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网络热点 > 正文

聂扶摇:父亲 平淡生活中的英雄梦想

2018-06-06 15:16:40  


父亲:平淡生活中的英雄梦想

文/聂扶摇

深夜,我在床侧辗转,有关即刻来临的高考的一切,像密小的爬虫四处蠕动啃噬,噆肤刺股,难以入眠。思绪化作一个长钩,将我拉回几年前……

上帝安排了我们的人生,定会让我们幸福地走下去。

母亲最终还是决定去外地学习,临走时,我没有与她说声道别,甚至对于她的匆匆离去,我一无所知。

那天晚上回来,从父亲口中得知母亲已经走了,我心中顿时暗暗欢喜:走了也好,这屋子终于可以安宁一阵了。

的确,母亲是很啰嗦的,不仅对我是这样,对父亲也如此。可这几日,父亲旧病复发,很是难受,我整日又在学校念书,便只能让父亲一人呆在家里,这时我才感到家中缺少了什么。倘若母亲的那些啰嗦的话语能时常萦绕在父亲耳边,也许父亲的情况会好些。

放半月假了,父亲本说好病情好些了,要来接我,结果爽约了。父亲是很守信用的,这次一定是出了事。我带着疑惑,一路顶着寒风走回了家。

一直以来,当父亲没在家时,他便一定是开车出去了。可这天,父亲的车停在楼下,在家中,我也未能看见父亲的身影。

晚上,门铃声响起,我跑下楼,是祖父,我对他的到来感到十分惊讶。

“难道你还不知道?你父亲已经去了大城市的医院!”祖父说道。我看到了祖父眼里闪过一丝失望。没错,作为儿子,我的确是深感愧疚的。

晚饭后,祖父说他第二天一早就要去医院照顾我父亲,和我告别时,他回过头来对我说一句:

“你父亲是最好的父亲,我年轻时做父亲也没像他这样过!”

我的泪来了,急忙躲进暮色里,拭干了泪。

月色弥漫在城市的角落,又被四处的霓虹灯所遮盖,其状之隐伤犹如一位乞讨者身上的秘密。

回到家中,一想到今夜的灯光,只因我一个人而亮,心中便是无比的悲凉。

过了两日,母亲回来了,而我也已去了学校。

正逢元旦假期,我和母亲在饭桌上,她突然提起了往事,“还记得十年前的那场大病……”

听到这里,我一阵惊慌。仿佛就发生在昨天,可是昨天已是十分遥远,已是不堪回首。虽然那时我还年幼,但仍然记得那些生与死纠緾不清的日子,那些生存与死亡较量的场景,我仍然历历在目。只是那时,我还不懂什么是生离死别,也不明白什么是亲情的力量。

但现在似乎是明白了,我也决定去一趟长沙。况且母亲说父亲13日要动手术。我无法想象,父亲那遍体鳞伤的身体上将要划开几刀,我无法想象,当医生面对父亲的身体时,该有这一种怎样惊恐和敬畏的神情。

新年的第一天,我独自一人抵达了长沙。这个城市的绚烂,对于我这个陌生的行客来说,似一道无法触及的彩虹。来来往往的人们,脸上都洋溢着幸福的笑容,他们都有着一个共同的幸福。

此刻我的心情也是激动的,我又将回到他的身边——这个育我成长的伟大的男人,我也将回到这个“家”。

打开病房的门,只见祖父躺在椅子上睡着了,他那愈加白了的头发和憔悴的身体,尽显老态。父亲也躺在病床上熟睡着。他轻眷双眼,还稍微带些笑意,脸上毫无痛苦,毫无悲哀。由此我便能想象得到,十年前,当死神来到父亲面前时,又是带着一种多么畏惧的面孔离开。

我没有将父亲叫醒,只是站在床边默默等候。

平日里,父亲对我是很严厉的,我甚至都不敢直视他的眼睛,而当他终于醒来时,我看着他那双明澈的眼睛,其间充满了惊讶与欣喜。

在父亲面前,我向来不大会说一些漂亮的话,即使是现在也如此。我只是静静地看着父亲,慢慢地靠近这位一直以来与我关系似乎很疏远的父亲。

但,我是爱父亲的,就像父亲爱我一样,虽不多言,却能体会。

我之前的伤病尚未康复,一连经几个小时的周折,己是十分疲惫,便躺在椅子上昏睡了一下午。

晚上,我和这位一直与我少言语的父亲,交谈关于文学与哲学方面的问题。此刻,父亲完全不像是位病人,却像是位学者,把我带进知识的海洋。父亲也在这畅谈中,显得十分欢快。假使我是一位诗人,我定会尽力去歌颂这人世间的真善美,假使我是一位作家,我也定将人们的精神面貌跃然于纸上。然而这只是假设,但父亲是能做到的。我就好像父亲手中的一支笔,每当他轻抚时,便能描绘出一片春天。

我第一次感到父亲是如此的和蔼,我也是第一次在父亲面前表现得如此从容。可这样的日子很短暂,第二日一早,我便要回家,准备上学了,当我合上房门的那一瞬间,我和父亲对视了一眼,背后是久久地眷顾。

走出医院,我明白,生活已是如此的艰难,未来还不知有怎样的风雨等待着我们。但,这是生命!

我也知道,父亲一定会尽快好起来的,这样我便又能每晚尝到父亲亲手做的美味的牛肉面了。

回到家,母亲告诉我,她收到了父亲发来的信息。父亲在信息中提到:“儿子在我身边的这一天,是我住院以来最快乐的日子了。”

我顿时眼框湿润了。从小到大,当我有困难,当我在生病时,父亲不知为我付出过多少!而我只在他住院时看过他一次,他便心满意足,感动异常。

或许,这一辈子我也成为不了名人,也成为不了英雄。但在那一刻,我感受到我作为父亲的儿子,已是足够幸福。从那一刻开始,我觉得父亲,是我平淡生活中的英雄梦想。

我躺在床上,就这么想着,上帝既然安排了我们的人生,定会让我们幸福地走下去。有关高考的忧虑如云雾散,驱散这云雾的,是父亲明澈而坚毅的眼。

远处,一声鸡啼唱破了黎明。

聂扶摇,华容县怀乡中学高三年级1501班学生。

[责编:胡顺]
最热图集
最热文章
关注我们
华声论坛微信公众号:vocbbs
【扫一扫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