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深度文章 > 正文

钢铁即国家?特朗普关税敲诈背后的悲剧

2018-03-22 11:14:05  [来源:环球时报]

产业技术落后,却要有最优厚的产业福利、最完备的环保措施,这些让美国在很长一段时间内难以振兴钢铁产业。

“我的厂房、机器设备均可搬走, 但只要把人员给我留下,几年之后我仍然是钢铁大王。”美国“钢铁大王”卡内基曾说过这样自信无比的话。实际上,今天生产同样产量的钢铁已根本用不上美国“钢铁为王”时代所需的那么多工人。美国人曾把钢铁产业看成是“美国脊梁”,在美国的商界和文化元素中也随处可见“钢铁侠”的身影。但在过去60年,曾引以为傲的美国钢铁业经历持续衰退,竞争力不断下降。为“挽救”本国钢铁业,美国总统举起“关税大棒”。预计美国东部时间3月23日,按照特朗普8日签署的命令,美国将开始征收进口钢铁和铝的关税。当他迎合部分美国产业工人和利益集团的钢铁情结时,又有多少其他产业的美国民众在抱怨这一莽撞的政策呢?

短暂辉煌的“钢铁为王”时代

二战时期,美国本土没有经历战争,而日本、德国的钢铁厂被炸成废墟。二战结束后,亚欧国家的重建、美国城市的发展以及美国人对新车的需求,都催促着美国钢铁产业加大产量。上世纪50年代,美国钢铁产量占世界钢铁总量的40%。这样辉煌的历史,让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感慨:当美国“钢铁为王”时,没有任何产业比美国钢铁业更强大、更重要。战后全球对钢铁的需求似乎无穷无尽。从1948年起的10年内,美国钢铁工人的平均人数一直保持在接近70万。

钢铁产业的鼎盛让美国几代人都津津乐道。在美国,商业奇才埃隆·马斯克被誉为“硅谷钢铁侠”,系列漫画中有“钢铁侠”,科幻冒险电影中有“钢铁侠”。最近的一位“钢铁侠”出现在2013年上映的电影《逃出熔炉》中。该片讲述的故事是:罗塞尔子承父业,成为钢铁厂工人,一度生活窘迫的他因一起意外事件入狱4年。出狱后,罗塞尔参加过伊拉克战争的弟弟又被人杀害,在警方推脱责任后,为查明真相,他拿起武器,开始为亲人讨回公道……

正如钢铁工人罗塞尔遭遇各种不幸一样,让美国人曾经自豪的钢铁产业也处于低谷。上世纪50年代,欧洲的钢铁制造商建造新工厂,拆除完全没有效率且过时的平炉,反观美国的大型钢铁公司却无动于衷。到20世纪60年代,技术落后的美国钢铁工业渐渐失去霸主地位。1973年,美国产钢约1.5亿吨。2015年时降至接近8700万吨,自动化导致产业工人减少。如今美国成为世界上头号钢铁进口国。美国佐治亚大学专门研究钢铁史的历史学教授史蒂芬·米赫姆认为,二战后欧洲和日本等竞争者以远比美国同行更快的速度应用更高效的生产技术,从而获得更多优势。米赫姆表示,雪上加霜的是,美国不愿做出改变,归根结底是管理层掉链子。

《洛杉矶时报》1986年8月25日就曾刊文哀叹美国钢铁业的衰败,文章说,“过去20多年,美国钢铁业可以通过对进口产品征收高关税而得到某种形式的保护,但我们的钢铁行业仍普遍抱怨说无法竞争”。成立于1901年的美国钢铁公司是家“百年老店”,它是世界上第一个垂直整合的钢铁制造商。1959年,该公司仍是美国第七大最有价值的企业。1959年7月爆发的50万钢铁工人大罢工对美国钢铁业造成灾难性的打击。1991年美国钢铁在“上榜”90年后被踢出代表美国最强大企业的道琼斯工业指数,标志着美国钢铁产业时代的寿终正寝。迪士尼和摩根大通被加入该指数,具有讽刺意味的是,后者以美国钢铁的创始人摩根为其公司名称。1997年伯利恒钢铁成为最后一家跌出该指数的美国钢企,取而代之的是沃尔玛和惠普等公司。

