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大学就轻松了”,到底淘汰了多少人

2017-11-29 15:41:51

[来源:网易]

进入冬季,离大学期末考试季近了,离那个大学生们自我感动的集体爆发阶段也不远了。

明明有整整一学期的时间把知识吃得透彻,却非要在这几天里垂死挣扎,开启的“努力模式”看起来更像临时抱佛脚。

早起抢图书馆,深夜挑灯夜战,还不忘发朋友圈吐槽:“只要专业选得好,年年期末像高考。”

同学们有了光明正大的理由喝咖啡熬夜进行“通宵学习”,那些崭新却落灰的教科书被重新从某处掏出来,疯狂地用各色荧光笔画上重点。

为了过个好年,为了不挂科,这个时候总是要逼疯那么一批人。

这时候才明白,上了大学就轻松了,都是骗人!

对不起,“上了大学就轻松了”这句话,从来就不是一句真话。信了它,你就真的被淘汰了。

信奉上了大学就轻松

关于当代大学生的校园生活,有许多奇妙的黑话。

比如“只要胆子大,一周七天假”,比如“上课不过就是换个地方玩手机”,再比如“没有逃课挂科过的大学生活不完整”。

颓废和堕落像是一种流行病,在这群刚满18岁的年轻人中悄然蔓延着。

他们的生活里没有了升学压力和老师家长的监管,于是就借着“上了大学就要好好玩”的名头,实实在在地挥霍着青春。

大概是因为捆绑了十几年的束缚突然解锁,“自我管理”这项技能,他们迟迟没有学会。

当他们奉着“反正都考上大学”了的想法,把大学校园当做肆意玩乐的场所时,恶果也在悄然酿成。

2013年,本应该是某大学2009级学生王亚林的毕业年。但是他却因大学期间沉迷网络而未能修够学分,只能继续读书。2014年9月,他突然离开了学校,和家里人彻底失联。

由于长时间与家里失去联系,王亚林的父亲不远千里到西安寻人。年过半百的父亲不懂得网络的运用,还是在学校、微博大V等的帮助下,终于在网吧找到了正在当网管的儿子。

谁也不会想到,高考时,王亚林考了628分,被长安大学录取。长安大学,是“211“的教育部直属重点大学。

2016年,南京林业大学一年内劝退49名学业挂科学生。在他们的身上,都能看到“考上大学就轻松了”这句话埋下的苦果。


南京林业大学印发的退学处理决定?

2012级学生王军就是其中一位,早在一年前,学校就对王军提出过退学处理意见,母亲带着他到学校恳求,希望再给孩子一次留在校园学习的机会。

鉴于其健康原因,学校同意王军降级试读一年。然而一年过去,玩游戏近乎痴迷的他,终究还是没有修够学分。

2016年春季再次延长试读后,王军仅修了7.5个学分。

这意味着,他在三年时间有40多个学分没有修,将近20门课程不及格。这个男孩很少上自习课,玩游戏近乎痴迷,尽管多门功课挂科,却似乎与己无关,“看破红尘”了。

同样痴迷于游戏的还有南林大的2013级学生马宁。

辅导员李靖老师这么评价这个学生:他玩游戏太痴迷了,用手机玩,用电脑玩,有时候是手机、电脑一块玩,看着手里的想着桌上的,经常会玩到深夜。

这样的堕落,直接导致了马宁的旷课和挂科,以及多次的黄色学业警示。


在王军最后离开学校时,他出人意料地一脸漠然。他的一位老师说:“就像是一位住店旅客离店回家一样平静,也许,他本人对大学生活并没有太多留恋。”

毕竟他明白,是自己一步一步葬送了自己为的未来,基于自己的学业成绩已经有了思想准备。

在南林大的学校贴吧里,有许多人发帖表达着对学校如此严苛的退学制度的怀疑:“毕业几年了,感觉学校越来越严,我们那时好像很少有退学公告,现在每学期都有,挺严格的哦!”

不是学校越来越严,是考上大学的那些人越来越懒。

南京林业大学教务处副处长高捍东教授针对这次大规模退学事件反复强调,大学不是“保险箱”,躺着不干的学生肯定要被淘汰。

那些死在大学里的人

正在念大学的那些年轻的成年人们,总是自嘲着自己离智商最巅峰的时间已经过去了。他们表示,高中的自己会做英语数学物理历史生物化学等等九门课程,上了大学后却真的成了“不学无术”的人。

“我的智商已经开始下降了”,这是他们常用的理由,从来没有反思过这句话的科学性。

1969年,心理学家格林测试了24-64岁的个体智商,认为智力在40岁才会增长到最高峰,并且此后也不会迅速下降。

1956开始的“西雅图纵向研究(Seattle Longitudinal Study)”追踪了5000多25-88岁的人35年,不同认知能力间的高峰年龄差异相当大,数学能力的高峰甚至可以到45岁。

而我国的研究显示,大部分人在35岁后智力才开始下降。


我国“修订韦氏成人智力量表全国协作组”对韦氏成人智力量表的修订研究

并且,这只是单一维度的智力考量。1970年,心理学家布拉姆、贾维克等人发现,对于人类的知识基础“晶体智力”,甚至到85岁都不会减退。

“脑子不如高中时好用了”,不是考上大学就堕落的借口。

不如说,是这群大学生自己把身体与大脑自主锈化了。

2014年,教育部在新闻发布会上称,学生体质健康状况持续20多年下滑后,近年来出现了积极回升,个别指标甚至出现了连续上升的势头。

但大学生体质健康下滑趋势依然没有得到遏制,甚至在很多指标上不如中学生。

在体质检测中,很多大学生甚至因为长期缺乏体育锻炼发生晕厥、猝死等情况。这样的案例年年都有,不在少数。

2012年上海东华大学一名大三学生,在测试1000米时突然晕倒,最后不治身亡;2013年湖北一大二学生,在进行1600米测试时,突然晕厥甚至呼吸暂停险些猝死,最后通过抢救挽回了生命;2014年,一名宁波的大二学生在长跑测试中,突然猝死。

其中,“宅”在宿舍打游戏,昼夜颠倒成为了体质下降的主要原因。

成都体育学院的资深体育教师宋晓睿老师表示:“因为中学生有升学压力,必须进行体育锻炼,因此耐力素质提升很正常,相反大学生基本都是放养教育,体育课的效果也很差,平时很多同学也不会去锻炼,体质自然堪忧。”


高分进大学,低能被淘汰

除了体质下降,还有更多放纵自己的后果在等着大学们。

2014年春节期间,位于成都西南交大九里堤校区里的长椅上,一个年轻的“流浪汉”已连续三晚在这里过夜了。

八年前,这个年轻的“流浪汉”以近650分的高分,成为凉山某县的理科状元,考入了中国科技大学。

上一页  |  下一页1 / 2
[责编:潘晓慧]
最热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