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全球头条速递 > 正文

卡塔尔突然“退群” 欧佩克要崩?

2018-12-04 09:59:46  [来源:瞭望智库]

据发改委公布数据,刚刚过去的11月,我国成品油价格在三轮调价窗口(11月2日、16日、30日24时)中,出现“三连跌”。

与国内油价连续下调相同步的,是国际原油价格的走低。据报道,11月,两大指标原油布伦特原油和美国原油取得逾10年来的最大月度跌幅,跌幅超过20%。

这与国际原油市场状况密切相关,统治市场半个世纪的欧佩克(石油输出国组织)正在走向弱势。

而12月刚开始,欧佩克再遭重击!3日,欧佩克重要成员卡塔尔宣布将于2019年1月1日退出组织。

日渐削弱和“边缘化”的欧佩克,将会给市场带来怎样的影响?国际油价是否真正进入了“寒冬”?

文|王亚宏 瞭望智库国际观察员

对原油市场来说,凛冬将至并不仅仅是一条时间线,更多的是价格不断下跌带来的压力。

在过去的两个多月里,在技术上原油已经跌入熊市区间。9月底的时候油价一度突破每桶81美元,站上4年来的高位,市场乐观情绪蔓延。

可现在那些高喊“油价破百不是梦”的多头们已经被按在地上狠狠摩擦了一番,占据舞台中心的是研究“什么时候油价跌破45美元”的空军。

在市场的多空较量中,看空的力量已经占据了上风,而且有迹象表明,不但凛冬将至,而且冬日绵长。

1

后欧佩克时代的祭品

和油价下跌同步的,是在原油市场上呼风唤雨了将约半个世纪的欧佩克走向弱势。非欧佩克成员俄罗斯和美国的产量则已不可同日而语,尤其后者有能力在未来五年里成为全球最大的石油生产国。

三年多前为了抑制“页岩油革命”,沙特带领欧佩克抛出了“价格套索”。但那场一度让油价跌至每桶27美元的价格战并没有让页岩油的生产窒息,它反而像科幻电影中的异形一样在恶劣的环境中再次完成了低成本进化。

“异形页岩油”越来越凶猛,欧佩克成员国的财政基础却遭到了低油价的损害,让共同行动的基础出现了裂缝。

当美国决定对伊朗进行原油出口禁运制裁时,欧佩克并没有发挥应有的作用。沙特出于地缘政治考虑再次扩大产能,以求打击地区竞争对手,这也破坏了欧佩克的框架。

是的,沙特、美国和俄罗斯取代被边缘化的欧佩克成为油市的主宰,石油市场从石油输出国组织时代进入了“三巨头”时代。这三个国家去年原油及凝析油产量达每天3600万桶,占全球总产量近四成,比沙特之外其余所有欧佩克国家加起来的日产出高了近900万桶。今年以来随着沙特和美国的原油产量进一步攀升,二者间的差距被拉到每天1000万桶以上。

欧佩克被边缘化已经是不争事实,今年油价就是随着“三巨头”基本面的生产决策和地缘政治博弈在跳舞。时代的变化必然伴随着动荡,一些之前的利益相关方也会成为格局重塑的“祭品”。

比如,作为美国和沙特共同的对手,欧佩克中第二重要的成员——伊朗,就被排除出欧佩克联合部长级监督委员会(联合非欧佩克国家的组织,简称JMCC),甚至有可能被进一步逐出全球原油版图。

沙特、俄罗斯和美国现行的能源政策无疑会加快“祭品”的产生。沙特在11月底表示有信心欧佩克和非欧佩克成员可以稳定石油市场,俄罗斯总统普京则空泛地表示60美元的油价“绝对没问题”,不过据报道,两国已就重启原油减产计划达成共识。

至于美国政府虽然没有直接对油价发声,但美国能源信息管理局公布的数据显示,截至11月底的一周美国原油库存增加357.7万桶,大大高于市场预估中值100万桶,而且美国活跃钻机数触及三年半高位,无疑暗示会有更多的供应到来。

这三国传来的信息都增加了市场对出现供应过剩的担忧,据国际能源署(IEA)预测,美国等不受欧佩克影响的产油国产量迅速增长,可能使2019年全年市场供大于求,对此最担忧的是那些小规模的欧佩克成员。

