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深度文章 > 正文

江歌、刘鑫、陈世峰为何会纠缠在一起?穷困日本留学生活的日常

2017-12-20 12:02:58  [来源:凤凰网]

曾经,父亲的朋友找到我,咨询他的女儿该不该来日本留学的事。我果断地回复:"别来了。"

江歌案开庭,法庭外排队抽签等待旁听的多半是中国人,除了记者外,留学生、在日定居的华人均在其中。

被害人江歌,嫌疑人陈世峰,事件亲身经历者刘鑫,他们背后的共同身份是,在日留学生。

“防火,防盗,防同胞”———这是江歌案引爆舆论的话题之一。江妈妈,在开庭前夕的记者会上也曾说,不后悔选择送江歌赴日留学,并且语重心长提醒留学的孩子们,在外注意安全,常和父母联系。

留学,一个曾经闪亮的词汇。海归,曾几何时是让人向往的称呼。但是留学的痛苦付出与风险回报,圆梦的期待与成功的几率,孤独与独立,压抑与发泄……比起选择留在国内闯荡大城市,或是留学欧美,选择留学日本,也许是选择了更多纠葛与矛盾。

如果出外闯荡,有一定的投资回报率公式的话,我们不妨看看赴日留学的投资回报率。

“人间动物园”的东京生活

就拿江歌租的房子来说。在日本,尤其在东京生活过的人,透过过往江歌案的新闻报道,一眼就能看出江歌所租的房子并不是什么豪宅。


发生凶案的公寓楼外景。

江歌的出租房在“东中野”附近,虽然地段不错,但从地铁到家也要走上十几分钟。

一个单人间,简单的厨房,进门就到了面积为9平米的狭小居室。即便如此,至少也要每个月付六、七万日元的房租。再加上水、电、煤气、网路宽带、住宅管理费等等,每个月下来,折合人民币也要六、七千块。


走廊尽头的房间,就是江歌的住所。江歌正是被陈世峰刺死在这条走廊上。

对于一个普通的大学生来讲,抛开衣、食、行,单单只是住,月支出五六千块,并不是个小数目。若在国内一线城市,每月支出六、七千元房租,能租到房子,应该会比有人间动物园之称的东京好得多。

8小时花学费 8小时打工

8小时睡觉的日子

江歌就读的日本法政大学,陈世峰、刘鑫就读的大东文化大学,都是日本的私立大学,相对学费也是较高的。光是入学手续费就要约25万日元(1万5千块人民币),每一年的学费要上百万日元。也就是说,一年的学费就要支出6万人民币左右。

当然,日本私立大学为招揽中国留学生,会给予品学兼优者相应的奖学金,也会给一般留学生一定的补助金。但是就算有这些奖学金,补助金,平均每年4、5万人民币的学费,相对于国内的一、二线本科大学来讲,也是极高的了……

看了这些经费的支出,不得不去想钱从何而来这个问题?

刘鑫曾经提到,在江歌被杀当晚,就算有陈世峰的尾随和骚扰,也依然打工到了深夜。可以想象,对刘鑫这样的在日留学生来说,打工无疑是维持生活的必要途径和手段。

而打工会有多少收入呢?

像刘鑫一样,在东京做餐饮服务行业的小时工,以平均时薪900日元左右,一个晚上工作5小时来计算的话,一天的收入大概为250块人民币。

然而由于日本的劳动法和外国人管理条例的规定,留学生每周最多只能打工28小时工。换而言之,以900块日元的时薪计算,每月最高收入大概是6000块人民币左右。

这个看似很高的工资,对于一个在日留学生来讲,在不违反劳动法的情况下,每月兼职小时工所赚的钱,也只是刚好抵了房租。

江歌、刘鑫、陈世峰如一般在日本的留学生一样,学业、打工两头奔波。靠打工维持生计,靠父母的经济支援完成学业。

然而每周工作满28小时,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相当于每周出勤5天,每次工作5小时,且其中的3天需要加班1小时......

刨除白天的上学时间,按照这样的班表,对于24、5岁的江歌,刘鑫和陈世峰来说,恐怕连睡眠时间都难以保障,还有多少时间能留给学业?

