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全球头条速递 > 正文

外交界最不讨好的岗位 这个挪威人能干好吗?

2018-11-02 09:16:46  [来源:新华网]

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10月31日任命挪威外交官裴凯儒(原名吉尔·彼得森)为新任叙利亚问题特使,接替将于11月底卸任的德米斯图拉。

叙利亚冲突自2011年持续至今,牵扯地缘政治、大国博弈、宗教纷争、派系冲突等诸多因素,可谓“剪不断、理还乱”。

如此乱局中,联合国秘书长叙利亚问题特使需深谙“抽丝剥茧”之道,平衡各方利益,努力推动叙问题政治解决,难度可想而知。美国《外交政策》杂志就将这一职位称为“外交界最不讨好的工作之一”。

这份工作不好干

包括德米斯图拉在内,共有3位资深外交官担任过叙利亚问题特使。即将离任的德米斯图拉任职4年有余,任期超过两位前任总和。

2012年2月,联合国前秘书长科菲·安南被任命为首任特使。他在任内提出和平解决叙利亚问题“六点建议”,然而他本人却在同年8月辞职。当时安南说他深感“无能为力”,无法继续这一“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2012年6月30日,安南在瑞士日内瓦出席新闻发布会。 (新华社记者谢海宁摄)

安南的继任者、阿尔及利亚前外长拉赫达尔·卜拉希米在任内促成叙利亚冲突双方首次共同出席第二次日内瓦会议。然而,叙利亚政府多次指责卜拉希米未能秉持中立,站在反对叙政府的国家一边。

外界曾多次披露卜拉希米要辞职的消息。尽管他本人一直予以否认,但也多次表示,对其工作已“不抱太高期望”。卜拉希米于2014年5月辞职,任期21个月。


2014年5月13日,在纽约联合国总部,卜拉希米在记者会上讲话。(新华社记者牛晓雷摄)

公众最为熟悉的叙利亚问题特使当属德米斯图拉,不仅因为他任期最长,也因为他在任内见证了极端组织“伊斯兰国”的崛起与日渐式微、美国组建多国联军、俄罗斯出手助阵政府军、政府军不断收复失地等关键事件。

德米斯图拉于今年10月宣布将因家庭原因在11月底辞职。


2018年9月4日,德米斯图拉在瑞士日内瓦举行记者会。(新华社记者徐金泉摄)

裴凯儒现为挪威驻华大使,曾任挪威常驻联合国代表。裴凯儒和两位前任也是老相识:他曾于2005年接替德米斯图拉出任时任联合国秘书长安南派驻黎巴嫩的私人代表。

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在写给联合国安理会的信中,称他在作出任命裴凯儒的决定前广泛征询了包括叙利亚政府在内的意见。

有外媒报道,联合国安理会常任理事国已经非正式认同对裴凯儒的任命。

首先解决老问题

裴凯儒面对的挑战之一,是完成德米斯图拉的未竟之业:完成叙利亚宪法委员会的组建。

今年1月在俄罗斯索契举行的叙利亚全国对话大会上,与会各方代表决定成立专职宪法制定与改革工作的叙利亚宪法委员会,作为叙利亚问题政治解决进程的第一步。


这是1月30日在俄罗斯索契拍摄的叙利亚全国对话大会会场外景。(新华社发 阿马尔摄)

这一委员会中政府与反政府代表的构成随后成为焦点。随着叙利亚政府在战场上不断奏凯,其立场也日趋强硬。

德米斯图拉近期最后一次访问叙利亚就此问题斡旋,就在叙外长穆阿利姆处碰了钉子。穆阿利姆公开表示,德米斯图拉试图单方面确定宪法委员会名单中民间组织代表的想法遭到叙政府拒绝。他说:“叙宪法事务是主权事务,不应受外国干涉。”

德米斯图拉在离任前促成宪法委员会成立的希望已经不大,很大概率要交给裴凯儒处理。

那么,委员会成员如何分配、委员会进行的应是“修宪”还是“立宪”等老问题也就被交给了裴凯儒。

也要面对新挑战

裴凯儒面对的另一大挑战,是如何平衡各大国的利益诉求:叙利亚早已成为地区大国角力的舞台,缺乏任何一个大国支持,叙利亚问题政治解决几无可能推进。

目前来看,这一挑战更加艰巨。如何在大国博弈间掌握好分寸、把握好火候,裴凯儒需要仔细思量。

近期,叙利亚局势上的大国博弈出现新动态。在战场上,俄罗斯和土耳其斡旋的伊德利卜停火协议已维持数周,土耳其和叙政府均公开表示了对库尔德人占据的幼发拉底河以东地区的“兴趣”。本来“坐山观虎斗”的库尔德武装和背后的美国支持者,面对的压力骤然加大。

在外交方面,俄土德法四国领导人近日于伊斯坦布尔举行峰会,显示在日内瓦会谈陷入僵局后,德法等欧洲国家出于自身利益,在一定程度上撇开美国,部分参与俄罗斯、土耳其和伊朗主导的阿斯塔纳进程。

新局面带来新问题:对于历任联合国叙利亚问题特使,日内瓦会谈是毫无疑问的“主场”活动。可现在的局面是,叙境内停火局面由俄土促成,裴凯儒要不要步德法后尘,寻求将日内瓦与阿斯塔纳两个进程“合流”?


10月27日,在土耳其伊斯坦布尔,德国总理默克尔、俄罗斯总统普京、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法国总统马克龙(从左至右)出席叙利亚局势四方峰会的联合新闻发布会。(新华社/阿纳多卢通讯社)

此外,尽管近期在叙利亚问题上异常安静,美国仍是影响战争善后和战后重建的关键一方,其支持的库尔德武装更是不会轻易放下武器。联合国要如何将库尔德因素纳入宪法委员会的组建和叙利亚战后重建?

老问题与新挑战并存,这一“外交界最不讨好的工作”确实不好干。

[责编:潘晓慧]
最热图集
最热文章
关注我们
华声论坛微信公众号:vocbbs
【扫一扫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