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深度文章 > 正文

喜大普奔!中国人因癌致贫将逐渐成为历史

2018-05-02 09:26:16  [来源:瞭望智库]

癌症猛于虎!

特别是对中国人。

癌症已成为我国居民的第一大死亡原因。国家癌症中心发布的《2017中国肿瘤登记年报》显示,我国每年新发癌症病例429万,癌症死亡281万例,相当于平均每天过万人、每分钟约7人确诊患癌。

在中国人的观念上,癌症时常被当成绝症的代名词。患上癌症,问得最多的一句话是“还有多长时间?”当然还有经济层面的“绝望”,癌症治疗是一个经济无底洞,家庭因癌致贫的案例比比皆是。

庆幸的是,这些不幸的家庭,现在终于迎来了一个好消息!

4月12日,国务院常务会议决定:从2018年5月1日起,将包括抗癌药在内的所有普通药品、具有抗癌作用的生物碱类药品及有实际进口的中成药进口关税降至零,并较大幅度降低抗癌药生产、进口环节增值税税负。

此外,国家还将抓紧研究综合措施,采取政府集中采购、将进口创新药特别是急需的抗癌药及时纳入医保报销目录等方式,并研究利用跨境电商渠道,多措并举消除流通环节各种不合理加价,让群众切实感受到急需抗癌药的价格有明显降低。

同时,加快创新药进口上市,加强知识产权保护,加强进口药品境外生产现场检查,严打制假售假也都提上日程。

新变化的发生,是深化改革对深层机制弊端的去除,对于广大人民,意义重大!

作者 | 吴帅 瞭望智库特约社会观察员

编辑 | 蒲海燕 瞭望智库

本文为瞭望智库原创文章,如需转载请在文前注明来源瞭望智库(zhczyj)及作者信息,否则将严格追究法律责任。

1

因癌致贫?要让民众敢用药!

进口癌症药物非常贵,许多患者使用的抗癌药品,特别是癌症治疗靶向药,价格高得惊人,普通家庭难以承受。它为何价格高昂?

首先,因为每种新药的研发,都需要耗费重金,投入大量的时间和经济成本。从国际惯例看,一种新型抗癌药物的研发,通常需要10-15年、花费10亿美元以上成本,而上市后大约只有10-15年的专利保护期,每年还需缴纳昂贵的专利保护费,因此厂家必须在专利保护期内赚回成本并实现盈利。

以瑞士诺华公司为例,在1997年到2011年间,其研发花费大概在836亿美元,期间只批准了21个新药,平均算起来每个新药花费为40亿美元,这其中还包含了很多研发失败的项目。

其次是存在包括税费在内的各种流通要素。我国进口税率较高,国外药物从进口到病人拿到,中间还有关税、增值税、各种手续费、进销差和批零差等。流通审批环节过多,造成药品天价。

最后再说医保。我国基本医保参保率稳定在95%以上,但大部分进口抗癌药并未列入报销目录,还属于自费药。

研发成本、知识产权专利、进口关税和增值税以及流通领域的层层加码,共同造成了癌症患者吃不起进口抗癌药的局面:

格列卫是一种分子靶向治疗的抗癌药物,能直接针对致病基因从分子水平治疗。格列卫使得慢粒白血病患者10年生存率从不到50%提高到90%,已经取代骨髓移植成为首选治疗方案。格列卫对胃肠道间质肿瘤的有效率也高达67%。

但是,格列卫一盒120粒,可以吃一个月,价格要2.4万元。

选用治疗头颈部鳞癌、大肠癌的爱必妥,一个月要6万到8万元。

再以多发性骨髓瘤治疗为例,有专家曾算过一笔账:一支3.5毫克的进口药硼替佐米价格是6116元,一般一个疗程使用4支,9个疗程为一个治疗周期,药品总价达到220176元,药费占了患者治疗费用的一大半。

进口抗癌药普遍价格高昂,有的抗癌药单只价格就数万元,患者一个疗程要花费几十万元,不少家庭“因癌致贫”。

现在,零关税新政策颁布实施后,有望缓解这一困境。根据业内人士预计,综合考虑,此次出台的政策将使进口抗癌药降价至少20%,抗癌药零关税预计每年将减少中国肿瘤患者约18亿元的开销。

