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深度文章 > 正文

共享单车之殇:“最好骑”的小蓝车最终倒在了寒冬

2017-11-20 15:29:32  [来源:海外网]

“辜负了各位,对不起。”在小蓝单车倒闭的消息发酵了一天后,其创始人李刚于昨日晚间在某科技媒体上发来了公开信,并称未来将由“拜客单车”全权代理小蓝单车未来的运营。

是的,小蓝单车倒下了,没有挺过这个寒冬,这是继3Vbike、町町单车、悟空、酷骑后,又一家停摆的共享单车公司。

作为业内综合排名第三、素来以“体验好、管理精细”自居的一家单车公司,它的停摆折射了整个行业的困境。

资本

彩虹已逝,只留橙黄。谁曾想,仅半年之前,共享单车市场还处于投资激战正酣,颜色都不够用的状态。

当时,各路资本在“羊群效应”之下跟着嗨,唯恐投不进去,估值越抬越高,ofo和摩拜的估值均达到惊人的数十亿美金。即便是作为二线龙头的小蓝、酷骑单车也成为香饽饽,小蓝单车估值一度达到十亿人民币。

鼎盛之时,共享单车被誉为中国的“新四大发明”之一,走出国门多方布局。

半年之后,大潮褪去,小蓝竟然倒在了融资上!

早些时候,ofo投资人朱啸虎曾对媒体断言:“下一步将是清场,把小的公司全部清掉,和以前打车差不多,最后留下两个PK。在未来的几个月可能会有越来越多的单车项目自己关掉。”

一语成谶。在自身团队管理问题与资本、行业规律的双重作用下,小蓝车退出战场。

“我跑遍了上百家基金,得到了无数关于产品和团队的称赞,但这一切都没有换来一笔资金,打没了我最后一分骄傲。”李刚在公开信上这样写道。

曾经,面对摩拜和ofo抢占先机,李刚一度自信地认为,自己将后发制人,“只要用户自己去骑,就会发现,没有一家公司在产品的持久度、耐用度上,能跟我们相提并论。不管是在现在还是未来的产品体验上,我们都完爆市面上其他竞争对手。”

豪言壮语无可非议,实际经营却实在惨淡。消息称,目前小蓝单车的问题有:押金无法退还、拖欠员工工资,拖欠供应商造车款。目前,其北京总公司已经人去楼空。

事实上,自打从黑洞资本和智明星通获4亿元人民币的A轮融资,小蓝单车此后再未宣布任何融到资的消息。今年6月,ofo与摩拜已经分别完成了3轮融资,拿到了超过了21亿美元的融资之际,小蓝单车却被爆B轮融资失败。

很难理解吗?并不。如今的资本经过洗礼,早已抱团取暖,站队摩拜和ofo。要知道,这两家背后的资本可分别是阿里系和腾讯系。

商业

互联网创投,常常有一个心照不宣的逻辑:先跑马圈地,占领用户和市场,赚不赚钱都是其次。

成功的案例如京东商城,在烧钱多年后,今年宣称实现了业绩扭亏为盈,大幅增长。失败的案例如乐视,构筑大生态圈未果,资金难以为续,创始人坦言无法偿还债务。

如今看来,在烧钱上,小蓝单车或许满足这一逻辑,但是在圈地上,小蓝单车被第一梯队的两家远远甩在后面。

创始人李刚在面对公司应力成本的质疑时曾表示,“在短期内,成本不是决定性因素,因为不管当下的共享单车,还是未来其他可能的商业模式,利润回报都是非常棒的。反之,如果一味过考虑成本,而忽视了整车质量,痛失用户体验,将是得不偿失的。”

于是,在其他品牌都在疯狂扩张市场、抢夺用户时,本就作为后来者的小蓝单车却在死磕技术。

今年3到5月,它推出带有前置屏幕的Bluegogo pro2,试图打造全球最大广告媒体平台,以期通过精准的线下广告盈利。据估算,该型号的单车每辆造价为2000元以上。

