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全球头条速递 > 正文

美国国务卿被特朗普炒鱿鱼的真相

2018-03-27 10:31:54  [来源:网络]

特朗普与蒂勒森不和的

深层次原因,

在于特朗普对忠诚度近乎

吹毛求疵的要求。

别了,“不忠诚”的蒂勒森

文/张腾军

“我感觉我需要回去,我只是觉得需要回去。”在从肯尼亚内罗毕飞往位于美国马里兰州的安德鲁斯空军基地的专机上,雷克斯·蒂勒森没有对随行记者过多解释提前结束访问回国的原因。

3月13日上午,在蒂勒森落地四个小时后,特朗普在社交媒体上宣布解除蒂勒森国务卿职务,由中情局局长蓬佩奥接任。当天午后,特朗普在空军一号上致电蒂勒森,正式告知解职决定。蒂勒森随后发表声明,宣布将于3月31日午夜正式离职。在1132个词的离职声明中,蒂勒森对国务院工作人员、外交人员以及国防部等合作伙伴表达了谢意,但唯独没有感谢特朗普,甚至没有提到过特朗普的名字。

解职事件罗生门

自2017年2月1日晚宣誓就职以来,蒂勒森不足14个月的任期戛然而止。鉴于过去六任国务卿均待满完整四年总统任期,此举显得非比寻常。而围绕蒂勒森在特朗普发推之前是否知情一事更出现罗生门。3月13日上午,副国务卿戈德斯坦回应称蒂勒森刚刚知晓解职决定,并不清楚其中原因,而白宫声称白宫办公厅主任凯利早前就已电告蒂勒森。截至19日,蒂勒森与凯利二人均未现身说法回应相关争议。

回顾整个过程透露的有关信息,可以推断出此事件的大致线索:

首先,蒂勒森对职位危机的消息已有预感,但不清楚具体情况。3月10日凌晨两点半,凯利致电唤醒正在内罗毕休息的蒂勒森,告知特朗普不满意其此前关于朝核问题的表态。目前,这通电话是否涉及蒂勒森任期即将中止的明确信息尚不得而知,仅有部分政府官员的一面之词,未得到双向印证。但蒂勒森显然感受到特朗普对其日益累积的不满已到达某种顶点,美朝对话出现转圜而自身被蒙在鼓里以及特朗普的强烈态度使其察觉事态的严重性。

数小时后,国务院称蒂勒森因身体不适取消当天活动,并最终于12日提前结束访非之行回国。在返程飞机上,蒂勒森仍在展望接下来美朝首脑会晤(包括时间、地点)的具体准备工作,似表明其对个人职位的安全性抱有信心,提前回国可处理好相关事宜。但在消息公开之前,蒂勒森可能未来得及与特朗普或凯利等人沟通,这促使其事后通过副国务卿等人表达不满。

其次,白宫对蒂勒森去职一事早有规划,但仅限于高层。有消息称特朗普早在3月9日就决定换掉蒂勒森,但凯利力劝其等蒂勒森回国之后再公开。期间凯利两次通过电话对蒂勒森发出警报信号,并告知特朗普可能在接下来的周末发推特表达不满。其后,白宫就此开始准备工作,包括与蓬佩奥以及中情局新局长候选人吉娜·海斯佩尔进行沟通,但仅限于核心成员。在蒂勒森启程回国的12日下午,多位白宫助手对其去职一事仍不知情。特朗普显然对核心团队下达了严格保密的任务要求,以杜绝消息泄露,从而牢牢把握主动权。

“八字不合”的特蒂配

2016年胜选后,特朗普展现出雷厉风行的行事风格,在一个月内迅速提名内阁主要部门及白宫团队负责人选,效率远高过前几届政府,但惟有国务卿人选迟迟未能出炉。作为美国政府的头号外交官及总统第四顺位继承人,国务卿被视为美国最具权势的政府职位之一,因此,特朗普也十分谨慎对待此事。

在琢磨人选时,蒂勒森并非特朗普优先考虑的对象,前共和党总统候选人罗姆尼、前众议长金里奇、前纽约市长朱利安尼、前驻联合国大使博尔顿、前驻华大使洪博培、时任南卡罗莱纳州州长黑莉、参议院外委会主席科克、众议员罗拉巴切等人均出现在考虑名单之中。面对如此多的人选,特朗普有些举棋不定。就在此时,小布什时期的国务卿赖斯与前国防部长盖茨联手向特朗普举荐时任埃克森·美孚董事长兼CEO的蒂勒森。此后,特朗普与蒂勒森进行了两次会面,会面中蒂勒森给特朗普留下了深刻印象。

在特朗普眼里,美国行政部门的传统权力结构并不重要。他笃信总统应当时刻对内阁具有把控力,不必在意条条框框,因此,挑选内阁成员也不必固守旧有模式。特朗普十分青睐华盛顿政治圈外的有能力的人士来帮助克服体制惰性,实现政府像企业一样高效、灵活运转。出于这个原因以及商人之间的惺惺相惜,特朗普最终选择没有任何从政经验的蒂勒森来执掌国务院。

