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深度文章 > 正文

被全世界声讨 但为什么日本就是无法放弃鲸肉?

2017-11-09 10:59:14  [来源:界面]

如今的东京新宿歌舞伎町,已经几乎是因为风俗店的大量聚集而恶名远出的繁华街。在街里一处不太引人注意的地方,却有一家很整洁舒适的吃鲸馆子。这是家有着宽大吧台的割烹料理店,环境多少有些古旧,墙壁上贴了不少鲸的图片。即使在日本,能像这里一样吃到鲸肉的地方也不算太多。佐藤是这里的常客,他看起来有60来岁,来自下关市,日本西端的下关港因作为捕鲸船的母港而出名。佐藤每次必点鲸刺身拼盘,鲸肉、鲸心、鲸舌、鲸皮,在他看来,这种不加任何烹饪的新鲜肉块才能品尝出食材的本来味道。鲸肉的口感柔软,但感觉筋较多所以比较有嚼劲,具体说来有些像嫩牛肉。好吃,但并不让人觉得出奇。“我小时候并不知道牛肉和猪肉的味道,如果说吃肉指的就是吃鲸肉,如果说吃培根,那指的就是吃鲸培根。” 在佐藤看来,鲸作为一种介于牛与鱼类中间的肉类并没什么特殊,烹饪方法也多数和其他肉类无异。


如今很多日本的中老年人都是吃着鲸肉长大的不过和佐藤的淡定自若相比,店里的很多年轻食客还是在把鲸当作一种稀罕物来品尝。日本人对鲸的接受度如何,或许要到鱼市场去找找答案。东京的筑地市场,因其规模之大而在世界上有着响亮的知名度。不过,在上千家批发商中,也只有两家鲸肉批发商。大块红黑色的的肉被摆在案板上,这是小须鲸。国际捕鲸委员会、濒危野生动植物种国际贸易公约等组织和条例都对捕鲸进行了多项限制,但并非是禁捕所有种类的鲸。小须鲸属于被允许捕获的品种,但长须鲸等珍稀品种就被列为了禁捕的品种。2014年3月,联合国海牙国际法庭做出判决,要求日本终止在南极海以科学调查名义进行的捕鲸活动。南极捕鲸受到限制之后,小须鲸的肉源减少了很多。但并不是越稀少价格就会越高,实际上,日本人对鲸的消费量是在常年持续减少的。“鲸肉的销路大多是餐厅,超市偶尔也可以买到,但生意并不是很好。”筑地市场鲸肉批发商介绍说。佐久间淳子是位自由记者,曾在绿色和平组织中任职,过去10年中她一直在调查日本捕鲸问题。根据英国BBC新闻曾报道过的佐久间淳子的统计数据,2015年日本的人均鲸消费量仅在30克左右。如果捕鲸是日本的一项传统文化的话,为何现在吃鲸的人会这么少?千叶县南房总市,是日本关东地区唯一沿岸捕鲸的城市。南房总市同日本其他沿海小城市一样,有着漂亮的海滩,阳光和煦、从静谧的海滩可以看到广阔的太平洋。


在不远处的小渔港里停着几艘渔船,岸上有几个男人正在修补渔网,其中就有鲸渔师庄司义则。尽管日本房总半岛有400年的捕鲸历史,现在从事捕鲸活动的仅有“外房捕鲸”一家公司,庄司义则就是这里的社长。庄司义则很高,有日本男人中少见的大块头,说话的语调平缓但态度坚决。他坚持认为“讨论捕鲸的成破利害并加以优化是一件好事,但并不代表就可以一刀切地禁止捕鲸”。他现在每年大约要捕14头鲸,其中多为拜氏鲸。在庄司义则的加工厂中,鲸肉可以被制成鲸肉干、鲸肉汉堡饼、以及类似牛排的鲸排。“九州的人们喜欢吃鲸,”庄司义则这样介绍说。其实很多生活在日本南部各地的人也好这一口儿。庄司义则指了指旁边正在切割的肉块说:“这个将被用酱油和酒腌制,然后制成鲸肉干。”巨大块的暗红鲸肉在被切割的过程中流出红色的血水,沿着操作工人的PVC工作服流到地上,场面有些惊悚。每年夏天,当地政府会短期开放鲸的捕捞,庄司义则会将这段时间捕获的鲸保存起来,在需要的时候供应。在加工厂内部的冷库里,有一箱一箱的鲸肉。其中,像火柴盒一样大小的标准肉块,是在南极海域科考捕鲸的日本鲸类研究所带回来的小须鲸肉。庄司义则从研究所中买回这些鲸肉,买鲸的钱将会被研究机构用作赞助金。“这些鲸肉,会被做成寿司,”他说道。庄司义则认可捕鲸必须根据种类,那些濒临灭绝的鲸种是需要保护的。“比如说白长须鲸就不可以捕捞,但是像小须鲸这种数量丰富的鲸类,我们在日本沿海捕捞时为什么还要看别人的脸色,”庄司进一步解释说:“过去的400年里我们都在食用鲸肉,我不认为渔业和捕鲸有多大的不同。捕鲸和钓鱼有什么区别呢?”尽管捕鲸的争论在于是否会导致濒危鲸种数量的下降,但日本渔民真正在意的是那些数量并不稀少,可以合理捕获的鲸种的捕捞权。在他们眼中,一部分人类并不能赋予鲸这个物种特殊性。庄司义则有时也会到当地的小学校里教授与鲸相关的知识,他也会邀请学生们参观鲸解剖。庄司在授课的过程中并不会故意隐瞒国际上对日本捕鲸的声讨,也不会将其作为一件正确的事教给孩子。和各国的生物课堂一样,这里的教室中也挂着很多鲸的照片,其中还有用来说明鲸种类的图表。但不同的是,在南房总市的孩子们看来,鲸是一种食物。


