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新三观 > 正文

没有大学学历的美国白人正在“死于绝望”

2020-09-03 11:11:36 [来源:联合国微信公众号]

2015年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美国普林斯顿大学荣誉教授安格斯·迪顿近日做客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介绍他的新书《死于绝望》。

该书指出,美国中年白人男性的死亡率几个世纪以来的连续下降趋势已经停止,且其中没有大学学历的群体更容易“死于绝望”。疫情对美国医疗和教育体系的冲击可能将产生进一步的长期影响。

“死于绝望”的美国白人

经济学认为,经济发展和时代进步将为人类带来更长的寿命,这也是大多数发达经济体的切身经历。

但2015年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安格斯·迪顿教授与团队在详细分析了大量死亡证明后发现,美国中年白人男性的死亡率已经停止下降,甚至还有上升。

迪顿:

大多数45-54岁之间的美国人死于自杀、服药过量以及和酒精相关的疾病,其中受教育水平较低的群体死亡率的升幅最大。

迪顿表示:“我们分析了2000万到3000万张死亡证明之后发现,是否患有疾病、是否存在慢性疼痛、是否会去教堂,以及工资和就业情况,都与有没有大学学历密切相关。由于缺乏发展机会和前景所引发的‘绝望之死’在美国的每一个州都在增加,与1914-1917年间一样,2020年也可能会出现全国范围的预期寿命下降。”

迪顿表示,虽然因受教育程度较低而导致发展机遇受限的情况几乎在全球普遍存在,但死亡率上升却是美国独有的现象,其中的主要原因有三:

1 机器人已长期取代美国体力劳动

我们生活在一个全球化的世界,机器人或自动化取代体力劳动,导致受教育程度较低的人口工资减少,这种情况既发生在美国,也发生在德国等许多其他国家,但首先,这种工资减少的趋势在美国持续的时间比在其他国家更长,到现在已经超过了50年。

2 阿片类药物的合法化

第二个原因是止痛片等阿片类药物。在美国,我们没能阻止医院大量开具此类处方药,事实上相当于合法化的海洛因,这种情况并没有在其他国家出现。

3 社保体系并不完善

第三,其他国家的社会保障体系比美国要完善得多。以英国为例,虽然他们的薪酬和收入水平也没有提升多少,但每个人实际拿到手的工资数额却不差,而且和美国不同,他们还有补贴。”

美国人的沉重负担

这本新书《死于绝望》出版之后的几个星期,欧美国家就纷纷遭遇了新冠疫情的大规模暴发,迪顿并不认为美国商业化程度较高的医疗体系是造成如今疫情局面的因素之一,但它确实让美国人在疫情期间承受了额外的负担。

迪顿:“拥有国家医疗服务体系的英国在疫情之初的应对情况也不理想,虽然现在似乎已经度过了最困难的时期,但他们的人均死亡率甚至比美国更高。面对这种百年不遇的疾病大流行,现在这个阶段,很难说哪种体系更好更有效。

但随着疫情的发展,我们确实可以看到美国医疗体系中所存在的问题,毕竟在其他国家,你不会在疫情期间因为失业而随之失去关键的医疗保险。”

迪顿表示,美国医疗体系的高昂费用是另一个尚待解决的问题。

迪顿:“另外一只靴子还没有落下,就是谁来为抗疫买单。美国的医疗服务是极其昂贵的。到明年,我们可能会面临有超过100万人因为感染新冠而住院治疗的情况,假如还是按照目前的标准收费,最终的账单将会是天文数字,必须有人为此买单,我担心这可能会导致严重的社会动荡和其他问题。”

“绝望之死”的背后

迪顿表示,许多人将“绝望之死”和疫情期间的额外负担简单地归咎于不平等,但他更希望进一步分析引发“不平等”的成因。 迪顿:“不平等也分很多种,我在以前出版的书中曾经提过,经济繁荣、创新活跃,一切都顺利发展,不断发现新技术和新事物的时期,同时也是不平等扩大的时期,但这是‘好的不平等’,是由于进步所导致的不平等。

但另外一种不平等,也是在美国普遍存在的不平等,是有人通过医疗体系赚钱,保险公司、医院、药品企业,他们是在发苦难财,有人生病了情况很糟,有人病死了,而有人却是靠着这些在赚钱。从某种程度上说,生产止痛片奥施康定(OxyContin)的企业就是典型代表。 造成‘绝望之死’的不是单纯的不平等,而是这种让一部分人靠伤害他人而致富的体系,恶性的不平等也是这种体系所导致的后果。”

疫情留下的“长期遗产”

既然没有大学学历会造成发展机遇受限,进而造成“绝望之死”,那么教育的长期益处自然不言而喻,但新冠疫情也严重影响了现行的教育体系,迪顿同样对此表达了担忧。 迪顿:“对于教育的影响会是这场疫情的长期遗产。我认为大学教育将受到非常严重的冲击,虽然现在下定论还为时过早,但我认为我们已经回不到从前了,美国的许多大学将会难以为继。 在美国有大约100万海外留学生,我们已经看到特朗普政府对于这个群体所采取的打压行动。在美国的高等教育机构里大约有30万是来自中国的学生,很难想象这个数字在未来不会快速下降,这会让许多大学和学院破产。

但我最担心的还是那些还没上高中、大学的孩子,尤其是那些家庭经济条件不是最好,对他们来说通过Zoom上课就等于没有上课的孩子。

社会学家和经济学家在过去二三十年间所做的研究告诉我们,教育中断对这些孩子所造成的影响将是灾难性的,童年时代的这种损失,在日后想去弥补简直比登天还难。他们所损失的是对于人生智慧的启蒙,这也势必将进一步扩大不平等,或许在新冠病毒被人遗忘之后,这一群体还将承受由疫情所造成的后果。”

[责编:潘晓慧]
最热图集
最热文章
关注我们
华声论坛微信公众号:vocbbs
【扫一扫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