此次会议同时强调——采取政府集中采购、将进口创新药特别是急需的抗癌药及时纳入医保报销目录等方式。

“纳入医保报销目录”是进一步降低患癌家庭沉重用药负担的关键,说到底关税只占药品价格的很小一部分,去掉关税,一般家庭还是很难负担。真正让民众敢用天价进口药,还得靠医保。

2

有充分的选择权,才能增进健康福利

对癌症患者而言,“吃对药”往往意味着健康福利的增进。

第一个层面:病人是否选对品种,这取决于是否有机会全面地选择药物。

有数据显示,疗效好且全球畅销的抗癌药物,不少品种在中国还没有销售。确切地说,2017年全球排名前20位的肿瘤药中有8个药品尚未在我国上市。

这可以解读成,在癌症用药层面,我们的癌症患者群体没有得到充分的选择权。也就是说,同样病情的癌症患者,在用药选药方面,我国的患者可能选择面更少一些,也就意味着,我们对付癌症的武器装备少了一些。

第二个层面:选对品种,但未必等于选对了药品。

原创的专利药和仿制品,为什么价格相差如此悬殊之大?

在价格悬殊的背后,是否存在着药品性能稳定性的差异?

这方面相信临床医药专家更有发言权。而作为一个临床医生,我给出的答案是肯定的。对只满足于“有”就好的就医者,这个答案不重要。但对于追求最佳药效品质的就医者而言,知晓这件事情或许是有意义的。


图为代购治疗肿瘤的印度产吉非替尼片(易瑞沙)网络截屏

此外,因为关税的因素,海外代购药品成为一种被逼无奈的选择。但在这个非法市场上,由于监管的缺席,必然存在着巨大的用药风险——海外代购药品存在上当受骗、买到假药的可能性。

例如,江苏省扬州市食药监局对外公布的2017年“4•6”生产销售假药案,就是近年来国内最大的境外代购药品案件。犯罪集团由境外人士组织,通过EMS直邮、大陆发货、香港中转等方式将用于治疗癌症、艾滋、丙肝的假药输送至国内,销售地涉及15个省市,涉案100余人,涉案货值达2亿元。

此次政府及时出台相关政策措施,将会促使一些全球畅销的、独家的癌症药物加速进入中国市场,同时刺激国内药品市场的良性竞争。充分的竞争,会给民众带来更多更好的选择,这是一个毫无疑问的事实。目前国内医药行业的钱都投入在终端而不是前端,研发投入少。伴随着进口药关税的降低,这种局面会受到冲击,倒逼国内医药企业提高创新研发方面的投入,最终提高创新研发水平。

事实上,进口药价格高企,底气就来自他们的独创性,而真正从根本上降低药价,关键还在于提升国内药企的创新能力,打破垄断。

比如说,国内一类新药盐酸埃克替尼上市,一举打破肺癌靶向治疗长期被进口药垄断的局面,时任卫生部部长的陈竺院士称之为民生领域的“两弹一星”,它上市后的价格比进口药低了1/3,上市当年销售额即超过2亿元。

实践证明,国产品种创新发展,才有实力挤掉进口抗癌药药价的“水分”。

3

好的抗癌待遇包括但不局限于药品

打造一个健康中国,对民众而言,更好的抗癌待遇必不可少。它包括药品,但又不局限于药品。或者说,一个更好的抗癌方案,才是患者最需要的。

有这样一个真实案例:

一位老人被确诊得了肝癌,一种恶性肿瘤。但在就医过程中,不同的医疗机构给出了不一样的治疗方案,当然也包括不一样的用药和手术化疗方案。到底该选择哪个方案?这位老人最终选择相信地方最权威医疗机构的意见。结果却是,接受化疗后,病情依然发展得很快,短短半年后,这位老人就去世了。

这能代表很多国人的想法。因为在太多眼花缭乱的选择面前,最保险的选择当然是名气最大最权威的机构。所以在国内,喜欢选择大医院就医的“大医院病”长年高烧不退。可是在事实层面,最大不一定代表最好,也不代表最合适,往往还可能导致人财两空。

还有媒体报道过,癌症治疗费用昂贵,少则10万元,多则上百万元,因此癌症患者是有的医院争相夺取的“肥肉”,甚至医院内部各科室之间也展开抢夺癌症病人的争斗。“外科赚了钱,就把患者转到化疗科化疗,然后再转到放疗科放疗,等到这些科室的钱都赚够了,再把病人扔到中医科去。”在广州市一次癌症论坛上,包括南方医院副院长罗荣城在内的资深肿瘤专家,都曾揭露这种现象。

这些都指向同一个问题——如何提升国民的抗癌福利水平?

