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深度文章 > 正文

为什么每个东北人都巨能唠嗑

2018-04-13 10:22:47  [来源:中国新闻周刊]

一个真理——世界上不存在内向的东北人。

每个东北人都巨能唠嗑。

唠嗑自古以来就是东北的文化传统,跟吃喝拉撒一样,是最最基本的生存技能。

对于唠嗑这件事,东北人是最肯花心思的。光唠嗑的形式就分“扯犊子”“扒瞎”“打岔”“抬杠”等十几种,分得很细。

这么说吧,在东北,连嗑都不会唠的人没前途,基本是干啥啥不行,处处碰壁。

要研究东北唠嗑文化的起源,得从这里的气候说起。

01

气候寒冷 无心干活

东北位于中国最北边,冬季均温零下20度,大北风5-6级,出门一趟都得捂得就剩俩眼睛,不带帽子等耳朵麻了一拍就能打掉。

到了冬天,大雪封门,还没有那么多保暖措施,想干点啥都不成。咋办呢?猫冬。原来又没有手机电脑这种东西,不找人唠嗑还能干嘛?


炕头是很多东北人的年轻记忆(来源:ifeng.com)

炕头是东北人唠嗑的终极地点。

招呼大伙上炕是东北人待客的最高礼遇。屯好柴火烧热土炕,热乎乎的炕头焐得人从尾巴根到头发稍都是暖的,特别能激发内心倾(八)诉(卦)的欲望。于是一群人坐在热炕头上盘腿儿开唠。

在唠嗑这门技艺上,东北人攀比心很重,从小就开始竞争。哪个东北娃不是眼看着奶奶婶子们边嗑瓜子边你一句我一句见招拆招长大的?

可别小瞧嗑瓜子这项运动,它是东北人练嘴皮子的基本功。“果脯”、“糖块”、“卤味”这些零嘴儿在“瓜子”面前一点儿分量也没有。


我们都知道,相声演员“练嘴”练的是“唇齿喉舌牙”。嗑瓜子的一连串动作,就是对其中四个部位“唇、齿、舌、牙”做力量和灵活度的锻炼。

牙—嗑开

舌—粘住

齿—嚼碎

最后一个动作最为关键:

聚集丹田之气,用胸腹呼吸法,

结合唇部肌肉群,将气流由内而外,由下而上,

在一瞬间,喷射而出——“呸”!

努力做到“掷地有声”


东北人从小到大嗑的瓜子连起来能绕地球两圈,经过日积月累的反复训练,嘴皮子技能达到顶峰。

跟东北人说话,就像连珠炮一样,总觉得是要打架。嘴皮子是一方面,另一方面是口音。

东北人有着十分独特的口音,这种口音,与全国各地的口音都不一样,它是普通话基础上形成的,单每句话都能听懂,连起来说就能把你说蒙。

一个事实,大多数东北人是听不出自己有口音的。


比如黑龙江那边,基本就是普通话,除了嗓门子大。没办法,地广人稀,说话全靠吼,东北人很少有嗓门子小的。

倒是辽宁,存在感就比较强了。辽宁人说话,声调独特。

比如一般普通话中平音的字,大连人讲往往就变成了四声调。

比较著名的是网上红极一时的“老司机报案”。

而锦州话正好相反,所有语音都是二声调。

教你学说“锦州话”

你跟一个辽宁人聊天,语调很容易被他带跑。你会不自觉的说着说着语速加快,声调拔高,再加上说到激动时的肢体动作,让人以为下一秒就会吵架或者打起来了。

我一朋友,国庆辽宁7日游。游历了鞍山,海城,锦州,鲅鱼圈,宽甸等地区后,基本已经不会说话了。

据他说,其实到锦州的时候就已经不会说话了,锦州奇奇怪怪的问句口音让他极度的怀疑人生。


至于“辽宁口音是如何产生的”的问题,本地人听得比较多的说法就是因为辽宁沿海风大,说话必须大点声,大风一吹,声调就跑偏了,所以出现奇奇怪怪的语调。

02

地广人稀 爱攀亲戚

如果说嘴皮子、口音这些唠嗑的基本功是天生的,那跟谁都能聊、见谁都亲近的聊天习惯绝对是后天培养的。

中国是人情社会,东北是最讲究“情”的地方。

不像南方人口稠密,资源密集。东北地广人稀,受日照、风、降水、土壤等条件影响,村落分布极不均衡。距离较远的两个村落,要赶着驴车在空旷的黑土地上走个几天几夜才能到达,人们感觉非常孤单。

天寒地冻,白雪皑皑,遇到豺狼虎豹的几率甚至比遇到人的可能性要大的多。这就导致但凡见到人就分外亲,没几句话就“大兄弟”“大姐”“大哥”“大妹子”“大叔”“老姑父”的叫着,顿时人与人之间的关系拉近了不少。


记得上学那会儿在学校大门口罚站,天冷啊,我就跟看门老头就开始“大爷长”“大爷短”的唠上了。没多会儿,大爷就请我进屋看电视,让大妈站门口帮我望风~一节课过得老舒坦了~

还有一回,赶火车误点了,改签了站票。靠和陌生大哥唠嗑,硬是唠出个座儿。身边的同学都惊呆了。

“酒桌”是东北人唠嗑攀交情的圣地。

在东北,没有什么事儿是一顿酒解决不了的,如果有,就两顿。

无论是高级饭店还是路边烧烤摊,哈啤和老雪,是东北人最能唠出知心嗑的绝密武器。


“够意思陪我喝点”、“不喝酒就是瞧不起我”是东北人酒桌唠嗑的两大法宝。

如果你挨不住面子,跟着喝了,那恭喜你,十有八九桌下倒。真正的东北土著,白山黑水间畅游驰骋的游牧民族,种族天赋加buff,是不会喝多的。

一场阵容齐整的东北酒局需要至少3个角色:嗑最多的东北大哥+“哥你说什么都对”的忠心小弟+看穿不说破谜之微笑的智者。这三个角色凑齐,就是一台戏。


东北大哥在酒桌上夸夸其谈,在小弟和智者这一听就知道他哪句话是说的真事哪句话是吹的,但如果在场有南方人,那就会认为东北人爱吹牛逼。

举个例子:

如果一桌东北人吃饭,服务员问:哥今天吃点啥啊?

大哥:满汉全席,生猛海鲜~

如果南方人听了就会觉得大哥太能吹牛逼了,吃得起么~

但是东北人一听就知道,大哥这是扯犊子,就会回一句:这个没有。小野鸡炖蘑菇行不?

大哥:中!快点上吧!

然后这嗑就能唠下去~


东北人的唠嗑中的“情”不仅体现在人与人之间,还体现在人与小动物之间。

我们特别喜欢在唠嗑的时候把小动物带上,比如狍子、驴子、犊子等。


用法最多的是“犊子”。小牛的意思,也指小孩。

过去的东北农村,家里老爷们儿不在的妇女要找一个单身的外乡人帮忙养家(搭伙过日子),如果自己老爷们儿回来了,外乡人就得离开。这时,家里有一个儿子的话,就留下,两个的话,外乡人就要领走一个,这就叫“掰犊子”。意见出现分歧时,就要由村里德高望重的长辈来帮忙解决。这就叫“扯犊子”。

后来一有人说瞎话,胡咧咧,就说他“扯犊子”。

除了扯,还有“滚犊子”“瘪犊子”“王八犊子”等用法…

[责编:潘晓慧]
最热图集
最热文章
关注我们
@华声大视界
华声大视界微信公众号:dsj_voc
【扫一扫二维码】
大视界,用平民视角展现世界的另一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