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深度文章 > 正文

一位台湾女星描述她所经历的台湾选举

2018-06-13 15:00:36  [来源:今日海峡]

台湾是个“选举之岛”,年年办选战。今年,又有“九合一”选举激战正酣。所谓“民主”的价值观和选举制度,一直是一些台湾人引以为傲的“台湾之光”,一些人,包括一些蓝营人士,一直拿这个说事,以两岸制度的差异来作为“拒统”的理由。

台湾的选举真的有这些人描绘的那么美好吗?一位目前居住在大陆的台湾女星刘乐妍,日前在脸书发表文章,回忆她在岛内所经历的选举。以下为文章节选:

以前选举的时候,我奶奶总是很忙,她忙着帮忙她支持的候选人,她和我们的邻居们,一大群奶奶总是成群结队地帮忙吆喝拉票,因为这一群外省的老奶奶,她们心目中有她支持的候选人。而她们所支持的候选人,基本上好像也不太挑,只要是国民党的她们全部都支持。就好像国民党义勇军一样,叫这些老太太干嘛?她们就干嘛。这群团结的老太太,一到选举的时候就非常的热血!我奶奶如果不好好呆在家里,突然不见,那绝对都是跟着候选人在旁边吆喝去了……

这就是我可爱有点傻的奶奶,反正国民党不管推谁?就算是块叉烧,我奶奶也支持。

有一次下课回来,我奶奶抓着我:快快快把家里的盘子碗都带着,走,我们去吃饭!今天里长那边有饭,可以吃!我就问我奶奶,去哪吃饭啊?然后我奶奶手上有两张餐券,上面写着谁谁谁的竞选餐会,餐券上面还写了面额的价值是500元。我吓坏了:“奶奶,这一张500块,你也买得下去啊?你疯啦?”

奶奶跟我说:不用钱,里长发的。

我至今还是不太明白,为什么不用钱,但是面额上写了500块?

然后我们两个人拿着锅碗瓢盆去参加某某某候选人的竞选餐会。到了会场,发现其她的奶奶们也拿着锅碗瓢盆来。菜一上来大家抢打包,根本没有人在现场吃。全抢光了!然后我们带着抢食打包回来的菜才跟爷爷一起享用。有时候菜非常好,有时候菜一般,只有炒米粉。但是我奶奶和她的奶奶朋友们,每场必到!因为不同的候选人,每一个都会来办,所以有吃不完的免费饭。


好开心!我当时实在不知道这些候选人办一些吃吃喝喝的目的到底是干什么?我当时年纪太小了,我没办法思考这幺多?我只知道选举就有东西吃了。

有些候选人来,还会办拍卖活动。什么色拉油啊,卫生纸啊,或是很好的东西,全部只要二三十块。你就可以用二三十块,买到一个绝对不止二三十块的东西。我奶奶也会到。抢到一瓶色拉油抢到一个脚踏车,她都会开心万分。

选“总统”的时候,我还在学校念书。但是被学校教官组成了一支队伍,全部送去了中正纪念堂。教官要求我们这些人都要穿制服,然后去站在那里对着候选人大叫:“总统好,总统好”!每个去的人都可以记嘉奖和小功,然后那一天算公假。还一人发一张面额300元的园游卷,可以在现场换东西吃。可以吃300块都不用钱。

反正,就是好开心。这就是我的青春!别人在选举,我们在郊游。学校一共出了好几台游览车把我们带去呢!超开心。我事后想想,奇怪,把我们这些未成年的小孩子带去,有什么意义吗?我们又没有投票权!

然后我就满二十岁了。

我第一次投票的时候,是被我奶奶死拖活拖拽起来的,投票日当天放假,本来想好好地睡一觉。结果我奶奶死拖活拖地一直要把我拖去投票。我说,我又不认识他们。老实说20岁也真的有点小,谁知道要投给谁?

