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深度文章 > 正文

四年前,“世越号”上究竟发生了什么?

2018-04-26 11:13:07  [来源:青年参考]


2月21日,作业人员在停放于全罗南道木浦新港的“世越号”前默哀。船体将于5月31日被扶正。


4月16日,“世越号”沉船4周年当天,遇难者遗像和牌位被运至安山市的“世越号”沉船事故遇难者焚香所。

4月16日,韩国“世越号”客轮沉没满4周年。这场大韩民国建国以来最严重的海难造成296人丧生,其中绝大多数是高中生。

时间并未治愈人们的伤口,“世越号”仍然是民众惨痛的集体回忆。韩国总统文在寅称,经历“世越号”事故后,该国民众的观念发生了巨大变化,人们对他人的痛苦愈发感同身受。

事故原因究竟为何、幕后是否有“黑手”,4年来一直是个谜。遗体和沉船被陆续打捞上岸,真相水落石出却尚待时日。

4年了,“我还是无法对你说‘再见’”

韩国京畿道安山市的檀园高等学校里,一些教室已很久没人使用。黑板上,老师写下的公式还没有擦掉,学生们的桌椅摆得不太整齐,依稀保留着刚下课时的样子。桌面被擦拭干净,几乎每张课桌上都放着一盆黄色的花,每一朵都开得很好,似乎总有人来精心照料。在英国《每日邮报》拍下的画面中,有些花盆旁边放着一条小小的黄丝带,这是祈求平安归来之意。角落里,一名白衣女子对着面前的照片捂嘴哭泣。

2014年4月14日,该校300多名高中生在校方组织下乘坐“世越号”客轮前往济州岛。两天后,客轮在距海岸20公里的海域遭遇事故,船体倾覆,沉入海底。

到今年4月16日,“世越号”沉没已整整4年,事故原因至今未能查明。据韩联社报道,檀园高等学校所在地安山市当天为遇难师生举办的追悼会,是韩国政府第一次为“世越号”遇难者举行官方悼念活动,包括总理李洛渊在内的多名政要参加了仪式。总统文在寅未出席,但承诺全力追查真相,并把4月16日定为韩国“安全日”。遇难者家属建起纪念网站“416letter”,在那里公开他们写给亲人的信。

“人们安慰我说,时间能治愈一切,但我觉得那些都是谎言。4年过去了,我依旧难过,我依然没有做好准备让你离开。”遇难者南智颜的姐姐在信中写道,“这些年来我没有一天不想你。我会努力成为优秀的人,让你为我感到骄傲。”

“对不起,失去你以后,我还是一样地吃,一样地睡,一样地笑,一样地哭,一样地过日子。”一位母亲在给女儿黛惠的信中写道,“对不起,没有保护好你。对不起,失去你我仍然活着。我不配做你的妈妈,对不起。”

母亲在信中告诉死去的儿子泳硕,为了保留他的电话号码,她仍然在为他缴纳手机话费。“我还没有给你开死亡证明。我还是无法对你说‘再见’。”

“我儿子的尸体是第220个被打捞上来的,当时他已经在水里泡了16天。”一名遇难者的父亲告诉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临死前他经历了怎样的惊恐和痛苦,在船舱里怎样绝望地呼喊求救,我不敢去想。”

“我的时间从2014年4月16日就停止了。如果可能,我会不惜任何代价也要让时钟回到那天之前。”他说,那场噩梦仍像“发生在昨天”。

惨剧暴露了上届政府“漠视国民生命安全的可耻一面”

那一天,“世越号”上究竟发生了什么?

“那天上午,船本来开得很稳当。快到9点时,我听到一声巨响,接着是重物落地的声音。”一名幸存者告诉韩联社,“船停了下来,开始向一侧倾斜。”

一名死里逃生的学生回忆,船员在广播里反复通知乘客穿上救生衣,呆在船舱里别动,“还特别警告了檀园的学生”。学生们听从指示,留在船舱里等待救援。然而,船身倾斜得越来越厉害,他们渐渐坐不稳了。

冰冷的海水涌了进来,没有任何人来救他们,与死神的赛跑开始了。一名女生回忆道,她和同学们一起穿过已倾斜90度的楼梯井,爬向通往甲板的逃生门。她刚从船舱里跳出去,一个凶猛的海浪就打了过来,把即将逃出生天的学生冲回舱里,封住了他们的出路。“很多人离外面只有一线之隔,但被卷回了船里。”她流着泪告诉韩联社。

与绝大多数学生在事故中遇难的结局不同,“世越号”大部分船员都被救起。船长李准石和6名船员是第一批获救的人,在媒体捕捉到的镜头中,只穿一条内裤的他慌慌张张地从甲板跳进救生艇。幸存者告诉韩联社,没有任何人组织乘客撤离或在乘客逃生过程中伸出援手,“他们(船员)要求大家留在船舱里,可是留下的人都死了”。事发后,李准石辩称,他以为疏散乘客的事归海岸警卫队管。

海岸警卫队的表现也饱受非议。幸存者指责他们根本不曾对船内的人进行救援,躲在一旁“守株待兔”,只等有人从船里逃出后才“捞”上救生艇。更令遇难者家属愤怒的是,民间自发组织了由30名潜水员组成的救援队,希望进入当时还未沉没的船体进行搜救,却被海警“粗暴地拦下”。

