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深度文章 > 正文

日本首相家的经怎么那么难念

2018-03-26 15:31:09  [来源:网络]

参加完中国两会,回到东京。

抵达东京的那一天,刚好是“春分”日,“春分”是中国农历上的一个节气,预示着一年之计春意融融的大好时节的到来。早在唐朝时期,中国农历就传入日本,过去这么多年,日本虽然已经使用西方的公历,但是依然保持着这一中国传统的习俗,告诉人们,春耕可以开始了。

春分日,日本意外地下了一场大雪,东京也是白茫茫的一片。我们中国人喜欢一句话,叫“瑞雪兆丰年”,这句话似乎没有传入日本,日本各电视台在评论这一场大雪时,都说了一句话,叫:“春风日下大雪,太奇怪了,今年看来会是一个动荡的一年。”

确实,日本现在是处于一个悲喜交加的时期,喜的是樱花即将盛开,已经有人开始在东京上野公园的樱花林下面占位置,准备迎接樱花祭。悲的是,日本政局整天吵吵闹闹,因为一所大阪的私立学校购买国有土地问题,要求安倍首相辞职。

为什么一所私立学校的事情会涉及到一国之首相呢?这还得从安倍首相的夫人昭惠女士的问题讲起。

安倍昭惠今年56岁,她是日本最大的糖果和巧克力制造公司森永制果集团的总裁松崎昭雄的长女。和许多日本特权阶层家庭的女儿一样,安倍昭惠从小学到高中都就读于著名的圣心女子学校。在学校里,昭惠女士并不算学霸,其最高学历也只是大专,学的是英语专业。毕业后,昭惠女士进入日本最大的广告公司——电通公司工作。1984年,安倍晋三在父亲手下当政治秘书时,经朋友介绍认识了22岁的昭惠。两人谈了2年多恋爱,于1987年结婚。

与丈夫过于严肃的脸相比,昭惠女士则以她富有活力的大笑和外向个性而著称,她的那种平易和蔼的性格使她很容易与任何人相处。

昭惠女士爱好广泛,她喜欢音乐,曾学习吉普赛的弗拉明戈舞,长得有点像日本上世纪80年代实力派女歌手杏里。因此,她经常在唱卡拉0K时唱杏里的招牌歌,模仿得十分逼真。

1998年到2002年,昭惠女士还在山口县的一家电台当过DJ,在广播里,她自称“Akki”,经常邀请安倍老家的居民上节目,大谈安倍的优点为其造势。安倍的支持者当时根本不知道她的真实身份。从90年代末进入政坛,到成为日本首相,安倍的政治道路上处处有昭惠夫人的身影,可以说安倍昭惠就是“日本的希拉里”。

“日本的希拉里”陷入了轰动世界的“日本地价门事件”。

2016年,大阪的一所私立学校森友学园以成交价为1.34亿日元(约800万元人民币)买下一块国有土地建小学,但是,这块面积8770平方米土地的市场评估价格达到9.56亿日元(约5800万元人民币),是森友学园出价的7倍。

为什么这一所私立学校能够以如此低廉的价格买到这么一块国有土地呢?因为这一所私立学校的名誉校长是安倍首相的夫人昭惠女士,而这一所学校的名称,当时取了“安倍晋三小学”。更多的问题还在于,这所学校的理事长是日本最大右翼思想团体“日本会议”大阪分部的代表,要求学童背诵军国主义时代的《教育敕语》。

这种右翼教育方针深得安倍夫人欢心,昭惠女士早在2014年4月访问森友学园幼儿园时,曾被学园的教育理念感动得落泪。她说学校“道德教育出色”,会培养出“以日本人为自傲的坚强孩子”。

以朝日新闻为主的日本媒体,在过去一年中死死咬住森友学园事件,不仅公开揭露了这一起贱卖国有土地的内幕,还把矛头直接指向安倍首相和夫人,并以大量的证据,证明首相官邸和昭惠女士向主管国有土地买卖的财务省施加了政治压力。在野党也因此在国会追究安倍首相的政治责任,并要求传唤昭惠女士到国会作证。安倍首相自然是否定自己介入了地价门事件,并表示“如果有证据证明我和夫人介入了这一事件,我愿意辞去首相和国会议员的职务。”

但是,事情过去一年多,最近又被发现财务省篡改原始资料,而被篡改的主要内容,恰恰是昭惠女士施加压力的内容。于是,安倍内阁的支持率出现暴跌,一下子从50%跌至33%。

安倍首相的家,终于爆发了一场战争。安倍的老母亲洋子夫人看不惯媳妇的添乱,训斥媳妇“要守妇道本份,不要给自己的老公添麻烦”。

日本《女性自身》杂志透露说,早在去年3月,安倍首相的家就爆发了一场婆媳大战,住在3楼的安倍首相的母亲洋子夫人,把住在2楼的儿媳妇昭惠叫到自己家里,严厉训斥说:“你是不是知道,自己鲁莽的行动,给安倍带来了多大的麻烦?”“你作为首相夫人,要坚守自己的特殊立场,不是遇到什么人都可以交往!”

