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深度文章 > 正文

俄罗斯送了美国一个奇耻大辱!

2018-06-22 11:34:55  [来源:瞭望智库]

数月前,美国借口叙利亚“使用化学武器”,对该国发起巡航导弹打击。

美军动用“阿利·伯克”级驱逐舰,发射数十枚战斧巡航导弹,同时也用B-1B战略轰炸机,发射空射JASSM巡航导弹,再加上英法两国也动用护卫舰和战斗轰炸机,发射了海基和空基的巡航导弹,战斗中总共发射巡航导弹100余枚,对叙利亚境内多个目标实施攻击。

由于这次导弹袭击美俄具有某种“心照不宣”的“默契”,被攻击的叙利亚目标都是早已人去楼空,所以按照美、叙双方的说法,袭击中都没有造成人员伤亡。

但导弹命中效果方面,美国与俄、叙的说法却截然相反。尽管“今日美国”等美国媒体宣称,叙利亚防空部队并未击落任何一枚美国导弹,但俄罗斯稍后展示了被击落的美国导弹残骸,并且宣称拦截了全部导弹。

最近,俄罗斯又高调宣称已经对“捡”到的战斧导弹进行了研究,并将借助研究成果研制电子战新技术设备。

据目前掌握的较为可靠的说法,叙利亚防空部队在俄罗斯部分支持下,确实击落了大量战斧导弹。约有半数的导弹未能飞到预定目标,这其中包括被击落,也包括因干扰和欺骗而失去引导坠落。

而据报道,5月美海军宣称将下最后100枚战斧导弹订单,“战斧”停产弃用甚至已经在讨论中。

向来以精准打击、突防能力强著称的“王牌”武器战斧巡航导弹,面对实力薄弱的叙利亚防空(俄罗斯在叙部署的先进防空武器几乎没有发挥),为什么遭遇“滑铁卢”?

文 | 席亚洲 瞭望智库特约军事观察员

编辑 | 黄俊峰 瞭望智库

本文为瞭望智库原创文章,如需转载请在文前注明来源瞭望智库(zhczyj)及作者信息,否则将严格追究法律责任。

1

惊艳海湾战争,曾经“天下无敌”

近三十年,战斧巡航导弹一直是美军现代化海外局部战争的“急先锋”。敌人往往还没有看到美军的军舰和战机,“战斧”就先一步降临在他们头上。

1972年开始研制的战斧巡航导弹,是一种远程、全天候、亚音速巡航导弹,1983年装备美军。1991年“战斧”在海湾战争的“首秀”可谓“惊艳”,美海军发射的228枚“战斧”,成功率高达85%,一战成名。

从那以后,“战斧”就成了指哪打哪,无法拦截的新式武器的代名词。

该导弹先后对伊拉克、南联盟、阿富汗、索马里、利比亚等国的目标进行过打击,使用量非常大,但被拦截和击落的数量很少。即使是拥有较为完善防空系统的南联盟,也只有零星的击落纪录。

因此,美国媒体和导弹的制造厂商雷神公司(Raytheon Company)都曾夸下过海口:这种导弹即使在面对先进的防空系统也有极高的突防概率!

然而,这次牛皮吹破了。甚至都没用上先进的防空系统出手,“战斧”就倒下了。

2

“爷爷级”导弹撑起叙利亚防空

这次“战斧”遭受史上最大挫折,考虑到叙利亚防空部队的老旧装备,这个结果更加令人震惊。

相比于历史上那些倒在“战斧”威力之下的“前辈”,叙利亚的防空装备确实不怎么上得了台面。

目前,该国共有27个营的2K12“立方体”(SA-6)、14个营9K33“黄蜂”(SA-8壁虎)、9个营“山毛榉-M2”(SA-11)防空导弹、12个营96K6“铠甲S1E”(SA-22)弹炮合一防空系统。

此外,还有总共60个营的更老旧的S-75“德维纳河”(SA-2)和S-125“涅瓦河”(SA-3)导弹。发射器方面,S-75有320个发射架,S-125有148个发射架。

