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深度文章 > 正文

这很可怕!中国老师开始害怕学生了

2018-05-09 09:48:41  [来源:瞭望智库]

很长时间以来,库叔注意到教育界发生了这样一个变化:面对调皮捣蛋的孩子,老师连严厉惩戒都不敢了,更不用说适度的惩戒一下。

手持戒尺,传道解惑的老师的怎么会变成这样?

有人总结了三点原因:一是家长越来越“强势”;二是媒体越来越“厉害”;三是上级部门越来越“坚决”。

而学校和老师,就成了那只最容易捏的软柿子。

反正,饭碗所系,他们有委屈也得忍着。

我们总是说,要教育学生们自由发展,但现实却是,先给老师们套上了层层紧箍。

于是,左右为难的学校和老师,只能不求有功,但求无过,小心翼翼过日子。

“算了算了,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失去惩戒权的教师们感叹:面对学生,我们只授知识不教做人了。

库叔之前也文吐槽过这个问题,读者对此感触很深,纷纷发表自己的看法,后台收到了近500条评论。

读者其实跟库叔其实有着同样的担忧:父母不管,老师不敢管,熊孩子们真的没人能管得了了吗?

先讲一个笑话:

一日正在讲课,一名学生要求上厕所,老师觉得影响课堂秩序,不准。结果,孩子尿于裤中。

家长向教育局状告:该老师违反人权,剥夺学生上厕所的权利,应严惩。

又一日上课,一学生要求上厕所,老师批准。谁知该生在厕所滑倒受伤。

家长向教育局状告:课堂期间该老师擅自让学生离开课室,导致学生受到伤害,教师未尽到监护义务,应严惩。

又一日上课,一学生要求上厕所,老师害怕他在厕所滑倒,前往陪护。谁知老师离开课堂期间,大量学生在教室打闹,多人受伤。

家长联名向教育局状告:该教师上课期间擅离工作岗位,致使多名学生打闹受伤,应严惩。

又一日上课,又一学生要求上厕所,于是该老师带领全班学生一起去厕所。

家长向教育部门状告:该教师上课期间不传授学业,工作态度有严重问题,玩忽职守,不务正业,应严惩。

……

笑话当然是笑话,但当老师的都知道,笑话中说的就是真事,读来其实让人很心酸。

库叔再来讲几件真事。

网上曾流传一个视频,四个学生在课堂上谈笑风生,还不忘大口吃肉,小酌几杯美酒。根本无视讲台上的老师,肆意妄为着……


而讲台上的老师,依旧慷慨激昂地讲着课,似乎屏蔽了这个无法无天的角落。也是因为不敢管了。

还有,湖南娄底某重点中学曾发生了一件震惊全国的教师下跪事件。

该校高二263班小白同学在上英语课的时候和另外一名同学在纸上下五子棋。授课的谭胜军老师发现后便上前制止。

在制止没有成功的情况下,师生发生了冲突。小白竟然反过来抢走谭老师手中的教鞭,对谭老师动起手来。

事后,班主任通知了家长,并叫小白同学在教室当众道歉,据小白的同班同学说,在小白毫无诚意的道歉后,班主任又叫谭老师说几句,于是有了惊人的一幕 —— 谭老师突然下跪。

一名老师,在自己没有错的情况下被逼向学生道歉!谭老师希望通过自己的下跪行为,震撼和唤醒孩子们。

据在现场的同学回忆,谭胜军老师下跪的时候还对同学们说:“我谭胜军,是个顶天立地的男子汉。我这双膝,上跪天,下跪地,中间只跪我的父母,我今天当着大家的面,向你们下跪认错了。”

谭老师这惊天一跪,虽然饱含心酸和无奈。但库叔始终认为,跪着的老师绝对教不出来站着的学生!

有人可能认为,老师不管了,家长用自己的方式管起来不就行了?

