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全球头条速递 > 正文

普京跟美国人的这个玩笑开大了!

2018-10-26 15:05:24  [来源:瞭望智库]

作者:盛世良 新华社世界问题研究中心研究员

上周,美国宣布将退出《中导条约》并且指责俄罗斯“违反了条约的相关规定”。据俄罗斯卫星通讯社报道,当地时间10月23日,俄罗斯总统普京在会见美国总统特朗普的国家安全顾问博尔顿时说:华盛顿“无端”和不友好地向莫斯科迈出了“意外”的步伐,不过普京同时也强调了继续对话的重要性。

而在现场,普京更是说出了另一番极具戏谑口吻的话:“据我所知,美国的国徽上面是一只鹰,它的一只爪子上放着13支箭,另一只爪子放的是象征和平的橄榄枝。”接着普京向博尔顿发问:“现在,你们的老鹰吃了所有的橄榄,只剩下箭了吗?”普京的这番话引起了会议室中两国代表团的笑声。

博尔顿则笑着回应普京的发问称:“但我没有带来橄榄枝”。

普京意味深长地回答道:“我觉得也是。”


▲美国国徽 图自俄通社

随后,普京还评论了美国国徽的座右铭,并表示尽管存在分歧,俄美就有关事宜寻求共同点是可能的,也是必要的。博尔顿也表示了赞同。

普京开的这个玩笑其实说出了一个真相——俄美之间的敌对,是全方位的:

双方多次轮番驱逐外交官,要求外交机构和外交人员数量数对等;

彼此指责对方干涉选举,两国媒体彼此“妖魔化”,特工部门互打“间谍战”;

制裁不仅涉及经济,还殃及政府高官和国企高管;

美国官员甚至扬言要动用海军封锁,阻止俄罗斯能源进入国际市场……此类出格言论在美苏争霸高峰期也闻所未闻。

用前几年西方新发明的政治术语来说,俄美两国已进入“混合战争”,军事、特工、经济、金融、外交、舆论、网络,凡是武器库里有的,十八般兵器全用上。

1

俄美互为主要对手

俄美关系没有“最坏”,只有“更坏”。“亲俄”总统特朗普手里的俄美关系即是例证。俄罗斯学者换了个说法:现在的俄美关系比冷战时期更坏!俄罗斯外长拉夫罗夫提出了更精辟的论断:俄美关系处于建交以来的最坏状态!

因为,美国不允许世界上出现能挑战美国霸权地位的强国。从长远看,这样的国家可能是中国;从近期看这样的国家必然是俄罗斯。

在白宫看来,俄罗斯有三大“原罪”:

第一,国土过于辽阔,资源过于丰富,军事过于强大,核武器跟美国势均力敌,而且敢于并善于使用武力。

第二,俄罗斯过于高调,要打破美国主导的世界秩序,挑战美国的霸主地位,要崛起为世界一极。

第三,俄罗斯尽管接受三权分立、总统直选、言论自由等西方民主制,但在美国看来,只有同为盎格鲁-撒克逊民族并信仰基督教新教的美英加澳新五国才是自家人,俄罗斯是极权制度,非我族类,其心必异。

因此,美国新国家安全战略把俄中一同视为战略竞争对手;俄罗斯外交构想和军事学说,都把美国置于外部威胁的首位。

美国对付俄罗斯有三个大招:

第一招是分而治之,梦寐以求要让俄罗斯分裂为“莫斯科公国”(俄罗斯欧洲部分)“西伯利亚共和国”和“远东共和国”。

第二招是“颜色革命”,支持右翼反对派通过街头革命和重新选举,推翻普京政权,扶持亲西方自由派上台,起码也要弱化普京政权,让他“缺乏合法性”。

第三招是“离岸平衡”,支持波兰、波罗的海国家、乌克兰和格鲁吉亚等周边仇俄国家为美国“分忧”,出钱出力牵制和削弱俄罗斯;让北约欧洲盟国增加军费,在遏制俄罗斯方面多担义务。

普京的应对也是三招:

一是增强政权凝聚力,防止国家分裂。

二是加强民主和法治、改善民生、精英本国化,制止“颜色革命”。

三是以“西进”顶“东扩”,支持南奥塞梯和阿布哈兹独立,“收归”克里米亚,支持东乌克兰反基辅政权,让乌克兰、格鲁吉亚、摩尔多瓦等北约东扩对象国形成“领土纠纷”,无法达到加入北约的标准;拉拢土耳其、希腊、匈牙利、斯洛伐克和塞浦路斯等北约和欧盟国家“亲俄”。