此外,该国还有两个团的S-200远程防空导弹(SA-5)。

注:每种导弹名称括号前为苏/俄编号和代号,括号内的SA(萨姆)为北约对苏俄制导弹编号序列。

从上述统计可以看出,叙利亚防空系统主力是上世纪60-70年代(甚至更早)的老式苏联防空导弹,虽然数量相当可观,但是这些老旧导弹的抗干扰能力和拦截现代化高机动空中目标的能力都十分有限。

虽然这其中夹杂着少数先进防空系统,如“铠甲S1”、“山毛榉”等,但一方面它们的数量较少,另一方面这些都是短程拦截系统,在战场上主要是作为保护关键目标(如S-400等先进昂贵装备)的“贴身护卫”,没有提供远程、大面积防空掩护的能力。

而俄罗斯部署在叙利亚的S-400等先进防空系统,在此次作战中,也基本没有出手。

因此,这次作战中,叙利亚用来对付美国巡航导弹的主要“家伙事”,就是这些上世纪60-70年代的老旧导弹。

3

“小米加步枪”如何让“战斧”折戟?

理论上来说,在现代战争条件下,叙利亚这些老旧导弹的作战效能都十分有限,尤其是对付像巡航导弹这样的低空飞行目标,相当吃亏。

但装备“硬件”只是基础,合理的组合、运用,可以让装备的效能事半功倍。

这些老式导弹,使用指令指导,自身并没有搜索来袭目标的引导头,完全依靠地面雷达发现目标,然后被遥控来实施拦截。因此导弹的实际效能与匹配雷达的性能密切相关。如果给系统配备上优质的雷达,再对制导发射车进行一定的改良,导弹的作战效能就将得到大幅度提升。

这一点,早在中国上世纪改造“红旗-2”的时候就已经体现得非常明显。经过改进的红旗-2J导弹,甚至具备拦截苏联图-22M“逆火”轰炸机发射的超音速高空巡航导弹的能力。类似例子还有苏联和东欧国家对S-125“涅瓦河”系统的持续改进,其中较为先进的系统专门增强了针对战斧导弹拦截的能力。

而叙利亚军队的防空力量就属于这种情况。

他们目前的防空雷达网络,实际上领先他们的老旧导弹几代。虽然其雷达网中还有不少P-18这类老旧的苏制雷达,但是有大量照片和报道证明,叙利亚军队早在内战爆发前,就已经开始向亚洲某大国采购先进的防空雷达系统,尤其是多种型号的中低空雷达;通过先进雷达和散射通信系统的配合使用,可以构建起一套绵密覆盖叙利亚境内关键地区附近的雷达搜索网。

当然,在多年的内战中,也出现过这些雷达系统被恐怖分子和叛军破坏,乃至被俘获的情况,但总体上来说,叙利亚的这套低空警戒网仍然是比较完整的。

配备了这样“心明眼亮”的“领航员”,那些老旧的导弹也“年轻”了起来,成为抗击巡航导弹袭击的“利器”。

除了雷达系统,叙利亚的电子对抗水平也相当可观。最近,俄罗斯给叙利亚提供了21世纪以来俄军自己新开发的雷达和电子对抗系统,例如“动物园”雷达、“停车场”干扰系统、以及部分S-300导弹所配属的搜索雷达等装备,这些系统有效提高了叙利亚军队的防空作战能力,尤其是能够对依赖GPS卫星导航系统的导弹进行有效干扰。

美国空军多次表示,叙利亚上空的电子对抗情况非常复杂。俄罗斯将最新的电子对抗技术都运用到了叙利亚,强如美军要对付起来也很头痛。

所以,别看叙利亚的防空导弹都是“爷爷辈”,但配上相当现代化而复杂的空情保障网络和电子对抗系统,这些“老家伙”也能成为致命的“战斧杀手”,堪称“低调”而又“实用”。

4

“战斧”的“阿喀琉斯之踵”

“战斧”的受挫,更根本的原因在于,这类巡航导弹本身也存在着显著弱点。

首先,目前“战斧”一类巡航导弹的弹道规划还是很死板的,大量发射的导弹,都要经过共同的几个路径点,来飞向目标;尤其是从海上发射的导弹,往往需要在海岸附近寻找有显著地形特征的地方,通过导弹上的雷达地形匹配系统,校正飞行方向。

