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新三观 > 正文

列国战疫:“战斗民族”俄罗斯的“卫国战争”

2020-07-31 14:48:21 [来源:中新网]

7月,北半球高纬度地区也迎来了明媚夏日。在俄罗斯滨海城市索契,三三两两的民众悠闲地躺在沙滩上,享受这得来不易的阳光与自由。

经过100多天的艰苦抗疫,目前全俄所有地区都已经度过了新冠病毒传染高峰期,处于疫情平息的阶段。除了海滩和游乐设施重新开放,俄政府还决定,从8月1日起部分重启莫斯科等地的国际航班。被疫情“侵占”的生活,正逐步恢复正常。

7月18日,在俄罗斯首都莫斯科的“梦之岛”游乐园,工作人员对游乐设施消毒。新华社

“二战”期间,俄罗斯人民赢得了著名的“莫斯科保卫战”。当时苏联红军有一句名言:“我们退无可退,因为我们的背后就是莫斯科”。

近80年后,另一场看不见硝烟的战争降临于这片土地。而这一次,在“前线”正面迎敌的,是无数身穿防护服、戴着护目镜和口罩的医护人员。

一着不慎,病毒入侵俄罗斯

克里姆林宫的红墙旁行人寥寥、凯旋门下没有了扎堆拍照的游客、距离红场不远的大桥上,佩戴口罩的警察来回巡逻……2020年3月,疫情下的俄罗斯首都莫斯科,人们减少外出,自觉保持社交距离。

3月2日,莫斯科出现了首例新冠肺炎确诊病例,患者是在意大利度假期间感染的。

这时,距离俄对东亚多国采取包括关闭通商口岸、取消航班和列车等在内的一系列防疫措施,已有近两个月时间。此前俄境内出现的零散病例,都已经受控。

然而,俄罗斯没能够防御住来自欧洲的病毒。

2月至3月间,穿越欧洲回到俄罗斯的民众超过百万,且其中大部分并未进行病毒检测。而彼时,欧洲多国疫情已大规模暴发。

3月22日,一个寒冷的星期天,27岁的玛丽亚·穆希纳因出现急性呼吸道感染症状入院,后确诊感染新冠病毒。5天前,她途径伦敦、德国和芬兰,终于在俄封锁边境前,赶回莫斯科。

虽然莫斯科市政府要求从欧洲入境的民众及其密切接触者居家隔离,但许多人并未遵循这项规定。俄科尔科沃科学技术学院近期发表的研究显示,当时,正是大量急匆匆从欧洲返俄的民众,把病毒带入了这个国度。

此后,新冠病毒逐渐在俄罗斯蔓延开来。

4月9日,俄确诊病例破万。4月16日,随着阿尔泰共和国宣布首例确诊病例,俄罗斯85个联邦主体全部报告了疫情。

4月30日,俄罗斯总理米舒斯京在视频连线中,向总统普京汇报了自己感染了新冠病毒的情况。普京说道:“亲爱的米舒斯京,发生在你身上的事情可能发生在任何人身上……希望你能早日康复,尽快回到工作岗位。”

“只有上帝知道(新冠)疫情什么时候结束!”俄国家安全委员会副主席梅德韦杰夫接受采访时,曾这样感慨。

“虽然没有枪炮,但情况更可怕”

进入5月后,全俄新冠病例数一路猛增。俄联邦文化部长柳比乌娃、建设部长雅库舍夫、总统新闻发言人佩斯科夫等政界要员,先后确诊。

作为全俄最重要的交通枢纽,人口超1200万的莫斯科,更是沦为疫情重灾区。

不断上涨的病例数字,转化为医护人员巨大的工作量。莫斯科一家医院外,搭载着疑似新冠患者的救护车排起了长龙。一名救护车司机表示,他等了15个小时,才将车上搭载的患者送进医院。

“我们战斗在第一线。病毒是无形的,”莫斯科市十五临床医院首席医生瓦列里·维克多告诉记者。“虽然(现场的战斗)没有枪炮,但情况更可怕。”

丽娜·阿列克谢娃原本是一名心脏病科的护士。5月时,她工作的医院被改造成专门治疗新冠患者的中心。她表示,为了节约时间,许多急诊室医生被迫在防护服内穿上纸尿裤。而由于天气逐渐炎热,她所在的部门又没有空调,甚至有医护人员“由于炎热和缺氧而失去意识。”

疫情之下,医护人员不仅要面临艰苦的工作环境和高强度的工作压力,还承担着巨大的安全风险。俄罗斯抗疫专家、科穆纳尔卡医疗中心的主任医生普罗岑科,就于3月31日被确诊感染新冠病毒。

但是,病后的普罗岑科没有放弃自己的职责。他一方面在自己的办公室里自我隔离,继续经营医院;另一方面还通过视频,为其他医生和病人提供咨询。在他的带领下,从3月到6月,共有3000多名患者获得了有效治疗。自己康复后,普罗岑科还组建了一支团队,前往北高加索地区,支援当地抗疫。

