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深度文章 > 正文

中东火药桶是如何成为商业王国的?

2017-12-19 10:05:51  [来源:网络]

黎巴嫩,一个常年成为中东各国争夺霸权前线的小国,最近又因为总理的辞职风波被推上了风口浪尖。沙特新王储的反贪行动不仅打击了一批国内政敌,甚至把隔壁黎巴嫩总理都打下了马。这种出人意料的戏码,虽然在中东这片混乱之地上并不特别令人惊讶,却也需要一个合理的解释。

今天的文章,就带你一起看一下大国博弈中的黎巴嫩总理是怎么中枪的。

中东小巴黎

黎巴嫩在中东被认为是宜居的天堂;但是在战乱年代,它又会成为各国各教派争端的前线,成为一片混乱的地狱。

黎巴嫩的优势,主要体现在黎巴嫩山脉西麓的海岸线。黎巴嫩山脉是低洼的阿拉伯半岛为数不多的真正高山。高耸的山地阻挡了来自地中海的水汽,形成了发源于山间的河流并提供着稳定丰沛的降水。由此诞生了该国最富裕的人口密集区:贝鲁特、的黎波里等中东大城市。

在狭窄的海岸地带以东

便是我们熟悉的沙漠中东

(约旦河和死海依赖于来自黎巴嫩的水源)

三千年前腓尼基人就在此创造了辉煌的商业文明,此后凭借密集的人口和优良的港口属性,黎巴嫩一直维持着地中海沿岸航运中心的地位。相对开放的宗教环境,更是让各国商人都愿意在这里做生意,进一步助推了黎巴嫩的商业繁荣。

贝鲁特群像


不过黎巴嫩的宗教开放,并不是天然如此,而是在长期的博弈中形成的。地缘位置在这当中又起到了决定性的作用。

黎巴嫩境内的两座山脉黎巴嫩山和前黎巴嫩山,分别形成了阻挡来自东侧强权攻击的两道防线。波斯、阿拉伯、土耳其、叙利亚,都没有能在复杂的山区地形中彻底征服黎巴嫩这个地区。这让这里成为了一些小众教派躲避追杀的最佳藏身之所。

重重山谷之间

真是各种割据豪酋的好所在

基督教马龙派(和伊斯兰教天然是异教)、伊斯兰教德鲁兹派(被穆斯林认为并非自己人)、伊斯兰教什叶派(和多数派逊尼派相比的小众群体)以及部分和主流观念稍有分歧的逊尼派穆斯林,全部躲进了黎巴嫩这个大熔炉。

在千年的争斗中,这些教派各自拥有了自己的地盘。基督徒主要控制沿海商业地带、穆斯林控制贝卡谷地的农业用地,倒也相安无事。即使是殖民时代法国打破了这种平衡,也在后来黎巴嫩的建国运动中找到了一种妥协的安排方式。

1943年黎巴嫩正式脱离法国的委任统治,成立黎巴嫩共和国,定都贝鲁特。三大教派达成协议:总统和军队总司令由基督教马龙派人士担任,总理由伊斯兰教逊尼派人士担任,而议会议长由伊斯兰教什叶派人士担任,议员和部长的席位按各教派的人口比例分配。这种安排延续至今,还被一些其他国家借鉴(如伊拉克)。


黎巴嫩商业帝国

看上去除了教派复杂一点外,这个国家本应前景无限,只是邻国一个比一个不让他省心。

首先是以色列建国,随后爆发了一轮又一轮的中东战争,巴勒斯坦难民如潮水一般涌向黎巴嫩南部,严重改变了黎巴嫩的教派格局。

特别是1970年,巴解组织在约旦夺权失败,残部被黎巴嫩收留,将黎巴嫩南部变成了反以基地,基督徒和穆斯林矛盾一触即发。

以色列插入中东

巴勒斯坦四散奔逃

无论是难民还是巴解组织...

1975年激进基督徒与巴勒斯坦游击队爆发冲突,其他各方势力也逐渐卷入其中,黎巴嫩长达15年的内战就此爆发。叙利亚总统阿萨德趁机派出部队,军事占领黎巴嫩东北部近30年。

叙利亚西面的自然出海口

北部被土耳其吃掉

而最重要的黎巴嫩

叙利亚则一直将其视为自己的一个省

等到1982年以色列发动第五次中东战争,占领黎巴嫩南部广大地区,情况变得更加复杂。伊朗和叙利亚随即支持黎巴嫩南部什叶派穆斯林成立了黎巴嫩真主党(Hezbollah)作为反击。

黎巴嫩彻底变成了人间地狱,内战中至少有15万人遇难,20万人受伤,约90万人(战前人口的五分之一)流离失所。外国投资纷纷撤出,黎巴嫩人民逃亡世界各地。

但这些难民继承了腓尼基人善于经商的血统,在国外的生存夹缝中创造了庞大的商业帝国。其中,拉美和西非可能是黎巴嫩人最成功的地区。

墨西哥电信巨头卡洛斯·斯利姆·埃卢

就是黎巴嫩后裔

2010-2013年《福布斯》

排行榜首位(世界首富)


以巴西为例,在1884年至1933年之间,有13万黎巴嫩人移民到巴西,内战期间又有3.2万人移民巴西。现在巴西至少有600万黎巴嫩人及其后裔,而居住在黎巴嫩本国的人口还不到500万。

巴西现任总统特梅尔就是黎巴嫩人二代

传说最初有些原本打算乘船前往南美的黎巴嫩人因风浪被迫滞留西非,逐渐扎下跟来。在塞拉利昂、利比里亚、科特迪瓦、尼日利亚等国居住着大量的黎巴嫩商人,控制着重要的贸易市场。

[责编:潘晓慧]
最热图集
最热文章
关注我们
华声论坛微信公众号:vocbbs
【扫一扫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