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深度文章 > 正文

狂甩中国16名?利比亚人自己都震惊了

2018-06-21 16:57:49  [来源:瞭望智库]

最近,推特上一组利比亚对比图火了,一名利比亚男子2000年在班加西拍了一组照片,18年后又站在相同地点重拍一张。除了男孩成长为男人,背后的城市废墟令人感慨山河破碎,组图近5万推特网友点赞。


如此看来,那场举世瞩目的内战和卡扎菲政权倒台后6年多的时间,如今的利比亚状况实在堪忧。

但却有人说现在的利比亚很“幸福”。

就在今年3月20日世界幸福日,联合国官微发布了一份《世界幸福报告》,在这张2015至2017年间全球156个国家和地区幸福感水平排行表上,利比亚赫然排在中国之前!即便单拿出中国香港特别行政区,也被利比亚甩在后面。


到底哪一个利比亚才是“真实”的?利比亚人民现在究竟幸不幸福呢?

文 | 库叔

1

国家政局:乱

政出多门,内战再起

2011年10月23日,由利比亚反对派组建的利比亚全国过渡委员会武装俘获了卡扎菲并将其处死,统治利比亚长达42年的卡扎菲政权灭亡。仅仅三天后,全国过渡委员会宣布全国解放,并将在1个月内组建临时政府和尽快举行议会选举。2012年7月,利比亚选举建立了国民议会。

彼时,很多利比亚人对未来满怀憧憬,以为国家很快就能走上正轨,结束混乱的局面。

然而6年多过去了,他们所期待的未来并没有出现。

“我们以为卡扎菲死后,国家会变成迪拜,没想到成了索马里!”

这是如今在利比亚流传的一句家喻户晓的黑色幽默段子。

2011年在街头为推翻卡扎菲的内战“胜利”摇旗呐喊的利比亚人,可能没有想到,不到三年,内战就再次降临到他们头上。

2014年夏,利比亚国内伊斯兰教派和世俗派在选举中纷争,世俗武装力量“荣誉行动”与伊斯兰武装力量“利比亚黎明”在首都的黎波里发生激烈武装冲突,各方势力包括部落武装、各种民兵组织等均参与其中。

此战过后,利比亚再次陷入了动荡和分裂,这片土地上一度出现三个政府并列的局面:

在首都的黎波里有两个政府:

在联合国斡旋下,得到“受国际社会承认”的“民族团结政府”;

由伊斯兰宗教势力主导的“救国政府”;

东部城市图卜鲁格,也有由世俗派主导的临时政府。

此外,极端组织“伊斯兰国”利比亚分支趁乱扩张势力,控制着东部德尔纳、北部苏尔特等城市。

但更令人头疼的,是遍布于全国的成百上千个民兵组织(据统计仅在的黎波里就超过200个),总人数超过30万。

他们都自称“革命守护者”,经常相互争斗火并,争夺地盘,事实上是代表不同部族、教派、阶层和地域利益,并各有自己实际控制区域的大小军阀集团。这些民兵组织或被招揽,或主动投奔不同的“政府”,为之所用。

各方势力和各种武装组织共生于一片土地,意味着什么?

混乱和战争。

当年8月3日,仓皇逃离的黎波里的英国记者克里斯·史蒂芬描绘了他在飞机上看到的图景——火箭弹和炮弹在灰暗的城市中飞窜,黑烟从燃烧的油罐里螺旋上升,房屋被点燃成一片火海;如同玩具般大小的汽车逃向城外,载着焦虑的的黎波里居民寻找避难所。

国家的分裂动荡,内战的不眠不休,让利比亚国民感受到了切肤之痛。

联合国2014年公布的报告显示:利比亚西部、东部和南部武装组织之间近几个月的战斗导致数百名平民死亡,大批人流离失所,冲突地区受围困民众陷入严重的人道主义境况之中。


利比亚“二次内战”中遍地弹壳的道路

时至今日,利比亚人民的生活环境也没有什么改善。

市场里随处兜售武器弹药,武装匪徒团伙充斥城市,绑架、勒索等各类犯罪案件层出不穷,警察系统几近瘫痪,根本承担不了维护社会治安的职责,不同派别的民兵武装随处设卡,征收过路费和保护费,时不时还因为争夺地盘大打出手。

据2018年1月1日利比亚全国人权委员会最新发布的年度报告,利比亚在2017年因暴力事件共造成433人死亡,其中包括79名儿童和10名妇女。受暴力事件影响,利比亚目前有350万人的生活条件得不到保障,近40万人无家可归。

要知道,利比亚全国人口还不到670万。

注:根据联合国报告,2017年利比亚人口预计667.9万。


2011年之后,利比亚出现了1960年以来人口增长最为缓慢的几年,甚至一度出现负增长(来源:世界银行网站)

