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深度文章 > 正文

要青少年挽救中国足球 恐怕没那么简单

2018-06-22 09:45:15  [来源:中国新闻周刊]

他们想让足球成为一项全民运动

并培养一批足够有天赋的本土球星


2013年,新赛季中超联赛在广州天河体育中心举行开幕式。开幕式前,恒大足校的小球员进行垫场赛。图/中新

造血:少年足球发展的梦想与焦虑

谭凯元打进全场唯一一粒进球的时候,并没有感到特别的兴奋。队友摆脱了日本球员,在右路底角传中。谭凯元接到球之后,日本队的中后卫站在他和球门的中间,正好挡住了门将的视线。他转身抽射,战术都是在足校里无数次练习过的,“下底传中,中路包抄”。球进了。这是4月26日下午,恒大U17国际冠军赛的一场比赛,对阵双方是日本鹿岛鹿角和东道主恒大淘宝。凭借着谭凯元的这粒进球,恒大赢下了本场比赛。这位来自恒大足球学校的17岁小将让很多观众眼前一亮,尽管恒大最终只排在第六,另一支参赛的国内俱乐部球队则排名垫底,仅列第八。

这是一次高水准的青少年足球赛事,参赛的六支国外队伍全部是世界排名前100强俱乐部的梯队。国家和地方足球协会的指导参与显示出这项赛事的官方背景,恒大集团的主办则是市场运作的体现。实际上,在政策体制的主动推动与相关企业的积极响应下,青少年足球已经成为了近年来的热门话题。

2015年的《中国足球改革发展总体方案》,设定了中远期规划,并提出要“改进足球专业人才培养发展方式”,试图在校园足球、社会足球和职业足球之间建立有效的成长通道,为职业足球“造血”。

2018年1月底,在中国足协的批准下,15个城市的相关单位挂牌成立青训中心,既有北上广等一线城市,也包括延边和喀什这样的偏远地区。徐根宝、肇俊哲等足坛标志性人物则被聘为青训顾问、全国和地方青训总监。另外,根据教育部的发展规划,足球特色学校的数量在2020年将达到4万所,2025年达到5万所。

在国家强力驱动下,青训成为了资本关注的对象,很多俱乐部都加大了对人才培养和梯队建设的重视,引进国外先进团队的青训模式,试图“借鸡生蛋”。恒大早在2012年便与西班牙的皇家马德里足球俱乐部合作,在广东清远成立了足球学校,山东鲁能泰山足球学校则聘任来自葡萄牙的专家担任青训教练。

更为关键的还是社会大众。政策的制定者们相信,凭借着由点到面的有效辐射,自上而下的推广有可能打通社会观念、教育理念和职业发展之间的种种隔阂,让足球成为一项真正的全民运动,并培养一批足够有天赋的本土球星。但仍不规范的足球市场、尚未成熟的成长通道还是摆出了很多难题。

这注定是一条有些漫长的道路。尽管中国被确认为足球运动的发源地,但这项运动并没有像乒乓球那样成为整个民族的荣光,也很少有机会参与国家形象的建构。世界杯的出线一度让很多国人感到振奋,但男足很快便重新陷入低谷。尽管近年来职业化的进程在加速,但人们并未见识到整体实力的飞跃。

6月14日,俄罗斯世界杯正式开幕。球赛成为了众多球迷和粉丝的狂欢节,很多中国企业也瞄准了赛场,作为赞助商,打起了广告。那些青训和青少年足球的参与者们同样在关注着比赛,他们期待着有一天,中国足球可以重新走向世界。

梦想的出路

从远处看,有着尖顶建筑风格的恒大皇马足球学校像是一座山林深处的城堡。这里被一些外国媒体形容为世界上最大的“足球工厂”,占地面积达1100亩,学员人数超过2000名。负责接待来访者的一位品牌专员已经在这里工作了两年多的时间,但在带路的过程中还是不小心走错了方向。


中连川小学足球队员在学校的足球场上训练。图/受访者提供

在学生食堂的墙上,可以看到“梦想”和“胜利”等字样。标语两边是十二位球星的照片,他们在恒大足球俱乐部赢得七次“中超”冠军和两次“亚冠”冠军的过程中扮演了至关重要的角色,但大多是来自拉美和韩国的外援。

恒大集团董事长许家印期待着有一天,自己培养的球星可以替代已有的这些外国面孔。他要求恒大俱乐部从2018年起,每年减少一位外援,到2020年,实现“全华班”。这位看起来颇具豪气的掌舵者把希望寄托在了这所他亲自鼎力建立的足校上。但在食堂里吃饭或打闹的这些孩子对于这样的宏大远景明显还没有什么认识,他们带着羞涩的目光,小心地打量着手持话筒和摄像机的陌生人。

这些学生来自全国各地,年龄最小的只有七岁,将在这个寄宿学校里待到成年。他们的生活主要由三部分组成,生活老师、班主任和教练分管不同的部分。教练组分为中方教练和西班牙教练,训练全部采用皇马的青训模式。学生们经过种种选拔,被分为了精英班和普通班,最具天赋的那些孩子组成了各个梯队的核心,他们有机会得到更多来自西班牙外教的直接辅导。

尽管这片校园看起来像是一个无忧无虑的童话世界,但分级还是让很多学生在很早的时候便感受到了焦虑,然而有时这对他们的成长是必要的。

谭凯元可以说是目前发展前景最为明朗的一名学生,在很多人看来,他已经“打出来了”,被一些媒体称作“小于汉超”。于汉超效力于广州恒大,是国家队的重要成员,谭凯元则入选过国少队,也是目前中超球员名单中年龄最小的一位。


恒大足校的宿舍。图/新华

谭凯元来自山东青岛,偶像是英超热刺队的前锋哈里·凯恩。这位17岁的男孩在恒大足校创立之初便来到了这里,当时只有11岁。此前,他在山东鲁能泰山足球学校待了两三年,展示出了天赋。鲁能的管理比较严格,个别的时候教练也会“踹两脚”。他对《中国新闻周刊》回忆,鲁能当时提议签订合同,“18岁之前只能在鲁能待着,(为了)拴住我”。谭凯元的父亲拒绝了对方的要求,辗转之下,最后决定将儿子送到恒大足校学习。

在足校里,谭凯元的球技得到了很大的提升,特别是去西班牙学习的两年,让他增长了很多见识。在国外,每周除了常规的比赛之外,还需要参加一些规格比较高的赛会比赛,他的成长很快。当地的足球文化氛围也让他印象深刻,每隔不远,就能看到足球俱乐部的基地,“我们那个看门儿的保安都会踢球”。

[责编:潘晓慧]
最热图集
最热文章
关注我们
@华声大视界
华声大视界微信公众号:dsj_voc
【扫一扫二维码】
大视界,用平民视角展现世界的另一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