这就大错特错了,因为只有老师才能管好熊孩子。

库叔一个做过幼师的朋友,曾按照幼儿园的那一套教育规则来教育她的小孩,每次看到小孩因为惩罚掉眼泪,她都会心疼,把惩罚力度降低。

她说:“其实父母是代替不了老师这个角色的。因为父母,就是父母,是有血缘关系在的。”

让有血缘关系的父母,充当职业教育者去管熊孩子,这本身就是一种教育错位,这会错误地向孩子传递犯错成本。因为父母总会降低犯错成本。

父母在很大程度上,和子女是一体的,父母作为教育者,没有办法像老师那样,以第三方身份存在,客观教育孩子,也不会忍心。

如果教育孩子的第一步,是让孩子懂得基本的社会规则,那么与父母相比,老师这个角色,离社会更近一些。

教育学家孙忠育先生说:

“现代教育之所以摒弃私塾,让孩子进入学校。就是以为私塾是私学,而学校是公学。私塾是熟人关系社会里的产物,而现代学校是契约社会的产物。”

换句话说,现代学校,比以前的私塾,更像一个社会,孩子们进入学校,熟悉并遵守学校的规则,更有利于以后他们进入社会,熟悉并遵守社会规则。

你不忍说的,老师不会不忍说;

你不忍罚的,老师不会不忍心;

你不忍管的,老师不会不忍管;

你不好管的,老师不会不好管。

熊孩子如果是父母惯出来的,最好的办法,是让老师去管!

给老师管的权力,才能让熊孩子意识到,学校就是社会,违法社会规则,

会受到怎样的惩罚。

如此,规则意识才会深入他心。

明白了这些之后,今天库叔再推荐一篇《半月谈》的文章,记者到各地采访了一些从事一线教育工作的老师、校长,让他们谈了下自己的看法,读罢我们会对这个问题有更深入的了解。

文 | 李美娟 王阳 陈席元

本文摘编自微信公众号“半月谈”(ID:banyuetan-weixin),原文刊于2018年《半月谈》内部版第5期“焦点深谈”栏目,原标题为《师生冲突,错的一定是老师吗?》。

1

不敢管、不能管、不想管

“惩戒学生,我们怕”

罚站不敢罚久,批评不敢说重,只要家长一来闹,学校多半处于弱势,接着老师被要求写检讨、扣工资。这是记者日前在江苏、山东、江西等地采访的数十位中小学教师的普遍反映。

“在家长面前学校还是怂的。”江苏一名小学教师告诉记者,有一位同事因为布置的作业大半学生没做,便让没做的学生在教室后面罚站了一节课,接着家长就到学校闹事,最后同事在全校大会上做了检讨。

南昌市二十八中语文老师罗田田坦言:“如果老师惩戒学生要冒职业危险,那我犯不着。”老师选择明哲保身,因为一旦发生师生冲突,“错”的一定是老师。

“20世纪80年代时,一把尺子打下去,没有问题,社会尊师重教氛围很浓,但是现在不行了。管教学生时,教师自然而然去寻求一种安全感。”南昌市南师附小红谷滩校区六年级语文老师付健感叹。

从教近30年的南昌市南师附小叠山路校区执行校长王辉说,现在的师生关系不再纯粹了,老师管起学生来,心存戒备,放不开手脚,想管却怕管,最后的办法就是请家长来。

记者在采访南昌一所小学时,听说曾有一个老师情急之下打了一名不守规矩、挑衅老师的学生一巴掌,结果家长、教育局、学校对老师施以各种压力,最后这个老师按家长的要求当着全班同学向这个学生道歉。

“如果你爱生心切动了手,后续的事情将是非常麻烦的。”采访中这位老师的同事们表示,这件事刺痛了老师们的心。

如今,教师群体中弥漫着一种管教学生的“无力感”,有的为了保全身为人师的体面,尽可能规避窘境,更谈何惩戒。

2

“不敢惩戒”伤了谁

就在记者采访期间,江西一所小学发生了学生对老师拳打脚踢、扇耳光的事件。这名老师采用的是“罚站一会儿”的办法来惩戒这名扰乱课堂纪律的学生,学生反应过激。学校几名老师对此表示“寒心”“悲凉”。面对记者的采访,学校的校长、老师却都希望“息事宁人”。类似事例并不鲜见。

面对学生在校园或教室里所做的不当行为,老师们往往不知采取怎样的应对措施。不少老师感叹,教师这个职业再也不是“人类灵魂的工程师”。南师附小叠山路校区四年级语文老师黄茜说:“我们现在只能教知识,不敢教做人。”

惩戒是维护正常教育教学秩序的需要,是每位教师应有的权利。教师不敢管、不能管、不想管,教师只管教书,伤的只是老师的尊严吗?

