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深度文章 > 正文

1.4亿中国男人患有阳痿,真的假的?

2018-05-18 17:10:02  [来源:腾讯网]

5月15日晚,常山药业发布的一份公告中称,中国男性勃起功能障碍(ED)患者约1.4亿人。这一说法随后引发热议。5月16日,常山药业再发布补充公告,称上述数据来源于国信证券2014年5月发布的相关研究报告。中国每5名男性中就有1人阳痿,这个数据靠谱吗?

1.4亿这个数据是怎么来的?

1.4亿中国男性阳痿,上市公司常山药业的公告确实让人惊呆了。

不过需要说明的是,中国人日常所说的“阳痿”与医学上所说的勃起功能障碍(ED)并不完全是一回事儿。

研究中医的人类学家冯珠娣曾在《日常生活的技术》一文中这样解释中医对于阳痿的理解,她说,在西医看来,阳痿是阴茎的问题,但在传统的中医语言中,被着重强调的部分不是看得见的“茎”,或者表面的“不举”,而是看不见的“根”,即在一种失调的生理过程中所产生的疾病本身。而在生产“伟哥”的辉瑞药业看来,判断男性勃起功能障碍的标准只有一个,就是他能不能勃起。

当然,就算是说1.4亿中国男人有勃起功能障碍,也是非常惊人的,这个数据靠谱吗?

常山药业在补充公告中说“节选了国信证券2014年5月底发布的相关研究报告”。的确,2014年5月国信证券《医药保健:抗ED药物专题研究 色不可戒,抢仿来袭》这篇研究报告,其中提到“中国总人口13.54亿,男性占比51.25%,其中20岁以上占76.98%,20岁以上ED患病率26.1%。”

因此,勃起功能障碍患者人数 13.54*51.25%*76.98%*26.1%=1.4亿人。

但26.1%的患病率又从何而来?这一数据源自北京大学人民医院泌尿外科主任、中华医学会男科学分会主任委员王晓峰教授在2010年发布的一篇报告,报告中提到:“中国内地男性‘弱症’(勃起功能障碍ED)总患病率已达到26.1%,40岁以上人群患病率为40.2%”。

而另据《瞭望新闻周刊》报道,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CFDA)南方医药经济研究所首席研究员张步泳在接受采访时表示,他曾在北京、上海、广州等一线城市中的2200多名20岁以上成年男性中做过调查,其中40岁以上人群的ED患病率为46.2%,20岁至70岁的整体发病率为26%。这一数据与王晓峰教授的数据相差不大。

而《2014年欧洲泌尿科学会勃起功能障碍指南》中提到,在所有被调查的人中,勃起障碍患病率是27%。

当然也有相对保守的统计数据,世界卫生组织(WHO)2013年的统计数据显示,全球患有勃起机能障碍的男性约10%——就算按照全国男性人口总数7.11亿推算,中国患有勃起功能障碍的人口总数只有7000万出头。

此外还有多家研究机构和券商发布数据,中国勃起功能障碍的患病人数从数千万到1.2亿不等。

数据就高不就低,因为卖“伟哥”真的很赚钱

数据那么多,为什么常山药业选择了几乎最高的那一个?理由也很简单,因为其子公司生产的国产伟哥获批,即将上市。而且之前已经有药企通过生产国产伟哥赚的盆满钵满,这是鼓吹公司业绩的好机会。

人们常说的“伟哥”,基本上指的是一款商品名为“万艾可(Viagra)”的药物,适用于治疗勃起功能障碍。它的有效成分叫做西地那非,能松弛阴茎海绵体血管处的平滑肌,使得血液流入,从而促进勃起。在1998年上市之初,这颗蓝色的小药丸曾引发全球的轰动。


1998年,周华健、品冠、李宗盛的歌曲《最近比较烦》也蹭了“蓝色小药丸”的热度

“伟哥”在2000年就进入中国内地市场,当时也是万众期待,不过由于购买渠道狭窄以及99元/颗的售价,前些年这颗蓝色小药丸的销售量并不及预期。

不过情况在最近几年有了改变。2014年,“伟哥”全球销量下滑了10%是,但在中国的销量却激增47%。更迅猛的增长来自于之后几年,不过受益的已经不只是生产“伟哥”的辉瑞制药了。

