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全球头条速递 > 正文

吐了一年唾沫 澳大利亚又狠踹我们一脚

2018-08-24 10:17:20  [来源:环球网]

今天的消息:澳大利亚禁止中国华为参与它的5G网络建设。

这是一件性质相当恶劣的事。

相当于澳大利亚在朝中国吐了一年多的唾沫之后,最终向中国踹了一脚,而且踹得很狠。

澳大利亚因此成为第一个禁止华为5G的国家,虽然澳大利亚市场在华为整个海外市场中的份额并不大,但它有可能开了一个极具破坏性的先例。

中国华为在海外披荆斩棘,在激烈的竞争中拼出一片天地,风霜雪雨,都是见惯的。但华为5G非同寻常,5G也不仅是比4G多一个G,它承载着中国人在通信技术及国际标准上弯道超车的梦想。

三个“S”

据说,在全球通信行业标准制定组织3GPP的大会上,来自中国的代表以往只能做三个“S”:

Smile(微笑),Sleep(睡觉),Silence(沉默)。

三个单词,比任何宏篇大论都要简单粗暴地概括了中国在全球通信行业曾是什么位置。

手机通信技术标准发展到今天,经历了4个时代。

在成形于上世纪80年代初的1G蜂窝电话时代,以及成形于上世纪90年代初的2G数字语音传输时代,属于中国自主研发的通信设备、手机基本是一无所有,所有的设备和终端都是国外产品,所有的技术标准全都被国外垄断。

到了3G时代,中国企业开始有所作为,也提出了TD-SCDMA标准,并被通过为国际标准,但中国还是处于追赶的角色,还是比先进国家落后了一大截。

从4G开始,我们另起炉灶,在西方沉浸在发明4G的喜悦中时,与他们几乎同步推出了自己的4G,并成为国际两大移动通信标准之一,跻身标准制定者行列。

但这个成绩的取得更多依托于中国庞大的国内市场,是并排跑而没有带头跑,是国内跑而没有跑出去。

对于毫无疑问将实现革命性跨越、引领通信技术进入下一个时代的5G来说,标准争夺之路已变得远超以往的激烈。

2G有两个标准,3G有3个标准,4G有两个标准,如今全球通信业已达成共识:5G要形成一个统一标准。

中国政府和企业预见到了这一趋势,早早展开深入研究和技术优化。

距今5年以前,2013年5月,中国工业和信息化部、发改委、科技部三大部委集中当时国内移动通信领域顶尖人才,推动成立5G推进组,作为5G推进工作的平台。

工作组首次提出,中国要在5G标准制定中起到引领作用。

2014年5月,推进组在5G需求、技术、频谱、标准及国际合作等方面有效工作,发表了“5G愿景与需求”白皮书,展示了世界闻名的“5G之花”。


其中花瓣代表了5G的六大性能指标,而花瓣顶点代表了相应指标的最大值;绿叶则代表三个效率指标,是实现5G可持续发展的基本保障。

这九大指标,如今已被国际电信联盟接受了8个。

5G之花

但是,从今天看来,这朵即将盛开的5G之花要在人类科技日新月异,人类世界却在走向倒退封闭的今天,面临一个确定性和一个不确定性。

可以确定的是5G对我们今天所生活的这个世界将产生的巨大推动力。

欧盟 METIS项目给5G确定的目标为:将比4G实现数据流量增长1000倍;在传输速率上,典型用户数据速率提升10~100倍,峰值速率可达10Gbit/s左右。

这决不仅仅意味着一部在4G时代需要一分钟下载完成的电影在5G时代只需要1秒钟那么简单。从网络传输速率的定义来看,4G网络已可以达到千兆级比特每秒,不过这个千兆级是在用户信号覆盖良好,又没有其他用户分享网络的前提下,比如独占某个小区的网络资源时才能达到这样的速率。


但在当下科技发展的要求下,这样“苛刻”的条件已然成为束缚想象力的瓶颈。

比如无人驾驶技术目前依赖于车上安装的多种传感器,这不是绝对安全的,特斯拉就曾发生过在使用自动驾驶功能时与拐弯大卡车相撞的事故。如果能在卡车与特斯拉上都安装车联网通信模块,主动发送彼此信息,就能在车载传感器失效的时候也提前预判情况。

但这在4G的条件下是无法实现的,想想你正无人驾驶,突然车没信号了……

进一步地说,通过这一辆辆车上通信模块连接5G网络,城市管理者可以时时掌握信息调整交通,智慧城市将在未来真正得以实现。

除了汽车,手表、手环、家用电器、电表水表、小区物业、医疗器械、农业机械、工厂车间都可以通过接进5G实现信息化、万物互联,虚拟现实跟真实环境实时虚拟交互。

医院病人心脏监测器可以和城市另一边的医院相互连接;你在这个国家球场看的比赛将360度全景展现给你在那个国家的家人;相隔数百甚至上千公里,救援队也能遥控无人机进行救灾等行动。我们每个人的生活,这个社会的组织方式和生产方式将因此发生颠覆性变化。