事发7小时后,船体大部分已沉入水中,时任总统朴槿惠姗姗来迟,对公众表示正“全力营救船上的人”。坊间有消息称,她在那段时间里接受了微整形手术,麻药效果一时半刻无法消退,事后媒体镜头中总统脸上的淤血痕迹正是手术造成的。“失踪的7小时”成了朴槿惠政治生涯中最大的污点之一,也是日后弹劾她的有力武器。

2018年4月16日,总理李洛渊在悼词中抨击称,“世越号”惨剧将上届政府“漠视国民生命安全的可耻一面”暴露无遗。

“世越号”留下重重疑云

据CNN报道,“世越号”是韩国清海镇海运公司2012年从日本购得的二手船,船龄已有20年。该公司对船身进行过改造,在顶部增加客舱数量,提高了船的重心。代理检查船只安全的韩国行业协会负责人曾是韩国海洋水产部官员,对这种违规改造经常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事故发生时,船上的货物重量高达法定上限的两倍。“货物松松垮垮地堆在一起,有些船员根本不懂如何捆绑货物。”一名检察官告诉CNN。

公诉人要求判处李准石死刑,因其“弃船而逃的行为无异于谋杀”。经过审理,法庭认为,无法证明李准石明知其行为会导致乘客死亡或有杀人动机,因此谋杀罪名不成立。由于“置乘客于不顾的恶劣渎职行为”及对船只的非法使用导致“不必要的死亡”,李准石被判处36年监禁。英国《卫报》称,事故发生时已69岁的李准石,余生每一天都将在铁窗里度过。

涉事船员均已获罪,但最关键的问题始终没有答案:是什么原因导致一艘6000多吨重的轮船倾覆?

扑朔迷离的案件背后,阴谋论颇为盛行。一说是海运公司财务吃紧,希望通过沉船骗取保险赔偿;一说是船只撞上了美国或韩国的潜艇。还有一种猜测令人毛骨悚然:为了使朴槿惠的“精神导师”、韩国邪教组织“永生教”创始人崔太敏复活,遇难者们充当了“祭品”。韩国国防部否认称,事发海域水深为37米,商船和渔船往来频繁,并非潜艇活动区域。在崔太敏之女、朴槿惠的密友崔顺实干政丑闻曝光后,“复活说”甚嚣尘上。

事发后不久,身家亿万的清海镇海运公司老板俞炳彦下落不明。几个月后,他高度腐烂的尸体在果园里被发现。2017年3月,韩国政府将沉睡海底3年的“世越号”捞出水面,排水时发现客舱里有大量骨头。政府原以为是遇难者遗骨,经鉴定却发现它们并非来自人类,这再一次掀起了阴谋论的传播热潮。

至今,船上仍有5人不知所踪。“经历‘世越号’事故后,韩国人的观念为之大变,开始把生命放在首要位置,对邻居的伤痛也感同身受。”4月15日,文在寅在社交网站上呼吁社会铭记遇难学生,“在死亡面前重温生命的尊严”。

“迄今最有说服力的纪录片”提出更多问题

从2014年起,首尔市光化门广场多了一道风景:一些遇难者家属长期驻扎在广场上哀悼亡者,谴责朴槿惠政府在“世越号”事件中的不作为。CNN指出,人们多年来的坚持已令这片营地成为一个文化符号,象征着抗争和对真相的不懈追求。2017年3月朴槿惠被弹劾下台后,光化门广场上人头攒动,庆祝“民意获得胜利”。

然而,对长期奔走在抗争前线的遇难者家属来说,这个结局不能让他们满意。“弹劾朴槿惠无助于揭开事故真相。”遇难者家属组织“416联盟”成员金桂邦告诉CNN,“别人都说我们赢了,但这才是开始。”

他们唱起为遇难者写的歌《真相绝不会沉没》,激越的旋律在广场上回荡。

今年4月,纪录片《那一天,在大海里》在韩国电影院上映。据香港《亚洲时报》报道,导演金智勇花了3年半时间搜集资料和证据,拍出了“关于韩国史上最严重的海难,迄今最有说服力的纪录片”。

通过海岸警卫队的原始信息和海军雷达日志,该片掌握了“世越号”自动识别系统(AIS)的数据。AIS类似汽车中记载车辆速度和位置等信息的黑匣子,不同的是,为了管理海上交通,AIS数据要与海事机构和其他船只共享。

AIS数据显示,“世越号”失事前正从一片群岛中穿过。在离最后一座岛屿不远处,它突然来了个“不符合现实世界物理规律的左急转”,并在1秒钟内从15度剧烈倾斜至45度。物理学家表示,外力冲撞是造成这种迅速倾斜的唯一合理解释。金智勇在影片发布会上指出,根据模拟实验,货物超载和船员驾驶不当令船身从15度倾斜至45度需要40秒,不可能在1秒内完成。

影片并未给出任何结论,反而提出了更多问题。“拍这部电影的目的是让人们发问。至于解答,那是政府的事情。”金智勇说。

“胜宇打来电话时,我让他按照船员的指示去做。那时是9点43分,如果那会儿能够出去就好了。”在另一部关于“世越号”的纪录片《潜水钟》结尾,一名失去儿子的父亲哽咽着对韩国“告发新闻”网记者说,“都是因为我那样说,儿子才遇难的。我害死了他。”

“我们能为胜宇做些什么呢?”记者问。

“揭露真相,让这种事不要再发生。”父亲抹去眼泪说,“我想知道儿子为什么会死,为什么不救他。我只想知道真相。”

[责编:潘晓慧]
最热图集
最热文章
关注我们
@华声大视界
华声大视界微信公众号:dsj_voc
【扫一扫二维码】
大视界,用平民视角展现世界的另一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