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全球头条速递 > 正文

中国为什么是“加班大国”

2018-08-20 16:23:05  [来源:网络]

一一天工作8小时,一周5天班,勤劳的中国人远不止这个数。

国家统计局的数据显示,7月份全国企业就业人员周平均工作时间为46小时,比上月增加0.1小时。数据一出,网友就炸了:

这是谁统计的?你站出来我保证不打你。

70小时周末也不休息,这算的还是少的,有时要干到晚上十一二点。

没有周末、法定节假日不休的请点个赞,告诉我不是一个人。

人比人气死人,中国人又开始羡慕歪果仁。来自瑞银集团的调查显示,在每周工作时间最短的国家和地区中,即便是排在第17位的伦敦,也只有33.46小时。相比之下,中国香港以50.12小时,高居每周工作时间最长的国家和地区第一名。

“吃得比猪少,干得比牛多,睡得比狗晚,起得比鸡早”,中国职场人如此调侃自己。2016年夏天,上海彩虹室内合唱团为广大的加班狗,献上了一首《感觉身体被掏空》。

中国人加班有多疯狂?在滴滴发布的《2016年度加班最“狠”公司排行榜》中,京东以23:16的平均下班时间,成为中国最“狠”公司冠军;在高德地图发布的《2016年度中国主要城市交通分析报告》中,华为每日人均加班时间长达3.96小时,成为中国企业“加班王”。

据说日本人对加班的态度与欧美截然相反,几乎每一个人都会主动加班,日本地铁晚上9、10点是最拥挤的时候。不过跟中国人一比,就小巫见大巫了。

有个流传甚广的故事说,一家中国互联网公司招聘了一位日本研发,上班第一天他对部门同事说:“我在日本就是个加班狂,希望大家能跟上我的节奏。”一个月后,他临走时扔下一句话:“你们这样加班,是相当不人道的。”


甚至连休假,中国人也在工作。蚂蜂窝旅行网发布的《中国上班族旅行方式研究报告2017》指出,88%的白领都需要在旅行中处理工作。

为了不让他人知道自己在休假,中国白领将朋友圈分组玩成了趋势。10%的受访者表示要低调休假,绝不会告诉身边的同事。46%的人会表现得相对谨慎,仅将要休假旅行的讯息分享给周围关系亲密的同事。

中国人是典型的有工作没生活。为了关爱上班族,国家卫生计生委推出了“5125”理念,如果太忙,每天给自己留5分钟发个呆吧。

二长时间的劳作,中国企业难免给人以“苛刻”的印象。

小米的投资者启明创投的共同创始人加里·里谢尔说,中国初创公司的职场文化甚至比硅谷还要苛刻。他说,“当你以低成本和速度参与竞争时,就只剩一种文化能够取得成功了,那就是全天候文化”。

除了少数企业从提高劳动生产率来提高竞争力以外,更多的中国企业,是采用增加工作时间来缩短生产周期的方式来提升竞争力。专家表示,“目前中国仍是‘汗水型’经济,靠创新技术获取利润的份额并不大,这种情况下只能靠拼汗水与劳动时间来赚钱。”

长时间的劳作,给职场人的生理、心理都带来了影响。几千年前,亚里士多德就说过:所有挣钱的工作都在吸食和降低你的精力。

2010年,芬兰、英国的研究人员在《欧洲心脏》杂志上,发表了一项长达11年的研究成果:每天加班超过3小时,将导致忧郁、焦虑或失眠,罹患心脏病的几率更高出60%。

过劳死曾被视为日本独有的社会现象,1992年《世界知识》刊出《日本的过劳死》一文。2006年,中国跃升为“过劳死第一大国”,中国人逐渐意识到,原来上班也会死人的。

尤其是中年人,精力不及年轻人,却背负着上有老下有小的压力,干起活来往往更加拼命,也能忍辱负重。

不过,澳大利亚墨尔本大学的一项研究表明,当我们超过40岁,大脑在生理上和心理上就不再适合每周5天朝九晚五的压力与重复,一周超过25小时的工作就可能对智力造成损伤。

长时间的劳作,却不意味着高的工作效率。西班牙人在欧洲国家里平均坐班时间最长——约每周38小时,比荷兰人平均每周多工作8小时,比德国人多3小时。与此同时,西班牙人却排在工作效率的后几名。

由此衍生出一个单词presentismo,意思是上班皮囊化。根据全球最大的人力资源公司德科集团的一项研究显示,56%的西班牙公司存在上班皮囊化现象。

这是因为很多西班牙企业仍然看重坐班时间,而非按工作效力来评价员工绩效,导致员工上班时心不在焉。

三既然这么辛苦,为什么中国人都很能忍呢?

