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全球头条速递 > 正文

“护驾”特金会,为何选他们?

2018-06-06 10:01:04  [来源:环球网]

据路透社6月5日报道,被誉为世界最勇猛战斗部族之一的尼泊尔廓尔喀雇佣兵将为6月12日举行的朝美历史性峰会提供安保服务。

报道称,熟悉新加坡VIP安保的外交人士透露,两位领导人都将带来自己的安保团队,廓尔喀雇佣兵也将与新加坡警方一道,共同确保峰会会场、道路和酒店的安全。

国际战略研究所(IISS)的新加坡武装部队专家蒂姆·赫胥黎表示,“廓尔喀士兵是新加坡能提供的最好的安保团队,他们肯定会加入(峰会)。”他还说,“他们是非常具有实质性的前线部队,这种活动要求的恰好就是这些受过训练能为特殊行动作战的廓尔喀人”。

报道称,新加坡警方发言人拒绝回答有关廓尔喀雇佣兵的人数和部署的相关问题。不过,国际战略研究所(IISS)的出版物《军事平衡》资料显示,有1800廓尔喀士兵受雇于新加坡警察局。

新加坡曾是英国殖民地,因此延续了英国超过200年招募尼泊尔廓尔喀雇佣兵的传统。19世纪,英国人在和尼泊尔的战争中被廓尔喀人击败,此后钦佩于廓尔喀人的勇气和战斗技能便开始付费招募。廓尔喀士兵现在服役于英国、印度、尼泊尔、文莱和新加坡。

上周,廓尔喀雇佣兵也为“香格里拉对话会”提供了安保服务。

为何他们频频亮相于重大场合?环环带你探秘!

对大多数人来说,身材不高但体魄健硕的廓尔喀人颇有些神秘,《环球时报》记者曾于去年11月赴尼泊尔采访,在当地训练营看到了他们艰苦训练的场景,也了解到他们这么做背后的辛酸和无奈。

如果一个改变家庭命运的机会摆在面前,你会不会全力以赴?对19岁的廓尔喀小伙拜拉吉·塔芒来说,答案是肯定的。在加德满都一个廓尔喀雇佣兵选前训练营里,塔芒对《环球时报》记者说,接下来他将迎接生命中最关键的日子,选拔考试将决定他的家庭未来是衣食无忧,还是继续挣扎在温饱线上。

选拔——2400米要跑进九分半

《环球时报》记者的车子在加德满都迷宫般的街巷里转了几个弯,终于发现花木遮掩下“隐”在路边的一座咖啡馆模样的建筑。大门内墙上的廓尔喀士兵卡通形象和历届优秀学员照片提醒记者,这就是成立20多年的“公牛俱乐部”——尼泊尔最知名的廓尔喀雇佣兵集训机构之一。

“在这里,受训人员将经历一系列艰苦培训计划,包括模型分析、体能训练、高风险战术练习、野战练习、武器技能培训等,旨在增强英国军队和新加坡警务人员职业所需的属性和基本素质。”一名负责接待的工作人员告诉《环球时报》记者,公牛俱乐部已成功为英国陆军和新加坡警察部队输送了500多名学员。

穿过俱乐部狭窄的前庭,走进一座室内体育馆,眼前的情景让记者有些诧异:教练拉泽拉姆·拉玛正带着十几名廓尔喀少年进行训练,而这些准雇佣兵并非身材高大健硕,而是矮小精瘦。记者上前邀请一名相对瘦小的学员掰手腕。尽管记者用尽全力,对方却纹丝不动,不得不收起轻视之心。

据拉玛教练介绍,每年六七月份,来自英国的教官会到尼泊尔各地的廓尔喀人村落征兵,应征者会有一些体貌要求,“比如身高不能低于5.2英尺(约158cm),体重不能少于50公斤,胸围不小于79厘米。当然,教育水平,尤其是英语水平也很重要。”

这只是第一步。教官通过基本信息进行一轮筛选,然后对剩下的人进行体能测试。“抱胸仰卧起坐两分钟要做70个,800米跑要在2分40秒内完成”,拉玛教练说,这一关通过后就可以进入集训期了。

最严苛的“大考”在每年10月展开。以中长跑为例,2400米要在9分半内完成。拉玛教练说,为了达标,学员们要进行5000米野外负重登山跑等训练。体能测试通过后,还需要进行30分钟的面试,主要考查英语听说能力和思维敏捷性,之后决定派往何处。