2014年5月,“伟哥”的专利到期,这也意味着中国企业可以申请仿制,垄断局面被打破,几十家药企纷纷提出申请。

同年10月,率先拿到仿制药批文的白云山迅速推出首款“国产伟哥”药物——“金戈”。

根据白云山2015年财报显示,当年白云山实现营业收入191.25亿元,同比增长1.63%。其中,“金戈”在上市第一年的销量为1495万片,营业收入为2.34亿元。

而到了2016年,年报显示,白云山营收200.35亿,同增4.76%;利润总额19.45亿,同比增19.47%;净利润15.08亿,同比增15.97%。同年,因为销售需求的增加,金戈的生产量同比增加81.00%,销量同比增长62.92%,收入达到4亿元,已经成为白云山第二大核心药物。

值得注意的是,金戈的毛利率高达91.95%,与上年相差无几,是其他产品毛利率的1.5至2.5倍左右。与此对应,金戈的营业成本却是最低的,仅有3222.27万元。可以说,金戈几乎是不用做太多推广就可以赚大钱的爆款产品。

从赚钱的角度,也就不难理解常山药业为什么会选择患病人数最高的那个数据了。而在公告发布之后,常山药业资本市场上受到追捧,公司股票连续两日触及涨停,与此同时,常山药业4位自然人股东在5月17日抛售了合计1008.75万股股份,套现金额总计约8765.54万元。

中国男人确实需要正视“下半身的健康”

说真的,这么多关于男性勃起功能障碍的研究数据,基本上都是从一个小范围调查推算到整个中国男性人口数上的,这种计算方法是研究中常用的,虽然称不上是十分严谨,但也是一种有意义的参考。

不过有趣的现象是,中国男性网民在看到这条新闻后纷纷祭出了“否认三连”:我不是!我没有!别瞎说!出现这种否认的原因有两个:一是很多人从自身经验出发,而普通人的常识与专业研究者的数据、事实有偏差是常见的事情,互联网用户还是偏年轻,而勃起功能障碍随着年龄的增长,患病率会不断提升;二是一部分人还是无法正视自己患有勃起功能障碍的现实,甚至根本不知道自己有这个问题。

2014年,由中华医学会男科学分会发布的《性福生活蓝皮书》显示,出现勃起功能障碍时,仍有24%选择上网求助或独自承受。广州中山大学附属第一医院男科主任邓春华教授认为,这主要源于患者对疾病的认知不足,羞于启齿,没有及时就诊并接受规范治疗。所以,中国男人真的需要正视“下半身的健康”。

而且,近年来,不断有新研究证实,勃起功能障碍不只是“下半身”问题,它还与某些慢性病(心血管疾病、代谢疾病等)关系密切,彼此间有共同的发病机制。ED往往是糖尿病、高血压、冠心病的早期表现。除了慢性疾病以外,吸烟也是引发勃起功能障碍的重要原因,而2015年《柳叶刀》的一篇研究提出,中国现在已经是世界上吸烟率最高的国家之一。

《性福生活蓝皮书》还有一个数据提到说,出现勃起功能障碍时,有40%的职场男性会选择看医生。把样本扩大到职场男性以外,北京大学人民医院泌尿外科主任王晓锋教授的研究数据显示,中国人因为勃起功能障碍去看病的大概只有20%左右。

当然,如果患者真的想去看病,想找到靠谱的医院也不容易。中华医学会男科分会第十七次全国男科学术会议上,中华医学会男科学分会主任委员姜辉教授曾透露:“全国治疗‘男科’疾病的医院有几千家,但现有专职男科医师仅有2000多人,从事男科疾病诊疗的医务人员中有六成以上由泌尿科医生兼职。”

还有很多人因为不了解或者缺乏分辨能力,进了“黑医院”,最严重的导致“人财两空”的悲惨结局。

而不去就医的那些人中,很多人都相信通过食品、保健品能够改善自己现在的症状。前不久,网络上热传的一份某电商商品销售排行榜,排名第二的就是有“补肾固精”功效的保健品。不过,很多虚虚实实的保健品其实并不靠谱,无处方自行购买“伟哥”类药品也并不是什么好选择。最好的选择,就是抛弃逃避和羞耻的心态,大大方方的走进正规医院,咨询医生的意见。当然,还有一个必须解决的前提,就是医院里有足够接待患者的男科医生。

[责编:潘晓慧]
最热图集
最热文章
关注我们
@华声大视界
华声大视界微信公众号:dsj_voc
【扫一扫二维码】
大视界,用平民视角展现世界的另一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