这就意味着,敌人也不难了解战斧导弹的“必经之路”,在这些特征明显的地点附近部署防空导弹,乃至高射炮,就可以对导弹形成有效的杀伤。

上世纪九十年代,中国研究“新三打三防”(打隐形飞机、打巡航导弹、打武装直升机;防精确打击、防电子干扰、防侦察监视)的时候,就曾将比叙利亚这些防空导弹还要老旧的59式100毫米高炮拉出来对付巡航导弹。因为这种高炮具备雷达随动和自动设定引信功能,又具有射程远,威力大的特点,完全可以用来对飞行路线死板且必然要经过特定地点的目标进行“伏击”。

其次,巡航导弹的抗打击能力弱,中弹必掉。和现代飞机、直升机相比,巡航导弹不仅体积重量小,而且没有在受损情况下重新构建控制系统的能力,所以一旦受损,基本无法“生还”。因此,一些威力较小,难以击落战机的防空武器,也能对巡航导弹造成致命打击。

例如,苏联/俄罗斯设想中拦截巡航导弹的重要武器组合,就是米格-31战斗机携带R-60M空空导弹。这种导弹体形和威力都较小,中东战争中多次出现以色列飞机身上插着R-60导弹返回基地的事情。但R-60M用来拦截巡航导弹,倒是正合适。

因此,从80年代开始,米格-31就在机翼下加装双联挂架,每架飞机可携带4枚R-60M空空导弹,还装有一门6管23毫米机关炮。米格-31的的航速超高,但机动性非常糟糕,基本没有空中格斗能力,携带R-60M导弹其实就一个用途——拦截巡航导弹。

苏/俄的设想中,一旦美国B-52轰炸机或者核潜艇从不同方向向苏联发射战斧等亚音速巡航导弹,米格-31就通过自身的大型无源相控阵雷达,在很大范围内发现和锁定目标,凭借其飞行速度快、载弹量大的特点,使用导弹(飞机腹部4枚R-33导弹,机翼下2枚,加上双联挂架的4枚R-60,共10枚空空导弹)和机炮来射击巡航导弹。

由于巡航导弹抗打击能力差、机动性又极低,因此老式的R-40T、R-60M导弹,一样具有很高的杀伤概率,甚至机关炮也能有效杀伤巡航导弹。这样,在“战斧”穿越广袤西伯利亚空域的“漫漫长路”上,足够组织多次米格-31的拦截作战,因此只需要少量米格-31,就可以确保美军的巡航导弹无法突破并威胁到苏联的关键目标。

而在叙利亚,则可能是由一些使用肩扛式防空导弹的作战小组,配合信息终端,从雷达网络获得空情信息,进行拦截。如中国的FN-6、俄罗斯的9K38“针”式等导弹,对低空飞行的巡航导弹都有较好的拦截效果;如果使用专门提高拦截巡航导弹能力的中国前卫2导弹,效果更佳。

5

“谢曹丞相的箭!”“战斧”教训“提醒”我军

“战斧”频频折戟叙利亚,暴露出传统巡航导弹固有的缺陷。纵观以往,美军在实战中的每一次成功或失败,都是我军学习提高的机会。这次也不例外,“战斧”的教训,实足为解放军镜鉴。

目前,我国的巡航导弹打击体系,主要使用的是陆基“东风-10”(原“长剑-10”)和空射的AKD-20,这两种导弹从突防方式和引导方式来看,和美国“战斧”基本相同,而未来海军即将装备的鹰击-18对陆型巡航导弹,与海基“战斧”也基本相似。

同为高亚音速飞行,卫星导航+惯性+地形匹配复合制导、低空突防的导弹,它们在面对现代化防空拦截系统时候的表现也会比较接近。因此,“战斧”在叙利亚战场上遭遇的尴尬,在我军当前主力巡航导弹的身上也同样是隐忧。可以说,“战斧”是用“生命”的代价,客观上给解放军“提了个醒”。

上世纪80年代,在低空防空系统尚未实现高度数字化、信息化,防空指挥控制系统,尤其是低空防空警戒系统尚未实现自动化联网的时代,“战斧”们的突防效率是很高的。

但时至今日,即使是我国巡航导弹的主要假想打击目标,例如台军,也已经在美国的援助下,逐步建立了完成上述领域革新的低空防空指挥控制系统。在这种情况下,虽然实力悬殊,但对方拦截我军亚音速巡航导弹的效果,也可能会有较好的表现。

