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深度文章 > 正文

日本托儿所老师给儿童喂芥末,看看她的下场

2017-11-10 09:29:44  [来源:瞭望智库]

保护儿童是一个世界性议题。

恶人恶行并不因国别而异,日本也存在虐待儿童的托儿所老师。

我们如何才能使弱小的儿童免遭毒手?

文| 宋晓煜 名古屋大学博士候补研究员

近日,上海“携程亲子园”工作人员虐待儿童的行为一经曝光,引起了社会各界的广泛关注。在视频中,教师除了殴打孩子,还给他吃了不明物品。

“携程亲子园”这种看护1岁半至3岁半的托儿机构,在出发点上是为了给家长提供更多的便利。然而,在实际运营中,却有许多漏洞,给虐童者留下了可乘之机。

保护儿童是一个世界性议题。在日本,托儿所老师虐童事件也时有发生,但是,日本政府及社会各界保护儿童的一系列措施和经验仍值得我们参考、借鉴。

1

虐童罪犯必须遭到法律制裁

恶人恶行并不因国别而异。

日本也存在虐待儿童的幼师。

一旦这些罪行被发现,他们面临的是严厉的法律制裁。

2016年4月25日,因两项主要罪状,日本东京地方法院判处南木爱美有期徒刑1年2个月,缓期3年执行。


虐童的保育士

引人注意的是,这位28岁的女性是一名保育士,在保育园(0到学龄前的孩子都可进入,类似中国的“携程亲子园”)工作。

这个年轻的女托儿所老师,究竟干了什么?

强行给一名4岁男孩喂食沾有芥末的炸鸡块,并威胁他:如果吐出来就揍他,而且笑着用手机拍下男孩哭泣的视频;

绑住一名6岁男孩的双手,并将胶带贴在男孩嘴上。

今年9月7日,日本仙台地方法院判处阿部亮太(男,27岁)的保育士有期徒刑15年。

从2015年10月至2016年10月,在这期间,这位27岁的日本男性保育士,共计22次脱掉10名女童的内裤并碰触下体、拍下视频。

注:保育士是保育园的老师,受日本的厚生劳动省管辖,只照看孩子,负责带孩子唱歌、跳舞、做游戏,不教课。在日本,幼儿园老师要考另外一个资质,叫作“幼稚园教谕”,受文部科学省管辖,要教课的。

2

各界给予虐童事件极大关注

在日本,“儿童虐待”这个词定义非常明确。

按日本的厚生劳动省规定,儿童虐待主要包括4类:

身体虐待(剧烈摇晃婴儿、殴打孩子等)、

性虐待(性侵、威胁、让孩子亲眼目睹性行为等)、

放置不管(不给孩子食物、把孩子单独锁在车里等)、

心理虐待(无视、威胁、对其它子女过度偏心、让孩子看到家暴等)。

自2004年起,日本政府规定,每年11月为“防止虐待儿童月”(日文为“儿童虐待防止推进月间”)。

在此期间,各民间团体和地方自治体等都会举办各种活动,呼吁大家关注儿童虐待这个社会问题,并开展象征防止虐待儿童的“橙丝带运动”。

日本的儿童虐待防止法第6条规定,当人们发现有人虐待儿童时,有义务报告给当地政府、儿童咨询所。从2015年起,儿童咨询所的拨打电话统一为“189”。


据日本厚生劳动省公布,2016年度,全日本的儿童咨询所共接到12万2578例虐待报告,比2015年度增多了1万9292例。


日本儿童咨询所各年度收到虐待儿童案例报告数据

当然,这与日本对“儿童虐待”的定义较广有关。

实际上,大多案例都是家长在孩子面前对配偶家暴,给孩子造成心理上的虐待。

3

日本的幼儿托管机构是怎样的?

在日本,托儿机构大致分为两类:

其一是“保育园”,看护0岁以上未上小学的儿童。

此次被虐童丑闻推上舆论风口浪尖的“携程亲子园”主要看护1岁半至3岁半的员工子女,从这一点来看,相当于发挥了日本“保育园”的功能。

在日本,保育园有两种。

一种是经政府认可的(公立、私立两种),每日入园时间约为8个小时,以《儿童福祉法》为依据,受日本的厚生劳动省管辖。

托管费用按照家长收入来计算,收入高的人交的钱多,收入低的人交的钱少。总的来说,费用较低,但是入园手续非常繁琐,需要开证明,证明家长因工作、上学、生病等缘故没法看小孩。