不过在供给侧的欧佩克虽不复前几年的威风,但这是和自身辉煌时期比较,目前仍然没有任何一个组织在原油市场上具备近似的影响力。因此,尽管凛冬将至,欧佩克在12月6日举行的会议依旧重要。

大量原油生产国是报团取暖还是苦熬过冬,市场还等着从欧佩克的喊话中得出石油产量在新一年中是否将会减少的新线索——而这直接关系到空军的战果。目前市场上石油空头仓位已经被推升至一年多的高位,而且已有资产管理公司放出风来,预计油价可能跌至每桶40美元。

2

需求端不确定性增大

让油价进入熊市的不仅仅是沙特、俄罗斯和美国三家产油大户都出于各自原因不愿拧紧供应龙头,还在于需求方对原油的渴望并没有之前预期的那样热烈。

作为大宗商品中的重要一员,原油需求一直是世界经济景气程度的晴雨表。全球经济增长预期的放缓,让原油需求前景同步下调,欧佩克和国际能源署(IEA)相继下调了石油需求预估。

IMF总裁拉加德11月底表示,全球经济增长可能相比一个月前预测的增速进一步放缓,金融状况已经收紧,贸易紧张局势有所加剧,这都影响新兴市场的经济发展前景。鉴于新兴市场是原油需求增长的大户,当这部分国家“胃口变差”时,油价也失去了动力。

欧佩克11月的市场报告中表示,预计世界石油日需求明年将增至129万桶,比上月的预测低约7万桶,也低于7月预测的145万桶。

实体经济的波动也反映在金融市场上。在印度和印尼等新兴经济体经济增长的提振下,原油类资产表现良好。但随着一些经济体债务不断膨胀、美国货币政策收紧,投资者开始用脚投票,在过去两个月里已有数百亿美元资金从原油期货撤出,转移到美元等避险资产,这进一步放大了油价的波动。

中国的需求尤其牵动着油市的神经,交易商们紧盯着中国国家统计局的每一次宏观数据发布,因为他们还记着就在2016年初,经济减速担忧导致中国股价大跌之际,全球原油价格曾大幅下跌,一度跌破30美元。目前的油价虽然高于彼时,但这并不能支持乐观的情绪,因为现在美国原油隐含波动率已经触及2016年2月以来最高点。

好在目前中国的数据还能让油市放心,海关数据显示中国10月原油进口量创下历史新高。中国10月份进口原油4080万吨,相当于每日961万桶,打破了4月份创下的每日960万桶纪录,用石油需求来衡量的话,中国经济仍保持着旺盛的活力。

由于经济增长,国内石油产量下降,以及战略石油储备增加,中国石油进口依然强劲。

3

春天在哪里?

就像诗人雪莱在《西风颂》中吟道:“既然冬天已经来临,春天还会远吗?”即使在最悲观的图景下,仍有反向押注的力量盼望着油市回暖。

不过油市的春天在哪里,还需耐心和细心才能找到蛛丝马迹。

首先,之前的石油限产协议将在年底到期,更严格的限产协议可能会挽救油价。

为支撑油价,欧佩克和俄罗斯、阿曼等国2017年1月合作,同意每天减产180万桶以消化市场上过多的原油和成品油。由于限产提价效果显著,以沙特和俄罗斯为首的24个产油国当年12月同意将限产协议延长至2018年全年,以减少过剩库存,并使油价保持在每桶60美元以上。

如今,限产协议即将到期,而油价又再次低于之前设定的目标价格,这就给产油国提出了一道艰难的判断题:是否推进更严格的限产协议。

如果限产,油价可能上扬,代价是一些产油国的利益受损;如果因难以达成新协议而不限产,油价继续下跌,则所有产油国都将遭到打击。目前看来,限产略微加码的概率较大。

其次是中国需求保持旺盛。

中国在内的石油主要进口国会暂时享受买方市场的红利,而需求基准的扩大也会促进原油市场的再平衡。作为全球最大的石油进口国,在未来的十年中中国依旧会保持旺盛的能源需求。

