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深度文章 > 正文

别看在外凶,特朗普在家也很憋屈

2018-07-31 15:23:21  [来源:海外网]

别看特朗普对外咄咄逼人,回到家也挺憋屈的。

16日的“普特会”,谈了朝核问题、叙利亚局势、贸易投资、军控,包括中国问题。但是,美国全国上下的关注点,还是在抓特朗普“通俄”的蛛丝马迹。在同普京共同会见记者的重要场合,特朗普居然和普京一起否认了俄罗斯干涉2016年的美国大选,引起两党的激烈批评。虽然特朗普事后一个劲地辩解是“口误”,但美国舆论依然不依不饶。

在中期选举的重要关口,特朗普的政敌们不会放过任何一次攻击的机会。

中期选举临近,美国政坛暗流涌动、波谲云诡。面对着两党和网络上的“一千种批评方式”,特朗普近来的确压力山大。

指责

让我们先回顾下那次“口误”。

在那场记者会上,被问及俄罗斯干预大选调查事件时,特朗普首先表示负责此事的特别检察官穆勒的调查非常“荒谬”,是一场离间美俄两国关系的“政治迫害”。他质疑情报官员们做出的判断:“我的人跟我说是俄罗斯做的,我问过普京总统了,他说不是俄罗斯”,“我这样说吧,我看不到任何俄罗斯为此负责的理由,普京总统今天非常坚决有力地否认了。”

这可炸了锅。

这是一次鲜见的美国人民大团结——跨越了政治光谱,模糊了族群边界,民主党、共和党,自由派、保守派,特朗普反对者、特朗普亲信……人们联合起来,建立了临时统一战线,站在了总统的对立面——特朗普以一人之力让多元的美利坚合众国“黏合”在了一起。

惯常的特朗普反对者暂且按下不表,就连许多算得上的特朗普“自己人”,也站出来批评他。

与特朗普有过合作的共和党籍众议院议长保罗·瑞恩出来提醒总统先生:“俄罗斯不是我们的盟友,他们确实干涉了大选”;对特朗普友善的保守派媒体Fox News,其旗下记者也忍不住形容这次新闻发布会为“超现实主义的”。甚至连特朗普的知己、前议长金里奇也要求特朗普马上纠正自己的错误,对他的言论作出澄清。

可能这就是“塑料兄弟草”吧。


节选共和党议员对特朗普的批评

英文不好的可以跳过

麻烦

据不完全统计,此次针对特朗普的声讨中,除了民主党议员,参议院的共和党籍议员里有11人点名斥责特朗普,16人不点名批评,只有1人对他表示了支持。

而这也不是特朗普最近遭到的第一次两党联合(bipartisan)施压。

美国时间上周五,司法部副部长罗斯斯坦宣布了对12名俄罗斯情报官员的指控,表示有证据证明他们与2016年选举期间民主党全国委员会和希拉里团队服务器被入侵事件有关。据此,一些共和党议员和民主党议员站出来要求特朗普向普京追责,否则就该取消“普特会”。

在此之前,两党议员们在6月初提出了一项立法,要求国会对关税授权,旨在限制国会在1962年的《贸易扩张法》中第232条赋予白宫有关改变进口关税的权力。此前,特朗普就是根据《贸易扩张法》就有关外国贸易行为是否威胁美国国家安全,对进口钢铝进行调查。

两党议员们希望出台这项立法的目的,就是怕特朗普伤害到与盟国的关系,且易招致他国的反击。值得注意的是,在12位提出这项立法的议员中,有8人是共和党议员。

不仅如此,今年5月,特朗普宣布要退出伊朗核协定之后,包括众议院军事委员会主席麦克·索恩贝里在内的多名共和党议员提出反对意见,认为美国应该继续留在伊核协定里。有趣的是,索恩贝里本人其实一直不认可伊核协议,早在2015年奥巴马签署伊核协定时他便强烈指责。