当时台北市议员是多选制,国民党都有新闻推广配票方式,以防止民众全部大家都投在一个明星候选人身上,导致其他国民党候选人落选。当时都有宣传,比如身份证号,尾号一二投给谁?尾号三四投给谁?尾号五六投给谁?诸如此类的配票制度。我奶奶看了新闻,然后详细比对我们家每个人的身份证号,在选举前就开始一个个打电话去强迫,给我的姑姑,给我的大伯,各个亲戚们一个个强迫,叫大家一定要去投票。

我也在她的死拖活拖硬拽下,投下了一个我搞不清楚状况,不知道他是谁的谁?然后我就回去睡觉了,因为不投票,我奶奶不给我睡觉。然后她就跟爷爷整晚守着电视看开票。

这就是我曾经以为的选举:蹭吃蹭喝蹭玩。

然后我长大了,我开始工作,我的工作很广泛,包括唱歌跳舞演戏主持我什么都干。我只知道时间,地点,还有对方会给我多少钱。准备好,我就去了。

我只有提醒自己,尽量不要穿蓝色或绿色。免得走错场子。因为事先我根本不知道是什么场子,只知道是选举,所以我只提醒自己,不要穿蓝绿这两种颜色。因为你不确定你会走到蓝的?还是绿的?

三位经纪人哥哥也没有特别问我支持谁?老实说,因为我自己也说不出来我支持谁?当时的我真的不懂,支持谁对我来说有什么差别?我的通告费又不会变高,他们给我的钱是一样的啊!哥哥们只有告诫我:你一定要学台语(闽南语,下同),你一定要会唱台语歌,不然你没有办法过浊水溪!台下人都听不懂。

然后,就开始我的天涯海角走唱人生……

我想我应该至少唱了一两百场选举秀——在全台湾各个角落,各个大大小小农村庙会夜市,你想象不到的台湾的任何角落。挣钱,我就是挣钱。选举的时候挣钱的还不止我们。还有做舞台车的,做旗子的,印传单的,还有流动小摊贩。这都是我们赚钱的大日子。

有的候选人希望我们穿着他的竞选衣服帮他游街一下,就是站在选举车队上挥挥手,可能又会加给我们一些钱。

所以选举到了,我非常开心。这代表赚钱的大日子到了!像我们这样子,到处走场的小明星在台湾一大堆。对我来说,这是过年!准备抢钱。但前提是我们还是不认识那个候选人。尤其是些什么云林嘉义屏东南投,我怎么可能认识他?

等我了解了选举秀的操办模式以后,我开始了解了,在一些乡下的小地方,你不找一些明星来,你是很难聚集群众的!所以候选人会找一些明星来帮他站台,把群众聚集起来,才会有人有耐心的愿意听他说话,因为他说完还有下一个明星会登台。就算他们不想听,也会愿意来看明星。就算他们不想听,等摸彩抽大奖,也是很开心。

其实有时候我真的看不明白,为什么每个候选人都要洒尽千金,去选一个月收入微薄的小官?

我曾经有个朋友告诉我,他花了1000万台币,只为了打一个民进党议员的台北市初选!可问题是一个台北市议员,一个月的收入也才10万台币啊!这完全是一个赔本生意,我真的看不懂,这样选的意义在哪里?

选举真是一个劳民伤财的事情。我实在看不懂,选举这个制度哪里好?但是选举你选的不好,你投的人不合适,你马上就会知道,你未来的日子将会过得不好!!

其实我就很喜欢共产党一点,就是不管换了哪一个人领导,本来制定的要完成的计划绝对不会变会依然的执行下去。

不像台湾,这个市长做的BRT,那个市长上来就把它拆了。“拆”跟“做”不是都要钱吗?能不能多心疼老百姓一点点?

我真的厌倦了台湾这个选举!而且选举这个制度,劳民伤财。你看共产党多好?共产党的大官他们不需要花钱讨好选民,他们在他们自己的位置上从基础开始努力。人民安居乐业。不管谁当,制定的大方向,绝对不变。有人贪污,直接拽下来就地正法。少了很多事,就把一个国家弄得富强!你不会看到他们的大官要跳海,你也不会看到他们的大官要比赛吞曲棍球。安安静静的埋头苦干,为人民服务。

我开始喜欢这样社会氛围。

但是没办法,我还是要回去投票。我现在知道了,我的这一票有多重要。

你有听过本地北京人,上海人需要离乡背井去外面讨饭吗?没有!因为他们那个城市就是有这么多工作机会,可以养的活他们那些土著。

但是我越来越多的台北市朋友也都走了…

原来民进党执政的人民,下场就是过得这么苦。我的这一票,原来很重要。

只有选择出来一个愿意统一的领导人,我才有可能被解救。所以我已经看腻了这些人的嘴脸,不要想骗我。

我只愿意把票投给公开支持统一的候选人。

[责编:潘晓慧]
最热图集
最热文章
关注我们
华声论坛微信公众号:vocbbs
【扫一扫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