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全球头条速递 > 正文

3154万元,巴菲特午餐再创“天价” !

2019-06-03 09:53:10 [来源:华声大视界]

2019年巴菲特慈善午餐于美国当地时间5月26日晚通过购物网站eBay开始拍卖,起拍价为2.5万美元(约合人民币17.3万),拍卖持续一周,于5月31日当地时间下午7点半结束。

根据规则,每次叫价需至少加价100美元,如果两个人出价相同,第一个出价者优先。

而中标者将至多带着7位朋友,和巴菲特在纽约曼哈顿的高级牛排餐厅Smith & Wollensky共进午餐。


6月1日,第20届巴菲特慈善午餐于北京时间10点30分在eBay结束拍卖,成交价创出历史新高,达到456.7888万美元(约3154万元人民币)。


巴菲特,人称“奥马哈先知”(Oracle of Omaha),是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Berkshire Hathaway)公司CEO,全球最成功的的投资人之一,以约827亿美元的身价位列全球第三。

想要和巴菲特一起吃午饭,要花多少钱?

巴菲特午餐从2000年开始进行慈善拍卖,今年已经是第20年。最初的拍卖是在旧金山本地举行的,根据Quartz的报道,2001年两个中标者只花了18600美元就获得了和巴菲特共进午餐的机会。

但是随着拍卖在eBay上举行,价格不断走高,并在2012年和2016以3,456,789美元达到顶峰。

数据来源:格莱德基金会

而在今年,拍卖创出了新记录!

今年的拍卖才刚开始2天,就以3,500,100美元打破了2012和2016年创下的记录,而根据前几年的经验,最终的中标者多在中后期才出手。所以今年将拍出什么样的价格,难以预料。

在以往的19次巴菲特午餐拍卖活动中,共有三名华人先后拔得头筹,分别是2006年小霸王和步步高创始人段永平(62.01万美元)、2008年有“私募教父”之称的赵丹阳(211万美元)和2015年天神娱乐前董事长朱晔(234.57万美元)。

千万元午餐吃什么?

根据美国消费者新闻与商业频道(CNBC)的报道,自2004年以来,位于纽约的Smith & Wollensky牛排餐厅就一直为巴菲特午饭的竞标提供餐饮(当然,这也不是随随便便想提供就能提供的的,这家牛排餐厅每年至少要给Glide捐赠10000美元)。

这家餐厅的历史可追溯到1977年,是纽约第一家牛排店,坐落于东49街与第三大道交汇处。这么多年来,除中标者选择匿名,与巴菲特在其家乡奥马哈私密会餐外,巴菲特都是选择在这家牛排店用餐。

如果这次你竞标成功了,那么恭喜!如果没有意外,你将在这里和这位世界第三富有的人共进午餐,从59美元的冷水龙虾尾(cold water lobster tail)到49美元的西冷牛排(sirloin,根据这家餐厅发言人所说,这是巴菲特的最爱),你随意点餐。

2010年和2011年,巴菲特慈善午餐是在位于奥马哈一家名为Piccolo’s 的牛排餐厅举行的。2016年这家餐厅关门之前,巴菲特都是常客,当地人也经常在这家牛排餐厅看到巴菲特和不同的人共同进餐,比如比尔·盖茨。餐厅经理说巴菲特最喜欢的是带柠檬的小牛肉。

值得一提的是,这两年的中标者都是同一位——特德韦施勒 (Ted Weschler),他在第二次吃饭的时候拿到了巴菲特给的在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工作的机会,现在被认为是可能接任巴菲特的热门人选之一。

2000年,午餐是在旧金山一家名叫Stars的牛排店进行的,这家牛排店以典型的加州风味和服务一流名人而闻名。

根据旧金山纪事(San Francisco Chronicle)2012年发出的一份Stars的菜单来看,这家店提供价值22美元的带绿色辣椒酱的烤夏威夷Ahi金枪鱼。根据餐厅厨师的回忆,这次午餐巴菲特点的是一份牛排。

为什么天价午餐一直受青睐?

