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全球头条速递 > 正文

法国又乱了!“黄背心”成马克龙最大危机!

2018-11-26 10:06:25  [来源:环球网]

“法国人又走上街头!”在法国似乎消失很久的街头抗议突然又回来了,愤怒的示威者上周六在巴黎著名的香榭丽舍大街放火、占据街道、与警察对峙,他们高喊“马克龙,下台”的口号,抗议总统调高柴油和汽油税,增加对工人、退休者和中产阶级的财政压力。

这场以“黄背心”为标志的示威活动席卷法国各地并已进入第二周,据统计有多达73%的法国人支持这场抗议活动。媒体认为,“黄背心”运动是马克龙上台以来遇到的最严重的一次执政危机。最新民调显示,在18个月的执政后,马克龙只获得26%的支持率,这个成绩比前两届法国总统都要低。

“黄背心”相约本周六再行动

不少媒体都把11月24日的巴黎香榭丽舍大街形容为暴力冲突的“战场”:满眼是公共设施如交通信号灯、公交车站等被砸,一段香榭丽舍大街的路面石块被挖出来当成砸警察的武器,一辆卡车被烧导致油箱爆炸,多家奢侈品商店橱窗被砸坏,即使是凯旋门也被厚重的烟雾挡住几乎看不见……警察则使用高压水枪、催泪瓦斯、警棍驱散示威群众;警方指称有一伙极端分子与专业破坏者蒙脸进入示威者队伍,令冲突升级。

不仅仅在巴黎,24日在法国许多大城市均出现了“黄背心”示威、堵塞交通行动与暴力冲突。根据法国内政部公布的数据:24日巴黎有8000人参与示威行动,全法国约有10.6万人示威。巴黎一天拘捕69名暴力示威者,全法国共拘捕157人。

“黄背心”是法国刚刚发起的一个群众运动,一开始是反对提高燃料税,随后扩大到抗议政府削弱了法国居民、特别是低收入群体及乡村居民的购买力,他们还要求马克龙辞职。自11月17日爆发首次全国性堵路行动后,一周内“黄背心”不断采取各种阻塞交通的方式进行施压,直到24日将行动移至巴黎,导致香榭丽舍大街的暴力冲突。

今日俄罗斯(RT)电视台25日称,RT摄像师在报道巴黎抗议活动时头部受伤,一名记者皮肤烧伤,特约记者被石头砸到。据法新社25日报道,示威者有意继续行动,将在本周六(12月1日)再组织一次大规模示威。

21岁的抗议者弗里尼奥24日在巴黎街头接受《纽约邮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接下来可能会引发内战,我和大多数法国公民一样都准备好了。”该报称,虽然24日的示威游行规模比一周前要小,但法国左翼领导人梅朗雄表示,此事已对法国人心态造成很大影响:“当老百姓对税收发生抵抗时,在法国通常意味着革命的开始。”

改革触动了底层的奶酪

德国《明镜》周刊25日评论称,在社会主义者奥朗德的领导下,法国的“叛乱指标”曾经上升至74%,新自由主义继承人马克龙上台后,一度很好地安抚了叛逆的法国人的灵魂,但现在叛逆的灵魂显然又回来了。

据英国《快报》25日报道,最新的一项民调显示,73%的法国人表示支持抗议活动。“今日俄罗斯”电视台25日称,这一抗议活动开始由“黄背心”自发组织,后来一些政治活动家和工会加入其中,所以政府现在不知道与谁谈判,情况变得非常复杂。法国内政部长卡斯塔纳24日指责极右翼领导人玛丽娜·勒庞在巴黎煽动抗议活动。勒庞在推特上回应称,她的确曾质疑为何香榭丽舍大街不让进行抗议活动,但“今天卡斯塔纳先生用这个来针对我,这很低级而且不诚实”。