怀念钢铁工人风光的时代

特朗普在竞选期间就表示,希望保护受到外国竞争挤压的美国制造业,而美国钢铁业是其中之一。更重要的是,钢铁生产集中在中西部的老工业州,如宾夕法尼亚州和俄亥俄州,这些州在最近的总统选举中表现得摇摆不定。

宾夕法尼亚州莫内森镇一家名为惠灵—匹茨堡的钢铁厂正等待着特朗普兑现竞选承诺。这座钢铁厂曾被当地人视为“莫内森的珠宝”,最多时有2000多名工人。工人们炫耀说,自己生产的钢铁建造了旧金山著名的金门大桥。小镇鼎盛时期有购物中心、银行和豪华酒店,如今除了废弃的厂房,仅有一家银行、一家保健品店和一家诊所。65岁的格隆博当过35年的钢铁工人,他至今还保留着穿破的工作服。格隆博近日在接受美国媒体采访时说:“1980年时大家还对这里充满憧憬,我们也以当钢铁工人而骄傲。如今我依然不改初衷。”但在1986年美国钢铁产业陷入崩溃之际,这家有着几十年历史的钢厂倒闭。和很多人一样,格隆博失去工作。很快莫内森镇开始凋零破败,商家纷纷离开。支持了一辈子民主党的格隆博表示,当他听到特朗普的讲话后,感到一种久违的东西——希望,于是就投了共和党人的票。格隆博说:“他确实想加强本应是‘美国脊梁’的东西。谁承诺将钢铁业带回来,我就给谁投票。”但和格隆博的想法不同,莫内森镇前镇长马弗拉基斯认为,特朗普不可能使钢铁行业恢复往日辉煌,因为“如今用400人就能生产当年同样多的钢铁”。

美国钢铁业总觉得还有希望。美国“克利夫兰”网2017年9月刊文称,克利夫兰的钢铁产业反映出美国的崛起、衰落、竭力求生和有可能再次崛起。那里从19世纪起就在凯霍加河两岸和伊利湖周边建厂生产钢铁。二战期间,克利夫兰的钢铁产业养活了3万人,但从上世纪60年代开始衰落。当地钢铁企业的梦想是:“总有一天我们将重新崛起!太阳将再次照耀克利夫兰!”

每次折腾都是自我惩罚

美国商业内幕网称,特朗普并非首位试图重振美国钢铁业的总统,但新的高额关税将产生甚至比此前任何贸易战更严重的后果。约翰逊、尼克松、里根等美国前总统都曾在一段时间内限制进口钢铁量,以提振美国钢铁业。如约翰逊1969年曾限制钢铁进口量,卡特试图为进口到美国的钢铁设定最低价,奥巴马对汽车使用的某些钢铁征收高关税以限制美国进口中国钢铁等。美国上一次对进口钢铁产品征收高关税是在2002年小布什政府时期。受负面影响的美国建筑和汽车行业依靠强大的政治游说集团,敦促美国全国制造商协会出面反对钢铁关税。咨询企业“贸易伙伴关系”研究估算,小布什的这次折腾导致美国有2.6万至20万人失去工作。

美国钢铁产业离不开美国政治。据美国《华尔街日报》16日披露,美国白宫国家贸易委员会主任彼得·纳瓦罗与美钢铁产业利益集团来往密切,曾指使钢铁公司提供资金,拍摄支持其政治观点的纪录片。而在中国与全球化智库高级研究员何伟文看来,特朗普政府拿钢铁开刀强征关税主要还是政治问题,他告诉《环球时报》记者,特朗普在竞选时表示要保护那些“生锈”地带,执政满一年后又马上面临中期选举,他在此时签署强征关税令,是要兑现政治承诺。

