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深度文章 > 正文

在阿富汗袭击中遇难的战地记者

2018-05-03 14:53:47  [来源:新京报]

4月30日这一天,对战地记者来说是毁灭性的一天。

30日,阿富汗首都喀布尔当天上午接连遭遇爆炸袭击,造成26人丧生,其中包括9名记者,这是当地历来最多记者遇害的一起袭击。

袭击发生后,极端组织“伊斯兰国”宣称制造了袭击事件。


据BBC援引警方说法称,当地发生第一次袭击后,大批记者前来采访,这时一名持有炸弹的人伪装成记者,混在人群中引爆炸弹,所以很多记者遇难。

他们是学生、丈夫和父亲,还有人正在准备结婚。

法新社驻当地的首席摄影师、41岁的沙赫‧马雷是其中的一名遇难者,法新社形容他是勇敢、全能的记者。


马雷在1996年开始担任法新社的司机,两年后他开始在旁边拍照,在2002年成为全职摄影记者。

到2000,他成为法新社在当地唯一一名摄影记者,他一直小心翼翼地记载这个受尽战争摧残的城市。911事件发生后,他是少数在喀布尔记录美军空袭当地的记者。

马雷深知当地人仇视记者,所以很少署名。他还曾被塔利班威胁和虐打,在过去几年不断失去好友和同僚,承受着巨大的精神压力。


他曾公开表示,自己曾因目击案发现场而连夜失眠,他每天穿梭在家与办公室,每时每刻都担心有人发动袭击。他曾写道,“我从没有感到前景这么暗淡,我找不到出路。”

他工作之余会常常带着他的孩子到办公室,用打乒乓球和排球的方式缓解压力。

当天,马雷赶到爆炸案现场时,还向没能赶往现场的同事发信息称:“别担心,我在。”

他去世后,留下了六个孩子,包括一个上个月刚出生的女儿。在他的第6个孩子出生之前,他说过:

“我不敢带我的孩子去散步,所有的时间都关在屋子里。每天早上,当我去办公室的时候,当我回家的时候,我所想到的都是那些被困住的汽车,或者从人群中出来的自杀式炸弹袭击者。我不能冒这个险。”

而Tokhi是阿富汗主要广播公司之一Tolo News的一名资深摄像师,也是一名12年的退伍老兵。

他是柔道爱好者,他的大部分薪水都用来支持生病的母亲和身患癌症的姐姐,这迫使他多年来推迟结婚计划。

然而,他终于订婚了,并打算在接下来的几周里结婚。就在这时,悲剧发生了。

遇难记者中还有人刚开始他们的职业生涯,Rasooli是一名年轻的新闻系学生,就读于喀布尔大学,正在完成他最后一年的学业。他最近刚刚订婚,并计划下个月结婚。

Talash是一个有两年经验的马沙尔电视台工作人员,在第二次爆炸袭击发生前的几分钟,Talash发短信的朋友警告他们不要在第一次爆炸现场附近的道路上行驶。他也是在上个月刚刚订婚。

自由欧洲电台证实,其三名记者在袭击中遇难。年轻的记者兼摄影师Abadullah Hananzai一直在制作一个关于麻醉品的故事。

他在研究波斯文学的时候成了一名记者。他找到了自己的电台工作后,非常非常开心,并期待着一个光明的未来。据电视台报道,他将于5月8日庆祝他的第一个结婚纪念日。

Maharram Durrani是一名在法国大学学习并在自由欧洲电台工作的实习女记者,她是这次遇难的记者中唯一的女性,也是为数不多的在极端保守的父权国家中担任记者的阿富汗妇女之一。

另一名记者Kakar被电台认为是视频团队的“关键成员”。他在这工作的五年时间里,曾参与制作一些特色节目,其中包括女子板球比赛。他是周一在喀布尔首次报道爆炸事件的人之一。

万幸的是,他的妻子和女儿在这次袭击中幸存下来。

当天,BBC阿富汗记者艾哈迈德沙阿在霍斯特省的另一次枪击袭击中死亡。

一天中十名战地记者死亡,这是毁灭性的灾难。

做战地摄影师、战地记者,就意味着和危险、死亡离得更近。

无论是自己还是身边的人,面对死亡是战地记者工作的一部分。他们还需要像士兵一样,在极端条件下生存,适应突发状况。

根据国际新闻记者协会的年度死亡报告,去年有81名记者死亡,有250名记者被监禁。

英国《星期日泰晤士报》已故资深女战地记者玛丽·科尔文曾说:

“我为什么要报道战争?这个问题很难回答。我并不是典型的战地记者,因为我注重的是战争中的人性,我想告诉人们战争究竟是个什么样子。几个世纪过去了,战争并未发生明显的变化。战场上依旧炮声隆隆,血肉横飞;战场外妻离子散;交战双方都不肯公开真相。所以,我的工作就是做一名战争证人。”

文/思齐

[责编:潘晓慧]
最热图集
最热文章
关注我们
@华声大视界
华声大视界微信公众号:dsj_voc
【扫一扫二维码】
大视界,用平民视角展现世界的另一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