当地时间2020年6月4日,俄罗斯圣彼得堡,一名医护人员在给他的同事消毒。

“对俄罗斯你只能相信”

当然,想要在与新冠病毒的“战斗”中获胜,整个社会的多方位支援也不可或缺。

俄罗斯3月底开始实行居家隔离政策时,送货上门的需求不断上涨,外卖配送员职位缺口较2月份增加了20%。面对这种情况,莫斯科的志愿者们迅速组织起来,在“封城”之后,冒着严寒和风险穿梭于城市的大街小巷,为需要帮助的民众运送食物、提供帮助。

而在医疗物资紧缺的当口,俄罗斯的各大企业也纷纷放下手头订单,转行生产抗疫物资:有的工厂改装战机发动机供政府用于街道消毒、有的开始生产用于给空气消毒的杀菌灯、还有“创客”组织通过3D打印技术,生产防护用品……

俄工贸部长曼图罗夫表示,呼吸机的月产量从年初的70-80台,猛增到6月份的3000台;而到7月底,俄罗斯口罩的日产量将超过1000万只,大约是4月初日产量的10倍。

俄罗斯诗人丘特切夫曾写下诗句:“用理智无法理解俄罗斯,用尺度无法衡量俄罗斯,对俄罗斯你只能相信。”不屈的信念和团结协作的精神,就这样支撑着俄罗斯民族,走过最艰难的抗疫时刻。

当地时间6月16日,俄罗斯莫斯科动物园重新开放,一名戴口罩的男孩儿站在动物壁画前。

特殊时期的红场阅兵

6月9日,莫斯科结束了自3月底以来实施的严密封锁,居民纷纷走上街头。

十周以来,71岁的退休建筑师玛丽娜第一次步行去坐地铁。她说:“这是我迈出的第一步,有些快乐,又有一种小心翼翼的感觉。”“但这就是新冠病毒时代的自由。”

半个月后,《神圣的战争》的激昂军乐声、多国方队铿锵有力的脚步声、民众自豪的“乌拉”声,响彻红场。俄罗斯民众,终于迎来了纪念卫国战争胜利75周年阅兵式。

当地时间6月20日上午,俄军方表示,胜利日阅兵彩排开始前,俄辐射化学和生物防护部队对冬宫广场进行了全面消毒。

一直以来,胜利日阅兵都承载着俄罗斯人的荣光与梦想,为了安全地办好这场盛会,俄方制定了严密的防控措施。

在阅兵前的训练、彩排过程中,所有官兵全程佩戴口罩和手套;每位参与人员每周要接受不少于3次的新冠病毒检测并禁止与无关人员接触;参演装备和军人宿舍也会定期进行消毒。活动一结束,莫斯科阅兵主干道上立刻就开出来十几辆洒水车,对整个路面进行清洗、消毒。

那一天,在红场阅兵现场,比先进的武器和整肃的军队更亮眼的,是80位胸前挂满奖章的“二战”老兵。他们被安排坐在普京的周围,接受年轻军人们的致敬。

为保护这些老人免受新冠病毒的侵害,阅兵之前,俄政府还专门为他们提供疗养院进行隔离,并用消毒过的车辆接送;观礼台上,每位老战士与旁边的人隔两个座位就座,正好是安全距离。

2020年6月,俄罗斯“二战”老兵受邀参加阅兵彩排,彩排期间他们都戴着口罩。

此前,英国百岁退伍老兵汤姆·摩尔为了给医护筹集资金,在自家后院推着助步车行走了100圈。在他的启发下,参加过斯大林格勒保卫战的老奶奶科尔涅娃开始在网上讲述“二战”故事,为抗击疫情的医护人员筹集资金。

她还对远在英国的摩尔说:“你好,汤姆……1945年,我们一起打败了法西斯,现在,让我们一起抗击这种病毒。”

坚强、勇敢、团结和乐于奉献,对于像科尔涅娃一样的“二战”老兵来说,这些精神帮助他们赢得了上个世纪最具毁灭性的战争;而现在,他们正利用这些经验来激励其他人,正如70多年前一样。

“二战”老兵科尔涅娃在社交网络上讲战时故事,为医务人员筹集资金。

近日,俄总统普京评估形势称,总体来看,俄罗斯国内疫情已经稳定。但“情况仍然复杂,并可能向任何方向摇摆。因此,没有任何理由自满并放松……”,他告诫道。

已经康复投入工作的总理米舒斯京则透露,目前,俄罗斯17个机构正在研发26种新冠病毒疫苗。截至7月22日,已有4种候选疫苗被证明是安全的。米舒斯京说,现在最重要的是准备疫苗的生产平台,希望能在秋季获得可靠的疫苗。

时光继续向前, 2020年这场抗疫之战,终究会在俄罗斯的年历上,留下怎样的痕迹?

[责编:潘晓慧]
最热图集
最热文章
关注我们
华声论坛微信公众号:vocbbs
【扫一扫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