在2016年12月13日发布的提名声明中,白宫过渡团队认为蒂勒森将是国家核心利益的坚定捍卫者,能帮助扭转有损美国安全和全球地位的错误外交政策。特朗普则点出了选择蒂勒森的关键原因,称蒂勒森不仅是商业执行官,还是一位世界级玩家,掌舵着可能是全球最大的企业,其职业生涯就是美国梦的具体体现。特朗普十分推崇商人治国模式,寄望于蒂勒森改革臃肿的国务院。此外,特朗普任命蒂勒森还有一层考虑,即希望通过蒂勒森与俄罗斯政府及普京本人的密切联系改善美俄关系。

在宣布将蒂勒森解职后,特朗普解释“与蒂勒森相处很好,但总想不到一块儿去”。事实上,从入主国务院开始,蒂勒森与特朗普就渐行渐远,从未建立密切的私人关系。两人均作风强硬、各有主见,这种强人风格为之后的种种冲突埋下隐患。

2017年7月,特朗普在大型童子军集会上发表政治色彩浓厚的演讲,曾身为全美童子军主席的蒂勒森对此极度不满,并一度希望辞职,后经彭斯、马蒂斯等人劝说才作罢。10月,媒体报道蒂勒森在7月于国防部召开的一次会议上称特朗普为“傻子”,引来特朗普回应要与其比试智商,二人矛盾进一步公开化。11月,特朗普政府内部再度传出蒂勒森去职的消息,接替人选为蓬佩奥或黑莉,作为特朗普亲信的美国驻联合国大使黑莉及时回应无意离开现职,这实际上从侧面印证了蓬佩奥是继任者的不二人选。

回过头再看二人的合作,或许从一开始就是错误。工程师出身的蒂勒森喜欢照章办事、秩序井然,看不惯特朗普的自由散漫、言行乖张,而特朗普则认为蒂勒森应扮演好执行者的角色,而非时不时与总统唱反调。特朗普喜欢通过社交媒体发布政策消息,蒂勒森则坚决不用,只让助手将总统的推文打印出来以供了解。从这一意义上说,特朗普认为蒂勒森卸任后会“更快乐”的说法或许有几分道理。

在美国历史上全部69任(67位)国务卿中,蒂勒森的任期长度仅排在53位,为近25年来任期最短的国务卿,其与白宫关系的紧张也成为一大主因。蒂勒森上台后,一味争取国务卿应有的话语权,就国务院内的人事安排问题与白宫团队多次发生争吵。在特朗普的决策小圈子中,白宫助手显然势力更大,然而蒂勒森既未与白宫的全球主义者一同建立牢固联盟,也未同民族主义者进行某种程度的和解。这么做的直接后果就是成为孤家寡人,当蒂勒森与特朗普产生嫌隙时,除国防部长马蒂斯外,无人试图在中间进行调停。久而久之,他在外交决策中被边缘化就成为必然。

有分析认为,蒂勒森的困难处境,很大程度上是因为其未能有效地从企业管理者转变为外交官,无法适应华盛顿政治圈的游戏规则,这是关乎自我角色调适的问题。

对外经营关系的不善,直接影响到内部人事的到位情况,蒂勒森提名国务院官员的努力多次遭到白宫阻挠无果而终。在这种情况下,大量中高层官员的缺位导致内部协调出现困难、政策执行效率低下,而蒂勒森本人较为独断专行,专注于精简资源、缩减开支,在外交事务上较少听取国务院内资深官员的意见,导致内部管理十分混乱,反过来进一步削弱国务院在美国外交决策体系中的地位和作用。

《纽约时报》专栏作家保罗·克鲁格曼曾严厉批评蒂勒森为“自威廉·詹宁斯·布莱恩(威尔逊总统时期的国务卿)以来最为糟糕的国务卿”。从这个意义上讲,蒂勒森的离开对个人而言虽为不利消息,但对国务院未尝不是一个变革重组的机会。至少,蓬佩奥与蒂勒森最大的不同在于其深得特朗普的信任。

忠诚度是新内阁

唯一重要的考察标准

蒂勒森的突然离职,既在意料之外,也在情理之中。出乎意料之处在于:首先,消息曝光之后,政府内部普遍感到事发突然,国务院官员则大为震惊。更关键的是,双方的“分手”场面并不好看。特朗普政府的人员调整,除班农和科米外,很少出现这样暗自较劲的情况,导致国务院正副职官员及办公室幕僚一同被炒。其次,为何蒂勒森在纷扰的离职传闻中坚持了一年多,直到此刻“靴子才落地”?