“外房捕鲸”会邀请小学生参观鲸的解体过程尽管在根据考古和古籍的记载,从日本的石器时代起就有一些地区的人们捕获鲸食用的记录。但因为受捕获难度较大等原因影响,吃鲸在日本古代并没有形成全民的日常饮食习惯。近代捕鲸的一个重要理由在于鲸脂可以提炼成鲸油,鲸油曾是重要的照明和工业用油脂,因此多数沿海发达国家都有捕鲸业和捕鲸传统。19世纪末,以获得鲸油为目的的捕鲸业随着石油工业的兴起而衰落。所以日本捕鲸是出于文化,这一理由多少有些牵强。日本最近一次的鲸消费高峰期是在1940年代末到1960年代中期。鲸被作为二战后日本人和动物园的主要蛋白质供给源,截止到1970年代,日本动物园中食肉动物的主要饲料都是使用鲸肉。捕鲸在1964年达到高峰,全年约有24000头鲸被捕杀。随着后来日本的食材逐渐丰富,外国进口肉量增多,鲸肉的重要性不断降低,所以在当下来看捕鲸也并不具有很高的商业价值。在说到“到底为什么日本要坚持捕鲸”这件事时,BBC新闻东京特派员Rupert Wingfield有自己的观点。Rupert Wingfield在一次日本政府高官的内部座谈会中曾询问过这个问题,高官的答案惊人地坦诚。在这位高官看来,“现在鲸肉的商业价值并不算很高,南极海的捕鲸行为既非日本文化的一部分,也让国际产生了非常不好的印象,再过上十年(南极捕鲸)或许就会消失。”“为什么不现在就终止呢?”在场的其他记者追问。高官回答说:“现在很难终止,主要出于重要的政治理由。”


反捕鲸船“Bob Barker”政治理由,或许才是日本捕鲸不能明说的真正目的。日本人对于鲸肉的需求逐年下降,冷库里尚有大量的鲸肉储备,对于捕鲸的坚持并不在于他们要吃,文化的原因也居于其次。重要的是在于博弈,对于极其依赖渔业的日本来说,捕鲸是他们研究、观察、控制海洋渔业的棋子,主张南极捕鲸权主要是出于政治诉求。坚持日本沿海的捕鲸也大致同理。据9月27日“参考消息网”的一篇报道中显示,日本在东北外海的年度捕鲸行动中捕杀了177头鲸,其中包括43头小须鲸和134头鳁鲸,据日本水产厅称捕获鲸鱼的数目是事前所规定。这条消息再一次将日本捕鲸的话题推到人们眼前,冰岛、挪威等捕鲸大国的捕鲸现状也开始受到越来越多的关注。


推广鲸肉食用的主题活动不过,走低的鲸肉消费量也算是日本民间对捕鲸事业态度的一个侧面反馈。在故事的开头,那个吃着鲸肉长大的佐藤,在谈起如果不能再吃到鲸肉是否会感到悲伤时,他的态度并不纠结。“捕鲸不是必要的产业。吃过一次牛肉之后,就发现鲸也不是非吃不可了。”

[责编:潘晓慧]
最热图集
最热文章
关注我们
@华声大视界
华声大视界微信公众号:dsj_voc
【扫一扫二维码】
大视界,用平民视角展现世界的另一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