在患癌生存率方面,目前中国肿瘤患者5年生存率仅有30%左右。而在美国这一数值可以达到73%,日、英等国也能达到68%左右。在处理癌症这个疾病上,中国和一些发达国家相比,抗癌药物供应有差距,治疗观念和治疗手段也有差距。

什么样的药物才是某种癌症最好的选择?

什么样的抗癌方案对于某种癌症才是最佳的?

在一个封闭的缺乏竞争的环境内,很难得到答案。但在一个足够开放和竞争的环境内,经过信息传播,一切将逐渐不再是秘密。

一些发达国家,癌症病人的生存率高,首先是信息传播的胜利,把最佳的抗癌方案普及到了全社会,让患者得到了最好的抗癌待遇。

因癌致贫,这个“贫”,不仅仅是金钱层面的恐慌,还包括心理层面的恐慌。昂贵和难以负担得起的抗癌药物,以及充满层层风险并且没有得到充分信任的抗癌方案,这些都是造成“贫”这种消极心态的因素。

对中国而言,更多抗癌药品及更多抗癌方案,甚至更多医疗机构的进入,都有利于打造一个健康中国的实现。

抗癌药零关税待遇传递的是政府对外开放的自信态度,是对公民生命权的呵护,更是以人为本的核心价值观念。

4

扩大开放,同时提升自身竞争力

2017年12月1日,我国26种进口药品关税统一下调至2%;此次进口抗癌药品降到零税率,是从群众最关切、最现实的问题推进改革,获得感实实在在。

事实上,近几年来,国家一直在积极推进药品审评审批改革,国外创新药进入中国的困局已经逐渐打破。

为降低抗癌药物价格,我国曾启动国家医保价格谈判,以国家的名义与跨国药企谈价,用市场换价格,用团购的方式促降价。经过谈判,与2016年平均零售价相比,谈判药品的平均降幅达到44%,最高的达到70%,大部分进口药品谈判后的支付标准低于周边国际市场价格。

去年初,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CFDA)发布相关政策进一步明确:“境外企业在中国进行的国际多中心药物临床试验,符合中国药品注册相关要求的,完成国际多中心临床试验后可以直接提出上市申请”,为创新药进口上市开辟了“绿色通道”。此后,在CFDA发布的优先审评药品名单中,一些国际制药公司的多个产品陆续现身。

据不完全统计,2017年约有20家左右外企创新药物在中国获批上市,包括拜耳、诺华、赛诺菲、强生、阿斯利康等跨国公司,新药涉及的治疗领域包括肿瘤、丙肝、糖尿病、帕金森病、艾滋病、高血压、抑郁症等,其中约35%为抗肿瘤药物。

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进一步提出,居民基本医保人均财政补助标准再增加40元,一半用于大病保险。

从国家谈判到优先审评,从提高医保大病保险保障水平到对进口抗癌药实施零关税,改革马不停蹄都是为了群众看病更加从容,体现着“以人民为中心”的发展思想。

当然,在取消进口抗癌药关税、继续扩大开放的同时,还应该为国内药企创造更加公平的竞争环境。现实中,新药审批周期过长,药品采购层层过关、道道设卡,国产原研新药无法快速进入医保目录和医院采购清单,等等诸多问题有待解决。

用深化改革去除深层体制机制积弊,就能在扩大开放的同时增强国内药企的竞争力,增强创新能力、新药研发能力,进而从根本上降低药物价格,为群众带来更多看得见的实惠。

[责编:潘晓慧]
最热图集
最热文章
关注我们
华声论坛微信公众号:vocbbs
【扫一扫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