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深度文章 > 正文

为救同胞,以色列特工办起度假村

2018-05-11 16:54:10  [来源:青年参考]

贾德·西蒙在度假村客串冲浪教练


阿鲁斯度假村的宣传小册子


以色列空军的C-130运输机承担了大部分营救任务


埃塞俄比亚犹太人乘飞机撤离

20世纪80年代初,一场针对非洲裔犹太人的营救行动拉开帷幕。以色列军方和情报机构海陆空三线出击,同时,一座度假村在苏丹境内的红海之滨盛装开业。客人们并不知道,在此客串冲浪健将、潜水教练和经理的,都是身负艰巨使命的特工。

阳光普照的沙滩上矗立着小木屋,身穿潜水服的情侣笑容灿烂,水中鱼儿五彩斑斓,不远处是壮观的珊瑚礁,还有光怪陆离的沉船残骸;夜幕降临后,天空呈现出令人窒息的美景,数以百万计的星辰熠熠发光……“这就是红海之滨的阿鲁斯度假村,一个奇妙的新世界!”

20世纪80年代初,欧洲各国的旅行社纷纷摆出印刷精美的宣传册,隆重推介位于非洲国家苏丹的一处新兴旅游目的地。数以千计的游客慕名前往这片沙漠绿洲,等待他们的是精彩的水上运动、热情的服务团队与美味佳肴。很快,游客意见簿上写满了赞美。

东道主苏丹对此乐见其成——在出手阔绰的承包商牵线下,这个国家首次迎来这么多外国游客。然而,无论是客人还是苏丹政府都不知道,阿鲁斯度假村是一个精心策划的障眼法;那些看似来头不小的经营者,其实是以色列情报机构摩萨德的特工。

2018年,影片《红海潜水度假村》在美国开拍,多位好莱坞明星参演。以此为契机,当年的知情者打破沉默,将比影片本身更富戏剧色彩的历史和盘托出。

度假村其实是座间谍基地

“此乃国家机密,之前从没有人谈起,”曾在阿鲁斯度假村“打工”的摩萨德情报员贾德·西蒙说,“连我的家人都一无所知。”

他口中的机密,是指以色列对埃塞俄比亚犹太人的大规模营救。后者属于名叫“以色列之家”的群体。1977年,为逃避内战和饥荒,这些黑皮肤的犹太人致信时任以色列总理贝京,希望获得庇护。曾经从纳粹手中逃脱的贝京当即下令实施救援。

接下来的几年间,总计约1.4万名非洲裔犹太人踏上长达800公里的艰难旅程,风餐露宿地来到埃塞俄比亚-苏丹边境扎营。苏丹是穆斯林国家,这些难民小心翼翼地隐藏自己的身份;好在,苏丹临近红海的地理位置,为他们的逃离提供了便利。

“我们向以色列海军求助。”参与行动的一位匿名特工表示,“他们说,‘没问题,但我们得有地方上岸’。”就这样,“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阿鲁斯度假村进入了特工们的视野。

该度假村于1972年由意大利商人建设,拥有红色屋顶的平房、厨房和餐厅,风景绝佳、交通便利。然而,由于找不到水电供应,度假村在以色列人到来前无人问津。

“这是天赐之物,给了我们在苏丹长期潜伏,特别是在海滩自由行动的可能性。”那位不明身份的特工强调,“当然,如果没有摩萨德的赞助,这地方根本别想搞起来。”

“在他们眼中,我们就像外星使者”

租下度假村后,特工们花了差不多一年整修它。宿营地里的大件设备,包括空调、小艇用的舷外马达和顶级水上运动装备,统统是从以色列偷运过去的。

“我将帆板运动带到了苏丹,”贾德·西蒙笑言,“本人是冲浪高手,给游客做教学责无旁贷。”几名特工客串潜水教练,负责日常管理的女特工表现得也很职业。

他们还招募了十几名当地雇员,包括服务生、司机和大厨。“我们付给厨师双倍工资。”那位未透露姓名的特工表示。当然,雇员们并不了解度假村的全貌,比如,一个“闲人免进”的储藏室里藏着无线电设备,用来和特拉维夫的摩萨德总部联络。

特工们白天招呼客人,晚上便溜进沙漠,和远道而来的难民接头。“埃塞俄比亚犹太人没得到任何通知,”贾德说,“他们甚至不知道我们是以色列人。我们谎称自己是雇佣兵。”

装满逃亡者的卡车要在两天里跋涉800公里,沿途经过许多检查站。为瞒天过海,特工们用上了欺骗和贿赂等各种手段,偶尔还得强行冲关。休息时,他们变着法子安抚受惊的乘客。

在个人回忆录中,贾德提到,20个难民孩子分享一块口香糖时的高兴劲儿,让久经沙场的特工们看呆了。“在他们眼中,我们简直就像从天而降的外星使者。”