另一种是未受政府认可的,主要是私立保育园,同样合法,不同的是费用较高,优点在于入园手续简单,孩子入园时间较为灵活。

其二是“幼儿园”,看护3岁以上未上小学的儿童。

“幼儿园”(日文称“幼稚园”)开设了多种课程,每日标准保育时间约为4个小时,以《学校教育法》为依据,受日本的文部科学省管辖。

近年,日本还兴起了一种兼具“保育园”和“幼儿园”功能的“儿童园”,但是数量不多。

4

足够师资和国家资质很重要

笔者的孩子在8个月时进了一家日本政府认可的私立保育园,后来因为搬家的缘故,又将孩子转入一家公立保育园。

在此过程中,笔者发现,日本私立和公立保育园在制度上存在一些不同,比如说,作为母亲,笔者曾仿照其他日本家长给私立保育园的老师们送过点心,而公立保育园在制度上不允许老师们接受此类礼物。

共同点是,一般来说,这两类经政府认可的保育园都不会给虐童留下太多机会。

日本政府规定:

每3名0岁儿童就要配备1名保育士;

每6名1岁或2岁儿童需配备6名保育士;

每20名3岁儿童需配备1名保育士;

每30名4岁或5岁儿童需配备1名保育士。

而“保育士”这个身份本身就意味着必须通过日本的国家资格考试。当然,日本的保育园也有“临时工”,但是因为他们没有“保育士”这一资质,所以只能起辅助作用。

然而,根据红星新闻报道,“携程亲子园”没有得到我国教委颁发的许可证, 19名员工负责照顾125名1.5到3.5岁的宝宝,其中还包含了保洁员等职位。

据称,虐童视频中出现的就是一名保洁阿姨。

从人员配比上来看,要让几位具备资质的老师事无巨细地照看好所有儿童似乎有些困难,师资不足给虐童者留下了可趁之机。

5

孩子受伤要报备,老师家长互相监督

据揭露“携程亲子园”虐童事件的家长称,晚上发现孩子耳朵有外伤后,专门联系老师询问孩子的受伤情形。对此,老师和负责人的回答都相当敷衍。

这种情形同样是园方的失职。

笔者每天早上送孩子去保育园时都要提交一本育儿手册,上面记录着孩子每天的睡眠、饮食、玩耍等情况。

家长还可以在手册上留言,向老师咨询孩子在保育园的表现以及照看孩子的诀窍等相关问题。

一旦孩子受伤,家长要在手册上详细地写明孩子受伤经过,以便向老师报备,或是在次日早上去保育园时亲自向老师解释。

每天晚上,家长去保育园接孩子回家时,拿到的手册上留有班主任老师每日记录,帮助家长了解孩子的园内生活。


保育园老师在笔者女儿的“手册”上写的内容

内容大致是:她最近挺喜欢班里一个小男孩,经常问老师小男孩去哪了,平时还主动要求和小男孩坐在一起。

另外,日本保育园的儿童换衣服比较频繁,一天至少换两身,老师都会帮孩子换衣服。在这个过程中,老师能看到孩子身上是否有伤痕。无论孩子在哪里受了伤(如在家中受到体罚等),老师不知情的情况都极为少见。

如果孩子在保育园受伤(如被门挤着手指、摔伤、被其它小朋友咬伤等),老师一定会采取各种手段及时、主动地告知家长受伤经过,写在手册上或是请其他值班老师代为转达。

不管何种方式,园方都会向家长表示歉意,恳请家长谅解。

目前,中国的情况是,很多孩子3岁以后才能入园,3岁之前多靠爷爷奶奶、外公外婆帮忙照看。其实,“携程亲子园”这种看护1岁半至3岁半的托儿机构,在出发点上是为了给家长提供更多的便利。

然而,在实际运营中,却有许多漏洞和值得批判之处。如何为孩子提供健康快乐成长的场所?如何让家长放心把孩子交给托儿机构照看?需要政府、相关机构、个人等多方配合。

由上文可知,日本虐待儿童的案例大多发生在家庭环境之中。虽然保育士虐童事件也有发生,但是,日本政府及社会各界对保护儿童的重视、幼儿园和家长的互相监督、国家对相关机构和人员的严格资质认证,等等,这些经验都值得参考借鉴。

[责编:潘晓慧]
最热图集
最热文章
关注我们
@华声大视界
华声大视界微信公众号:dsj_voc
【扫一扫二维码】
大视界,用平民视角展现世界的另一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