当然,这次美军在叙利亚的作战,并未对叙利亚防空系统进行提前压制。

近期以色列公布了对叙利亚境内的“伊朗目标”进行空袭的情况,甚至展示了“瞪眼”电视制导炸弹摧毁“铠甲S1”防空系统的画面。可见叙利亚防空系统在缺乏S-300\S-400这样的骨干,更缺乏足够现代化战斗机前提下,面对敌方的现代化空中战役,依然缺乏抗击能力。

台军情况与此类似,战时解放军当然可以通过空中战役,为巡航导弹打开攻击通路,提高突防率。但是这仍然会导致作战组织方法更加复杂,占用一部分宝贵打击能力等等问题,巡航导弹自身突防能力的有效提升才是正道。

更值得注意的是,美国在这次打击叙利亚行动中首次使用了新型JASSM导弹,但它们的命运与“战斧”大不相同,据称这种导弹完全没有被拦截。

因此,我军也是时候开始考虑开发新一代的巡航导弹了。

6

巡航导弹未来方向一:隐身

被称“完全没有被拦截”的美军JASSM导弹,奥妙何在?

答案是隐身能力。

1995年开始研制的JASSM,通过隐身外形设计和结构布局,以及弹体和翼面均采用吸波的复合材料和涂料,具有较好的雷达、红外和声学隐身性能。

从目前所知的战果来看,这种具备隐身效果的巡航导弹在实战中表现还是非常出色的。但值得注意的是,此次参战的同样具备隐身性能的欧洲新型巡航导弹——“风暴阴影”,却有多枚遭到叙利亚拦截。如此看来,“隐身”导弹的作战效能也不能一概而论,现有防空系统对隐身导弹的效果到底如何,这对于我们来说是一个需要验证的问题。

“隐身”导弹,实际应分为“简易隐身”和“专门隐身”两级。前者如“风暴阴影”等,只具备初步隐身能力,但成本和价格较低;而后者如JASSM等,价格要高不少,但相应的,隐身效果也会提高一截。

“简易隐身”导弹,从技术上来说并不复杂, 例如俄罗斯的Kh-59MK2导弹,基本就是把Kh-59导弹的发动机、电子系统、战斗部、引导头,装在一个进行了隐身修型的新弹体里。从其外形来看,Kh-59MK2导弹的头部具有降低正面雷达反射截面积的设计。据称我国已经随新型战机引进了部分这种导弹。

参考这种导弹的研制方式,我国应该可以很快研制出隐身修型的AKD-20导弹,或者其他此类的导弹,从而提高突防概率。

而此前哈尔滨建成集团已经展示过GB-6A自航式撒布器,和“风暴阴影”这类巡航导弹从概念上已经相当相似,但其结构依然过于简单,并不具备类似JASSM的隐身能力,目前为止我国尚未拥有JASSM这类导弹。

从这次叙利亚反导实战中击落“风暴阴影”却可能没有拦截到JASSM导弹的情况来看,“简易隐身”和“专门隐身”两种导弹对于提高突防概率的贡献并不相同,现役防空系统对付“简易隐身”导弹更加有效,而对“专门隐身”导弹效果较差。高度隐身的巡航导弹可能才是“王道”,应该成为未来新的研制焦点。

我军在这一方面,已经在行动。

最近,有法国媒体报道称,根据中国公开消息分析,研制AKD-20导弹和“鹰击-18”的航天科工集团某研究院,正在进行一种隐身巡航导弹的研制。而这种导弹从设计之初就全面考虑隐身性能,显然是与JASSM相似的、专门研制的隐身导弹。

对于中国来说,或许会对Kh-59MK2和新型隐身巡航导弹进行更多的对比测试,以确定未来解放军亚音速远程隐身巡航导弹的发展方向。

7

巡航导弹未来方向二:高速

不过,“隐身”很难根本解决巡航导弹的突防能力问题。

囿于成本和其他因素的限制,导弹的“隐身”想要达到极致几无可能,即使是JASSM这种“专门隐身”的导弹,在近距离上一样会被雷达发现,从而遭到中短程防空导弹和机关炮的拦截。而由于这些导弹仍以亚音速飞行,在被发现后还是容易被击落。隐身导弹想要实现良好的突防效果,依然要依靠大量导弹的饱和攻击。从本质上来说,隐身导弹只是缩小了敌方拦截的时间窗口。

