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深度文章 > 正文

菲律宾市长接连遇害 市长成了高危职业

2018-07-06 09:33:12  [来源:新京报]

48小时之内,菲律宾2位市长接连遇害。

本周一上午,菲律宾塔纳武安市市长安东尼奥·哈里里在市政府举行升旗仪式时,被隐藏在附近的狙击手直接击中胸部身亡。

次日下午,新怡诗夏省一市长费迪南德·波特刚乘车离开政府大楼,就遭遇一名骑摩托车的枪手近距离多次射击后身亡。

据菲律宾当地新闻网站Rappler报道称,通过大楼监控,警察局已经锁定了3个波特市长遇害案的嫌疑人。

总统发言人Harry Roque表示,政府向所有人保证,会为每一起谋杀案负责,会尽最大努力破解最新的这几起暴力犯罪。


事实上,自菲律宾总统杜特尔特开始“反毒战”之后,已经有12名地方官员被杀害。

杜特尔特政府反对派一位议员称,这两起谋杀是总统杜特尔特“暴力文化”的体现,菲律宾是“亚洲谋杀之都”。

这两位市长是如何成为凶手的目标的呢?

反毒战中的“耻辱游行”

周一遇害的市长,72岁的哈里里是总统杜特尔特的拥趸之一,被称为“八打雁省的杜特尔特”。但他一直以来颇具争议,一方面,他实施“贩毒零容忍”政策,另一方面,自己却被搅进毒品贸易中。

2014年,哈里里开始实施他的“贩毒零容忍”政策,他组建了一个70人的“反毒扫黑”团队,政府官员们身穿黑衣在街上巡视,有些甚至佩戴了枪支。

2016年5月,为响应杜特尔特的“反毒战”,哈里里让一群毒贩戴上写有“我是一个毒贩,别学我”字样的硬纸板,当街游行受辱,引发国内外人权组织巨大争议。

事实上,在杜特尔特上台前,哈里里就开始了他的“耻辱游行”政策,还因此声名大噪。

在他的第一任期内,他开展了8至9次“耻辱游行”,包括强奸犯、盗贼以及毒贩。

据CNN报道称,这次“耻辱游行”也被认为是哈里里被暗杀的一大因素。

而在坚决“反毒”的同时,哈里里也被指与毒品贸易有关,但是他本人极力否认。

虽然极具争议,哈里里却颇受市民爱戴。许多市民称他是一个“伟大的市长”,现在,“不仅失去了一个市长,更是失去了一位大家长”。

据纽约时报报道,“反毒战”开始后有5位市长遇害,其中3位都与毒品交易有关。

尽管目前波特市长还未发现与“反毒战”或毒品交易有关联,但一位参议员称,波特市长的死亡恰恰证明了菲律宾“法律和秩序的崩塌”。

调查组认为,凶手可能有3个动机,其中一个可能与波特市长负责的政府项目有关。

菲律宾副总统Leni Robredo周三表示,政府尤其是警察局要强化搜查,同时所有菲律宾人要联合起来对抗这种“暴力杀戮文化”。

“暴力杀戮”

自杜特尔特开启“反毒战”后,菲律宾陷入了血雨腥风之中,暴力杀戮随处可见。

一方面,遇害的主要是政府官员。

目前除了12位地方官员遇害,近几个月,更有3名牧师被害,以致许多牧师都申请持枪。

福克斯新闻报道称,至少有3名被指控参与毒品交易的市长在与警方的冲突中丧生。

另一方面,在“反毒战”中丧生的毒贩人数也越来越惊人。

菲律宾官方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4月30日,约有4200名与贩毒相关的人在“反毒战”中丧生。

而一些人权组织公布的数据更惊人,截至1月底,就有12000人丧生。许多杀人事件,包括维持治安的杀人事件,都是非法的。

杜特尔特上台不过刚2年,惊人的死亡数据引发了国际人权组织的警觉,他们称杜特尔特的“反毒战”为“过度杀戮”。

2018年2月,海牙国际刑事法院宣布,将对菲律宾“反毒战”相关的杀戮行为进行初步调查。一位检察官更是称,杜特尔特及其政府高层犯了“反人类罪”。

而杜特尔特则以“退出国际刑事法院”予以回击。

“枪支泛滥”

枪被认为是菲律宾暴力行为的元凶之一。而菲律宾的枪支管控一直不甚严格,一些行业甚至允许持枪上岗。

2014年1月,菲律宾通过法律,允许医生、牧师、记者和会计师等职业在工作时持枪。这些行业的人们必须通过药物和心理测试,同时没有任何犯罪记录,才能获得特殊强制许可证。

据枪支政策网站(gunpolicy.org)2017年数据,菲律宾平民持枪数为3776000支(包括合法持有和非法持有),这意味着每100人中就有3.62人拥枪。

如果想改变菲律宾的“暴力杀戮文化”,解决“枪支泛滥”问题是当务之急。

菲律宾前国家警察局局长潘菲罗·拉克森称,在光天化日之下,当着公众的面杀害牧师、检察官、前任和在任官员,需要立即考虑更加严格的枪支管控策略,以防范此类枪杀的无限蔓延。

文/谢莲

[责编:潘晓慧]
最热图集
最热文章
关注我们
@华声大视界
华声大视界微信公众号:dsj_voc
【扫一扫二维码】
大视界,用平民视角展现世界的另一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