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深度文章 > 正文

没了卡扎菲的利比亚到底有多乱?

2018-06-04 10:56:05  [来源:网络]

距离利比亚轰轰烈烈地推翻卡扎菲的革命,已经过去了七年,但是利比亚好像并没有变得更好。如今的利比亚仍然是一片修罗战场,刀兵四起、军阀混战,大量居民从地中海逃入欧洲。

后卡扎菲时代的利比亚怎么越来越混乱不堪了?

今天的文章就一起来看看利比亚在后卡扎菲时代的变化。

后卡扎菲时代初期:虚假的希望

卡扎菲死后初期,利比亚一度显示出向好的可能。各路反卡扎菲人马集中在一起搞了一个过渡委员会,商定以后按照民主原则治理利比亚。

2012年7月,时隔四十多年之后,利比亚再一次举行了选举。选出了作为议会的国民大会。这个国民大会以工程师穆斯塔法·阿布·沙古尔为领导,具有相当的世俗化和经济发展倾向。

因此利比亚当年石油生产数量就回复了战前的水平。对于以石油为经济支柱的利比亚来说,这个消息非常不错了。在当时,甚至有为数不少的埃及人跨国来到利比亚打工,从侧面证明了利比亚在当时依然算是一个很有吸引力的国家。

但隐忧始终存在。

在反卡扎菲过程中,各地各种武装组织纷起。这些武装组织政治信仰不一,有拥护新政府的,有卡扎菲支持者,有部落武装,有极端宗教分子,更有纯粹打家劫舍的犯罪集团。据估计,人口400多万的利比亚,在当时武装人员总数可能高达20万。而利比亚民选政府反而缺少直接能掌握的军事武装。

在充斥着暴力的环境之下,不管是平民还是权贵都难以自保。

2012年9月11日,美国驻班加西领事馆遭到了极端武装分子的袭击。包括大使在内的4人死亡。一伙数十人的武装团体在市内横行八个小时,几乎畅通无阻。八个小时,之后才有所谓的政府军,其实也就是政府雇佣的民兵出来解围。

2013年,更发生过武装组织劫持总理的事情。虽然很快总理就被释放,但这些事情都再清楚不过地反映了利比亚军政的混乱状况,一个无政府无公权力的黑暗森林正在利比亚悄然形成。

无论如何,直到2014年之前,利比亚虽然问题多多,尚且能维持一个大概的团结。但到了2014年之后,连这样表面的统一都难以维持了。

从大的格局来看,阿拉伯之春之后的中东国家,普遍面临着宗教和世俗之间的斗争。这些斗争有时会非常剧烈,比如埃及,就在2013年发动政变,赶走了民选出来的穆斯林保守势力。

利比亚同样受到这个矛盾的影响。但与埃及存在强大的军方的不同,利比亚的权威已经完全破碎。贫困而混乱的生活无法让民众获得满足,大量底层群众开始倒向宗教寻求内心的安慰。宗教势力由此崛起,与世俗派产生了尖锐的对立,并且逐渐渗透进了国民大会,将国家政权向伊斯兰主义方向牵引。

这激起了世俗派的强烈不满。2014年5月,支持世俗派的哈夫塔尔将军成立了国民军,组织了一次尊严行动,宣称要清除伊斯兰,率军进攻班加西。

此人出生于利比亚东北部的艾季达比亚,在利比亚东部威望很高。将军早年跟卡扎菲一起革命,后来与卡扎菲发生矛盾,远走美国从事反卡扎菲活动。

将军2011年之后才回国,具有一定的军事才能和政治威望,并且与欧美国家联络密切。其世俗化的意识形态甚至得到了俄国支持,可以说是卡扎菲之后最具有实力的世俗领袖。

“二次内战”霍乱人间

2014年6月,纷乱之中的利比亚再次组织了一次选举,在这次选举中,世俗派大胜。但旧的国民大会拒绝接受。从此之后的数年里,双方各自在利比亚国内寻找各种盟友,战斗不止,这被称为利比亚的“二次内战”。

哈夫塔尔和新议会除了掌握东部国民军以外,还同西部山区的津坦民兵、“雷霆”特种部队结盟。

而旧议会依靠的是西部米苏拉塔民兵联盟。相较于国民军而言,该联盟比较松散,与其结盟的有石油设施卫队和利比亚之盾组织。他们在国际上的盟友也偏弱,由土耳其和卡塔尔支持。

所以整体来看,国民军为首的东部势力占据了上风,哈夫塔尔更在去年宣传其控制了大部分利比亚领土。

但电视上的宣称并不能解决实际问题,利比亚局势其实是彻底失控的。各地军阀势力到处设岗拦截,收取过路费。仅在首都的黎波里,就有四支民兵武装盘踞,他们走私、绑架、敲诈、谋杀。“这里什么都没有,没有警察,没有军队,没有纪律,只有人字拖和冲锋枪”。

利比亚混乱的局势也为伊斯兰国的扩张提供了机会,还深得极端原教旨主义者信任。极端组织在本地执行严厉的宗教法规,禁烟禁酒禁毒,强制妇女带面纱,禁止庆祝非伊斯兰节日,关闭非伊斯兰学校并迫害其统治区的非伊斯兰教徒。