对蒂勒森被解职的动机揣测,大多集中于特朗普与其在朝核问题上的政见不合。回顾3月13日回国前的举动,蒂勒森做了两次令特朗普不满的表态。一是在8日表示美朝谈判“还很遥远”,但当日就被特朗普同意见金正恩的消息打脸,导致次日不得不改口称虽然条件尚未成熟,但美方持开放态度。此举令特朗普深感不满,认为蒂勒森有意挑战其权威。二是在俄罗斯前间谍于英国中毒身亡事件上,蒂勒森于12日表示尚难看清幕后主谋,但随后即指示国务院发表声明坚定支持英国政府的判断,指责俄罗斯无视他国主权和人民安全的行为。而白宫后来的声明则避免指认俄罗斯为元凶。从时间轴上看,特朗普酝酿解职决定在前,因此更有可能与美朝对话的分歧表态有关。

那么,能否得出朝核问题是压倒蒂勒森的最后一根稻草的结论呢?一句话回答:是也不是。

朝鲜核导能力的发展首次威胁到美国本土安全,一跃而成为特朗普执政首年国内最为关心的外交议题。关于如何处理朝核问题,特朗普与蒂勒森似乎从不在一个频道上。当蒂勒森去年谈及美朝直接对话的可能性时,特朗普公开发推要求蒂勒森“勿浪费时间”;而当蒂勒森回归现实强调条件不成熟时,特朗普则火速做出首脑会晤的决定。

且将双方的立场分歧放到一边,其背后反映的实际上是特朗普主导外交议程的强烈欲望。特朗普从来就是生活在聚光灯前的“明星”,对媒体的关注和报道十分敏感。因此,其难以忍受蒂勒森在如此重要的问题上“抢风头”,一如其对白宫持续不断的泄密事件的零容忍态度,必须得有人为此负责,蒂勒森唯一的选择就是离开。

退一步讲,在特朗普的内阁团队中不乏与其意见不一的官员,但像蒂勒森这样在几乎所有主要议题上均与其存在分歧的情况十分少见。对此,特朗普早有换人的想法,任何一项议题或一个时机,都可能成为压倒蒂勒森的最后一根稻草。过去一年多里,二人在伊核协议去留、是否退出《巴黎协定》、俄罗斯是否干预美国大选、卡塔尔断交事件、阿富汗战略、驻以色列使馆迁址耶路撒冷、《北美自由贸易协定》存续等问题上存在诸多分歧,其中许多问题均为特朗普努力树立个人政绩的重点议题。但蒂勒森对此并不买账,反而是将分歧公开化,不断强化特朗普将其解职的决心。

特朗普之所以拖了十余月才做出决定,主要在于保持执政首年内阁稳定性的考虑。国务卿离职兹事体大,内外牵扯广泛,若管控不好将产生较大反作用力。自去年12月起,蓬佩奥便着手接班准备,中情局日常工作交由副局长海斯佩尔主持。蒂勒森对此心知肚明,只是不愿轻易放弃,希望能尽力留下好名声。

对特朗普来说,炒了蒂勒森还有一个大的盘算。美朝对话即将启动,今年外交议程正在筹划中,包括对外打贸易牌。蒂勒森若继续留在国务院,将不利于相关工作的开展。因此,特朗普需要确保新团队尽早到位,为即将到来的峰会及贸易谈判做好准备。

特朗普与蒂勒森不和的深层次原因,在于特朗普对忠诚度近乎吹毛求疵的要求。如果说执政首年组建不同政策取向的内阁班子是为测试学习曲线的话,那么经历一年的内部动荡危机之后,特朗普正将工作重心转向落实政策需求,他需要的是能无条件听命于他的人。近日,白宫国家经济委员会主任科恩辞职,国家安全顾问麦克马斯特也将离任,取而代之的将是特朗普的亲信保守派评论员库德罗和博尔顿,这二人与蓬佩奥的共同点,在于对特朗普的绝对忠诚。特朗普正在酝酿新一轮的内阁换血,忠诚度将是唯一重要的考察标准。

蒂勒森在任国务卿之前与特朗普没有私交,就职后显然也未建立良好的工作和私人关系,这使其始终难以融入特朗普的核心圈。去年8月,夏洛茨维尔市发生骚乱,特朗普“一视同仁”地指责暴力冲突双方均有责任,引发国内批评声浪,蒂勒森对此回应称“总统的言论只代表他自己”。这种撇清关系的言论看似保护自身名誉,却只会加深特朗普对蒂勒森的疑虑和不信任。

“蒂勒森去哪儿”已经有了定论,但特朗普的大动作可能才刚刚开始。当特朗普政府内部的理性声音逐渐消失,很难期待其外交政策能走上正常轨道。在特朗普领导下的美国政府的继续搅局之下,或许2018年的世界形势不会比2017年更乐观。为此,我们应当做好最坏的准备。

(作者系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美国研究所助理研究员)

[责编:潘晓慧]
最热图集
最热文章
关注我们
华声论坛微信公众号:vocbbs
【扫一扫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