从这个角度讲,让导弹飞得更快,可能是更直接的技术解决方案。

超音速巡航导弹其实并不是个新鲜玩意,它的历史其实和亚音速巡航导弹差不多长,但其发展一直存在较大的限制,长期以来只有苏联研制超音速飞航式反舰导弹,用于打击水面舰艇。而进入21世纪后,由于海上防空系统的日益更新、“道高一丈”,很多国家开始研制自己的超音速反舰导弹,如日本的XASM-3导弹。

而我国在吸取本国和苏联超音速反舰导弹技术基础上,研制了新一代的超音速反舰导弹和对地巡航导弹。“鹰击-12”是其中的代表性装备,该导弹在尺寸和重量上相比苏联3M80“马斯基特”(即大名鼎鼎的SS-N-22“日炙”导弹,弹重高达4吨)大幅度缩小的同时,具备了更大的射程,在对陆上固定目标实施攻击时,最大射程可达600公里。

但这种超音速导弹,虽然突防率高了,但受限也十分严重。比如鹰击-12,首先其价格要大幅度高于同类的AKD-20导弹,其次战斗部重量也只有亚音速导弹的一半,射程更是大幅度缩水三分之二。由于超音速导弹主要考虑反舰作战,一般采用半穿甲战斗部,对大型单体目标有较强的杀伤效果,但如果用来攻击散布在大范围内的敌方软目标,如停机坪上的飞机群,效果反而不理想。

因此,需要一种“专业”对地攻击的新型超音速导弹,而且还需要考虑能够装载到歼-20的弹舱内,才能适应解放军空军未来作战的需要。

要适应歼-20这样隐身战机的内置弹仓,务必要实现巡航导弹的小型化

这种超音速、小型化特点的导弹,可能就是未来解放军空射巡航导弹的代表性装备。而前面提到的,新研制的具有隐身特性的亚音速(或亚超结合)巡航导弹,则将成为未来远程轰炸机和舰艇、潜艇携带的代表性导弹。

除此之外,还有一种新锐的“高速巡航导弹”装备,这就是目前非常热门的高超声速导弹。

高超声速导弹分两种:

一种是“助推滑翔”式,采用火箭发动机将导弹加速到极高的速度,然后在大气层上层利用导弹本身升阻比较高的特性,实现远距离滑翔,在滑翔期间,导弹的机动实际上是要依靠弹体与大气的相互作用,比如空气舵,实际上导弹本身并没有动力。

另一种,则被称为“吸气式高超声速飞行器”,实际上就是使用喷气式发动机的超燃冲压飞行器,目前这方面只有一种可行的原理,就是超燃冲压发动机。现在中国、美国都已经实现了超燃冲压发动机的实弹试验,未来基于这种发动机开发一种远程高超声速巡航导弹完全可能。

这种导弹将让现有的防空系统几乎完全失效,并且光凭借自身的动能就足以具备极强的杀伤力,可以说是未来之星。不过,即使是中美,也是在2010年以后才先后完成首次实际超燃冲压飞行测试,目前来看,要在短期内完成超燃冲压巡航导弹的实弹困难较大,可能将在未来10年内出现。

那么在最近的10年内,真正能够实现高超声速飞行的,依然是火箭助推-滑翔式高超武器。目前我国在这方面处于世界领先地位,已经有东风-26、东风-17、东风-XXB、以及鹰击-XX型导弹投入服役或进行试射。这对于我军进一步加强导弹突防能力,提高威慑能力具有重要意义。

导弹的攻防,在新世纪已经成为一个新的螺旋上升的斗争前沿,叙利亚此次实战,可以说改变了90年代以来巡航导弹难以拦截的“定论”。

“战斧”的“阴沟翻船”,不经意间让解放军对于未来防空系统和巡航导弹的继续发展有了更深刻、明晰的道路。

[责编:潘晓慧]
最热图集
最热文章
关注我们
@华声大视界
华声大视界微信公众号:dsj_voc
【扫一扫二维码】
大视界,用平民视角展现世界的另一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