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深度文章 > 正文

就是他们出的馊主意,让美国成了世界的麻烦制造者

2018-03-30 11:35:05  [来源:环球时报]

特朗普对准中国贸易的枪,引而未发。他回手一枪,在28日开掉了退伍军人事物部长戴维·舒利金,白宫高官离职名单上又添上一个新的倒霉蛋。

让戴维·舒利金更郁闷的是,自己的位置将被特朗普的私人医生罗尼·杰克逊接替。私人医生?一夜之间成为内阁部长?还不是卫生部长!这就是特朗普,总是出人意料的特朗普——国际政治上谜一样的人物,谜一样的现象。

至此,特朗普历时1年多的对白宫近乎游戏式的大盘整,大概告一段落了。现在的班子且不说,让外国人晕头转向,估计连美国人自己也有些懵。但如果仔细梳理,仍然能看出其中的规律和线索。

和特朗普观点不同,又坚持自己判断的,全被赶走了,新换上来的要不和特朗普政见一致、风格相近,要不就是让特朗普感到如沐春风的马屁精。他们会在特朗普身边出馊主意,或者当特朗普有个馊主意的时候,随声附和。不难想见,这样的美国,对世界就是个麻烦啦。

乱乎哉

白宫实在太乱了,尽管特朗普反复说“没这回事”。一年多来,他的幕僚和内阁部长进进出出,穿流如鲫。“下一个(被开除的)是谁?”成为舆论最津津乐道的话题。

美国布鲁金斯协会跟踪统计,发现仅60多名高层官员中,就有20多人没能干满一年。首年就有30%以上官员离职,这创下了白宫历史新纪录,真正“前无古人”。之前的记录是里根1981年时留下的,那时也只有17%。

这些大员离职原因各异,有的是涉“通俄门”调查,如弗林、科米;有的因为白宫内斗,如普林伯斯、班农;有的因与特朗普政见不合,如蒂勒森和科恩;还有的因个人丑闻,比如不当使用公款的舒利金、因包机事件下台的卫生部长普赖斯。

20多人,光看名字就眼花缭乱了。但仔细梳理,并非毫无头绪。刀哥请教美国问题专家,帮大家拎出了“洞悉”白宫人事乱局的一条线索。

凯利和蒂勒森,是其中两个关键的阶段性人物:凯利转任白宫办公厅主任之前,白宫大体是权臣宫斗;国务卿蒂勒森被除名前后,与总统执政理念不合变成主因。

四大派

2017年7月28日下午,风雨交加。特朗普结束在纽约的活动,飞返首都。“空军一号”缓缓降落在马里兰州安德鲁斯空军基地,飞机在跑道上滑行的几分钟里,总统发出一条推特,宣布解除白宫幕僚长普里伯斯职务,国土安全部长约翰·凯利接任。

普里伯斯不是等闲之辈,曾任共和党全国委员会主席长达6年,在共和党内人脉深厚。白宫幕僚长也是重要职位,被称为“华盛顿权力第二大的人”,安排白宫内一切事物。但偏偏,普里伯斯与幕僚长的位子没搭上调。

美媒爆料说,前白宫通讯联络办主任斯卡拉穆奇,刚上任一周,就在白宫餐桌上骂这位上司“偏执狂、妄想症”。斯卡拉穆奇、白宫社交媒体部主任和其他一些高级顾问,都绕开普里伯斯,直接向特朗普汇报。

下面被架空,上面也不讨好。《华盛顿邮报》报道说:有次特朗普在椭圆形办公室开会,一只苍蝇在头顶嗡嗡作响,分散了他的注意力。总统把幕僚长叫过来,责令他马上打死那只苍蝇,说他没管好白宫,苍蝇都这么多。

普利伯斯被认为是白宫历史上最弱势的“大总管”。在他掌管期间,白宫运转不佳,派系林立。

一是以普里伯斯为代表的共和党建制派;二是以“右翼军师”班农为首的保守派;三是以伊万卡和库什纳为代表的“纽约帮”;四是麦克马斯特、马蒂斯等军方派。

这四大派,在特朗普就职的前半年,围绕政府控制权激烈厮杀。加上枝节旁出的“通俄门”,特朗普班子损兵折将严重,首任白宫安全顾问弗林、白宫发言人斯派塞、联邦调查局长科米等相继离职,都曾引起轩然大波。

