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深度文章 > 正文

中国的厕所革命 看看外国人怎么说

2018-03-23 11:05:01  [来源:青年参考]

2017年12月31日,广东佛山长鹿旅游休博园内的一座公厕环境优雅,没有异味,游客甚至在其中吃东西、打游戏。图片来源 CFP

2017年12月23日,南京草场门大街旁市民广场的一座公厕内,新启用的刷脸免费厕纸机引来不少居民体验。图片来源 CFP

小厕所,大民生。曾几何时,谈及中国的厕所,很多人会无奈地摇摇头。在街道、景区、农村,厕所普遍脏、乱、差、少,“如厕难”成为群众反映强烈的突出问题。党的十八大以来,“厕所革命”从旅游区开展,逐步从景区扩展到全域、从城市扩展到农村,如今正向最偏远、最贫困的地区推进。外媒称,中国的“厕所革命”成果斐然。

当厕所“像草坪一样芬芳”

在今年1月中旬访问江苏省会南京时,《日本经济新闻》报网站记者高桥哲史发现,这座古城的街头到处在进行公共厕所的改建和新建。

南京花神湖公园的公共厕所在2017年夏季被翻新,目前已投入使用。高桥哲史注意到,厕所入口处,首先映入眼帘的是写有“智慧厕所监测系统”的电子屏幕,上面不仅能显示哪个隔间空着,当天的用电用水量、使用厕所的人数也一目了然。这是一座为避免过度用水用电而以计算机进行整体优化控制的“环保厕所”。

走进厕所之后的场景令高桥哲史震惊:厕所内播放着舒缓的音乐,还摆放了盆栽,便器内充满犹如肥皂泡的东西,完全没有令人不快的气味。高桥哲史由此发出感叹,虽然自己曾在中国生活多年,但进入公共厕所“感觉心情如此舒畅”还是头一回。

就在不久前,在高桥哲史心中,中国的公共厕所还是个难以靠近的场所。他写道,“从前到中国旅游的外国人,往往会对‘你好厕所’(厕所没有隔断,能看到旁边上厕所的人,相互可以打招呼)感到困惑”。

过去很长一段时间,关于中国厕所的负面消息经常见诸外国媒体。2005年,自由撰稿人彼得·古德曼在发给《华盛顿邮报》的一篇报道中,描述了这样一个场景:

“在中国街头,无论是公园、大街、机场还是火车站的公厕都臭气熏天,令人无法喘息。臭气四散,如厕者只能眼睛朝上,避开污秽的地面。厕所里大多没有卫生纸。许多厕所没有冲水设施。几乎所有厕所都不是自动冲水。如厕者常常不得不蹲坑方便,四周无遮挡,毫无隐秘性。”

但如今,这一切已经发生了改变。英国《金融时报》记者帕提·沃德米尔对此深有体会。

2008年,沃德米尔第一次来到中国生活时,他眼中的厕所响亮而清楚地宣告着中国“发展中国家”的标签。

“我们第一次乘火车去我中国养女格雷丝的老家时,列车上的厕所臭到我们连盒饭都吃不下去。” 沃德米尔写道,“但如今,火车上的厕所早已不再臭气熏天,所有比较新的列车上都装了带盥洗台的预制不锈钢马桶,列车员会定期冲刷。火车上飘荡的是餐车飘来的现煮咖啡味。”

发生显著改变的还有沃德米尔家附近的那条“尿尿路”——这是他给紧挨着自己家的那条小巷起的绰号。每天都有几十个出租车司机在附近的饺子馆用餐后,到这条小巷里小便。冬天,尿液在地上冻成一块一块;夏天,空气里散发着尿骚味,让沃德米尔一度萌生了搬家的念头。

直到一天早晨,“尿尿路”上出现了一个崭新的移动公厕。沃德米尔惊喜地发现,“尿尿路”这个名字该扫入故纸堆了。“每天从凌晨5点到晚上10点,这间厕所都配有专人打扫,让它闻起来总是像雨后的草坪一样芬芳。还有什么比在民众需要的地方设立公厕,更能体现政府对民意的重视吗?”

沃德米尔还注意到,这种变化不止发生在家周围,中国的高速路服务区也完成了“厕所革命”。“2011年我经历过一次长途汽车旅行,在中国东部一条崭新的高速公路的服务区,我下车去方便,结果发现厕所里有一条长长的陶瓷槽,所有需要方便的女性都在那里解决。但上个月我们全家自驾出行,就在同一条高速公路上,我发现服务区的厕所不但是单间,而且每个单间内都有卫生纸。”

努力补齐影响群众生活品质的短板

英国广播公司指出,中国的“厕所革命”可以追溯到2008年的北京奥运会。当时,北京市政府斥资逾3亿元,按照国际高标准改造公厕设施,建成了中国有史以来最好的公厕。

之后,中国开始进一步探索厕所改革的方式。海南连续承办了2011年和2012年的世界厕所峰会。2017年5 月,由国家旅游局、比尔及梅琳达·盖茨基金会联合主办的中国厕所革命研讨会在浙江义乌举办。