首先,外部环境迫使职场人一起加入到加班的队伍里。工作是收入的来源,除了少数的精英,平庸的大多数是比较害怕丢饭碗的。2015年,富士康生产线某线长的一句话流传开来:“只要有一次不配合加班,我就让你从此以后一个班都没得加。”

有的公司让员工加班,不通过威逼,而通过利诱。下午5点半下班,结果6点半有公司班车;正准备坐班车,结果8点有东来顺的工作餐;吃饱喝足了正要回家,结果10点可以打车报销。不知不觉,已经加班到了深夜。

更何况,连老板都是加班狂,普通人不努力还有未来吗?任正非公司有床垫,马化腾凌晨回邮件,在王健林的日程表里,黑纸白字写着4点就起床……

其次,规定上五休二,实际上得不到保障。一方面,法律规定得太笼统。1995年的《国务院关于职工工作时间的规定》显示,企业如果不能实行周末双休的话,可以根据实际情况灵活安排周休息日, 这就给了企业不执行上五休二的机会。


《劳动法》还有规定:用人单位应当保证劳动者每周至少休息一日。这意味着,如果用人单位让劳动者每周休了一天,其实也是行的。


2013年《国务院关于修改<全国年节及纪念日放假办法>的决定》规定一年全国有11天节假日公休时间,企业单位在节假日得按照规定放假。 但是,特殊原因的可以不放假,给3倍工资就行。

目前,员工休息权主要表现在双休制度、法定节假日制度、带薪休假制度。 就算在全国工作制度最为规范的北京,2016年三类休假制度都能享受的人也只有34.2%。

前不久,社科院发布了一份《休闲绿皮书:2017~2018年中国休闲发展报告》,建议到2030年要在全国范围内实行上四休三的制度。结果遭到网友的集体吐槽:“专家总是飘在天上,不食人间烟火。”

另一方面,司法也难保障员工的休息权,要想争取到合法权益还挺费心思的。 《中国劳动力动态调查》报告指出,中国接近一半的劳动者在加班中没有得到任何补偿。

没有加班费虽说可以维权,但是很难,因为需要劳动者自我举证,《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劳动争议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三)》第9条规定:“劳动者主张加班费的,应当就加班事实的存在承担举证责任”。

计算加班工资的一个前提,就是“加班的事实”是法律意义上的加班,而法律意义上的加班是公司安排的加班,员工自愿加班不属于法律意义上加班,不会得到法律的支持和保护。

在中国,“过劳死”既不是法律概念,也没有确切的医学定义。在医学上,很难证明“过劳死”与工作之间存在因果关系。而在中国的法律框架内,没有“过劳死”一说,算不上“工伤”,也就没有相应的赔偿。

再者,中国人在房价、教育、医疗、养老的重重压力下,只得忙忙忙。2016年,《小康》杂志社联合清华大学媒介调查室对“2016中国休闲小康指数”做过一次调查,调查发现影响中国人休闲满意度的最主要因素是“忙,没心思休闲”,而忙的原因除了工作还是工作。

有学者发现,我国年入50万的中产,在全世界任何国家都是高收入家庭。美国人口普查局的数据显示,2016年美国家庭年收入中位数为59039美元,折合人民币才39.2万元。

按理说中国的中产应该活得轻松才对,然而学者在国外拜访时发现,中国的中产比国外的普通白领还要累的多,人家五六点下了班,就开始休闲了。

而大多数的中国上班族,摸摸你们的钱包,一年能挣到50万么?

[责编:潘晓慧]
最热图集
最热文章
关注我们
华声论坛微信公众号:vocbbs
【扫一扫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