仅在苏尔特一地,伊斯兰国武装就曾两次处死数十名外籍基督徒。

完全丧失控制的还有国境线管理。利比亚难民在二次内战爆发后迅速成为国际社会关注的重大问题,这些难民往往乘坐小船横跨大洋,风险极大,有不少人丧生大海之中。

然而值得说明的是,这些难民一般不是利比亚人。借道利比亚前往欧洲的,主要是来自其他国家如马里、尼日尔、乍得、索马里、厄立特里亚等国的非洲人。这些国家比利比亚还要贫穷得多。

一般有积蓄的利比亚人,不会愿意坐这种小黑船。他们即使出国避难,也是到周边的突尼斯、埃及等地。在高峰时期,仅突尼斯一国,就收留了100万利比亚人。

走投无路的

才要赌上翻船的风险

去海对岸碰运气

暴力、恐怖袭击、难民,这一切给利比亚的经济带来了严重的影响,尤其在石油出口方面。到2016年内战最激烈的年代,利比亚的石油产量只有37万一桶每天,连卡扎菲时期高峰的1/4都不到。利比亚的人均名义GDP降至2000多美元,同样为卡扎菲时代的四分之一。

在首都的黎波里,每天都会停电六到七个小时,垃圾堆积成山,食品供应也成了大问题。混乱的利比亚输出的石油变少了,输出的武器和极端分子却变多了。

推翻卡扎菲的内战之中,利比亚武器就曾大量外流。当时就有新闻指出,大量机枪、步枪、手榴弹,乃至火箭筒、炸药消失不见。在之后的较平稳时期,利比亚过渡政府曾经试图收缴武器,但成果有限。

获得武器并不那么难

二次战乱之后,武器的流动自然更难控制,除了周边的非洲国家,利比亚的武器也流向了欧洲。据报道,有3000多个欧洲非法组织从利比亚获得武器。其中既有各种黑帮和犯罪团伙,也有各种恐怖组织。

在马里,大量的图阿雷格雇佣军在利比亚内战之后,携带武器,进入马里,掀起叛乱。兵锋甚至直抵马里核心地区。后在法国出兵干预之后,危机才得以解除。

图阿雷格人的阿扎瓦德组织

最强盛之时甚至占领马里大部分领土

直指首都巴马科

而基地组织马格里布分支,本来是一个无足轻重的小组织,在获得利比亚流出的大量武器后,一跃成为装备精良的恐怖生力军。

解决办法:又来选举?

军阀的混乱对抗是局势难以收拾的主要原因。但在利比亚,主要的城市只有的黎波里和班加西两座,控制了大型城市的资源的军阀就能够逐渐收拾其他的军阀,稳定局势。如果给哈夫塔尔将军若干年时间,军阀问题倒是有可能被解决的。

问题在于

这本质上是个沙漠绿洲组成的国家

相互隔绝且距离遥远

连石油管理处都是一股单独的势力...

但利比亚的糟糕状况,让西方为首的国际世界极为焦虑。难民、非法武器、恐怖分子都会流入其他国家,是非常麻烦的事情。于是联合国牵头,在2015年,联合各方签署了《利比亚政治协议》,弄了一个所谓的民族团结政府。

安理会呼吁利比亚各方执行

政治协议以便举行选举并完成政治过渡

但民族团结政府自然难以真的团结利比亚,它唯一的作用就是很大程度上取代了旧议会的权力,大批旧议会的支持者纷纷向民族团结政府靠拢。东西对峙换了一个对象。

于是国际社会祭出另一大招,继续推动大选,利比亚将在2018年9月进行总统选举。

被认为重要的候选者有两位。一位当然是哈夫塔尔将军,本来宪法起草委员会还想把他排除在外,但将军的手下肯定不会同意,强迫议员们接受了哈夫塔尔将军的竞选资格。

另一位则出乎意料,是卡扎菲的二公子,赛义夫·卡扎菲。他在卡扎菲倒台之后,被关押了五年之久,直到前年才释放。他的竞选资本,当然是卡扎菲时代稳定的回忆。

但利比亚是否特别怀念卡扎菲,怀念卡扎菲是否需要受赛义夫、赛义夫本人是否能拉到足够的武装支持,这些都是问题。利比亚人怀念的更多是稳定,而非卡扎菲本身。

所以总体来看,哈夫塔尔将军可能还是最有希望稳定利比亚的人。但他年事已高,最近甚至传出他已经病逝的消息。国民军方面当然对此矢口否认。但一旦他有个三长两短,他的后继者能否掌握拼凑出来的同盟军,就成了一个大大的问号了。

利比亚的混乱是世界历史上的一个典型现象,一个强权瓦解之后,往往难以形成新的权威,而是陷入长期的混乱之中。作为一个刚刚建立民族意识不久(1951建国),部落、宗教矛盾复杂的国家,利比亚更是难以避免如此。

[责编:潘晓慧]
最热图集
最热文章
关注我们
@华声大视界
华声大视界微信公众号:dsj_voc
【扫一扫二维码】
大视界,用平民视角展现世界的另一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