于是,在今年摩拜、ofo单车数量投放都超过了千万级别的时候,小蓝单车的投放量只有70万辆,Bluegogo pro 2也因此被一些人戏称为“停留在PPT上的新产品”。

雪上加霜的是,窗口期已过,监管当头棒喝,更加速了其经营困难。

今年5月,交通部发布《关于鼓励和规范互联网租赁自行车发展的指导意见》,互联网租赁自行车运营企业要落实对车辆停放管理的责任,推广运用电子围栏等技术,综合采取经济惩罚、记入信用记录等措施,有效规范用户停车行为,及时清理违规停放、存在安全隐患、不能提供服务的车辆。

随后,北京市的“新政”又来最后一击,除禁止投放新车外,还规定车辆不得设置商业广告。

搬运、维护、管理、专门的停车区……制造和运维上大量的人力、物力过重的商业模式、严重不足的造血能力,遥遥无期的盈利,接续不上的投资。小蓝单车的资金问题,终于被揭开。

有媒体报道,目前小蓝单车拖欠供应商款项高达2亿元,涉及70余家供应商,大部分供应商被拖欠款项在100万元左右,部分供应商被拖欠款项高达800万元。

押金

押金问题,始终是共享单车行业的焦点问题。

今年3月22日,小蓝单车推出了半年特权卡,费用为199元,只要在有效期内6天有骑行记录且未退押金,180天后即可全额返现;

9月末,特权卡进入返现期,但有不少网友表示小蓝单车突然强制升至全年特权卡,将用户提现时间推迟半年。

10月20日,小蓝单车曾发布公告,用户于2017年10月30日之前的退款申请,将于2017年11月10日前退还完毕。但这一承诺并没有兑现,岛上好几个“受害者”的押金至今还处于冻结状态。

于是,号称“最好骑、用户体验最好”的小蓝单车,因为押金难退,位列投诉排行榜第一。截止10月30日,全国投诉量达到了2810件,解决率仅为20.5%。

今年2月,时任小蓝单车副总裁胡宇沸还曾说,“用户押金一部分用于退还用户,另一部分进入运营资金。”但怎么保证两者的区分,首席战略官陈怀远称,已与招商银行签署资金托管协议。

听起来似乎很保险,但为什么用户的还是押金迟迟退不了呢?

这两天,招行的回应姗姗来迟。招商银行总行、北京分行,上海分行和深圳分行皆回应,与小蓝单车并无资金托管业务上的合作。

无独有偶,酷骑单车的CEO高唯伟称:“押金由公司保管,一部分用于公司运营,购买车辆了。与民生银行签署了押金存管协议,但是并没有实际对接。”如今,酷骑单车也已经停摆。

“一车多押”巨额押金池风险,是共享单车企业最大的风险。前车之鉴是P2P企业,许多公司就因为运用备付金资金池滚动操作、期限错配、资金和项目不一一对应等,带来了诸多金融乱象。

今年5月,北京金融局提出在京注册的共享单车公司需要把押金存管到指定银行账户,防止非法集资。这将对共享单车巨额押金用以维系现金流,或躺在银行吃利息的盈利方式造车致命影响。

于是,单车企业左右两难的问题来了,如果用户的押金退出方便,现金流流失快,不利于经营。如果押金难以退出,将失信于用户,用户流失快。今年,ofo和小蓝单车都将新用户的押金从99元上调到199元,正是从一个侧面暴露了公司的资金压力加大。

李刚曾声称“我们还有一百倍的增长,这个时候就考虑盈利是不是太早了”。如今,梦想没有实现,小蓝倒在了寒冬。

从更高的维度去考虑,时下的监管层和资金面趋紧,去杠杆的大环境中,资金不再那么肆意,投资人经过资本市场多次教训,早已愈发谨慎、理智,谁也不愿意去接“击鼓传花”的最后一棒。

对于单车企业,未来也需要找到清晰的盈利模式,有故事的同时,更要拿出真业绩。(文/庖丁骑牛)

[责编:潘晓慧]
最热图集
最热文章
关注我们
@华声大视界
华声大视界微信公众号:dsj_voc
【扫一扫二维码】
大视界,用平民视角展现世界的另一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