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深度文章 > 正文

当冷冻卵子从故事变成事故,人最终沦为技术的附庸?

2018-05-09 15:12:37  [来源:中国新闻周刊]

美国接连发生的两起冷冻卵子事故

让人们开始关注这项技术的另一个“F”

——失败(Failure)


(资料图片)卵母细胞玻璃化冷冻试验操作。图/视觉中国

冷冻卵子:当故事变成事故

文/徐行

2014年8月中旬的一个夜晚,一群时尚的纽约职业女性在一场酒会中聚在一起,她们一边喝着香槟,一边向卵子银行公司EggBanxx的工作人员了解,该如何科学地将生育年龄推后,以留出更多的时间在职场上打拼。这场免费酒会有一个很酷的主题——“让我们发冷”(Let’s Chill)。EggBanxx显然选对了目标客户群,酒会活动迅速从纽约蔓延至美国的许多城市。

根据美国辅助生殖协会(SART)的研究,自2009年到2015年这6年间,美国选择冷冻卵子的女性从475人增加到了近8000人。骤增的数字背后是许多独立女性选择的结果,却也不乏冻卵项目积极推动者的功劳,EggBanxx公司便是其中之一。

在那场主题为“让我们发冷”的晚餐会上,主办方用“3F”来描述它的关键词:有趣(Fun)、生育(Fertility)和冷冻(Freezing)。直到近期,美国接连发生的两起冷冻卵子事故,才让人们开始关注这项技术的另一个“F”——失败(Failure)。

两次冻卵事故

今年3月上旬,旧金山太平洋生育诊所(Pacific Fertility Center)与克利夫兰市大学医院阿胡嘉生育中心(University Hospitals Ahuja Medical Center)相继出现了诊所内用于冷冻卵子和冷冻胚胎的液态氮不足的问题,导致储存柜温度升高,并对冷冻储存的卵子和胚胎组织造成了不可逆的影响。

经过一段时间的调查,克利夫兰的大学医院在网站上发布了“致用户的信”,通报了受影响的冷冻卵子、冷冻胚胎的最新数据:“我们现在认为,此次储存柜故障会影响大约950名客户。”受影响的卵子、胚胎也从此前公布的2000多个更正为“4000多个”。

大学医院公布的初步事故原因是,“储存柜上的远程报警系统被关了”。正常情况下,一旦储存柜温度发生变化,远程报警系统就会向中心员工发送报警信号。

截至目前,涉事的另一家冻卵库——旧金山太平洋生育诊所尚未公布进一步的调查进展。美国生殖医学学会(ASRM)政策推广及发展官西恩·提伯顿(Sean Tipton)在事件发生后指出,“生育诊所完成所有调查并发现故障原因后,我们会与各诊所一起帮助他们采取一切措施,保证此类事件不再发生。”

卵细胞是人体最大的细胞,对冷冻十分敏感,在冻融过程中极易受到细胞内外形成的冰晶的影响,造成可逆或不可逆的损伤,这也使得冷冻卵子技术的发展相对缓慢。

虽然1986年科学家首次复苏冷冻卵子成功受孕,并诞生了首位“时光婴儿”。但操作复杂、复苏率低一直是困扰该技术的难题,直至1999年玻璃化冷冻卵子婴儿出生,上述问题才获得了突破。

据中科院遗传与发育研究所生物研究中心高级工程师姜韬介绍,玻璃化冷冻技术借助特殊的冷冻试剂,令卵细胞内渗透压升高,在快速脱水的同时,又保证脱水程度可控,最终在快速降温过程中卵细胞中的水形成玻璃化的非晶态固体,避免了产生冰晶破坏细胞结构。经过特殊冷冻液处理后,卵子温度可以迅速降温至液氮的-196度,并被存储在液氮罐中。

玻璃化冷冻技术的操作过程不算复杂,在冻卵存储中再配以稳定的液氮环境,理论上卵子可以在低温环境中一直沉睡下去。只不过,卵子在融化复苏过程中,温度控制的时间窗口很窄,不可以融化得太慢。

在没有人为干扰的情况下,温度从外向内传导至卵细胞内部,卵细胞逐步升温、融化。卵细胞内已融化和未融化部分形成的高离子浓度差,可以直接破坏卵细胞内部结构,带来不可逆的损伤。

即使因温度升高慢慢苏醒的卵细胞仍拥有活性,在正常情况下,它们也应当迅速被转移至富含营养的条件下生长。在上述两起事故发生时,无论液态氮是否挥发完,卵细胞所处保存环境都不符合细胞复苏后的正常培养条件。受影响的用户中,有人因此丧失了最后一丝拥有孩子的希望,这真是一个令人悲伤的故事。

一粒“后悔药”