可以说,5G核心技术决定着互联网未来运用发展的生死命脉。对公司来说,谁能率先掌握,谁就能占有大量市场份额,坐拥接入5G用户产生的庞大数据库,在互联网竞争中取得优势;对国家来说,不仅可主导世界5G技术标准,更会让一国奠定这一产业技术的世界“霸主”地位。

争夺战

在这样的未来面前,没有哪一个有技术雄心的国家不心动,没有哪一个科技强国会把自己的优势拱手让人。

对我们普通人来说,5G网络和手机还没有上架,但对于诸多国家来说,5G时代已经到来。

美国、德国、法国纷纷早早订立了2020年全面推行5G的计划,伦敦和莫斯科打响了争夺世界5G之都的争夺战。一贯在推行新技术上表现激进的韩国,其国土交通部已经为5G无人巴士颁发许可,首尔45辆无人巴士已开始试运营。


韩国无人驾驶巴士(图来自韩联社)

他们大都是以往在通信技术领域叱咤风云的佼佼者,尽管已经领先多年,也并不准备把领先让出去,更不要提把领先让给一个在他们看来一直在旁边三个“S”的国家。

当他们发现猛然发现我们的华为、大唐已经悄无声息地已经进入移动通信领域的第一阵营时,其产生的惊讶、刺痛是巨大的。

美国人惊讶地发现,自2015年以来,中国对5G基础设施的投入比美国多240亿美元,在此期间,中国新建基站35万个,而美国不足3万个。此外,5G通信一种必要设备在中国的成本比美国低。

韩国人惊讶地发现,华为在价格上比竞争对手便宜20%~30%,其技术能力则比竞争对手领先3~6个月,并拥有各种与5G有关的专利。

在前文提到的通信行业协会3GPP中,来自发达国家的代表都已白发苍苍,而来自中国的代表是年轻的“小伙子”、“小姑娘”。

这些老者会轻易退位让贤吗?不会的。

他们不会因为你的科技人员是如何在他们享受度假时,加班加点地干活来得到这样的成绩,就同情、可怜你,这个领先的位置即便他们不要,你也不能轻易拿。

5G不仅仅是一项技术,它背后的经济利益以及对社会管理的颠覆作用让它成为一种政治。在此之前,美国保守派先锋已经在向美国及其盟友发出“必须团结起来遏制中国崛起”的警告中把中国5G列为“罪状”之一。在韩国,反中国5G设备的情绪也在蔓延。

班农(资料图)

可以说,中国能否依靠5G在全球通信领域跻身领先地位,要面临一场大考。

澳大利亚的一脚

可万万没想到,先给中国揣上一脚的,不是美国、日韩,居然是这个没有什么技术名气的澳大利亚。

近年来,为推进在澳大利亚的本地化,减少澳大利亚对自己的防范、抵触,华为可谓用心良苦,现任消费者BG执行副总裁澳大利亚人Colin Giles已在华为任职多年。

华为还早早在澳大利亚分公司设立首个海外董事会,聘请前维州州长约翰·布伦比、前外交部长亚历山大·唐纳以及退役海军少将约翰·劳得三名独立董事,其中约翰还担任董事会主席。

华为创始人任正非还表示,将把澳大利亚分公司所有利润投入到当地的业务发展中。

尽管华为做了如此多的努力,其独立董事反复说明华为是私有企业,不属于任何委员会或任何政府所有。

尽管,同属西方情报“五眼国家”的英国、加拿大和新西兰都接受华为提议,建立网络安全评估中心对公司技术进行评估,其安全官员也访华以便更好地了解公司设备。而华为也提出了在澳大利亚建立类似的中心。

尽管,“仇华”情绪浓重的澳大利亚媒体也作出了澳政府不会做第一个对华为完全说“不”国家的预测。

澳大利亚还是这么干了。

业内人都清楚,澳大利亚以国家安全作为借口,纯属欲加之罪。在4G建设上,澳大利亚与华为有合作。而5G建设,要比4G建设安全得多。澳大利亚和华为的4G合作都没有问题,为什么到了更安全的5G,就不安全了呢?

英国、加拿大、新西兰等国都已设法用自己的国家安全框架来接受华为的技术,为什么澳大利亚就不能呢?

我们看到,澳大利亚发明了一个新的逻辑:

我可以耍流氓,你不行;如果我耍了流氓,那也是因为你不对。

[责编:潘晓慧]
最热图集
最热文章
关注我们
华声论坛微信公众号:vocbbs
【扫一扫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