该委员会更悲观地预估,由于政治分裂、经济状况恶化和武装冲突升级等原因,2018年利比亚的危机状况将持续恶化。

直至今日,利比亚仍然看不到任何前路。

边打边谈了近四年,利比亚政治和解看起来还是遥遥无期,更不要说国家的重新“统一”了。

2017年初,位于东部图卜鲁格、得到国际社会承认的利比亚议会——“国民代表大会”还宣布民族团结政府非法;2017年末,联合国斡旋各方修订《利比亚政治协议》,谈判了一个多月,也无果而终。


《利比亚政治协议》没能达成任何一致(来源:unsmil)

内战持续,国家的分裂将不可避免。

“革命”让利比亚人拿到了选票,现在却无法用选票选出一个稳定政府,更无法保护自身的安全。

2

恐怖主义:狂

“伊斯兰国”的非洲“大本营”

根据英国《每日邮报》报道,2011年2月25日,执政末期的卡扎菲在与时任英国首相布莱尔通电话时曾警告:恐怖分子想要控制地中海,接着还要攻打欧洲;如果自己丢掉政权,恐怖分子将在北非崛起并控制整个利比亚地区。

一语成谶,如今的利比亚已经成为恐怖主义的一座基地。

任何国家的混乱局势都会为极端组织、恐怖主义势力提供肥沃土壤。利比亚混乱的政局,使得恐怖主义势力得以趁虚而入。

讽刺的是,卡扎菲统治的利比亚,曾经常年位列美国“支持恐怖主义国家”名单之上,而今,从名单上撤下来的利比亚,却真的成了恐怖主义的温床。利比亚的德尔纳轮流被基地组织分支和伊斯兰国极端组织占领,当地居民直言,卡扎菲统治时期“至少那时没有极端分子”。

大名鼎鼎的ISIS——极端组织“伊斯兰国”则把利比亚当成了在非洲最重要的分部。

他们在伊拉克和叙利亚遭受重创后,选择向虚弱、混乱的利比亚转移,企图在此建立另一个大本营。卡扎菲的老家苏尔特成了“伊斯兰国”恐怖主义的“分部”中心,他们甚至在德尔纳建立起了利比亚的“伊斯兰国”政府。

坐大到如此程度的恐怖主义势力,直到建立“政权”才引起各方关注,2016年年底“伊斯兰国”在利比亚的据点方才全部丢失。然而“伊斯兰国”利比亚分支并没有就此被消灭,他们退守南部沙漠地带,其影响在地区内许多角落仍然存在,据估计,在利比亚的“伊斯兰国”极端分子仍有数千人之多。

2017年12月初,“伊斯兰国”在利比亚第三大城市米苏拉塔发起自杀式炸弹袭击,造成4人死亡,21人受伤;12月25日,他们再次出手袭击了东部武装力量“国民军”的一个检查站;今年5月2日,“伊斯兰国”刚刚对的黎波里的利比亚最高选举委员会驻地发起袭击,造成14人死亡,十多人受伤。

把混乱的利比亚当成宝地的恐怖主义势力不只一家,如今利比亚已经加入“带你认识极端组织”系列。

在中东地区乃至整个世界,那些数得着的著名极端组织,在利比亚基本都能找到踪迹:“伊斯兰国”、“基地组织”、“博科圣地”以及更多的“本土”恐怖组织……

而且,在利比亚遭受空袭或爆炸,很可能并不知道是谁炸的。

2016年2月7日,利比亚东部城市德尔纳多地遭遇空袭,造成4人死亡,却没有任何方面宣布对此“负责”。

哪怕你是政府高官,不好意思,也不安全。

2013年10月,连时任利比亚临时政府总理阿里·扎伊丹都曾遭到不明身份的武装分子绑架。

恐怖主义的威胁甚至把政府、议会都吓得跑到海上开会。

利比亚国民代表大会在2014年9月甚至曾经租用一艘希腊渡轮,把议员接到船上以防范遭受恐怖袭击。

高端酒店也不安全。

2015年1月底,“伊斯兰国”极端分子在的黎波里的五星级酒店科林西亚饭店发动恐怖袭击,造成包括5名外国人在内至少9人遇袭身亡。

“伊斯兰国”骇人的“斩首”在利比亚也时有发生。

2015年2月15日,“伊斯兰国”公布的视频,极端分子在苏尔特沙滩上处死了20个埃及科普特基督徒和1个加纳人。

……


2015年2月16日,“伊斯兰国”公布视频中在利比亚斩首21名人质

这使得现在的利比亚成为世界上最不安全的国家,全国第二大城市班加西被列为世界10个最易发生恐怖袭击的最危险城市之一。


2013年9月11日班加西发生爆炸恐怖袭击(图源:俄罗斯之声网站)

而曾在利比亚叱咤风云的一些欧美国家,面对日益严峻的利比亚恐怖主义状况,却甩手不管。

利比亚恐怖主义泛滥的余害,已经开始烧向欧美国家。

[责编:潘晓慧]
最热图集
最热文章
关注我们
@华声大视界
华声大视界微信公众号:dsj_voc
【扫一扫二维码】
大视界,用平民视角展现世界的另一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