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全球头条速递 > 正文

从高存款到高负债,中国人都经历了什么?

2018-08-10 17:26:28  [来源:腾讯网]

近日,一篇题为《中国年轻人借钱消费引发债务担忧》的文章引发了争论。文章提出,一旦消费者大规模违约,有可能诱发金融危机。而社交网络上的年轻人纷纷表示,这个锅我不背。在过去20年,人们对负债早已不再陌生,从贷款买房、买车,到贷款上学和日常消费,债务早已渗透到中国人的方方面面。尤其是在近几年,中国居民的负债率屡创新高,究竟是什么原因,让中国人尤其是年轻人敢大胆的背上贷款呢?

中国人背负的债务越来越重

在很多人传统的印象中,中国人是非常爱存钱的。甚至很多经济学者也说:“中国的储蓄率太高了,恨不得都高达50%以上了。老百姓手里有太多钱趴在银行账上不动,导致中国消费不振……”

但实际上,这个印象并不准确。2018年3月24日,中国工商银行董事长易会满在演讲中提到,从2010年到2017年,居民储蓄占家庭可支配收入的占比从25.4%下降了近一半至12.7%。也就是说,中国人赚100元,只会存下来12.7元。

而且,储蓄的分布还严重不均。据西南财经大学和中国家庭金融调查与研究中心发布的报告:55%的家庭没有或几乎没有储蓄,而收入最高的10%的家庭储蓄率为60.6%,储蓄金额占当年总储蓄的74.9%。很多“零储蓄”的人“被平均了”。

所以,说中国是一个居民高储蓄率的国家并不准确,很多人不是不想存,而是没钱存。

在中国人存钱越存越少的同时,背负的债务却越来越高。

按照居民负债占据GDP的比重,1996年中国居民杠杆率只有3%,2008年也仅为18%,但是自2008年以来居民杠杆率开始呈现迅速增长态势,短短六年间翻了一倍,达到36.4%。到了2017年二季度居民杠杆率已经高达47.4%,较之2008年激增了近30个百分点。

47.4%的居民杠杆率虽然低于发达经济体的平均水平76.1%,但是这一数字已显著高于新兴经济体平均39.8%的水平。美国居民部门债务率从20%提升到50%以上,用了接近40年时间,而中国只用了不到10年,中国居民部门杠杆率飙升速度之快可见一斑。

由于中国居民收入占GDP比重偏低,所以家庭债务/GDP的测算杠杆率方式,会低估中国家庭部门债务问题的严重性。居民收入才是衡量居民偿债能力的核心指标,因此以家庭债务/家庭可支配收入测算更为准确。

而按照居民债务占可支配收入的比重进行统计,情况更为严峻。上海财经大学报告指出,家庭债务/家庭可支配收入在2017年末就已达到107%。


房贷是中国家庭债务中的大头

是什么让中国人背上的沉重的债务?最近引发争议的报道将焦点对准了年轻人的“超前消费”,认为不理性的消费习惯使得年轻人的债务越来越沉重。

这当然是原因之一。近几年消费主义的兴起以及年轻人对“信用超前消费”的普遍接受,确实会产生因为不理性消费而导致债务缠身的问题。然而,真正让中国人债务高企的原因是房贷。

尤其是2016年-2017年这一轮房贷上涨,一方面源于部分家庭加杠杆购房的投机性行为,另一方面源于一些年轻家庭在“再不买就买不起”担忧下提前集中入市。大量投机性行为,加上年轻家庭因为提前购房不得不增加借贷规模的做法,导致中国居民部门债务规模迅猛扩张。

而在2018年4月,汇丰银行的一份报告称,中国“千禧一代”(即80后、90后)住房拥有率达到70%,同时有4成青年买房靠父母。买房年轻人越来越多,但大部分还得依靠父母的存款提供首付,同时自己每月还要负担贷款。这势必会减少老一辈的存款,并导致年轻人杠杆率升高、存款难度增加。

《中国家庭金融报告》的数据也显示,在住房抵押贷款参与率这项统计中,30岁以下的年轻家庭的负债参与率与30岁-44岁中年人群的负债参与率接近,远高于其他年龄群体。

这些数据都反映出,年轻人群确实已经成为负债一族的主要成员,但造成负债的主要原因并非“不理性消费”,而是现实的住房压力。

《中国年轻人借钱消费引发债务担忧》这篇报道中引用了中资投行中金公司(CICC)的数据,数据显示去年中国消费贷款——用于购车、度假、家庭装修和购买昂贵的家居用品——的未偿余额增长了近40%,达6.8万亿元人民币。

熟悉2016年-2017年楼市的人都知道,很多消费贷并没有真实投向消费领域。换句话来讲,多出来的短期消费贷,实际上是巧立名目变成了首付贷。

据《全国居民短期消费贷款流入楼市现象研究》报告显示,按照社会零售额同比走势估算,2017年3月至9月,新增异常短期消费贷款金额约3700亿元,估计其中至少有3000亿流向楼市,而同期新增短期消费贷款总额为10000亿左右。

不动产财富增值的背后,是中国居民负债率的大幅上升,中国人享受了财富盛宴,也背负了最终的债务。

当年轻人背上过高的债务,会发生什么?