卡车抵达度假村北部的海滩后,以色列海军特种部队连夜乘快艇上岸,接上难民,将他们送到游弋在外海的军舰上。这个环节险情频出——1982年3月,营救行动被苏丹军队发现,后者鸣枪示警,但载着埃塞俄比亚犹太人的快艇还是逃走了。

“如果我们中的任何人被捕,结局恐怕只有被送上绞刑架。”那位匿名特工说。

救人、创收两不误

意识到从海路撤离风险太大,摩萨德高层迅速拟定了新的方案。前方的特工们接到指示:在沙漠中寻找适合飞机起降的地点,以便将难民秘密空运出境。

贾德和他的团队四下奔走,在离海岸不远处发现了一个废弃的军用机场。1982年5月,第一架来自以色列的C-130“大力神”运输机,在夜深人静之时成功着陆。

130名埃塞俄比亚人乘那架飞机撤离。有人这样对贾德致谢:“你不知道,在漆黑的夜里,在苏丹的沙漠中登上一架飞机对我意味着什么……我从没见过飞机,感觉自己就像先知约拿进了鲸鱼的肚子,3小时过后,我突然就来到了圣地锡安(以色列)。”

两次空运完成后,摩萨德怀疑苏丹当局听到了风声,只能在更偏远的荒漠中另找飞机跑道。那位匿名特工描述道:“这些所谓的跑道几乎没有照明。我们只有10盏小型红外指示灯,飞行员在经历漫长而乏味的航程后,不得不在没有导航的情况下寻找我们。”

“相比之下,恩德培简直是小菜一碟。”他指的是1976年在乌干达实施的一次行动,当时,一架载着以色列特种兵的“大力神”强行着陆,救起100多名人质后飘然而去。

救援行动持续升级,阿鲁斯度假村的生意也愈发火爆。贾德说:“与苏丹其他度假胜地相比,我们提供的服务达到希尔顿酒店标准。”慕名而来的客人中,有埃及军官,有英国特种空勤团士兵,有驻喀土穆的外国使节及苏丹官员,可没人知道度假村主人的真实身份。

一名德国军官告诉贾德,他在很多地方痛快玩过,“但没有哪个地方比这儿更棒”。

阿鲁斯度假村声名远扬,挣到的利润足以使它在经济上自给自足,从客人那儿赚来的钱被用来租用运送难民的卡车。天长日久,摩萨德总部的财务人员也轻松了很多。

“游戏”在一纸密令下终止

1984年底,由于苏丹爆发人道主义危机,以色列方面决定将撤离行动升级。

在美国协调下,统治苏丹的贾法尔·尼米里将军私下同意让难民直飞欧洲。一名犹太裔比利时航空公司老板提供了一架波音707客机,前后将6380名埃塞俄比亚犹太人空运到布鲁塞尔,再转到以色列。相比阿鲁斯度假村,这场代号“摩西”的行动广为人知。

很快,此事被泄露给了媒体,摩萨德在苏丹的秘密任务被迫无限期暂停。

即便如此,乔装打扮的特工们依然需要为各国宾客服务。圣诞节和新年期间,在以色列休假的贾德甚至被召回苏丹,去组织跨年娱乐活动。

然而,气氛正在改变。“从1985年1月起,我就能闻到不祥的气息。”贾德说。

同年4月6日,尼米里将军在政变中下台。新上台的政权将矛头直指以色列,试图提升自身在阿拉伯世界的信誉。不久,一纸密令传到度假村:是时候撤退了。

“度假村里还有不少游客,”那位匿名特工说,“他们一觉醒来,发现自己孤零零地留在沙漠中。当地的雇员都在,但潜水教练、女经理……所有能管事的外国人都消失了。”

游客们满头雾水,以色列特工乘坐的飞机已经降落在特拉维夫的空军基地。他们驾车驶出机舱,前往摩萨德总部汇报,车上依然悬挂着苏丹的牌照。

阿鲁斯度假村闭门歇业了。至于因“摩西行动”停止而被困的492名难民,此后两个月,在时任美国副总统乔治·布什安排下,他们被美国飞机送到了以色列。

整个20世纪80年代,数以万计的非洲裔犹太人在以色列开始了新生活。“他们是真正的英雄,他们经历的磨难,普通人哪怕一天也无法承受。”贾德·西蒙在特拉维夫的一家咖啡馆里啜了口茶,为自己的故事画上句号。

“我们所做的一切,不过是在履行职责而已。”他说。

英国广播公司网站、路透社

[责编:潘晓慧]
最热图集
最热文章
关注我们
@华声大视界
华声大视界微信公众号:dsj_voc
【扫一扫二维码】
大视界,用平民视角展现世界的另一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