“抗议并非巧合”,德国电视一台25日称,马克龙希望用汽油税来资助能源转型,却忽略了中下层民众的生活现实。这只是冰山一角,政府还降低了社会福利,取消了部分人口的住房税。在经济薄弱的农村等地区问题更加严重,法国失业率也在9%以上。

“我来表达我的不满,”一名年长的抗议者24日对RT电视台记者说,他的养老金已经不够给他的孙子孙女购买圣诞礼物,因为税收太高了。

最新一次民调结果表明,在18个月的执政之后,马克龙只获得26%的支持率,法新社25日称,萨科齐当时还获得48%的支持率,而奥朗德在执政两年多以后支持率才降到29%。这么看马克龙的支持率已经很低了。媒体认为这是由于他的一系列改革触及了许多人的利益,且目前还看不出效果所致。法国BFM新闻电视台认为马克龙的密集改革触及了公务员、铁路公司职工、退休者的利益,而此次燃料税又直接打击了开车一族,强化了人们的抵触心理。

“目前事态已经有一点失控”,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欧洲所所长崔洪建25日对环环说,接下来马克龙政府需要妥善处理示威游行的问题。目前,人们正在等待马克龙计划在本周二就“黄背心”运动所做的表态。崔洪建说,这次运动如果处理不好,会直接影响明年马克龙在欧洲议会的选举,而如果那次选举失利,接下来的总统任期他就会“很困难”。

民族的?还是全球的?

马克龙24日晚发推特感谢警方的勇气与专业素质,斥责“袭警者可耻,暴力对待同胞、对待新闻工作者可耻。共和国不能容忍这样的暴力”。

英国《太阳报》25日称,法国官员们抨击所谓的“激进化”和“无政府状态”,声称极右翼和强硬的左派分子劫持了抗议活动。马克龙也坚持认为,燃料价格必须与气候变化巴黎协定的绿色倡议一致,并表示面对骚乱,他的政府“不可能退缩”。但参加示威活动的学生勒费弗尔说:“我们不是来做官员告诉我们的事情的,我们来这里是为反对一个完全脱离普通民众的政府,这是人民的反抗。”

25日,有法国网民在网上发帖抱怨说:“马克龙批评特朗普的民族主义,但也许再过两周,马克龙将失去对法兰西民族的领导权!马克龙应该更多地关注他的国家的需求,而不是他的全球主义幻想!”还有网友表示,马克龙加征的是“全球变暖的税收”,“现在法国人意识到特朗普在一年前退出那个交易是对的”,“谴责特朗普的傻瓜现在正吞下他们的苦果”……

“法国的反精英情绪”,德国电视二台25日称,“黄背心”运动宣泄的是对精英的怨恨。有民调显示,85%的法国人认为马克龙缺乏谦虚。“这可能只是一个开始”,德国《商报》25日称,长期以来,马克龙一直被批评为“富人总统”,“他的形象很糟糕,被认为专制和傲慢”,而越来越多人认为法国社会“不公正”。报道称,马克龙开始似乎对“黄背心”运动并不在意,在“黄背心”运动的第二天,有一人死亡,500多人受伤——马克龙当时在柏林,他只字未提正在法国爆发的28万人大游行。报道称,未来,法国总统在改革过程中“需要更谨慎”。

崔洪建25日对环环说,法国是有一部分人,甚至这部分人越来越多,认为法国没必要去维护某种原则、维护政治正确性,而完全可以变得更功利、更现实一些。这次游行中有人特意给马克龙贴上“精英”标签,其实就含有很大的民粹意味。如果接下来马克龙推进改革还是一味地自上而下,而不能真正落到法国民众的利益上去,就会让极右翼势力坐实他的“精英”标签,并激起更多反精英反建制的民粹情绪。“这样一来,如果马克龙的改革迟迟见不到成效,接下来再来一次大选的话,那可能真没有人能挡得住勒庞”。

[责编:潘晓慧]
最热图集
最热文章
关注我们
华声论坛微信公众号:vocbbs
【扫一扫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