冒险——只为改变家庭命运

塔芒是公牛俱乐部最优秀的学员之一,但由于他有些害羞,去年未能通过最终面试。“一些问题没想好,比如自我介绍,未来想加入哪支军队。今年我有信心被选上。”

谈到参加选拔的原因,塔芒告诉《环球时报》记者,他最想去当新加坡警察,因为听说那边的收入比较好。塔芒的队友阿尼塔古力显然比他“有觉悟”:“首先是我比较有兴趣;其次,我们的先辈有从军的传统,我想把这个传统延续下来。当然,钱也是一个原因。”

在人均年收入只有5000元人民币的尼泊尔,成为一名廓尔喀雇佣兵被派往海外,无论从军从警,都是一个“好出路”。拉玛教练曾参加过选拔,他告诉记者,如果被选上,平均每个月能拿到1500英镑(约合1.3万元人民币)。“涉及格斗等特殊工作的薪水比较高,如果派到阿富汗、黎巴嫩等战区,一个月能拿两三千英镑,况且穿衣、吃饭等基本消费都是免费。”拉玛教练说,从去年开始,选择去法国的学员开始增多,因为法国的工资高,选拔过程比较简单,加入之后收入最低也有八九百英镑。

廓尔喀士兵的生活保障是终身的,退役后,他们能领取一定数额的津贴。尼中合作协会主席普瑞姆·沙格尔带《环球时报》记者来到加德满都的退休津贴发放中心,该中心位于一个名为“印度廓尔喀会所”的地方。尽管大门外是脏乱的街面,门内却绿草茵茵,廓尔喀人引以为豪的军刀标志随处可见。

尼泊尔特里布文大学教授南达·辛格对《环球时报》记者说,印度在尼泊尔设立了3个退休津贴发放中心,目前曾在印度服役的退休廓尔喀雇佣兵已达12.7万人。

生死——常被派往冲突一线

廓尔喀士兵的名声并非越响亮越好。以印度为例,根据1947年与尼泊尔和英国签署的三边协议,它可以征募廓尔喀士兵参加针对“除印度教徒、非武装人员和廓尔喀人以外的任何人”的军事行动。目前,印军有7个廓尔喀军团,约3万余人。在印度与邻国的冲突和对峙中,廓尔喀人常常被推向最前线,这在尼泊尔国内引发反对声浪。

这让《环球时报》记者想起一名中国老兵1962年的经历。当时是中印冲突爆发前夕,印军廓尔喀联队闯入中方控制区,这名老兵负责喊话警告对方,同时进行交流接触。“我送他们国产牡丹烟、群英烟,他们高兴地珍藏起来。我给他们唱我会的几首印度电影插曲,如《流浪者》《两亩地》。”这名老兵说,通过交流,他们大多数人明白边界问题是中印之间的事,而他们只是为养家糊口。后来,印军高层察觉到了,便用印军本土联队与廓尔喀联队换防。

此次在加德满都期间,《环球时报》记者受邀参加大尼泊尔民族主义阵线举办的“洞朗对峙后廓尔喀雇佣兵招募问题”座谈会。参会者有尼多个党派及团体,发言火星四溅,与其说是座谈,倒不如说是一场反雇佣兵招募的集会。

“廓尔喀雇佣兵招募流程应该立刻被取消!”尼共(毛主义)前地方发展大臣德夫·古隆的态度很坚决。他认为,廓尔喀雇佣兵决不能针对中国,尼政府应积极建设大型项目,为青年们提供就业机会,以免他们为了生计去印度或英国参军。

然而,丰厚的薪金,让尼泊尔年轻人难以抗拒当雇佣兵的诱惑。在被《环球时报》记者问到如何看尼泊尔青年被印度派到前线与邻国对峙时,公牛俱乐部的教练拉玛迟疑了一下说:“我们不希望战争。我们当兵是为生活所迫,我们知道可能会被派到前线,我们也知道印度跟巴基斯坦甚至中国都有边界问题,但忠诚是我们的职责。”

在南达·辛格教授看来,尼泊尔应该退出与英国和印度签署的征兵协议,因为这违反尼泊尔的外交政策。他认为,尼泊尔拥有丰富的自然资源,在农业、旅游、基础设施建设等领域潜力巨大,尼泊尔可以和中国等国进行更广泛的合作,廓尔喀青年也应该投身这些领域。“为什么不这样?尼泊尔人热爱中国。廓尔喀青年应该有其他的生活方式,我们应该有一个稳定的政府,这个政府必须有兴趣解决这个问题。”

[责编:潘晓慧]
最热图集
最热文章
关注我们
华声论坛微信公众号:vocbbs
【扫一扫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