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深度文章 > 正文

印度考场频现“惊天大案”

2018-04-11 15:39:01  [来源:青年参考]

4月初,英国《金融时报》和《卫报》不约而同地关注起了印度。随着后者迎来一年一度的考试季,超过1000万学生通过印度“高考”争夺60万个由政府资助的大学名额,是真正的“千军万马过独木桥”。

不过,英媒关注的并非考试本身,而是蔓延于考场内外的一个繁荣兴旺的庞大网络,《卫报》称之为“作弊黑手党”。

帮人作弊在印度是一桩好买卖。据《印度时报》估计,每个考试季,“作弊黑手党”能赚取5000万卢比(约合人民币486万元),从政府高官到教师,都深深卷入了利益网络。过去5年间,该国几乎每所名牌大学每年都至少有一次入学考试试题泄露事件,各类资格考试中的有组织作弊行为更是数不胜数、花样翻新。

《金融时报》指出,“高考”舞弊在印度源远流长。早在1892年,英国殖民当局就曾抓住一名作弊考生:罗哈尔·达斯·高什因为在申请文书上伪造校长签名上了法庭。此后百余年,印度作弊之风愈演愈烈,如今发展成学生、家长、老师、官员齐上阵,家长往往冲在孩子前面。

2015年3月,英国广播公司(BBC)曝光了一场轰轰烈烈的“大作弊”。在印度比哈尔邦“高考”考场外,考生“亲友团”纷纷利用绳子等工具爬上教学楼,从数层楼高的窗外向考生递答案,一时间考场外墙上挂满了“蜘蛛人”。还有家长将写有答案的纸飞机投进考场,负责监考的老师和警察则视若无睹。BBC称,比哈尔邦年年如此,这次只是运气不好上了新闻头条而已。

2016年,比哈尔邦的17岁女学生鲁比·拉伊获得了“高考”制度推行12年来政治学科目的历史最高分,但据《卫报》报道,她接受印度新德里电视台采访时,连该学科的英文名称“Political Science”都拼不对,甚至称这一专业的主课是烹饪。无独有偶,该邦“理科状元”在采访中被一些基础化学题难倒,比如水与H2O之间有何关系。

印度朝野哗然,拉伊旋即被捕。《印度时报》称,她在狱中大声鸣冤,说自己从没想过要当状元,只求通过考试,“状元”可能是父亲背着她跟校长作出的安排。“我只是个乡下女孩,我自己都不知道是怎么变成第一名的。”拉伊说。

此案引发了大规模调查,包括比哈尔邦学校考试委员会主席在内的数十人被捕,但和另外几起震惊印度的作弊大案相比却是小巫见大巫:2009年,中央邦的“维亚帕姆考试作弊案”涉案人员超过2000人,包括警察、记者在内的40多人在调查过程中非正常死亡,一度引发民众恐慌。

2012年,马德雅邦曝光的“专业考试局舞弊案”不仅涉及“高考”,还牵出教师、警察等公职考试舞弊,涉案官员、商人等超过3000人,其中近1900人入狱服刑。截至2015年7月,此案已导致41人非正常死亡。印度第二大党、主要反对党国大党要求调查死因,但遭到在马德雅邦执政的印度人民党拒绝。当地内政厅表示:“天天都有人因各种原因死亡,这是再自然不过的事,不必调查。”

“280万人重考!这开的是哪门子玩笑?”

事实上,印度政府对作弊并非全然放任,成为作弊重灾区的比哈尔邦更是绞尽脑汁。2013年3月,该邦在几个考场内安排狼狗监考,今年更是规定考生须光脚穿拖鞋入考场。

据《印度时报》报道,特伦甘纳邦2016年的公务员考试中,考生不能将手表、钱包、首饰等带入考场,并且不能穿鞋,有美甲和文身的人也被拒之门外。军方做法更绝,据《印度快报》报道,2016年2月比哈尔邦一场招兵考试中,1100多名考生只能穿着内裤盘腿而坐,露天答题。

这些办法显得笨拙,效果也十分有限。考场内的狼狗没能避免比哈尔邦在2015年沦为各国的笑柄,卡纳塔克邦一名18岁女生因为内衣有金属纽扣没通过安检,被要求当众脱下胸罩才能进入考场。同为作弊重灾区的北方邦今年严查作弊,结果“高考”头4天就有100万考生弃考,占注册考生的15%,刷新了该邦弃考人数的纪录。

对此,官员们也很无奈。2015年比哈尔邦登上全球媒体后,警方扣留了300多名辅助作弊者,最终却没有对任何人提出正式控告,他们缴纳罚款后便拍拍屁股走人。“如果(考生的)家人不配合,政府如何阻止作弊?难道我们能把他们打下来吗?”该邦教育部长普拉尚特·沙希大吐苦水。

这些隔靴搔痒的措施引发了政界口水仗。据新加坡《联合早报》报道,今年3月印度“中考”的数学考题和“高考”的经济学考题先后泄露,数百万学生被迫重考,招来国大党主席拉胡尔·甘地在推特网上怒骂:“280万学生需要重考!这开的是哪门子玩笑?搞出这么大的问题该由谁来负责?”

“价值数十亿的非法买卖背后有邦政府支持”

印度网友们的观点多少能让人感到该国人心向背。北方邦的举措虽然导致上百万人弃考,但在《印度时报》网站相关报道的评论区,支持的欢呼声此起彼伏。“在各邦都推广吧,把那些‘烂苹果’挑出来。”“约吉(北方邦首席部长约吉·阿迪亚纳斯)先生,干得漂亮!保持下去,北方邦正在进步。”

表达支持之余,不少人担心起了更长远的问题。“给学业优秀者机会,择优而录,任人唯贤。但我担心人们会反对约吉,不再投票给他。印度人喜欢免费的东西,希望一切都白来。”“那些人会责怪政府不给作弊机会。”“从大处着眼严打作弊,也许符合邦乃至国家的利益,然而不利于大选,也许会失去选票。”

正如新德里政策研究中心主席亚米尼·艾亚尔对《金融时报》所说,“这是权宜之计……但我们并未触及问题的核心”。糟糕的教育质量和优质教育资源的缺乏固然提供了作弊动机,但这种全社会规模的堕落显然另有原因。

曾参与调查维亚帕姆考试作弊案的中央邦前法律总顾问维韦克·坦卡对《印度时报》坦言:“(考试作弊)是一场没有尽头的闹剧。邦政府默许此事,其规模达到了令人无法想象的地步。简单来说,这就是一项价值数十亿的非法买卖,而且背后有邦政府支持。邦内级别最高、最有权势的人也参与了这场庞大的骗局。”围绕该案的数十起神秘死亡及官员敷衍了事的表态,似乎都印证了这番话。

[责编:潘晓慧]
最热图集
最热文章
关注我们
@华声大视界
华声大视界微信公众号:dsj_voc
【扫一扫二维码】
大视界,用平民视角展现世界的另一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