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深度文章 > 正文

伊拉克坦克兵为何“弃美投俄”

2018-06-26 16:42:09  [来源:青年参考]

伊拉克装甲部队部分放弃美制军火,转而采购俄罗斯坦克,表面上是伊国内政治格局变化所致,实则事关美俄两国在中东地区影响力的消长。

在莫斯科援助下,伊拉克的一支装甲部队最近将美制坦克换成了俄罗斯坦克。显而易见,此举不仅对美国军火商造成了打击,也向华盛顿的中东政策制定者传递出警告。

武器性能并非决定性因素

6月初,伊拉克国防部通过官方网站公布了伊军第9师第35旅换装俄制坦克的消息。英国“简氏360”网站称,伊军接收了39辆T-90坦克,该部此前装备的美制M1坦克被移交给友邻部队。此前,俄罗斯专家已就坦克操作对第35旅官兵进行了培训。

美国“防务博客”网站指出,2016年,伊拉克政府与俄罗斯乌拉尔车辆制造公司签订了采购总共73辆T-90坦克的合同,规定从2018年2月开始交付这批战车。

伊军引进的T-90属于该系列坦克最新型号,装备125毫米主炮,配备了更强大的发动机,最高时速达到64公里,续航能力约547公里。

这款坦克具有复合装甲,还可加装多层爆炸反应装甲套件,用于防御反坦克导弹和火箭推进榴弹(RPG)的攻击。坦克后部的发动机舱也增设了百叶窗式装甲。另有一套车载激光探测系统用来预知可能到来的攻击,提醒乘员及时规避或释放烟幕。

相比伊拉克军队在2003年以前大量装备的俄制T-72,新型坦克的生存能力显著提高,火控系统、夜视光学设备和通信设备也得到了改进。值得注意的是,在萨达姆·侯赛因当权时,伊军装甲部队在1991年海湾战争和2003年伊拉克战争中的表现都很糟。

美国“The Drive”网站分析认为,T-90能否摆脱前辈的恶评尚属未知,但这种48吨级的坦克和70吨的美制M1坦克并不在同一量级。因此,伊军此次“弃美投俄”,似乎不仅是由于更大、更复杂的M1坦克使用成本高昂,还可能是出于政治方面的考量。

美制军火在伊拉克“失控”

2003年伊拉克政权更迭后,大量美制军火被输入这个国家,成为美伊友好关系的象征。然而,随着伊拉克国内政局变迁,这些先进的美制武器开始成为麻烦制造者。

从2015年开始就开始有传言称,包括M1坦克在内,美国提供给伊拉克政府军的车辆和设备落入什叶派伊拉克民兵手中。这些什叶派团体得到了伊朗的支持,并以伊拉克“全民动员组织”(PMU,又称“人民动员力量”)的名义在官方默许下活动。2016年,PMU正式成为伊拉克武装力量的组成部分。2017年,装备美制坦克的什叶派民兵参与了对库尔德自治地区的进攻,这显然是美国不愿意看到的。

2018年2月,美国国防部承认,伊拉克民兵至少获得了9辆M1坦克。据美国“每日野兽”网站报道,其中一些坦克在战略要地基尔库克的战斗中被库尔德人打瘫。

“我们已发现有源于美国的装备……落入什叶派组织手中”。当时,美国五角大楼发言人向《军事时报》表示,“我们必须向伊拉克政府强调,他们有义务保证美制装备处于指定用户控制下。”这位发言人还强调,美国不支持与伊朗有关的团体。

今年5月,五角大楼向美国国会提交报告称,所有M1坦克都已回到伊拉克国防部监护下。报告解释说,美国军方开始要求伊方对坦克及其行踪做定期报告,并对这些装备的维护和其他后勤支持施加更多限制,以确保此类重型装备不会再被民兵组织“偷用”。

莫斯科借机打开突破口

了解了这些背景,人们就不难理解,通过将美制坦克“请出”第9师第35旅这样的部队,伊拉克政府可以确保其武装力量在不受美国干涉的情况下执行任务。

这对即将组建的伊拉克联合政府来说十分重要。据路透社报道,今年5月的大选尘埃落定后,新一届伊拉克联合政府几乎肯定会由穆克塔达·萨德尔为首的政治集团领导。萨德尔是长期活跃在伊拉克政坛的什叶派人物,曾领导民兵组织反对美国对伊拉克的占领。他与伊朗关系微妙,同时积极在国际上寻找更多盟友,包括与沙特国王萨勒曼会晤。

此前,伊拉克总理阿巴迪就与德黑兰保持着密切联系,并不断表示愿意寻求美国及西方盟友以外的伙伴。正是阿巴迪政府与俄罗斯签署了T-90坦克的订货合同。

阿巴迪执政时期,伊拉克还从俄罗斯购买了米-28武装直升机、苏-25攻击机、“铠甲-S” 短程防空系统,据说还有意引进广受欢迎的S-400远程地对空导弹。“The Drive”指出,如果克里姆林宫继续表现得比美国更愿意出售更多先进武器且不设重大限制,那么不管谁在巴格达组建下一届政府,伊俄之间的军火交易都会有增无减。众所周知,跨国军购是国家间互信的表征。藉此,俄罗斯不仅能换取更多外汇,还能削弱美国在中东的影响力。

近两年,以叙利亚战争为突破口,俄罗斯在中东的存在感不断增强,中东成为莫斯科继东欧之后最关注的战略方向。2017年,在巴格达当局和库尔德自治政府爆发的武装冲突中,俄罗斯与伊朗和土耳其联手,站在巴格达当局一边。2018年4月,来自伊拉克和俄罗斯的官员同伊朗和叙利亚的代表在巴格达会面,讨论地区反恐形势。

随着时间推移,如果来自“伊斯兰国”的威胁持续消退,伊拉克的各个政治派别或将更倾向于“自行其是”。如此一来,这些派别可能发现自身与美国的利益越来越不一致,并进一步扩大彼此的分歧,从而为俄罗斯或伊朗填补权力空白创造更多机会。

美国因为伊拉克的一笔军购而质疑后者的“忠诚度”为时尚早。不过,最新的俄制T-90坦克今后将如何使用及被用于何处,无疑将扮演关键的风向标。

[责编:潘晓慧]
最热图集
最热文章
关注我们
@华声大视界
华声大视界微信公众号:dsj_voc
【扫一扫二维码】
大视界,用平民视角展现世界的另一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