英国路透社援引新华社的报道指出,党的十八大以来,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中央军委主席习近平在国内考察调研过程中,经常会问起农村厕所改造问题,强调“小厕所、大民生”,强调要坚持不懈推进“厕所革命”,努力补齐影响群众生活品质的短板。

为贯彻落实这一重要指示,自2015年以来,国家旅游局加快推进旅游厕所建设与改造。目前,国家旅游局已经制定了“厕所革命”新的“三年计划”,计划在全国已新建、改扩建旅游厕所6.8万座的基础上,在2018年至2020年,再新建和改扩建旅游厕所6.4万座。

2017年11月19日,中国国家旅游局副局长李世宏在于北京举行的“2017年世界厕所日暨中国厕所革命宣传日”活动上,总结了自2015年以来,国家旅游局在强力推动“厕所革命”方面取得的阶段性成果。

据李世宏介绍,中央财政连续3年投入近18亿元专项资金用于“厕所革命”,带动地方直接投资200多亿元,覆盖全国3000多家4A级以上旅游景区,并由景区逐步扩展到全国370多个重点旅游城市、500多个国家全域旅游示范区创建单位、9200多家金牌农家乐和2万多个乡村旅游重点村,有效促进了城乡环境综合治理,带动了乡村生活方式革命,成为美丽中国、美丽乡村、洁美家园建设的重要内容。

科技是“厕所革命”的助推器

一些印度媒体表示,中国的“厕所革命”让印度人羡慕不已。《印度教徒报》报道称,“在中国,干净的厕所已成为民族复兴大计的重要部分”。在印度,有厕所的家庭所占比例不到一半。印度著名演员库玛尔表示:“我无法理解我们能把火箭送上火星和月球,却修不好一座厕所,停止这个国家里随地大小便的行为。”

库玛尔是印度电影《厕所:一个爱情故事》中男主角的扮演者。该片讲述了生活在印度农村的凯沙夫娶了一位受过教育的女子为妻。妻子爱着凯沙夫,但无法忍受每天只有等到天亮才能和村里的其他女子结伴去野地里方便,于是提出分居。

中国的“厕所革命”令世人瞩目。“中国‘厕所革命’取得的成绩实在令人震惊。在甘肃的戈壁沙漠,竟然能看到可以无线上网的厕所,这太不可思议了!”意大利网站“今日意大利”在一篇报道中发出这样的感慨。

科技是“厕所革命”的助推器。据美国《石英》杂志网站报道,2017年,中国住房和城乡建设部开发了一个“全国公厕云平台”,用户可以通过一款App和一个微信公众号,查询全国各地近33万座公共厕所的信息。用户进入该平台后,系统会弹出一个页面,让用户在百度开发的地图中确认自己当前的位置。随后,该平台便能筛选出那些满足用户需求的厕所。此外,厕所的管理者可以分享厕所设施的信息,包括公厕照片、开放时间、收费情况及设有多少坐便器或蹲位等。

甚至,公厕的功能已不再单一。《今日意大利》报道称,中国一些地区已开始尝试运用互联网优势,将厕所打造成景点的商业服务站,如在周边开设便利店、进行公共交通工具租赁等,全面提升公共服务体系,实现以厕养厕,以商养厕。

香港“亚洲时报在线”网站报道称,西藏和青海的偏远地区旅游景点会采用生物方式解决公厕冲水问题。新疆和宁夏在水资源稀缺的景点使用了自动冲水和洗手设备,并用生物技术对废水进行处理。

美国《华盛顿邮报》刊文指出,在轰轰烈烈的“厕所革命”下,中国人的如厕礼仪也需要改变,良好的如厕行为规范至关重要。比如,在中国许多公厕,厕纸通常是免费的,不过经常会被拿走。一些省份为了解决这一问题,使用了面部识别系统。为了获取免费厕纸,使用者需看着摄像头,摄像头会对面部进行扫描然后确认。同一个使用者如果在一小时内重返同一个厕所,则不会获得免费厕纸,这么做是为了防止偷窃和浪费厕纸。

在探索“厕所革命”的过程中,一些做法得到了及时的纠正。据香港《南华早报》报道,一些新建厕所因设施配备过于齐全而引发争议。比如,重庆某公园的一座凉亭式公厕造价约100万元;另一座“五星级”公厕安装了电视、无线局域网、手机充电器和自动擦鞋机。对此,在2017年底召开的全国旅游工作会议上,国家旅游局局长李金早表示,应停止建造此类昂贵厕所,将焦点放在方便和耐用上。

[责编:潘晓慧]
最热图集
最热文章
关注我们
@华声大视界
华声大视界微信公众号:dsj_voc
【扫一扫二维码】
大视界,用平民视角展现世界的另一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