但是,这次特朗普宣布退出该协定,竟然也招致了索恩贝里的反对。在他看来,现在并不是美国退出伊核协定的时候,特朗普对下一步伊核问题该何去何从并没有清晰的判断。

除此之外,近段时间特朗普多次受到来自国会政治精英们的阻力。

特朗普在政治集会和自己的推特账号上,多次呼吁国会通过一个大型国家出资的基础设施建设法案,国会对此的回应就是“装聋作哑”。

特朗普还希望参议院的共和党议员们可以废除现行的60票表决方案,从而可以绕过民主党以简单多数(51票)的方式来通过他提出的法案。然而,他再一次碰了壁。

多数党领袖麦康奈尔主持的共和党会议认为,如果废除了这个60票表决法,有朝一日当共和党成为少数党的时候,他们就是自己挖坑自己跳了。

那么问题来了,一度与特朗普握手言和、“表面笑嘻嘻”的共和党,为什么又开始大张旗鼓地与他作对了呢?

中期选举

症结就在即将于11月举行的美国中期选举。

本次选举,参议院100席中的35个席位、众议院的全部435个席位,以及39个州和领地的执政官要重新洗牌。而本次选举的重中之重,就是目前掌握在共和党手中的参议院控制权。

参议院改选的35席中的26席目前属于民主党和无党派人士,与之相对应的是,共和党只有9个席位需要防守。当前参议院的民主党和共和党议员人数分别为49和51,这意味着民主党若想要重新掌控参议院,则必须在成功守住自己那26席的情况下,再从共和党手里拿到2席。

看起来似乎民主党翻盘的难度更大些,但共和党并非高枕无忧。

从民调上来看,共和党手中的9席里,刚好有内华达州和亚利桑那州这2席处于摇摆不定的立场上。更让共和党糟心的是,根据中期选举预测“神器”generic ballot民调显示,更多的选民更愿意投票给民主党,而不是有特朗普在、“近墨者黑”的共和党。

蓝-红:民主党-共和党,颜色越浅越不稳定,黄色为摇摆选区

根据皮尤(Pew)研究中心的调查,相较于以往的中期选举,60%的选民认为这次的选举实际上是一次支持或反对特朗普的投票。皮尤进一步给出了早期投票意向,其中48%的注册选民支持民主党,而获得43%选民支持的共和党暂居下风。

事实上,不少共和党议员不再掩饰他们的担忧。参加此次中期选举的犹他州籍参议员奥林·哈奇回到选区接受采访时表示,自己并不认同特朗普对北约盟友的指控。特朗普对于盟友、贸易以及俄罗斯干预大选的表态和政策,已经让很多共和党议员倍感拖累。


目前,种种阻碍已经让一向天不怕地不怕的特朗普也不淡定了。前几日在谈及与加拿大、墨西哥重新签订北美自由贸易协定(NAFTA)时,特朗普表示预计新的方案会推迟到中期选举之后出现。而在“普特会”新闻发布会的所谓“口误”,也让特朗普非常紧张。一回国,他就于17日在办公室会见律师,拿出一份事先准备好的声明面对记者的镜头开始宣读。

这就是美国政治,一切都被选票驱动和奴役——曾经特朗普与共和党建制派联合,是为了兑现选前承诺以赢得进一步的支持;现在共和党与特朗普分道扬镳,也是为了争取选民的支持从而赢得选举。

汉密尔顿在《联邦党人文集》第15篇中提出的警告言犹在耳,党争情绪(a spirit of faction)会将集体拖入到失当的局面中,政治派别(faction)只会从各自的利益出发,而置公共利益于不顾。如今的美国,不知是否还能想起其先贤的教诲,又是否能够摆脱党争与分裂的泥沼?

对于特朗普来说,这样的斗争注定会伴随他到任期终了。至于还有没有下个任期,你们猜?

[责编:潘晓慧]
最热图集
最热文章
关注我们
@华声大视界
华声大视界微信公众号:dsj_voc
【扫一扫二维码】
大视界,用平民视角展现世界的另一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