同在这段时间,特朗普在内政上焦头烂额。管制非法移民、大幅减税和废除奥巴马医保等议题,一拖再拖。竞选时许下的承诺,没一项推得动。

原本,特朗普想借普里伯斯在共和党内的地位和人脉,帮助相关政策和法案在国会通过。可普里伯斯非但没怎么帮上忙,连白宫都没料理顺溜,他自己也深陷权斗。

最终,普里伯斯落得淘汰出局。他永远不会忘记,在那个人走茶凉的午后,总统车队扬长而去,把他一个人一辆车,扔在军用机场的凄风苦雨中。

在保镖簇拥下从“空军一号”走向专车时,特朗普还对随行记者喊着:“普里伯斯是个好人,”但谁都知道,那是句场面话,他的重点在后半句:“但凯利是优秀的美国人,也是出色的领导者。”

凯利当时还在国土安全部长的位子上。对这位海军陆战队退役四星将军,特朗普不吝夸奖,说他取得了卓越成绩,希望凯利帮他整顿白宫纲纪。

凯利一上任,就展示了啥叫雷厉风行、立竿见影。7月31日上午就职,下午就要求骂上司的斯卡拉穆奇辞职。凯利不允许这样一个缺乏团队精神的人在他眼皮子底下。10天前才上任的斯卡拉穆奇,怎么也没想到官运如此短暂。

军人作风的凯利显然想大干一场。他每天工作14小时,试图让一支混乱的团队变得更有纪律。比如要求官员进椭圆形办公室前先预约,不能再向以前那样随便,连伊万卡也得这样。

平息权斗也在进行。就任半年多后,特朗普对“国师”班农的态度在变。他发现,班农的极端越来越成了他的负担。班农还树敌众多,尤其与“纽约帮”的库什纳等不睦。

班农去年8月离职,不仅他的“敌人”们高兴,凯利也渔翁得利。整顿权斗,必须要动班农。班农搬弄是非、挑动内斗很是不满,凯利早就不满。

就在人们认为班农出局、库什纳一派必得势时,凯利来了一招后手,趁机立规矩,削弱一些重要人物的影响。

其中,库什纳的安全许可被降级,不能接触最高级别情报。伊万卡,据说因海外经济活动在受调查。

“四大派混战白宫”,在凯利上任后有所缓解。但紧接着,对国家内外政策影响更大的一波人事洗牌来了。相比前面的派系或个人权斗,第二阶段的 “争”,变成白宫一些重要人物与总统在执政理念上的分歧。

鹰与鸽

蒂勒森22日辞别美国国务院同仁,神情黯然。他撂下一句幽怨的话,“这个城市(华盛顿)是个卑鄙的地方。”

虽然跟特朗普的分歧早已路人皆知,被传离职也非一天两天,但以如此羞辱的方式被炒,还是让他郁闷。换做是你,正远访非洲为国奔波,确切说正闹肚子坐在马桶上,突然接电话说要被解雇,心里也一定不爽。

这时的华盛顿,失落的人不只蒂勒森一个。在他之前的6日,国家经济委员会主任科恩辞职。在他之后不到一周,国家安全事务助理麦克马斯特,也加入冗长的离退名单。

出身高盛的科恩为特朗普的税改方案立下汗马功劳。作为坚定的自由贸易支持者,他一直试图拽住特朗普的后衣襟儿,阻止后者在经济民族主义的路上越走越远。但特朗普对进口钢铝产品强征苛刻关税,终成“压垮”科恩的最后那根稻草。

至于麦克马斯特,只是一个长久以来的传言终得证实。白宫“安全阀”的标签本身,就意味着他跟特朗普不对口味。在伊核、北约、美国与盟友关系等不少问题上,他们分歧严重。

关键是,麦克马斯特还对俄罗斯干预美国大选“深信不疑”,谁都知道那是特朗普的痛处。

蒂勒森被炒时,就有媒体问麦克马斯特:下一个是不是轮到他了。这位55岁的陆军三星将军表情平淡的回答:“某一时刻,每个人都要离开白宫。”

三位新离职重臣中,科恩和蒂勒森都是媒体眼中的“全球主义者”,麦克马斯特也以“理性”著称。他们的共同点,就是都跟特朗普合不来了。

还没来得及唏嘘,大家就目睹了一个个继任者“粉墨登场”。接替科恩的库德洛,刀哥不想多说。对这个“马屁精”感兴趣的,可以往回翻翻刀哥当时写的文章。

被提名新国务卿的蓬佩奥,虽然做了3年众议员和一年多CIA局长,但外交经验不比蒂勒森多。接替麦克马斯特的白宫“三朝元老”博尔顿,曾先后效力里根、老布什和小布什内阁,素来强硬。

