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深度文章 > 正文

现在“艺术”的门槛这么低了?

2018-07-19 10:18:56  [来源:环球网]

继“射墨”之后,又一种神奇的“书法”在网上走红——“盲写”。

近日,多段“盲写书法”视频流传网络,不少网友认为这是“胡闹”“糟践文化”“浪费宣纸”。据北京时间视频17日报道,书写者四川美术学院教授张强称自己是在放弃控制,追寻纯粹的书写,网友的质疑缘于他们不懂艺术。

网上流传其中一段视频,一位女性移动宣纸,书写者则坐在地上避免直视进行书写。

一张纸写完,他往纸上盖了个印,就算大功告成。整个过程中,围观的群众不时发出“哇”的赞叹声。

另一段视频中,书写者直接拿着笔往人身上写了。

只见两位女性身着白绢站立,书写者将头一偏,手上的大笔开始飞舞。


直到把笔捅到了白绢之外,他才回过头看一眼;


然后接着将眼睛瞥开,头也不回地糊了持绢女子一身……


网友看完表示,这操作比“射书”更牛了。












你别说,这人跟拿着注射器呲墨的那位邵岩,还真的是朋友。


据了解,“盲书”的书写者是四川美术学院教授张强,他表示自己和邵岩是朋友,还专门给对方写了一篇文章来阐述“射墨”的学术性。

张强教授在2013年时曾获得省部级专家“两江学者”终身荣誉。


与好友邵岩不同,张强教授没有改变书写工具,仍是使用毛笔,他在书写方式上下了功夫:不看,且要女性帮助。

张强的《踪迹学报告》系列作品与不同种族、国籍、身份、职业的女性合作,女性控制纸面和创作过程,他则持毛笔被动书写汉字。


任你凤舞九天,我是不会看的,只管糊你一身就对了。


2018年5月,张强教授的《踪迹学报告》之挪移性互动书写还亮相了伦敦泰特现代美术艺术馆,他表示,这是中国本土艺术第一次进入世界上最牛的展览场所。


2018年7月16日,张强接受北京时间采访时解释了自己这么书写的原因:这是在放弃控制性,追求纯粹的书写。

张强表示,我们书写的时候都会用眼睛注视,但眼睛本身就是一种权力和意志的体现。

张强说:“我在和女性合作的时候,她在移动纸,我书写的时候不看,但写的还是汉字,也就是说这个作品本身由传统单一的个人化的表现,变成了一个开放的系统,成了两个人真正的合作。”


网友表示,您这不是放弃控制,是放弃治疗吧……

但张强说了,他的“盲书”是很有深意的:要让书法变“活”。

“西方人从书法里面发展出的世界性的艺术,我们惯常理解的书法就是写字,变成非物质文化遗产了,它就成了一个‘死’的东西了。书法怎么能够变‘活’,我们这个时代的书法应该是个什么样子,就有各种可能性,艺术本身就是个另类的东西,我们为什么不可以重新造一种方式呢?”

[责编:潘晓慧]
最热图集
最热文章
关注我们
@华声大视界
华声大视界微信公众号:dsj_voc
【扫一扫二维码】
大视界,用平民视角展现世界的另一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