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新三观 > 正文

揭开美国贫富差距的残酷真相

2018-11-29 11:46:18  [来源:网络]

“贫穷”与“富有”相差仅仅几公里,但几代人都无法逾越的情况,在整个美国不断重复。原来一个人是穷,是富,是失业,是进监狱,早就写在了他的邮政编码中。

你生活的社区,预言了你的一生。

The Opportunity Atlas 是一项由美国人口普查局、哈佛大学和布朗大学共同合作的项目。

他们收集全国1978- 1983年(年龄为34-40岁)出生的人的联邦税收信息,研究在美国不同社区长大的孩子的出路。这项看似普通的人口调研,无意间揭示了一幅美国“贫困和财富”的趋势地图。

下面这两张地图通过颜色区分了美国各个地区的状况。

红色越深,贫穷的密集度越高;蓝色越深,高收入的人越多。不难看出,在美国穷人和富人是分区的。在南部长大的孩子似乎摆脱不了贫困的窘境,而在北部长大的孩子似乎拥有更加蓬勃向上的未来。

孩子长大后最可能成为富人的100个美国社区:

 

图中粉点为100个最可能成为富人的社区图源:The Opportunity Atlas

孩子长大后最可能成为穷人的100个美国社区:

图中粉点为100个最可能成为穷人的社区图源:The Opportunity Atlas

再细看地图中的粉色原点,

“孩子长大后最可能成为富人的100个美国社区”,他们绝大部分集中在东岸和北部地区,还有一些在旧金山。而“孩子长大后最可能成为穷人的100个美国社区”,大部分坐落在中部和南部。如果我们将地图的比例尺扩大,这种贫富分区的现象,也出现在不少城市中。

比如在匹兹堡,Larimer是一个非裔社区。在这个社区长大的孩子的年收入稳定在$17,000-$22,000之间,这些孩子的入狱率为3.5%-7.4%。

但是,与之相距仅仅10英里的白人社区Mt.Lebanon长大的孩子,他们的平均收入比前者高出3.7倍左右。而入狱率也不足1%。或许你会觉得10英里的距离还太远,不能说明问题。

那一条铁路的距离呢?

图源:The Opportunity Atlas

在佛罗里达州好莱坞市(不是加州的呦)有一条铁路。

铁路左边Emerald Hill社区长的大孩子,他们平均年收入为$65,000-$67,000,入狱率不足1%。

铁路右边Liberia社区长大的孩子就没有这么幸运了。他们年收入的中位数只有$20,000,不足全美平均年收入$49,192的一半,但入狱率却高达5.7%。除此之外,Atlas的数据还显示,那些出生在贫困社区,但是童年时期就搬离的孩子,在35岁时的年薪比成年后搬走的人多$9000。这种差异已成为一种普遍现场,在西雅图,达拉斯,芝加哥、亚特兰大、洛杉矶等无数美国城市复制黏贴。

为什么会产生这样的现象?

佛罗里达好莱坞的城市管理员表示,在上世纪20年代到30年代,Liberia地区正在建设铁路。修建铁路的非裔工人便渐渐定居下来,组成了Liberia社区。

Liberia社区的房屋图源:Google 地图

相比之下,Emerald Hill 兴建于上世纪70年代早期,目标人群就是富裕的犹太人和意大利居民。

正因如此,城市后期更是花费重资为Emerald Hill提升基础设施。他们有更好的水,更好的下水道,更好的照明系统,更好的道路设施。而另一边又穷又旧的Liberia则鲜有人问津。

Emerald Hill 社区的房屋图源:Google 地图

一个社区拥有越多的富人,这个社区拥有的资源也就会越多。当一个地方越穷,等待她的将会是更穷的结果。《新约·马太福音》中有一则寓言:

“凡有的,还要加倍给他让他多余;没有的,连他仅有的也要夺过来”。这也就是后来人们所说的马太效应。

任何个体、群体或地区,一旦在某一个方面(如金钱、名誉、地位等)获得成功和进步,就会产生一种积累优势,就会有更多的机会取得更大的成功和进步。简单来说,就是“好的愈好,坏的愈坏,多的愈多,少的愈少”。

图源:Karthik Suresh

在这场不公平的“土地划分”中,穷人社区只是被剥夺了硬件条件吗?不,他们还被剥夺了脱贫的可能。之前有一部纪录片叫《人生七年》。片中追踪了12个来自不同阶层的孩子的人生,每各7年,都再重新采访这些小孩。

人们发现到了最后,富人的孩子还是富人,而穷人的孩子还是穷人。但是里面有一个叫Nick的小孩,出身贫苦,但是通过自己的奋斗变成了大学教授。

 

就像片中的Nick,贫困社区也是有“漏网之鱼”。在穷人社区中,有一些孩子,他们冲破瓶颈,走了出来。

但残酷的是,这些贫困社区走出来的“有钱人”,在20年间都陆续从原来的地方,搬到几公里外、那些资源丰富的的富人社区。原本,他们可以成为一个社区的楷模与希望。但毕竟他们也要为以后考虑,希望为下一代创造一个更好的未来。改变命运的人都将离去,无力改变的人会世代留下来。

或许,这才是这些地方越来越穷,无法真正翻身的原因。

一项关于基因与经济学交叉的新研究显示,在智商相当的情况下,富人的孩子取得成功的可能要远远大于穷人的孩子。数据显示,在同样拥有超高的潜力的前提下,高收入家庭子女的大学毕业率为63%,但这一数据在低收入家庭子女中仅有24%。同样,当天分都不足时,高收入家庭子女的毕业率依然高于低收入家庭。也就是说,穷人并不会比富人智商低,但决定一个人能否“成功”的因素往往是这个人“所拥有”,并非“没有的”东西。

对于一个孩子来说,年少时“拥有的”与“没有的”,往往取决于父母。

图源:《This is Us》剧照

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Johns Hopkins University)的Nicholas Papageorge教授告诉华盛顿邮报,有钱人家的父母更喜欢让孩子吃健康的食物,更喜欢给孩子的未来发展而投资。而这些都是居住在贫困社区的父母很少想到的。这让小编想到曾经风靡一时的“寒门贵子”理论。

寒门出身的孩子,越来越难在当下的社会,仅凭赤手空拳打出一篇天地。2017年北京的高考状元熊轩昂在接受采访时说:

农村地区的孩子越来越难考上好学校,像我这种中产阶级家庭的孩子,还生在北京这种大城市,很多教育资源是一些偏远地区学生享受不到的,现在到处都是又厉害家里又好的学生。

图源:视频截图

但生活中总有杠精。

一位网友回忆说,在一次坐出租车时,司机说到自己一个牌友家的孩子。父母下岗,拿低保,孩子从小在麻将桌旁写作业,最后考上了华中科技大。

“什么父母培养,都是扯淡。孩子不是学习的料,怎么都没用。”

这种概率极低的事件,在一些“寒门”中往往被父母极力推崇。

“寒门难出贵子”的原因是因为阶级的固化,贫富社区的问题是因为社区固化,但我们很难不把这两者联系起来。毕竟,贫富社区就是两个阶级的缩影。

六神磊磊曾说,真正可怕的不是阶级固化,而是智商固化。

当生活在贫困社区的人们没有看到问题的本质是环境资源的不对等,没有发现是教育的不均衡,没有认识到造成一代又一代重复“贫困”的真正原因是自我局限时,或许才是最可怕的。

因为有时候我们不得不去承认,

“优秀”是一种传承,是几代人的努力,而不是意外或者运气造就的。

[责编:潘晓慧]
最热图集
最热文章
关注我们
华声论坛微信公众号:vocbbs
【扫一扫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