洋子老太太认为,森友学园问题已经严重威胁到了儿子的执政,而导致儿子遭到舆论和在野党攻击的主要原因,是因为儿媳妇昭惠的自由奔放的性格!因此,洋子老太太一直觉得,这位儿媳妇不是旺夫的女人,弄不好会是扫帚星。

安倍首相的母亲可不是一般的女性,她是50年代缔结日美安保条约的日本首相岸信介的大女儿,她的叔叔佐藤荣作也当过日本首相。嫁入安倍家后,她曾经一门心思辅助丈夫安倍晋太郎竞选首相,但是,丈夫大器不足,最后只当到外务大臣而早早去世。

洋子老太太虽然生了三个儿子,但是最中意的还是第二个儿子安倍晋三。所以,在父亲还当大臣时,安倍晋三就已经在日本政治的中心地——永田町当上了父亲的大臣秘书官。在父亲去世后,晋三就继承了父亲的政治遗志,当上了众议院议员,开始成为日本的一名职业政治家。

与婆婆相比,昭惠女士虽然没有如此坚硬的政治背景,但也不是一个平民女子。昭惠女士好歹也是日本显赫家族的大家闺秀。

据说,洋子老太太对于儿媳妇的不满,首先来自于不会生育孩子。昭惠女士比安倍要小8岁,不知是谁的原因,反正已年过半百,两人至今没有孩子。这就意味着,安倍政治世家有可能会断香火。这是洋子老太太最不期望看到的结果。

安倍首相是一个大孝子,恋母情结也挺重。今年已经89岁的洋子夫人,一直以来就与安倍一家住在一起。昭惠女士有一次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我们家有四口人,安倍和我,还有一位老妇人和一条狗。”说者无意,听者有心。所以当安倍第二次当首相时,洋子老太太死活不同意搬到首相公邸里去居住,宁愿与狗狗一起守在老家房子里。结果孝顺的安倍只好打消了到首相公邸居住的念头,天天回家陪母亲。而昭惠夫人见老太太不愿意挪窝,干脆在首相公邸楼上养起了蜜蜂。

2012年12月,在儿子第二次当上日本首相后,洋子老太太给儿媳妇提出了四条要求:第一,在安倍结束首相工作回家之前,昭惠必须先回家,在家等候;第二,不准让安倍去昭惠经营的酒馆里喝酒;第三,昭惠必须做最基本的家务;第四,必须经常回山口县的选举区笼络选民。

但是,除了第四条之外,昭惠女士对于前三条,基本没有做到。安倍累了一天回到家,常常不见老婆影子,昭惠女士不是在忙乎自己的小酒馆,就是与朋友小聚,结果,安倍只好跑到母亲的地方去蹭晚饭。

昭惠女士早在2006年,就在东京的神田开了一家小酒馆,而且亲自担任老板娘接待客人。酒馆里只有8张小桌子,最多只能容纳20位客人。除了厨师之外,店内接待客人和端盘子跑堂的活,经常由昭惠夫人亲自担任。而客人离开时,昭惠夫人还亲自送客出门,让偶然进店的客人惊讶万分。

昭惠夫人之所以要开酒馆,并不是因为缺钱,还是为了实现自己的人生价值,不愿意当丈夫的跟屁虫。

在这一次的森友学园事件中,最让舆论感到惊讶的是,在事情已经完全暴露的时候,安倍首相还护着妻子。许多人劝安倍:“你得好好管管自己的媳妇”。

但是,真的轮到安倍要教训妻子时,他又转身扮演了一位好丈夫的角色。在国会答辩中,安倍处处替妻子辩解,同时也拒绝了在野党提出的传唤昭惠女士到国会作证的要求。他要当好护花使者。儿子的这一做法,也多少让洋子老太太失望,据说洋子老太太如今几乎都在自己的三楼家里抱着狗儿玩,很少下楼与儿媳妇碰面,并有杂志报道说,老太太已经要求儿子离婚。

家家都有一本难念的经,看来日本首相的家也是如此。

[责编:潘晓慧]
最热图集
最热文章
关注我们
@华声大视界
华声大视界微信公众号:dsj_voc
【扫一扫二维码】
大视界,用平民视角展现世界的另一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