市场习惯根据中国的经济增长速度来简单地推断石油需求,断定经济不断增长会带来更加富裕的中国消费者,而这些更富裕的消费者将会使用更多的石油。有预计认为中国的石油需求将在2030年达到6.9亿吨的峰值,之前会保持约2.3%的年均增长率,鉴于庞大的基数,这一增长率会成为原油市场的稳定之锚。

原油市场第三个希望会寄托在美国总统特朗普身上。

这本身就带有黑色幽默风格。

目前油价不断下跌让特朗普意外获得了“有预见”的光环。今年4月他曾因为油价力怼沙特,当时沙特能源部长哈立德•法利赫称世界可以应付每桶75美元的油价,特朗普在社交媒体上反驳,欧佩克“非常高”的油价是不可接受的。9月,特朗普再次宣称欧佩克正在“敲诈世界其他国家”。

当然,特朗普究竟是“市场先知”还是“操控者”还有待商榷。虽然,他对高油价不满是没有疑问的,但不断下跌的油价也不是他想要的,因为这不但关系到消费信心,还会给美元带来新麻烦。

拓展阅读:

卡塔尔“退群”有何玄机

记者 | 辛俭强

本文转载自新华网,原文首发于2018年12月3日。

卡塔尔能源大臣萨阿德3日在多哈表示,卡塔尔将于明年1月退出石油输出国组织(欧佩克)。这一消息传出后,国际油价随即下跌,国际舆论广为关注。

卡塔尔突然上演了中东版“退群”大戏,意味着什么?“不啻于在欧佩克背后射出一支冷箭。”有媒体这样评价道。一些国际舆论认为,卡塔尔的退出意味着欧佩克这个全球最大的石油组织开始出现裂缝。

众所周知,在世界经济发展速度放缓的大背景下,国际市场对石油需求减少,国际油价在过去不到2个月内下跌30%左右。为稳定油价,俄罗斯总统普京与沙特阿拉伯王储穆罕默德·本·萨勒曼日前在二十国集团领导人峰会期间会面,同意这两大原油出口国将欧佩克减产协议延长至2019年,具体减产目标留待本月6日在维也纳召开的欧佩克部长级会议决定。在这个节骨眼上,卡塔尔作出这一决定,势必影响欧佩克促进国际油价回暖的努力,因而被媒体称为“分裂欧佩克”。

从市场层面来看,卡塔尔的决定将对欧佩克延长减产协议产生一定影响,使国际油价短期出现波动,但对整个国际原油市场不会造成太大影响。主要原因很简单,卡塔尔实际原油产量对全球原油市场的占比不大。卡塔尔目前的原油产量维持在日均约61万桶,占欧佩克原油总产量的1.95%左右,占全球原油产量的0.64%左右。因此,即便卡塔尔从欧佩克“退群”,对国际油价影响也大不到哪里去。

事实上,近年来欧佩克正在被边缘化,国际石油市场的关键决定权已经落入美国、俄罗斯和沙特三大产油巨头手中。从能源结构来说,卡塔尔不同于其他欧佩克成员,它是全球最大的液化天然气生产国和出口国,其液化天然气的出口量占全球30%。正如萨阿德所言,卡塔尔今后将把重点放在发展和增加天然气产量,在未来几年里从每年7700万吨增至1.1亿吨。一旦卡塔尔“退群”,反而能够降低欧佩克协议对它的约束。

值得注意的是,萨阿德在讲话中特别提到,卡方这一决定“没有政治考量”。然而,这句话反而让人觉得颇有“此地无银三百两”的意味。

去年6月,沙特等四国宣布与卡塔尔断交,并对该国实施禁运封锁。尽管卡塔尔多次表达缓和关系的意愿,但沙特态度颇为强硬,两国关系仍陷僵局。目前,“断交风波”持续一年多,仍未见解冻的前景。从地缘政治角度来看,卡塔尔与沙特两国之间的积怨短期内难以化解。卡塔尔“退群”,很难不让人联想到是要给欧佩克的实际“老大”沙特一点颜色看看。

卡塔尔加入欧佩克已57年了,不管怎么说,“退群”不是一个“容易的决定”。卡塔尔“退群”后续如何发酵,人们将拭目以待。

[责编:潘晓慧]
最热图集
最热文章
关注我们
华声论坛微信公众号:vocbbs
【扫一扫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