今年4月20日,川普就发推特表达对油价的不满:“看起来石油输出国组织又忙个不停。由于到处都是创纪录的石油,包括海上满载的船只,油价被人为地推高了!这不好,也不会被接受。”)


(9月20日,面对居高不下的油价,川普急不可耐地又在推特上威胁道:“美国保护中东的国家,如果没有我们,他们在很长一段时间内不会如此安全,然而他们仍在继续推高油价;这笔账我们记下了,欧佩克的垄断者们必须降低油价!”)

10月2日,卡舒吉被害案东窗事发的当日,川普在出席密西西比州一场中期选举前的竞选集会时宣称,他在2017年5月首次出访沙特期间曾经暗示过沙特国王,没有美国的军事保护,沙特政权可能无法坚持两周时间。

美国的军事保护手段,通常来说就是军售,这被川普看作是给沙特的见面礼。但来自川普的嗟来之食,在沙特眼中却可能只是众多不合胃口的选择中的一个,并且他们显然已经有了更好的选择。

就在川普访问团离开沙特后的第十天,本·萨勒曼出访俄罗斯并面见了普京。据《路透社》报道,当时本·萨勒曼评价沙俄关系进入了“有史以来最好的时期,两国有很多共同点,至于分歧,我们有非常清晰的机制来解决。双方在非常积极的方向快速前进”。

2017年6月21日,33岁的本·萨勒曼成为新任王储,前任王储纳伊夫被扣在沙特海边城市吉达的宫殿里,被迫让权。2017年10月4日深夜,沙特国王萨勒曼率领1500人代表团抵达俄罗斯首都莫斯科,10月5日,普京在克里姆林宫安德列夫斯基大厅举行了隆重的欢迎仪式,这是两国建交以来沙特国王首次访俄。

一边是川普向沙特国王当面威胁,不要脱离美国的军事保护,另一边马上沙俄之间达到了几乎是蜜月的关系。

沙俄之间除了在推高油价方面的抱团,还在军火领域拓展了合作。据英国《独立报》报道,此访为俄罗斯带来了30亿美元的军火销售合同,沙特有意向大批购买俄罗斯S400导弹防御系统。而路透社报道则称,萨勒曼此行和俄罗斯方面签署了若干投资合作协议,其中包括一个价值约10亿美元的能源投资项目。

普京说:“国王陛下,我们很高兴在这里向您致以敬意,我确信,您的到访将为加强我们两国之间的关系起到巨大推动力。”萨勒曼表示很感激,说有意继续与俄罗斯合作来稳定石油市场。

沙特与俄罗斯这种旁若无人的密切关系,在军火与石油两方面,已经让美国坐不住了。

卡舒吉旋涡

“沙俄联盟”无疑给美国带来了实质性困扰。沙特作为美国最大的武器出口市场,其与俄罗斯的军事合作是被美国深为忌讳的,尤其是牵涉到S400这种敏感武器(土耳其和印度因采购S400正遭受美国的软硬施压)。一旦沙特与俄罗斯在军火销售和国防武器部署方面深化了合作,不光会影响到川普引以为傲的出访沙特促成的军购方面的外交成果,还将动摇沙特在国防上一向对美国武力保护的依赖,那样沙美关系将会发生历史性松动。


(《真理报》:《中情局是卡舒吉案的杀手?》)

在此期间,针对西方舆论抨击的卡舒吉案,普京很大度地认为这丝毫不会影响沙俄的经贸关系。他表示:“事实上我们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所以为什么要伤害我们和沙特的双边关系呢”?甚至,俄罗斯《真理报》直接爆料称:“卡舒吉是沙特公民,同时为中情局工作,他了解中情局在中东的行动,包括‘阿拉伯之春’的来龙去脉。也正由于卡舒吉知道得太多,他成了危险人物。最诡异的是,他本可以在美国的任何沙特阿拉伯领馆获得离婚文件,但他在中情局的建议下去了土耳其”。普京的表态和俄罗斯媒体的这番用心,不得不让人再三揣摩。

与之相对,川普的处境则不那么皆大欢喜,由于其对沙特的态度特别是此番声明,他正备受批评。正如田纳西州共和党参议员鲍勃·科克(Bob Corker)针对川普声明的评论所言:“没想到会看到这一天,白宫兼职成为沙特王储的公关公司”。而美国众议院情报委员会即将上任的主席亚当·希夫(adam schiff)也表示,该委员会将调查川普对记者卡舒吉被谋杀事件的反应,包括川普与沙特的私人财务关系是否影响了他作为总统对上述事件的处理。这是明年“深度调查”美国和沙特阿拉伯关系的一部分。显然,川普顶住国内党争和舆论的压力,是在力图为美国的战略利益谋划和争取些什么。


(华盛顿邮报:检察官称,一名沙特特工在卡舒吉死前曾讨论隐藏他的遗体)

此外,卡舒吉案的曝光和愈演愈烈,与“事发现场”土耳其方面的不断“爆料”大有关系。一开始,土耳其方面直接发送卡舒吉被害录音给美德法英诸国,使沙特难以再嘴硬否认;而最近土方检察官又披露,沙特特工在案发前一晚的电话中曾讨论如何隐藏卡舒吉遗体。这些举动使该案充满了实锤,也一次次吸引着国际舆论的关注。

土耳其的算盘还有待笔者杜佳的进一步观察,但卡舒吉案之所以引发世人注目,除却案件本身残忍血腥波谲云诡之外,主要在于人们普遍关心美国将如何处理这一尴尬棘手之事。毕竟,沙特与美国一直是盟友。这一事件正在向国际社会透露着沙特、美国、俄罗斯之间更多耐人寻味的信息。


(《纽约时报》:“川普语出惊人,不顾卡舒吉被害,对沙特表示支持”)

“很有可能王储事先知道这起悲剧事件——也许他知道,也许他不知道”!最终,顶着国内外的舆论压力,川普学着普京的模棱两可的语气,却用官方声明表示要与沙特站在一起。

[责编:潘晓慧]
最热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