“吃什么不重要,重要的是跟谁吃。”这句话形容巴菲特天价午餐再贴切不过。巴菲特午餐究竟有什么魅力,为何每年都能获得众多富豪的追捧并吸引全球民众的关注?

巴菲特被人誉为“股神”,作为全球著名的投资人其名人效应是天价午餐受追捧的重要原因。作为目前投资回报率最高的投资大师,他经历过很多经济周期,投资经验丰富。

对很多投资人来说,巴菲特就如同他们的偶像一般。和偶像近距离接触、得到偶像的投资指点是无数投资人的愿望,对于想要在股市中大展拳脚的人来说,能够得到“股神”的指导,不仅仅意味着成功,也是一份至高无上的荣耀。比如段永平2006年拍得与巴菲特共进午餐的机会,事后他表示“我从巴菲特身上学到很多东西,因此希望有一个向他道谢的机会。”

和巴菲特共进午餐,竞拍成功者不但可以获得心理上的满足,而且还能得到实际利益。很多参与竞拍者的初衷是获取有价值的投资建议,尽管巴菲特不一定是会给与明确答案,但相关探讨所带来的直接或间接收益却不容忽视。2008年,赵丹阳用这样一句话来形容他与巴菲特的午餐:“我得到的东西无法用金钱来衡量,并且对之后的投资都将会有重大影响。”2015年,朱晔与巴菲特共进午餐前,其所在公司股价刚刚经历了一轮大跌,但这顿午餐之后,股价却从一路看涨,最高峰涨幅近90%。

巴菲特、慈善机构、竞拍者共同塑造的这一社会事件,成为全民关注的焦点,在此过程中各方都能获得海量媒体曝光,可谓是一场经典的事件营销活动。每次巴菲特午餐的拍卖前后都有一大批媒体进行免费报道,就单纯全球媒体的关注、曝光和传播量而言,这是一个极其划算的交易,其折算成广告费无疑是天文数字。不过,那些选择匿名的中标者显然不在此列。

注意力会转化成更多的投资机会、市场机会和品牌影响力。当然,仅仅凭借这样一次午餐机会,便希望让个人或企业获得飞跃式发展也不现实,这也是众多参与竞拍者需要注意的地方,不少曾经名噪一时的竞拍者事后也只是默默无闻、了无生息。

和巴菲特共进午餐的人来自世界各地,怀揣着不同的心情与目的。事后,有的人名声大噪事业顺利,有的人投资失败亏损严重,有的人中规中矩变化不大。这顿天价午餐,到底值不值,也许只有当事人自己知道。

天价午餐收益并未流入“股神”腰包

事实上,虽然这份午餐的价格令人咋舌,但它正在致力于为更多经济困难的人提供“免费的午餐”。

这些钱将被全部捐赠给位于旧金山的一家名为格莱德基金会(Glide Foundation)的慈善机构。

截至2018年拍卖结束,过去19年间,巴菲特已经通过拍卖午餐向这个慈善机构捐赠了近3000万美元。巴菲特曾将其称为“我所见过的最能够有效帮助不幸者的组织”。

该机构位于美国旧金山最为贫穷落后的社区Tenderloin。2018年,整个旧金山市56%的贩毒案件都发生在Tenderloin。

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就在Tenderloin附近,Uber、Airbnb、推特和Lyft等知名企业的办公大楼金碧辉煌。旧金山和硅谷的科技企业给当地带来了巨大的财富和人才储备,同时也拉高了当地的消费水平,使原住民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沦为无家可归者。2018年数据显示,每1000名旧金山居民中,就有8名流浪汉。

“我们的富人更富了,我们的无家可归者更加绝望……旧金山现在是一个残酷的、割裂的地方。”《圣何塞信使报》援引作家Rebecca Solnit称。

格莱德基金会致力于资助当地的饥饿、贫困和无家可归人口,帮助当地解决食物短缺、医疗和药物滥用问题。


本文内容综合自新华网、华尔街见闻等

[责编:潘晓慧]
最热图集
最热文章
关注我们
华声论坛微信公众号:vocbbs
【扫一扫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