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深度文章 > 正文

留给欧盟改革的时间不多了

2018-05-25 15:56:59  [来源:青年参考]

任凭德法两位“盟主”东奔西走,千呼万唤的欧盟改革一直不见动静。当下,欧洲的外部环境愈发恶劣,内部的窗口期也逐渐过去;如果马克龙和默克尔不能在当下的任期内取得看得见、摸得着的成绩,那么,欧盟成为“世界权力第四极”的愿景恐将走向反面。

----------------------------------------------

高呼“将欧洲的命运掌握在自己手里”大半年后,跌跌撞撞地连任成功的德国总理默克尔总算有所动作:她访问俄罗斯,接受了普京献上的花束,之后还将开启第11次中国之旅。与此同时,欧洲理事会主席图斯克继续为“欧洲自强语录”贡献“名言警句”:他通过社交媒体“感谢特朗普让我们丢掉幻想”,并感慨“有这样的朋友,谁还需要敌人”。

虽然因内耗不断和执行力不足而屡遭嘲讽,但作为“世界权力第四极”,欧盟的实力依然不容小觑,生命力也十分顽强,在欧债危机、难民危机、英国退欧等一系列冲击面前,它蹒跚着继续前进。随着欧洲各国经济普遍复苏,法国总统马克龙甚至提出了雄心勃勃的愿景,希望到2024年建成一个能与美、中两大国相媲美的强大的欧洲。

古人云“生于忧患,死于安乐”,欧盟面临的忧患这些年有增无减,大西洋彼岸的白宫主人还在不停地给他们制造烦心事。退出《巴黎协定》、大兴贸易保护、把驻以色列大使馆搬到耶路撒冷还嫌不够,美国又通过退出《伊核协议》羞辱了一把布鲁塞尔。自冷战结束以来,过惯了和平日子的欧洲人,还没遇到过这么让人手足无措的局面。

如果欧盟真能将眼下的窘境转变为加速自身改革的动力,那么“第四极”有朝一日或许真有出现的可能性。但无法回避的现实是:任凭默克尔和马克龙两位“盟主”东奔西走,千呼万唤的欧盟改革却一直不见动静,这个机构还是希腊债务危机时的老样子。

所有人都知道,欧盟不能就这么因循守旧下去:安全上依赖美国,能源上依赖俄罗斯,政治架构缺乏民主性、代表性,决策机制叠床架屋、效率不高;领袖国家相互掣肘,东西南北裂痕重重,民族主义、民粹主义、威权主义泛起,疑欧、恐欧、反欧情绪蔓延。若非马克龙的当选迎头痛击了这股风潮,现在的欧盟领导人恐怕已不会再有坐而论道的闲情逸致。

不仅是政坛老将默克尔,马克龙对现状也是颇有危机感的。他被舆论捧为“欧洲的英雄”、获颁德国的“查理曼奖”,既是因为他的当选稳定了人心,也是因为他高举欧盟改革的大旗,提出了雄心勃勃的全套方案,从设立欧元区财长、支持“多速欧洲”、建设“保护性欧洲”到加强防务建设,让人眼前一亮。无怪乎有人主张,经历了此前十余年“头痛医头、脚痛医脚”的被动应对,当下的法国更适合担任欧盟的发动机。

不过,马克龙在索邦大学和欧洲议会的侃侃而谈已经过去好几个月,欧盟改革还是“只闻楼梯响,不见人下来”。作为欧盟另一大支柱国家的掌舵人,默克尔王顾左右而言他,她的同僚公开反对法国人的方案,却又提不出替代计划,以至于被《金融时报》嘲讽为“特朗普式的德国优先”。转眼间,马克龙已经上任整整一年,欧盟改革怎么改还是连讨论都没有进行,急得他在亚琛直言“我们必须跳脱自私、禁忌和恐惧”。

欧盟面对的许多困难并不是内生的,但欧洲人不应该不懂得内因和外因的关系。现在,留给他们的时间似乎不多了:2019年,欧洲议会就将改选,届时,反欧力量可能借机超越成员国层面,径直杀入布鲁塞尔,导致推行改革更加艰难。

如果马克龙和默克尔无法在当下这个任期内取得看得见、摸得着的成绩,那么欧盟的前景恐怕将更为灰暗,图斯克“毫无疑问,在新的全球游戏中,欧洲要么成为主要玩家之一,要么当炮灰”的发言,或有一语成谶之虞。

▋作者是中国人民大学政治学博士研究生。

[责编:潘晓慧]
最热图集
最热文章
关注我们
@华声大视界
华声大视界微信公众号:dsj_voc
【扫一扫二维码】
大视界,用平民视角展现世界的另一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