话说回来,居民部门适度加杠杆,可以刺激内需并推动经济增长,同时还能缓冲宏观经济去杠杆的压力和风险,这一点是众所周知的。然而,过度加杠杆也会对经济增长起到反作用。

IMF(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在《全球金融稳定报告》中指出,如果一个国家的家庭债务占GDP的比重低于10%,债务增加可能会对经济增长起到积极作用,当家庭信贷超过GDP的30%,债务的增加就会开始损害一个国家的宏观经济增长。

而对于年轻人来说,背负高杠杆意味着什么?

首先是生活的风险会增加。《财经》杂志就指出:“那些在2015年后被迫以各种形式举债购房的年轻人,很可能是中国社会中杠杆率最高的群体。在高负债的时代,他们的财富最危险。一旦他们资不抵债、断供停贷,则会造成更大的系统性风险。”

其次就是会让年轻人有钱也不敢花,即使收入再高,在巨额的杠杆面前也只是九牛一毛。近10年前的电视剧《蜗居》,郭海萍的一段台词可以说很真实的说出了这个群体的生存状态:

“每天一睁开眼,就有一串数字蹦出脑海:房贷六千,吃穿用度两千五,冉冉上幼儿园一千五,人情往来六百,交通费五百八,物业管理费三四百,手机电话费两百五,还有煤气水电费两百。也就是说,从我苏醒的第一个呼吸起,我每天要至少进账四百,至少……这就是我活在这个城市的成本。这些数字逼得我一天都不敢懈怠,根本来不及细想未来十年。”

而所谓的“消费升级”更是空中楼阁。苏宁金融研究院的一篇报告就提出,老百姓收入水平不断提高是铁一般的事实,消费结构与消费水平的进化也是毋庸置疑,然而,消费升级的热风可能只是吹到了一小部分人,大多数人还没有张开双臂拥抱消费升级的实力。

中国消费者信心指数,在2018年6月环比下跌3.82%,是2016年3月份以来的最大跌幅,也说明越来越多的人看紧钱袋子,不敢再多花钱。与此同时,拼多多的快速崛起,方便面、榨菜等廉价食品的销售火爆,也都因为有越来越多的人在“负债前行”。

从宏观角度来看,近年来中国居民杠杆率快速上升,且集中在房地产领域,难免会引发人们对次贷危机与房地产泡沫的担忧。特别是自2016年底以来,由于规模和占比控制,按揭贷款受限,居民被迫借道高成本、短期化、风险大的消费贷款,甚至互联网金融、非银行金融机构“过桥贷款”等等,过度加杠杆进入楼市,从而让本处于安全区的居民杠杆率,开始显现出结构性的风险。

量入为出,并不是过时的生活方式

过去20年,主流的观点一直在鼓励超前消费、借贷消费。

最为著名的就是于美国老太太和中国老太太买房的段子。美国老太太贷款买房,临死之前还清了贷款,一辈子住在好的房子里,享受了人生;但中国老太太临死才攒够了买房的钱,来不及享受就去世了。

不过需要注意的是,住房是刚需,房价又那么高,不贷款是不可能的。而在杠杆率如此之高的背景下,在其它消费方面,中国年轻人可能确实需要考虑更加理性的消费以及量入为出的生活。

敢于花钱的一个重要原因在于对未来的乐观预期。新华社2017年对全国44个城镇约1万名消费者展开的调查显示,约八成的受访者认为未来五年内,家庭收入将出现明显增长。

不过,随着经济不确定性的增强,收入增速放缓甚至停滞也并非不可能。比如中国台湾地区就存在“22K现象”,说的是22000新台币成为企业向职场新鲜人开出的行情价,起薪一直“起”不来了。“22K”也成了年轻人低薪的代名词。

就算是人到中年,也可能遭遇裁员、失业等危机。这两年在一些论坛中,引发“中产焦虑”最直接的事件就是,人到中年被裁员,又上了高杠杆买房。

所以,为未来多做储蓄并非坏事。尤其是社会福利和保障并没有那么完善,子女的教育、父母的健康、未来的养老,这些都是需要用真金白银做支撑的。

就连一向超前消费的西方人也在反思。一次次因过度超前消费而来的经济危机与泡沫崩溃,令他们的消费观日趋保守。在一项针对美国年轻人的调查中,60%的受访者没有单件价格超过2000美元的产品,超过一半的人在电子产品上的花费没有超过500美元。哪怕是在美国消费信贷中体量最大的学生信贷,主要方向也是协助完成学业,而不是物质消费。

控制杠杆、合理规划是中国年轻人必须要补上的一课。

[责编:潘晓慧]
最热图集
最热文章
关注我们
@华声大视界
华声大视界微信公众号:dsj_voc
【扫一扫二维码】
大视界,用平民视角展现世界的另一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