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深度文章 > 正文

女司机来了,这个国家举国欢庆!

2018-06-26 16:02:06  [来源:瞭望智库]

2018年6月24日,必定是一个将写进沙特国家历史的日子。

就在这一天,沙特政府正式允许该国国内女性驾车上路,摘下了“全球唯一禁止女性驾车国家”的不光彩标签。

1

女性禁驾令解除,革命性的改变

正如国内外多家媒体所报道的那样,当地时间24日零点钟声刚刚敲响,就有一些按捺不住激动心情的沙特女性发动汽车引擎驶上了利雅得、吉达、达曼等主要城市的街道。

迎接这些“新司机”们的不再是以往神情骇人的宗教警察,而是面带笑容的交警们,后者不仅向初次驾车上路的女性送上鲜花,还贴心地附上卡片,祝福她们一路平安。

在沙特的这个大日子里,因为女性禁驾成为历史感到无比激动的不仅有来自平民阶层的广大民众,即便是皇亲国戚、达官显贵也因这一历史性变革而兴奋异常。

素有“阿拉伯的巴菲特”之称的瓦利德·本·塔拉勒亲王,热情称赞萨勒曼国王允许女性驾车的决定是名垂千古的丰功伟绩,并在24日当天零点十分乘坐其女儿驾驶的车辆出门兜风。

远在千里之外的维也纳出席OPEC会议的沙特能源、工业与矿产大臣哈立德·法利赫,亦在宣布全球主要产油国达成增产协议后,不忘“叮咛”其宝贝女儿,希望她早日考取驾照。

禁驾令的解除,对于沙特国内女性乃至整个社会而言,都是一种革命性的改变,象征着当地男权主义对女性的长期压制逐步松动。

在6月24日到来前的一周时间里,许多沙特女性都在社交媒体上热情洋溢地宣布着各自的驾车出行计划,比如开车出去看电影、喝咖啡或哪怕只是去买一支冰淇淋……

这些在世界上其他国家看似平凡的日常体验,在沙特这个传统与现代极度撕裂的国家不足100年的历史上,一直都是瓦哈比主义者等极端保守势力口诛笔伐、严格封杀的有伤风化之举。

在过去30年的时间里,沙特民间争取女性驾车权利的声音从未中断,但大多以失败告终。

那么,禁驾令为何会在此时此刻得以解除呢?

2

拯救经济——王储的新纪元

不熟悉沙特情况的人会对6月24日这个日期不明就里,想不明白为何解除女性禁驾令这样的历史大事会选择如此“毫无特点”的日子。

但是,如果大家回想起去年6月21日发生在圣城麦加的“大事件”,就可以理解6月24日作为穆罕默德·本·萨勒曼(以下简称穆罕默德)登上王储之位一周年后首个工作日的象征意义——象征着这位沙特国内改革总操盘手治下的“新纪元”的开始。

他设想中的全新沙特应当是一个温和、开放、包容、繁荣的伊斯兰国家。

可是,过去数年,国际油价长期低位徘徊,过度依赖原油出口收入维持运转的沙特经济因此陷入极大困境。GDP增长率一路走低,由2015年的4.1%先后降至2016年的1.7%和2017年的-0.5%。

为拯救深陷泥沼的国家经济,时任王储继承人的穆罕默德于2016年4月提出了以“活力社会、繁荣经济、雄心国家”为主题的“2030愿景(Vision 2030)”发展规划,其中的重要指标就有:将失业率由2015年的11.6%降至2030年的7%以下;将女性参与劳动的比例由2015年的22%提升至2030年的30%以上。

沙特官方统计结果显示,该国女性失业率高达33%,主要原因在于禁驾令带来的出行不便。为此,沙特国内外对解除女性禁驾令可能对国家经济产生的深远影响充满期待。

沙特媒体报道称,当地女性将逐步迎来更多的工作机会。例如,该国内政部已开始招聘女警;沙特本土网约车公司Careem计划招聘10万名女司机;各大汽车销售公司也开始招聘女性销售人员等。

根据普华永道咨询公司统计测算,截至2020年,沙特当地将增加300万名女性司机。彭博社则预计,解除禁驾令将极大地促进沙特本国女性就业。截至2030年,该国经济将实现900亿美元的增长。

