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全球头条速递 > 正文

最高法明确:在微信里干这件事是犯罪

2018-12-27 09:30:47 [来源:人民网]

12月25日,最高人民法院发布5件依法严惩网络犯罪指导性案例,明确利用微信群设赌属“开设赌场”。比如,看似是抢红包,实际却是...

话题#用微信群设赌属开设赌场#上了微博热搜


12月25日,最高人民法院发布5件依法严惩网络犯罪指导性案例,明确利用微信群设赌属“开设赌场”,像这样抢红包的微信群,也违法了!

12月25日,最高人民法院召开新闻发布会,发布5件依法严惩网络犯罪指导性案例,其中两件涉及利用微信群设赌:


《指导案例105号:洪小强、洪礼沃、洪清泉、李志荣开设赌场案》

2016年2月14日,被告人李志荣、洪礼沃、洪清泉伙同洪某1、洪某2(均在逃)以福建省南安市英都镇阀门基地旁一出租房为据点,雇佣洪某3等人,运用智能手机、电脑等设备建立微信群(群昵称为“寻龙诀”,经多次更名后为“(新)九八届同学聊天”)拉拢赌客进行网络赌博。

江西省赣州市章贡区人民法院于2017年3月27日作出(2016)赣0702刑初367号刑事判决:被告人洪小强、洪礼沃、洪清泉、李志荣犯开设赌场罪,判处有期徒刑四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五万元。

该指导案例旨在明确以营利为目的,通过邀请人员加入微信群的方式招揽赌客,通过竞猜游戏网站的开奖结果等方式,以押大小、单双等方式进行赌博,利用微信群进行控制管理,在一段时间内持续组织网络赌博活动的行为,属于刑法第三百零三条第二款规定的“开设赌场”。

《指导案例106号:谢检军、高垒、高尔樵、杨泽彬开设赌场案》

2015年9月至2015年11月,向某(已判决)在杭州市萧山区活动期间,分别伙同被告人谢检军、高垒、高尔樵、杨泽彬等人,以营利为目的,邀请他人加入其建立的微信群,组织他人在微信群里采用抢红包的方式进行赌博。

浙江省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于2016年12月29日作出(2016)浙01刑终1143号刑事判决,其中,上诉人(原审被告人)谢检军犯开设赌场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并处罚金人民币25000元;原审被告人高垒犯开设赌场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20000元。

该指导案例旨在明确以营利为目的,通过邀请人员加入微信群的方式招揽赌客,并利用微信群进行控制管理,根据设定的赌博规则,以抢红包方式,在一段时间内持续组织网络赌博活动的行为,属于刑法第三百零三条第二款规定的“开设赌场”。

最高人民法院研究室副主任周加海指出,近年来,利用微信群以抢红包的方式开设赌场的案件屡见不鲜,危害严重。发布该案例,既能指导司法机关依法办理类似案件,也能教育引导社会公众遵纪守法,同时也有助于促进完善网络管理。

微信群设赌案件屡见不鲜

据最高法介绍,近年来,各种传统犯罪日益向互联网迁移,网络赌博等网络犯罪呈高发多发态势。

媒体曾报道,7月4日,江苏省最大的微信红包开设赌场案在江苏省常州市武进区人民法院开庭。去年7月11日晚6时许,31名涉案人员被常州武进警方抓获。警方查明,自2015年开始,该团伙组织赌客在微信群以抢红包方式,进行“斗牛”赌博。

玩家张先生说,接触这种赌博后,不管是上班还是上厕所,或上床睡觉,只要有三五分钟的空闲,就会像染了毒瘾似的去赌几把,近百万元积蓄竟在两年内输光了。

玩家李先生最多的一天输了近6万元,刚进群时,他也曾在几分钟内用几百元赢了两三万元,“他们的群经常会被封,但他们会立马换其他的手机号,重新开一个新的微信群,再把我们拉进去”。

还有一个来自江苏常州的玩家,在短短两个月里,输了160万元,最后债台高筑,离家躲债。

2018年第二季度,微信官方对涉嫌网络赌博行为的用户,依据其违规情节严重程度,分别进行了限制功能及限制登录的梯度处罚:对相关参与赌博违规用户,限制进群功能;对组织赌博违规用户,进行个人帐号封号处理;对涉赌微信群,进行封群处理——共计对50000余个帐号进行阶梯式处罚,并对8000余个涉赌微信群进行封群处理。

网友评论:考试知识点来了!