2

特朗普还有新招

特朗普将行之有效的老办法在新情况下稍作变通继续用。

他要北约欧洲盟国遏制俄罗斯,勒令它们把军费增加到GDP的2%;扩充快速反应部队防止俄罗斯入侵;保证北约继续东扩,正式邀请马其顿共和国加入,承诺让格鲁吉亚入约,支持乌克兰同北约发展合作。

除此以外,特朗普还有新花招:

1、对普京说好话,对俄国下毒手

对普京和金正恩等非西方国家领导人,特朗普不仅不说难听话,而且还谦恭有礼,好话说尽,言必称“我非常尊敬……”“……帮了我大忙”“我们谈得非常好”,有时甚至到了肉麻的程度——“我爱上金正恩了”……

与此同时,对这些国家狠下毒手。在俄美峰会前夕以“干涉美国大选”为名起诉俄罗斯12名军人,在北约峰会上指责德国购买俄罗斯天然气、与俄罗斯建设“北溪-2”是给俄罗斯送钱;峰会期间派美国军舰进入黑海与乌克兰搞联合军演,直逼克里米亚;以“扩展俄罗斯影响”为由拘捕俄罗斯留学生……

而且,“戏精”特朗普在下毒手时,把责任推给对方:“如果不能跟普京做朋友,就可能成为死敌”……

2、制裁进入法律,直扣命脉

美国把对俄制裁政策上升为法律,并与对伊朗和朝鲜的制裁“捆绑”。

对俄制裁直指军工、金融和能源等软肋,以便挑动精英和民众对普京的不满,为改变俄罗斯政权创造条件。禁止向俄罗斯提供高科技的油气勘探、开采设备,阻滞俄罗斯主要外汇来源能源工业发展。

3、附加“毒丸”条款

对俄罗斯的制裁实现“连坐法”:哪个国家买俄罗斯武器、哪个公司跟被制裁的俄罗斯公司做生意或有进入往来,都会遭到美国连带制裁。

跟美国建立自贸区的国家,如墨西哥和加拿大,一旦跟“非市场经济国家”订立自贸协定,就自动失去自贸区待遇。

4、由泛泛的“颜色革命”到精准干涉选举,动摇政权。

3

俄罗斯见招拆招

1、两步走巩固普京统治

一方面精心物色普京接班人。俄罗斯朝野议论,国家杜马主席沃洛金、图拉州州长久明、总理梅德韦杰夫、上院议长马特维延科和副总理罗戈津等人,都有可能在普京人气届满后竞选总统,保证普京政权的继承性。

一方面让普京长期控制政坛。近来俄罗斯政治学家议论修宪,把现在的咨询机构俄罗斯国务委员会(主席为联邦总统,成员为两院议长、总统驻联邦区全权代表和政府高官)变成实权机构,让普京在任期届满后担任国务委员会主席,主管强力部门,并充当俄罗斯各权力分支的最高仲裁者,继续掌控政坛。

2、经济去美元化

美国通过金融手段惩治敌对国家有先例可循。在伊朗核协议达成之前,美国为了制裁伊朗,曾冻结伊朗1000亿美元的外汇储备。美国曾有智囊建议把俄罗斯排除出国际美元支付系统。俄罗斯采取多种措施防范美元风险:

提高黄金在黄金外汇储备中的比重。俄罗斯自2015年初开始,不断增加黄金外汇储备中黄金的比重。2017年2月,俄罗斯黄金储备同比增加9.3吨,总量达1650吨,创苏联解体以来的纪录。2018年2月18日,俄罗斯中央银行的黄金储备超过1857吨,位居世界第六。

缩小美元在外汇中的比重。美元在俄罗斯外汇储备中的比重从2008年8月8日的46%,降为2017年的43%。

减持美债。2018年3月至5月,俄罗斯持有的美债从961亿美元减少到149亿美元,2018年8月俄罗斯又抛售美债7亿美元。

硬制鼓励本国出口企业用卢布结算。对实施卢布结算的公司,提供优惠税率,简化出口交易的增值税退税程序,2024年前逐步取消出口外汇收入返回国内的规定。

同主要贸易伙伴用本币结算。2018年夏,俄罗斯外贸银行向总统建议,在国际结算中扩大卢布比重,目标是,同中国贸易用人民币结算,同欧盟国家用欧元结算(欧盟国家每年能源进口价值3000亿美元,仅2%的能源来自美国,80%的能源进口却用美元支付),同欧亚经济联盟国家用卢布结算。2018年7月,俄罗斯国际结算中美元、欧元和卢布的比例分别为42.63%、36.74%和0.26%。俄罗斯同欧亚经济联盟国家双边贸易中,卢布结算的比例大于79%。