“铁锈区”的钢铁工人或许认为特朗普在兑现竞选承诺,但这个行业之外的人可不这样看。《华盛顿邮报》刊文称,特朗普对钢铝征收高关税将迫使其违背选举承诺——美国钢铁业雇着约14万人,而消耗钢铁的产业却涉及650万人的就业。这意味着特朗普正在为帮助14万人而向另外650万人征税。在竞选期间,特朗普承诺将使俄亥俄、密歇根和宾夕法尼亚等州的汽车产业比以前更好,但征收钢铝关税将损害这些州的汽车产业。“贸易伙伴关系”开展的一项独立研究估算,特朗普此举将让18万人失业,明显多于美国钢铁产业现有从业人员的总数。3月8日,特朗普签署钢铝关税令后,美国钢铁行业抓住机会,国产热轧钢卷的价格随之上涨4%。对“美国的酒桶”这样过去只选择用美国国内钢材的企业来说,关税政策导致其出于成本考虑不得不解雇1/3的工人。不仅如此,特朗普承诺重建军队,但提高钢铝价格将导致新建军舰、飞机和其他军事装备成本上升,这意味着美国只能制造更少的装备,从而损害美国国家安全。而且,所有这些还没有考虑美国贸易伙伴的报复性措施。

美国钢铁产业衰败,但不妨碍商人逐利。现任美国商务部长罗斯曾把一家大型钢铁公司卖给外国公司,从中大赚一笔。2002年,罗斯和投资伙伴收购几家濒临破产的钢铁公司,合并为国际钢铁集团(ISG),并于2004年将其出售给钢铁巨头拉克希米·米塔尔,这笔交易让他们赚了约20亿美元。

对特朗普来说,征收钢铁关税更像是一场豪赌。此举不仅是以贸易战大棒来敲诈世界,更重要的是,一味追求“钢铁为王”的昔日情结和急着拉拢选民,也将给美国经济带来负面影响。

美钢铁产业,已和现代不合拍

德国的一个政治家说过:“钢铁即国家。”一个大国的经济发展,没有钢铁业支撑是不可想象的。通过对钢铁业的扶持,一定程度能让国家经济体制重整。美国总统特朗普的高关税政策,看起来是为保护国内14万钢铁工人的权益,并上升到保障国家安全的战略,但实际意义却不大。美国的问题是,钢铁企业已多年不进行设备投资,而从事钢铁生产的工人,其追求的社会福利、医疗劳保又不是哪个国家、哪家企业能支付得起和长久维持的。产业技术落后,却要有最优厚的产业福利、最完备的环保措施,这些让美国在很长一段时间内难以振兴钢铁产业。在这一点上,日本的企业家早已领教。

二战结束后,日本的钢铁技术主要依赖美国帮助。到了上世纪80年代,日本与美国的钢铁业博弈发生大逆转,日本钢铁企业的经营能力、技术水平开始反超美国。笔者去年和原日本钢管公司高管男泽一郎等友人合著《日本钢铁业的明与暗》一书时,记得男泽一郎说:“当时美国的问题是钢铁产能过剩、产品价格非常不稳定,加上工人不断罢工,导致美国从日本及欧洲国家进口产品剧增。美国钢铁企业大都是老企业,退休员工的退休金负担、退休员工的医疗费用等不断增加,企业拿不出钱进行设备投资,生产效率很低。”

据日本业内人士讲,1984年日本钢管去美国投资并购时,看到一些美国钢铁厂的仪表陈旧,很多几十年前的设备完全不能和现代钢铁工业合拍。当时的美国金融机构也不愿向钢铁企业投资。正处于经济泡沫时期的日本企业家手里有大量资本,他们认准美国汽车业依旧庞大,对钢铁有很大的需求。新日铁、川崎制铁、住友金属、神户制钢所等纷纷拿巨资到美国并购当地企业,希望通过并购,导入日本的经营形态以扭转美国钢铁业的被动局面。

让日本企业家始料不及的是,再多的资本投入到美国也无法改变美国技术落后的局面。不仅如此,美国钢铁工会与日本资方谈判时唇枪舌剑,坚决不接受日本“以和为贵”的劳资主张。男泽一郎回忆说,随着对环保的要求日益提升,进入上世纪90年代后,除两家日本并购的钢铁企业还勉强维持外,其他四家被并购的美国钢铁企业或者倒闭,或者再次被其他国家的企业以极低的价格并购,日本对美钢铁业的投资最终完全失败。如今,美国不仅不能解决其钢铁技术、生产能力问题,相关贸易政策又被人诟病。美国的悲催让特朗普贸易及经济政策难以落到实处。

[责编:潘晓慧]
最热图集
最热文章
关注我们
@华声大视界
华声大视界微信公众号:dsj_voc
【扫一扫二维码】
大视界,用平民视角展现世界的另一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