放宽对女性的限制,是沙特 "2030 愿景 " 计划的重要部分

3

信号积极,但影响不宜过度放大

相较于以往“雷声大雨点小”的改革政策,沙特政府将“2030愿景”视作后石油时代的生存路线图,因此对待各项举措的落实十分严肃认真。

的确,外界能够观察到以“解除女性禁驾令”和“促进女性就业”为代表的社会改革取得了显著成效。

可以说,沙特政府借此向外界传递出强烈且积极的信号,彰显出执政高层致力于限制宗教保守势力、推行经济和社会自由化的决心,有助于强化外界对该国改革措施的信心。

但同时也应看到,沙特社会改革的作用及影响不宜过度放大。

从政治上看,解除女性禁驾令意味着宗教保守势力在沙特国家经济和社会事务中的影响被削弱,但绝不意味着沙特王室家族(Al-Saud)与瓦哈比教派之间彻底割裂。

维护统治的合法性仍要求二者继续维持联盟关系,因此不能就此判断沙特在政治上变得更加开放和自由,反倒是象征着国王及王储威权统治的不断强化,政治上的反对声音将遭到毫不手软的打压。

从经济上看,解除女性禁驾令在一定程度上消除了女性就业的障碍,有利于提高其在劳动中的参与度和作为消费者的消费能力。

但沙特女性就业仍面临着文化和监管方面的多重壁垒,比如,仍需要男性监护人的授权才能工作,在一些被认为危害健康或在工作环境中涉及与异性交往的工作领域仍禁止女性参与。

此外,沙特不佳的经济表现也制约了该国女性的就业发展空间。

自“2030愿景”出台以来,沙特政府实施财政紧缩政策,难以创造足够就业机会,而女性受此影响最大。

2017年第2季度,沙特女性失业率高达33.1%,而同期男性失业率仅为7.4%。

考虑到沙特经济恢复强劲增长的动能不足,未来数年女性进入劳动力市场的速度仍会较慢。

4

快速推进的改革也在加速撕裂社会

从以史为鉴的角度来看,现年33岁的王储穆罕默德并不能算是一个好学生。沙特历史上,在王室内部和民众间威望最高的国王费萨尔,是这位年轻王储学习和效仿的偶像。

上世纪60-70年代,费萨尔国王力主推动沙特国内的现代化改革,各种现代化事物和设施层出不穷,“就好像阿拉丁摩擦着神灯说,‘神灯啊神灯,把我们带入20世纪吧’,于是天翻地覆的变化就瞬间发生了”。

那么当前的这些改革措施能够将沙特带入21世纪吗?

回顾费萨尔国王时代,当时发生变化的不仅仅只有民众的生活方式,还有他们的心态。

而心态的变化不仅仅有正面的,也有来自于以传统与保守为荣的瓦哈比主义者的消极甚至是极端反应,并最终引发了沙特建国以来唯一的一次宫廷流血事件——费萨尔国王遇刺身亡。

毫无疑问,王储穆罕默德的做法及其所遭遇的阻力与费萨尔国王相仿。

但相比之下,他较费萨尔国王更为困难的是,沙特经济发展当前所面临的困难更多:

所力推的“2030愿景”中诸多经济改革措施成效不彰;

国家经济仍然未能戒除对油气行业的“毒瘾”,宏观经济指标仍与国际油价息息相关;

规划中的非油气行业发展不顺,未能有效创造更多就业机会,只能通过强硬的行政命令提出有关行业从业人员的“本土化”比例要求。

为此,沙特政府不断加速推进社会改革,以转移国内外对经济改革受阻的关注。

除了解除女性禁驾令,王储本人还积极推动国内文娱产业的发展,先后设立娱乐总局(General Authority for Entertainment),公开举行音乐会和演唱会,并在时隔35年后重新开设电影院。

通过这些迎合民意的改革措施,穆罕默德赢得了沙特民众特别是占人口绝大多数的年轻人(30岁以下人口比例约占70%)的高度支持。

但是,正如中国的老话所说,福兮祸之所依、祸兮福之所附。这种快速推进的社会改革同时也在加速撕裂着改革与保守之间已然尖锐对立的沙特社会。

正如来自于沙特一个中产家庭的阿里·卡赫塔尼所说,无论是允许女性开车,还是重新开放电影院,这些都是国民多年以前就应被满足的合理诉求。

由此可见,支持变革的沙特民众并不满足于此。他们未来还会需要更鼓的腰包与更多的公民权利。

一旦最引以为傲的社会改革的“糖衣”再也难以掩盖经济改革令人失望的“苦涩”之时,一旦那些30岁以下的年轻人不再满足于能够开车外出去看一部电影或听一场音乐会,而是需要一份能够养家糊口的体面工作时,相信王储穆罕默德会清楚地意识到这一改革计划距离成功仍有相当遥远的距离。

[责编:潘晓慧]
最热图集
最热文章
关注我们
华声论坛微信公众号:vocbbs
【扫一扫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