这两件指导性案例一经公布,不少网友表示自己曾有接触:





还有网友指出这是今年的法硕联考题,看来不少人都答错了...





这些网友圈出了真正的重点:


微信官方提醒:这样的微信群请立即举报!

微信在《近期微信赌博行为集中处理公示》指出,国家法律法规明令禁止利用网络从事赌博活动,网络赌博不但违法,且极易衍生出欺诈等恶意行为。

微信团队提醒:

1、网络赌博利用人性弱点,极易沉迷,且往往由所谓庄家设局,利用提前算好概率等骗术,欺骗参与者投注资金,正所谓"十赌九输";

2、部分赌博网站,还会使用钓鱼链接进行伪装,用户点击后,将可能造成手机中毒甚至导致财产损失的风险。

为了账号财产安全,请不要使用抢红包外挂类非法软件:

1、此类外挂经常留有后门携带木马,一旦被安装,将有可能造成隐私泄漏甚至帐号被盗的风险;

2、目前并不存在可以控制红包的大小的红包外挂,部分外挂以此为噱头,意在欺骗购买;

3、对使用外挂的帐号,微信安全团队将会进行阶梯性处罚,请用户珍惜自身帐号的使用权利。

违规群示例:


投诉流程:

如在微信发现违法赌博行为,可以:点击微信群右上角菜单--投诉--群成员存在赌博行为。


延伸阅读

25日,最高人民法院召开新闻发布会,发布5件依法严惩网络犯罪指导性案例。

最高人民法院研究室副主任周加海表示,近年来,网络犯罪呈上升趋势,各种传统犯罪日益向互联网迁移,危害计算机信息系统安全犯罪、电信网络诈骗、网络盗窃、网络赌博、网络侵犯公民个人信息等网络犯罪呈高发多发态势,严重危害总体国家安全、社会秩序和人民群众合法权益。网络空间并非“法外之地”。依法严惩网络犯罪,切实维护网络安全,是司法机关义不容辞的法定职责。

据了解,从2014年1月到2018年11月,全国法院审结危害计算机信息系统安全刑事案件一共1866件,生效判决人数3263人。全国法院审结了非法利用信息网络、帮助信息网络犯罪活动刑事案件120件,生效判决人数146人。自侵犯公民个人信息罪司法解释于2017年6月1日施行以来,全国法院审结侵犯公民个人信息刑事案件2971件,生效判决人数5734人。

此次最高人民法院发布的5件指导性案例,均为涉及网络犯罪的指导性案例,其余3件为:

指导案例102号《付宣豪、黄子超破坏计算机信息系统案》旨在明确“DNS劫持”行为,破坏计算机信息系统功能,达到后果严重程度的,构成破坏计算机信息系统罪。“DNS劫持”通过篡改域名解析,使网络用户无法访问原IP地址对应的网站或者访问虚假网站,从而实现窃取数据资料或者破坏网站原有正常服务的目的。这种犯罪行为在实践中较为常见,发布该案例,对类似案件的审判具有指导意义。

指导案例103号《徐强破坏计算机信息系统案》旨在明确企业的机械远程监控系统属于计算机信息系统。违反国家规定,对企业的机械远程监控系统功能进行破坏,造成计算机信息系统不能正常运行,后果严重的,构成破坏计算机信息系统罪。发布该案例,有利于明确类似案件定罪量刑标准,依法有效维护企业财产权益。

指导案例104号《李森、何利民、张锋勃等人破坏计算机信息系统案》旨在明确环境质量监测系统属于计算机信息系统。用棉纱等物品堵塞环境监测采样器,干扰采样,造成监测数据失真的,属于破坏计算机信息系统,后果严重的,应以破坏计算机信息系统罪定罪量刑。该案系国内首例此类案件,既具有法律适用方面的指导意义,也具有法律宣传教育意义。

[责编:潘晓慧]
最热图集
最热文章
关注我们
华声论坛微信公众号:vocbbs
【扫一扫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