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深度文章 > 正文

这口气,普京憋了很久了!

2017-11-29 16:54:54  [来源:瞭望智库]

对于所谓“危机”,美国司法部当然不能无动于衷,于是睁开警惕的双眼,开始给自己寻找敌人,看看“谁”可能是居心叵测的“外国代理人”。 从某种程度来说,美国可能真的怕了……

文 | 千里岩 瞭望智库特约国际观察员

本文为瞭望智库原创文章,如需转载请在文前注明来源瞭望智库(zhczyj)及作者信息,否则将严格追究法律责任。

11月19日,俄罗斯下院火速再次修订了《非政府组织法》。

该修订案规定:被定性为“外国代理人”的机构,须对外公开其外国代理人身份,并要当局提交详细财政报告,解释资金来源、开支状况、机构目的和人员情况等。

俄司法部称,当局已向《美国之音》等9个获美国政府资助的媒体发函,通知它们可能受此法案影响(让它们登记)。

本月初,美国司法部要求“今日俄罗斯”电视台美国频道(RT America)必须作为“外国代理人”机构进行登记。为了避免官司缠身,RT America已经在规定的13日前按照这项要求做了相关登记。

俄罗斯此举显然是“礼尚往来”。


1

从1938到1968

《外国代理人登记法》(Foreign Agent Registration Act)制定于1938年,本意是对抗纳粹的宣传战攻势。

1938年的美国,尽管远离战云密布的欧洲,可是,已经执掌大权的德国纳粹党热衷于利用花样百出的宣传手段,唤起周边国家日耳曼裔少数民族对“日耳曼血统”的狂热,借此扩张自己的影响力。当时,美国也有大批的德国移民,对此不由得心生警惕。

加之,美国的国会选举制度使得议员受到“院外集团”的影响很大,如果纳粹通过这些移民对美国立法过程施加影响,很可能从根子上挟制住美国的政治走向。 所以,美国急急忙忙地通过这项法律。

这项法律规定:

*“外国代理人”每两个月必须填写严格的财务报表,内容包括从外国获得的资金、高价物品的数量、用途; *还要就任何与政治活动有关的行动作详细报告; *“代理人”制作的任何涉及政治宣传的制品,不管是广告、图书还是其他媒介,都必须鲜明地标注“受外国支持”。

很明显,这个用意就在于,让“外国势力”参与美国政治彻底地透明化了。

在1938年版本中,该法案对究竟谁才算是“外国代理人”说得很含糊,基本上,只要是外国人跟美国的国内政治活动尤其是涉及宣传的方面沾边了,都会被当作“外国代理人”对待。

二战之后,成为“东西方不败”的美国,越来越热爱变着法地用舆论武器去干预别人家的事情,若这个法律还是这么严格,自己面子上就有点过不去了。

于是,1968年,美国专门对这个法案进行了一次修订,把“宣传”从“外国代理人”必须登记的活动范围里剔除了,只是针对“试图从美国获取经济或者政治利益”的各种政治游说活动。

而且,对于“外国代理人”的定义也被压缩到“只有在被证明为外国势力的指令或者授意下行事以及在联邦机构或者官员面前为外国机构利益行事”的个人或者组织。

2

这个法案有点可怕

一般而言,能被列入“外国代理人”的不仅仅包括在美国活动的外国人和外国机构,如果美国国内的公关咨询公司接受了外国政府的雇佣,或者美国国内社会团体与外国机构开展社会科学研究、或者接受了外国资金,都会被认为是“外国代理人”,也需要按照上面的做法进行登记。

从字面上来理解, agent这个词在英语里可不仅仅表示“代理人”,再深入思考一下,其实可以将其理解为“负有特殊使命的人”。


经常看剧的朋友们肯定熟悉这个画面——FBI(美国联邦调查局)、NCIS(美国海军罪案调查处)等机构的执法人员在表明身份时都会大喊“Federal Agent”。

这个词组翻译成中文称为“联邦特工”。

如果没能从字面上体味出这部法案的厉害来,那么,关注一下这项法律的执行机关——美国联邦司法部下属的国家安全司反间谍处,你就明白这事有多严重了。

*仅仅是申报不实就可以被判五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款1万美元以下,这还刚刚是个“起步价”。

*如果涉案人员不光在美国搞宣传,还执行了其他任务,那么,就可以扯上间谍罪。

我们知道,美国的法律体系似乎也不搞啥“重罪吸收轻罪”原则,一旦涉案,最后很可能牵扯出一大堆“对联邦官员撒谎”、“偷税”等罪名,刑期和罚金无限累加起来,就直奔天文数字而去了。

更可怕的一点在于,美国是个“判例法”国家,在法律上任何一点模糊的地方都可能由法官弄出来一个判例,从此就成了新的判断标准。

从美国司法部的网站上公布的历次案例来看,“政治活动”的范围的弹性简直赛过任何橡皮筋,不断地被扩大。

3

对好朋友“选择性执法”

美国历届政府对于执行这项法律的态度更加有趣。

比如, 美国政府认真地运用这项法律对付了与爱尔兰共和军有关的组织。

众所周知,美国跟英国关系不错,英国人整天念叨“美英特殊关系”,虽战后初期美国人狠狠地挖了英国人许多“墙角”,可是出于冷战的需要总是还要给英国人三分面子。

爱尔兰共和军为了争取北爱尔兰与爱尔兰的统一,不断与英国军警在贝尔法斯特的大街小巷里打游击,让英国人很头痛。

美国国内有大批爱尔兰裔移民,出于民族感情,他们对于自己祖籍国的事情一向都很关心。早在爱尔兰独立运动期间,他们就捐献了大笔的资金和武器支持爱尔兰共和军。

到了70年代,爱尔兰共和军让英国在北爱惶惶不可终日,美国打算帮一把手。

原本名为“爱尔兰北方援助委员会”的组织已经老老实实按照这项法律进行了登记。1972年,美国司法部决定,这个组织必须把自己“代理”的外国势力登记为“爱尔兰共和军”。

一顿官司扯了几年,最后法院判定美国司法部的主张成立,这个组织在81年必须把自己登记成爱尔兰共和军的“代理人”。

于是,一顿申报下来,这个组织从美国的同情者手里收了多少募捐,用到哪里去了,怎么用的,等等,都不得不透明起来。

有了美国这些给力的信息, 作为兄弟的英国情报机构一下子就省心省力了许多。

另外值得一提的例子是美以关系公共委员会。


该机构与以色列政府关系极其密切,是个典型的“外国代理人”集团。然而,除了都死于非命的肯尼迪兄弟打算把他们也弄成“外国代理人”之外,美国历届政府从来不闻不问,仿佛他们压根不存在。

或者,更确切地说,在这个实力雄厚的“院外游说集团”面前,这项法律与法制的尊严一起颇碎成尘土,早就飘散到九霄云外。

[责编:潘晓慧]
最热图集
最热文章
关注我们
@华声大视界
华声大视界微信公众号:dsj_voc
【扫一扫二维码】
大视界,用平民视角展现世界的另一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