3、外交“向东转”,加强对华全面战略协作

俄罗斯最近几年开始认真开发远东,加大对印度、日本、韩国等东方国家的外交,对华倚重增强,各领域务实合作进展明显:

对华能源合作上升到战略层面

一是规模大。2016年,俄罗斯成为中国最大进口油源,2017年,俄罗斯对华供油占中国石油进口量的七分之一。

二是着眼长远。东西伯利亚-太平洋石油管道的输送量可能在2021年增加到每年8000万吨,中俄签订了中期合同,对华供油的增长趋势将会继续,天然气合作将长达几十年。

三是门类齐全。油气合作从开采到零售,涉及全产业链。除了油气,能源合作还涉及煤炭、电力、核能和新能源,而且来自俄罗斯的能源无须经过受他国控制的国际海峡,是中国可靠的战略能源来源。

落实“一带一盟”对接,道路互通进展快

俄罗斯是世界上唯一同时兼具“一带”与“一路”双重身份的国家。“一带”向西到欧洲,绕不过俄罗斯。在未来,俄罗斯涉及的北冰洋航道对“海上丝绸之路”的意义越来越大。

2018年,中俄就建设符拉迪沃斯托克-牡丹江高速铁路签署了意向协议,商定年内启动符拉迪沃斯托克-绥芬河-牡丹江-哈尔滨客运列车直通项目,加快建设中俄界河黑龙江上的黑河公路桥和同江铁路桥,预定2019年夏秋通车。

农业合作异军突起

俄罗斯对华农产品出口增长迅速,仅2017年7月1日到2018年5月15日,俄罗斯即向中国出口粮食和粮食制品123.1万吨,是2014年7月1日-2015年6月30日期间出口量的18倍。俄罗斯生产非转基因大豆,2017年对华出口约60万吨,扩大种植面积和出口量的潜力巨大,有望部分取代从美国进口的转基因大豆。

把中国看作开发远东的可借助力量

吸引西方资金开发远东的条件目前不具备,吸引日韩资金的计划迄今为止并不成功。由于投资环境不良,日俄领土问题未解决,韩国部署“萨德”反导系统,在远东560亿美元的投资计划中,日资仅占2%,约10亿美元,韩资仅2.72亿美元。远东开发所需外资的主要来源是中国。中国计划投资300亿美元,占远东外资总额的85%。

军事合作有突破

邀请习近平作为首位外国领导人参观俄罗斯国防部战略指挥中心。首次邀请中国参加俄罗斯四大战略演习之一的“东方”系列演习,首次举行中俄针对传统威胁的军演。提供先进武器不再“留一手”,中国是获得俄罗斯S-400反导系统和苏-35战机的第一个外国。

4、对美国既无奢望也不绝望

在俄罗斯学者看来,美国白宫、议会、两党和政治精英,对于全面遏制中国基本形成共识;但是,对于对付俄罗斯,两党态度不一,白宫跟精英和专家有分歧。

俄罗斯知道,美国对俄政策不会因美国总统更迭或议会两党力量对比变化而急变,但非常看重领导人的作用。普京与特朗普迄今为止仍维持相互好感,俄罗斯对他“亲俄”的希望并未破灭。

5、“以拖待变”

俄罗斯不急于打破对美关系僵局,而是“以拖待变”,坐待美国变局。

其一,美国中期选举后,两党在两院中的力量对比很可能发生不利于共和党的变化,共和党可能失去国会众院甚至参院控制权,特朗普的锐气将大挫,许多政策尤其贸易政策可能被检讨;

其二,特朗普“通俄门”和“艳星门”可能持续发酵,他即使不被弹劾下台,也将陷入法律战,美国将无心无力跟俄罗斯缠斗。

在俄罗斯看来,美国地位不如自己强硬:政界内耗严重,中期选举后民主党地位改善,对特朗普形成掣肘;得罪了众多盟友;主要力量要用于对付中国;外交决策力和行动力将日渐下降。俄罗斯认为主动权在自己手里。

4

俄美关系中期内难好转

俄美矛盾根深蒂固,两国关系短期内不可能好转。

俄美关系恶化非自今日始,而是发端于上世纪90年代中后期。普京2007年慕尼黑讲话预示,关系恶化是必然趋势。普京当时严厉批评了单极世界模式、无正当理由对他国动用武力、北约东移和美国的对外政策。

当前的俄美关系将是中长期内的“新常态”:

