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深度文章 > 正文

用1.13亿元去驳斥一篇转基因致癌论文,代价是否太大?

2018-06-19 11:39:19  [来源:科技日报]

“我们在对欧洲和法国科学家基于追求真理的精神和严谨的科学态度感到高度敬佩的同时,也为耗费巨大的社会资源去‘证伪’感到悲哀。”17日,山西省农业科学院生物技术研究中心研究员、国家农业部第八届科技委员会委员孙毅告诉科技日报记者。


6年前,法国卡昂大学教授塞拉利尼发表了一项研究,称用抗除草剂的NK603转基因玉米喂养的大鼠,致癌率大幅度上升。

此后,欧洲的三项研究共计耗费1500万欧元,约合1.13亿元人民币,于近日给出了结果,驳斥了塞拉利尼的结论。

因转基因致癌论文启动的持久喂养试验


塞拉利尼的研究曾是一个“炸弹”。

2012年9月,塞拉利尼在《食品和化学毒物学》上发表了耸人听闻的研究,称用抗除草剂的NK603转基因玉米喂养的大鼠,致癌率大幅度上升。他呼吁科学家对大鼠进行长期的转基因喂养研究。

虽然该期刊最终撤回了该研究,但它仍然带来了极其深远的恶劣影响——反转组织仍在继续传播塞拉利尼的结论,引发了人们对转基因食品安全性的恐慌。

于是,欧洲启动了三项持久的研究。这三项研究分别是欧盟资助的“转基因生物风险评估与证据交流”项目(GRACE,为3个月与一年喂养试验)和“转基因作物两年安全测试”项目(G-TwYST,为3个月与两年喂养试验),以及法国的“90天以上的转基因喂养”项目(GMO90 +)。

“转基因生物风险评估和证据交流”项目分别使用了两种不同的转基因玉米(抗虫玉米MON810和抗草甘膦玉米NK603),对大鼠进行了两项为期90天的喂食试验。研究报告得出结论,两个转基因玉米品种在试验动物中没有引发任何负面效应。

此外,数据还显示,转基因玉米也没有影响测试对象的免疫功能。这项研究发表在《毒理学档案》(Archives of Toxicology)上。

近日,“转基因作物两年安全测试”项目在斯洛伐克举行的会议上称,科学家对啮齿动物进行了90天以及长期的饲养研究,从这些数据上并没有发现转基因食品有潜在的风险,因此支持耐除草剂玉米上市前的最初分析结论。

报告认为,使用或不使用农达(即农达草甘膦,一种有机磷除草剂)对种植的转基因玉米NK603没有不良影响。无论是没有经过农达处理的转基因玉米NK603还是经过农达处理的转基因玉米NK603,均没有发现慢性毒性和致癌性相关的毒理学效应。

“90天以上的转基因喂养”项目对Bt玉米进行了180天的喂养试验,并没有发现转基因食品对啮齿动物有负面影响。

类似的情况在我国也时有发生


这三项研究解决了塞拉利尼研究中提出的问题,同时为欧洲是否有必要对使用全食物/饲料的大鼠进行为期两年的致癌性喂养试验提供了科学依据。

但是付出的代价巨大,欧洲这三项研究共计耗费1500万欧元,约合1.13亿元人民币。欧洲的报告指出,鉴于需要大量的动物,因此要对整个食物/饲料进行喂养试验的必要性进行仔细的评估。

这不禁使孙毅想起,类似的情况在我国也时有发生。

2010年9月,《国际先驱导报》刊登了著名反转记者金微的报道称,山西和吉林一些地区由于种植“转基因玉米品种先玉335”导致当地“老鼠绝迹、母猪流产、羊怀胎困难”。此报道一出即引起很大的社会不安。

随后农业部、科技部、环保部和中国农科院为此专门派出了调查组,孙毅亦参加了在山西的调查。

“我们走访了该报道所提到的村庄,找相关村民询问,与当地农业畜牧部门进行座谈,并对当地经销商销售的玉米种子及农民院里刚刚收获的玉米进行了取样检测。所有调查结果都证明,该报道纯属子虚乌有,后来还被中国经济网列入当年有关转基因的‘十大谣言’。”孙毅说。

虽然后来此谣言已基本无人相信,但是由它引起的社会骚动,以及为辟谣所耗费的巨大社会成本却是无法挽回的。

类似实验作为常规性科研项目并不现实

因此,在欧洲人看来,这些项目耗费大量的资源和人力,并不适合常规研究使用。但如果是存在高度争议的科学技术问题,或者是存在两极分化的观点时,这种方法不失为一个保持社会稳定的选择。

中国农业科学院生物技术研究所副研究员、中国农业科学院青年英才计划D类人才柳小庆说,这种实验的实施,不仅可以用科研证据揭示真相,及时回应国民关切,而且可以借此重塑政府和科研界的信用,同时也可以助力相关科技产品的推广应用。

欧洲的这三项验证性实验无疑可以同时实现上述几个目的。

柳小庆认为,我国科研界因社会整体缺信和本身的一些问题,科学家们发出的声音似乎失去了以往的权威性,就算是高山仰止的132位诺贝尔奖获得者和61位院士联名辟谣都打消不了那些反转人士的疑虑,甚至一些极端人士反而污蔑这些德高望重学术造诣极高的大师们。

“重塑我国科研界权威性势在必行。若我国类似的验证性实验能起到欧洲这三项实验的类似效果,那将是个美好的明天,让科研界成为重塑社会信用的先锋。”柳小庆说。

柳小庆同时解释,因投资巨大,类似实验作为常规性科研项目是不现实的。但是,针对国民关注度高争议性大的科学事件,实施验证性实验是有必要的。

“因为他们所消耗的金钱和人力资源归根结底是要由纳税人来买单。”孙毅特别强调,希望这样的事件越少越好,那些靠谣言反转的人应该受到社会舆论的谴责,直至法律制裁;而有关媒体也应负起责任,在报道此类事件时应充分核实,不要为了吸引眼球而丢掉职业道德和社会责任。

[责编:潘晓慧]
最热图集
最热文章
关注我们
@华声大视界
华声大视界微信公众号:dsj_voc
【扫一扫二维码】
大视界,用平民视角展现世界的另一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