其实,面对看似挣钱容易的打工,很多留学生往往忘记了自己来日本留学的最初目的,违法打工,甚至为谋取高收入,从事风俗行业(日本法律规定,留学生不得在风俗行业打工)的人也不在少数。

刘鑫和江歌的“志同道合”

留学日本,不仅有为米折腰的经济压力,在一个陌生环境,特别是非母语环境下独立生活,更要承受许多情感的空虚与无从发泄的情绪。

比起欧美,赴日留学的精神压力可算是比较大的。

日本,是个单一民族国家,而非移民国家,也非大陆国家。作为留学生,几乎很难融入孤岛式的日本社会和日本人的交际圈。

这种强烈的被排除在外的感觉,也间接或直接地促使许多留学生,只生活在留学生的圈子里。

不可否认,除了陈世峰本人的人格问题之外,“找朋友难,找女朋友更难”的现状,可能也是陈世峰如此纠缠刘鑫,不惜以裸照相逼,要求复合的原因之一。

恰恰是这段留学生之间的发泄式情侣关系,最终将江歌卷入其中,三个人的悲剧由此开始。

此外,狭小的留学生交际圈,限制了选择朋友的余地。刘鑫和江歌有多么志同道合,我们无法评论。但可以想象,江歌与刘鑫同龄,都是山东老乡,又一起在外留学,这样重叠式的人际关系,可能是让善良的江歌不得不收留,从不洗衣做饭收拾家务,从不添置生活用品的刘鑫的原因所在。

即便江歌在给江妈妈的电话里抱怨刘鑫,可是她依然让刘鑫住在自己的出租房直到案发。同理,对刘鑫来说,狭窄的交际圈,可能也是她选择与陈世峰这样的人同居生活的重要原因之一。

陈世峰的日语有多差?

留学日本之后,生活会更好吗?会像江歌曾经期待的一样,毕业之后能找到好工作,或是在日本创业,让江妈妈过上好日子吗?

江歌是日本政法大学的研究生,1920年建校的法政大学历史悠久,现在属于B级的日本私立大学。从法政大学毕业,在日本找工作,不会太难。换而言之,江歌为了考研,也一定是付出了许多努力。

刘鑫和陈世峰所就读的大东文化大学,是E级私立学校,比起法政大学差了许多。同时,身为中国人的他们,在日本的大学里读的是中国语言文化专业,恐怕就算没有江歌案的纷纷扰扰,刘鑫和陈世峰能够顺利毕业,想在日本找个好工作也需要付出相当大的努力……

陈世峰在庭审第一天时,辩解自己不是蓄意杀人,解释为什么随身带着换洗衣物这个问题时,他说,那些衣服是要送去洗衣房的。为证明自己说的没错,陈世峰说,由于自己不会说日语的洗衣房一词,所以曾在手机上特意查阅“清洗”二字。

当然,不论陈世峰是真的要清洗一般的脏衣服,还是在杀人之后,急着要去清洗身上留下的血渍,陈世峰此番言论都暴露了,他日语的程度有多差。

洗衣房这个词可能在中文不常用,但是在日本大街小巷都是洗衣店、洗衣房。一个常常去洗衣房洗衣服的陈世峰,竟然不知道洗衣房这个简单的日语词汇怎么说。

以这样的日语水平,他在大东文化大学学了2年中文之后,能在日本找到好的工作吗?就算回国找工作,以他这样的日语水平,以及日本中文系毕业的毕业证,又能进入一个什么样的公司呢?令人深表疑虑。

一个人的发展,固然和他的自我努力分不开。但同时,在一个社会中能否实现个人理想与个人价值,也和所生活的社会环境密不可分。

在当今日本,上个世纪的经济崛起早已成为往事。经济不景气,找工作难,是不争的事实。此外,在全球化的今天,比起英语,日语的竞争力并没有那么大。

当然,在如此形势下,依然选择来日本留学,这其中一定有很多是喜欢日本文化的人,或是抱着深入学习与了解日本先进领域知识的想法。

这当然无可厚非。

但是,如果没有具体目标,抱着到海外镀层金就能找到好工作的想法,当今的日本绝非一个好的选择。

联想到江歌案发酵之初,曾有陈世峰的大学同学描述陈世峰的性格,说他上进心极强,又不服输……又说陈家境不好,从小都很努力……

如果这些描述属实,靠着父母紧衣缩食,努力付出攒下的钱到日本留学,可连简单的“洗衣房”一词都没有学会的陈世峰,即便没有制造这一场悲剧,在日本的三流大学学习了汉语之后,想赚回出国留学的成本,恐怕也并不容易。

[责编:潘晓慧]
最热图集
最热文章
关注我们
@华声大视界
华声大视界微信公众号:dsj_voc
【扫一扫二维码】
大视界,用平民视角展现世界的另一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