1、俄改善俄美关系的内生动力不足

俄罗斯的问题在国内,在于经济和体制,对美关系好坏对解决俄罗斯国内问题影响有限,改善对美关系解决不了俄罗斯发展问题。

2、对俄制裁成为法律,美国中期内无意缓和对俄关系

即使俄罗斯作一些策略上的让步,也于事无补,美国不会做出对应让步,因为华盛顿不愿缓和两国关系,他们对普京、对俄罗斯政权已经彻底失望。

3、特朗普对俄政策矛盾

特朗普出尔反尔,难以预测。“克里米亚属于俄罗斯”“乌克兰是莫斯科近郊”“波罗的海国家是俄罗斯后院”……竞选时的许诺全部落空。他一方面建议两国关系要实现“大转折”,另一方面继续把俄罗斯看作敌手,不仅不会撤销制裁,还可能追加新的制裁。美国一边说在叙利亚问题上可能让步,一边声称“北溪-2”不可容忍。特朗普想利用俄罗斯,但不考虑回报。

4、对俄政策受制于美国国内政治斗争

美国7月9日至15日举行的舆情调查显示,43%的美国人认为俄罗斯不是友邦,25%认为俄罗斯是敌国;27%的人认为,俄罗斯甚于朝鲜、“伊斯兰国”、伊朗和中国,是美国“最大、最直接的现实威胁”。美国政治精英和民意形成反俄共识。对美国政治家来说,“亲俄”是有毒资产,“通俄”是死罪。特朗普不会为对俄友好枉送自己的政治生命。

5、“各怀鬼胎”

俄罗斯希望利用特朗普的软弱地位达成某些战略性协议,但这对特朗普来说是绝对不可能接受的。特朗普的目标正好相反,是通过威胁和制裁,通过“窒息性拥抱”来扼杀俄罗斯,让俄罗斯从“全球大棋局”上消失。特朗普想耍普京,普京不会让他牵着鼻子走,俄罗斯不可能当美国的小伙伴。

6、形势比人强

普京与特朗普两次会晤,达成多项共识:共同反恐,共同维护网络安全,就稳定世界战略态势保持对话,维持削减战略武器条约和中导条约。然而,不仅达成的共识在峰会后没了下文,20日特朗普还表态美国将退出与俄罗斯签订的《中导条约》。

俄美两国外长和防长“2+2”会晤、总参谋长会晤、安全和情报部门负责人会晤等机制,现在全部冻结。国会通过法律禁止美国国防部同俄罗斯军方合作。

俄罗斯驻美国大使安纳托利·安东诺夫认为,俄美近期无法达成妥协,不良趋势只会继续。

拉夫罗夫外长参加联合国大会在纽约逗留5天,美方没有向他提出任何双边会晤的建议。

5

联俄制华”难得逞

美国同时打压中俄,促使中俄相互靠近。美国“有识之士”认为,这是最大的失策。

美国国务卿蓬佩奥9月曾说:“就长期而言,中国是对美国的最大威胁,威胁美国人的收入和美国经济增长。”

特朗普在竞选时就说过,要利用俄罗斯资源,加紧遏制中国。

“联俄制华”是美国和俄罗斯政治家与专家学者议论多年的老话题了。多年前,俄罗斯有些汉学家就支招本国领导人,俄罗斯不要替中国打头阵,应该“韬光养晦”,把中国推到反美第一线。

俄罗斯政治学家透露,基辛格曾想通过放松对俄制裁换取俄罗斯协助美国“平衡”中国,起码是停止向中国提供先进武器,跟中国拉开距离。不过,基辛格否认建议特朗普“联俄制华”。

芝加哥大学政治学教授约翰·米尔斯海默是“联俄制华”方针的喉舌,他曾在瓦尔代年会上呼吁美国联合俄罗斯、日本和印度,遏制中国。

特朗普并不考虑“联俄制华”会给俄罗斯造成什么后果,不考虑俄罗斯珍惜来之不易的俄中战略伙伴关系,更不考虑给俄罗斯多大回报。

对俄罗斯来说,抛弃中国,从战略和策略上来说都是不合理的。从中美经贸摩擦可以看出,既然美国对中国可以背信弃义,今后对俄罗斯也会背信弃义。

当前,在共同面临美国地缘政治挤压、经济制裁和贸易摩擦的形势下,中俄两国战略上背靠背、国际上肩并肩、经贸上手拉手、人文上心连心的态势更显珍贵。

特朗普即使开出天价空头支票,普京也不会上当。

[责编:潘晓慧]
最热图集
最热文章
关注我们
华声论坛微信公众号:vocbbs
【扫一扫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