三位继任者,齐刷刷的与总统“波长”一致。其中,博尔顿尤其有代表性。

据说特朗普之前就曾考虑引他入阁,但因非常不喜欢他的胡子,放弃了。现在,特朗普不知下了多大决心,采战胜自己的“外貌癖”。

BBC细致总结了资深鹰派博尔顿的六大主张:对华应该强硬、对朝采取先发制人的打击完全合理、轰炸伊朗也许可以、不存在联合国、伊拉克战争没有错、对俄罗斯必须强硬。无论哪一点,听起来都是枪药满膛。

博尔顿们取代蒂勒森们,特朗普班子鹰派、反建制、反全球化的色彩进一步加重。

大麻烦

在白宫权斗热闹异常时,媒体上一种流行的解释,是特朗普喜欢挑起内部辩论,希望在手下人中间形成平衡。言外之意,这是他“CEO式”的驭人之术。

初衷或许是如此,但效果是搞砸了。不同意见和相互制衡,变成乱糟糟的权力角逐,弄得连特朗普也受不了了。去年8月,特朗普在自家高尔夫球场打球时,就向朋友抱怨:“白宫就是个货真价实的垃圾场!”

白宫是乱了点,但性格自负的总统“以乱制乱”,一路以出人意料的非常规手段调整人事安排。在蒂勒森被开后,一位共和党参议院无奈而又感慨的说:“我们(对特朗普的非常规方式)已经麻木了。”

除了个人性格,特朗普的自负或自信,也与稳定的选民基本盘有关。大选到现在,他对许多事件的理解,都比民主党和共和党建制派更“接地气”,这也是当时胜出的原因之一。

虽然不少政策遇阻,但美国经济总体向好,税改案终获通过,这些在特朗普及其支持者看来“足够”炫耀。连不久前去职的前白宫发言人斯派塞,都为昔日老板辩护:“既然一切顺利,政府内部的混乱又算什么!”

幕僚来来去去如走马灯,特朗普的主心骨却越来越硬。有美媒评论,总统相信自己的直觉,远胜于自己的顾问。

尤其在“背后的男人”班农离开白宫后,特朗普更加希望自己扮演决策者、甚至新闻发言人的角色,不论内政、外交还是经贸领域,都是如此。

美国全国广播公司最近报道说,特朗普甚至正考虑解雇白宫幕僚长凯利,而且不打算让其他人接任。因为,总统想“独自思考人生”……

这样的特朗普,需要的更多是忠诚,是白宫内形成对奉承自己的“小气候”。谁会对他奉承?一种肯定是库德洛那样的“马屁精”,另一种是跟他的理念一致。

如此一来,白宫决策圈子越来越同质化。用一位美国问题专家的话说,“军事鹰派与贸易鹰派形成共振”。这样的阵容,对外强硬不可避免。

商务部长罗斯、贸易代表莱特希泽、贸易顾问纳瓦罗等贸易鹰派,位子坐得一直很稳。这帮人撺掇着总统,要跟美国所有主要贸易伙伴挑事儿。

但随着蓬佩奥等军事鹰派不断得势,这些人不得不做出一些妥协和平衡。因为把矛头对准昔日盟友,军事鹰派们肯定不干,他们认为那仍然是美国外交的基石。

于是,大家看到:特朗普一开始叫嚣对所有国家进口钢铝产品征税,但接着又一个个“特赦”盟友。最后,美国鹰派们的目标,剩下的基本就是中俄了。

对俄罗斯,政治挤压和经济制裁等,能用上的招儿都招呼上了。对中国,这种倾向也越来越明显,至少在台湾和贸易等问题上,特朗普都摆开了测试中国的架势。

看完“白宫这一年”,相信大家对特朗普现在这帮手下人有了更多了解。当特朗普在自由贸易问题上“玩火”,白宫里已经没人提醒他这有多危险,只剩下莱特希泽和蓬佩奥等火上浇油,给世界硬生生制造了一个大麻烦。

[责编:潘晓慧]
最热图集
最热文章
关注我们
@华声大视界
华声大视界微信公众号:dsj_voc
【扫一扫二维码】
大视界,用平民视角展现世界的另一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