冷冻卵子技术发展之初,主要意在为肿瘤患者、卵巢功能障碍患者,以及因某些原因不能冻存胚胎的女性保存生育能力。然而,自2012年美国生殖医学会(ASRM)批准冻卵技术正式应用于临床后,该技术迅速走向市场,并获得越来越多的健康单身女性的关注,甚至在“卵子终会用尽”的恐慌中成为一些女性追求的一种风尚。

从人的生命周期来看,自一名女婴出生,卵泡便沉寂在卵巢中等待成熟,也随身体一同老去。不同于男性的精子,女性的成熟卵子是有限资源。研究显示,女性一生有400到500个卵泡发育成熟并排出,仅占总数的0.1%,绝大多数卵泡都在打造“优胜卵子”的竞赛中败下阵来。

有研究指出,女性在35岁左右就会遭遇生育悬崖,此后卵子的质量和数量都将大幅下降。即使有人工辅助生殖技术的支持,女性怀孕的几率也不可避免地随年龄的增长而下降。到45岁以后,将近90%的妇女没有生育能力了,末次妊娠的平均年龄是40岁左右。

不可对抗的生物钟,如同为女性生育能力设置了一个期限不到40年的“沙漏”,这难免令人焦虑。特别是当女性有了更多自我实现与职业诉求后,让卵子“保鲜”的技术对她们有着独特的诱惑力。发展至今,冻卵技术在美国拥有了很多女性支持者。她们宣称,这将自己从生育最佳年龄的压力中解脱出来。这份被封存的“后悔药”,让追求独立与自由的职场女性可以按照自己的实际情况和意愿安排生育时间。

反对者则认为,这可能是一桩向女性贩卖焦虑的生意,毕竟这是一项价格昂贵的服务。以EggBanxx为例,选择冻卵的女性需要一次性支付6500到7500美元冷冻卵子的费用,此外还需支付每年500美元到1000美元的存储费。

更令批评者诟病的是,经历了注射激素、取卵、冷冻、恢复细胞活性等一系列漫长过程后,冻卵并不能确保女性在想希望生育的时候成功怀孕,而一旦这种情况发生,用户往往已经错过了自然孕育的机会,这粒“后悔药”反而将令她们悔之不及。

“美国冻卵游”背后

2015年,徐静蕾曾向媒体透露自己赴美国冷冻卵子的消息,在国内引起了广泛关注。时至今日,越来越多国内女性开始对冻卵产生兴趣。嗅觉灵敏的商家更是趁机推出了冻卵服务。例如,携程曾于2017年4月推出了专门为大龄女性订制的高端旅游产品——“美国冻卵游”,行程共7天,售价21.8万。

事实上,有需求的女性现在也未必需要将卵子冷冻在美国保存,先进的玻璃化冷冻技术已为国内为数不多的医院所掌握。上海交大附属国际和平妇幼保健院生殖中心主任王丽介绍,2009年,该院就已经采用玻璃化冷冻技术,并于4年后实现了首例冷冻卵子复苏后成功妊娠。只不过相较于美国、意大利等国对冻卵的开放态度,国内的相关政策法规显得更谨慎。

原卫生部发布的《人类辅助生殖技术管理办法》明确规定,“禁止给不符合国家人口和计划生育法规和条例规定的夫妇和单身妇女实施人类辅助生殖技术”。冻卵技术在国内还保持着它最初研发时的基本功能,即为有不孕病史及助孕指征的夫妇,以及希望保存生育能力的癌症患者提供服务。

支持冻卵技术在国内发展的人从女性婚育年龄推后的现实中体会到紧迫感,认为“越来越多的女性需要通过卵子的冷冻保存生育力”,开放冻卵技术无疑是一个对健康的单身女性更加友好的路径。

但在伦理学家眼中,通过技术手段打破生育的天然平衡和自然节律是值得反思的。“天然生育的最佳年龄,也同样是工作的最佳年龄,后续还涉及孩子抚养、家庭结构等一系列问题,并不只是一个单纯的技术性问题,很可能在现有体制下被滥用,并对女性带来另外的一些伤害。”清华大学科学技术与社会研究所科学技术哲学教授刘兵对《中国新闻周刊》说。

伦理学家还担忧技术带来的便利所隐藏的成本:对社会结构的影响,对生育神圣感的稀释,最后,可能带来的是在人际情感上极大的损失,甚至最终令人沦落为技术的附庸。

刘兵说,如果技术发展的脚步不可阻挡,那么至少要保持谨慎的态度,进行广泛的探讨,在冻卵技术的发展中更要特别聆听女性主义者的声音,而不应随意进行推广。

[责编:潘晓慧]
最热图集
最热文章
关注我们
@华声大视界
华声大视界微信公众号:dsj_voc
【扫一扫二维码】
大视界,用平民视角展现世界的另一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