山东省滕州市东郭镇辛绪小学教师赵士金说,有的老师对学生的过错行为不问不管,虽说这样的老师不会因违规管理学生而受到处罚,但不能及时教育学生,学生的过错行为很容易得到强化,无助于学生的健康成长和良好教学秩序的建立。

出生在农村的付健自认为从小不是一个乖学生,老师打骂是经常的事,“但是我非常感谢老师,我今日的规矩意识与中小学时老师的严管是分不开的”。付健认为,孩子犹如一棵树,除了阳光、雨露、温度、土壤,还需要有人修枝剪杈,这样的树才能长成参天大树。

无规矩不成方圆。成长过程中规矩意识缺乏,是现在孩子存在的普遍问题。山东省济宁一中语文教研室主任孙伟说:“一些事情让老师们很寒心。那么我们怎么保护自己呢?我不管就是了,最后伤害的还是孩子。”南师附小老师张越群说:“规矩意识淡薄得不到及时教育,将来给孩子一巴掌的不是老师,而是社会。”

失去惩戒权的教育,难以保障大部分学生的学习环境不受干扰。罗田田说,现在,学生上课吃瓜子,扰乱课堂纪律,老师经常被顶撞,学生敢跟老师掀桌子,尊师重教的传统美德丢失了。

现在“校园欺凌”等乱象很多,健康的教育环境需要多主体参与、共同落实教育责任。要想取得好的治理效果,将德育放在首位,老师惩戒权发挥警示作用必不可少。

3

教师缘何不再举“戒尺”

王辉告诉记者,不能说老师现在一点惩戒权都没有,但实在“太弱了”。弱到了老师成为一个高危行业,一个弱势群体。

究竟是什么弱化了教师惩戒权?现在的教师缘何不敢举“戒尺”、不想扬“教鞭”?

独生子女家庭教育缺乏正常引导。付健认为,现在独生子女家庭普遍,尤其是一批独生子女已成为父母,他们在原生家庭中形成的以自我为中心的意识,在新生家庭孩子身上继续,认为孩子不能受到一丝伤害。其实绝大部分老师的惩戒并不是一种伤害,而是出于关爱。王辉认为,把子女看得过重,娇生惯养对孩子的成长是很不利的,一些孩子从小过份娇惯,抗压能力弱,有的拿离家出走、跳楼当作对付家长的方法。

快乐教育深入人心,社会对教育惩戒不再宽容。近些年来,许多人潜移默化地不再认可教育惩戒是一种必须手段,似乎学习就应该是快乐的,老师只能对学生和颜悦色,久而久之导致一些学生对老师缺乏敬畏。南昌二十八中物理老师颜国安说,一些学生不把老师放在眼里,对老师没有敬畏心,“我都被学生骂老不死的”。

一些教师缺乏职业道德的案例被舆论片面放大,削弱了教师群体的权威感。不可否认,现实中存在一些素质不高、缺乏职业道德的教师:有的唯利是图,利用教师职位向学生销售商品以牟利,有的索取、收受家长的财物,有的课上不讲课外讲,牟取巨额补课费,还有的肆意对学生施以拳脚,甚至进行性侵害。这些案例频频曝光后,在网络舆论的放大效应下,很容易让人们形成对教师群体的负面印象,一些教师因而感觉底气不足,难以行使惩戒权。

社会、家长、学校多方共识难达成。南昌市教育科学研究所中学思品教研员胡建设呼吁,家长应该对适当的教育惩戒给予一定的理解和支持,健康的师生关系需要共同努力建立起来。济南盛福实验小学校长高红燕认为,对于教育惩戒,应该达成更多共识,即教育惩戒不是非人道、反教育、落后的教育方式,而是现代教育的一部分。只有社会、家庭、学校有效结合,才能教育好中国的下一代。

惩戒尺度难把握。南昌二十八中初一语文老师孙海东从事教学近40年,他认为,惩戒符合心理学、教育学规律,是有必要的。但是不科学不规范就会被滥用,一些教师认为惩戒就等于惩罚,甚至等于打学生,就会简单粗暴。要使惩戒有效、规范,教师的教育素质本身要相应提高,有些孩子接受惩戒以后,因从众心理表面上接受了,实际上心理被毁损。处罚和鼓励相结合,孩子更能接受,教育效果更好。

[责编:潘晓慧]
最热图集
最热文章
关注我们
@华声大视界
华声大视界微信公众号:dsj_voc
【扫一扫二维码】
大视界,用平民视角展现世界的另一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