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深度文章 > 正文

他就是被查出的“通俄门”第一人

2017-10-31 09:43:19  [来源:网络]

特朗普前竞选主席马纳福特。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美国联邦调查局(FBI)特别检查官穆勒预计最早将于当地时间周一(10月30日)就“通俄门”调查提起首起刑事指控,这将成为持续半年的“通俄门”调查取得的最重要进展,可能改写特朗普政府接下来剧本运行的脚本。

据CNN、路透社、《华尔街日报》等多家媒体报道,穆勒团队上周已经发出了首份指控书,最早到周一,可能就会有一位或多位嫌犯被批捕。按照联邦法官的要求,该指控书是以密封的形式提交的。

截至目前,被批捕的是什么人以及被指控的罪名是什么都还未可知。共和党人以及特朗普盟友认为,首个或首批被指控的人将是个无足轻重的人物,不过众议院情报委员会最高级别的民主党人希夫(Adam Schiff)猜测,被起诉的可能是特朗普前国家安全顾问弗林和前竞选主席马纳福特(Paul Manafort)。

上述两个人都曾经是特朗普团队中的重要角色,也是过去近半年穆勒“通俄”调查的核心。前者因被曝出与俄罗斯官员有不当通话而被迫辞职,而后者的海外商业关系备受质疑,也曾参与同俄罗斯方面进行过的极具争议的会面。

美国情报机构已经认定,俄罗斯政府通过黑客入侵并公布民主党全国委员会的材料以及在社交网络上发布假新闻等,干预了美国2016年的大选,其目的是帮助特朗普上任。

在今年5月特朗普意外开除前任FBI局长科米后,穆勒被任命为特别司法部长,接替科米就俄罗斯干预美国大选、以及特朗普团队是否与莫斯科方面存在“共谋”继续展开调查。

除此之外,穆勒及其团队也在调查特朗普开除科米是否违反了司法公正。这个罪名如果成立,可能会成为弹劾总统的有力理由。

今年7月,穆勒团队突击搜查了马纳福特位于弗吉尼亚的家。最近,调查人员与特朗普核心团队人员,包括前幕僚长普瑞柏斯、前发言人斯派塞以及许多前任和现任白宫官员进行了深入交涉。本周二,Facebook、Twitter和谷歌代表将前往国会就涉俄调查参加第三次听证会。

现在,在全世界都在关注最新调查进展的时候,穆勒团队首例指控所针对的对象以及被起诉者的罪名,可能会成为决定特朗普任期能否顺利延续下去的关键。

如果被起诉的人与特朗普关系不大,比如与特朗普的商业帝国没有什么业务往来等,那么特朗普及其盟友就可以以胜利者的姿态宣布,调查半年一无所获的事实证明,这是民主党人针对总统的政治迫害,因此是时候结束涉俄调查了。

这位总统近日曾公开表示希望涉俄调查结束。此前他曾多次强调他不是被调查对象。

穆勒团队已经发出首例刑事指控的报道出炉后,特朗普连续发了多条措辞激烈的推文,宣称该接受调查的应该是希拉里而不是他,并呼吁共和党人“该做些什么了”。

“民主党人和希拉里正为了邪恶政治,进行可怕的(有损美国的)政治迫害,”他说,共和党人“正在进行空前的反击”。

不过,如果首批被指控的人与特朗普关系密切,这意味着穆勒团队在累积了足够证据的情况下,已经开始对特朗普的核心政治、家庭圈子采取重要行动,距离特朗普被弹劾的情形或再近一步。

现在还无法预计事态将朝着哪个方向发展,分析称,来自特朗普和共和党人以及国会的反应将极大影响接下来的进程。

普林斯顿大学历史和公共事务教授Julian Zelizer在CNN网站上撰文称,以史为鉴,穆勒调查可能会将特朗普及其政府带向两个方向,一个是像陷入水门丑闻的尼克松一样被弹劾、辞职;另一个是像里根那样,从“伊朗门”里安然脱身。

1973年,就在前总统尼克松深陷水门丑闻、民意下跌之际,来自国会的系列调查将白宫多位高级官员拉下马,为尼克松最终被弹劾写好了脚本。

1988年,多名里根政府官员因向伊朗秘密出售武器被起诉,不过,这场自水门丑闻以来针对白宫官员最大规模的法律行动并没有终结里根总统的政治生涯。里根对民众做出的诚恳道歉姿态、共和党人的团结协作都是其中的原因。

因此,Zelizer写道,对于即将到来的刑事指控,特朗普的反应、国会山上的党派领袖和其他共和党人如何反应,对事态的影响将和指控本身一样重要。

周日,在特朗普最新一系列推文发出前,前美国检察官Preet Bharara表示,特朗普在这件事上的反应将是关键。

“我会关注两件事,首先,特朗普是否会做出某些反应,某种形式上这在未来可能会成为他的不利证据,因为穆勒会那样做的,”他说,“第二件事,我会看看这位美国总统是否会向潜在被告或其他证人发出某些信号。”

今年5月开除科米之后,特朗普曾在接受媒体采访提到后者领衔进行的“通俄”调查影响了这一决定,由此引发的争议和批评迫使司法部任命穆勒为特别检察官,并赋予了他远高于科米曾经拥有的权力。这一事件成了特朗普“通俄”调查中的一大关键转折点。

白宫特别顾问Ty Cobb否认特朗普推文与穆勒涉俄调查最新进展有关。“特朗普今天的评论与特别检察官的活动不相关,他将继续与穆勒合作。”Cobb在发给彭博社的声明中表示。

几天前,就在有关穆勒的活动传言四起的时候,《经济学人》刊发了一篇文章,分析穆勒领衔的调查最终会引发什么样的结局。

文章暗示,作为一名有原则的“理想主义政治家”,穆勒的任务不是去搜集战利品,而是要去调查那些更加严重的问题。文章援引消息人士的话说,穆勒可能已经掌握了很多重要资料,包括特朗普的纳税单记录,而最终结果将取决于明年的中期选举。

“要是民主党人在2018年中期选举中控制了国会其中一个甚至两个议院,那么他们将尝试弹劾特朗普,引发另一场党派斗争,”文章写道,“如果没有,那么特朗普可能会审视穆勒的报告,宣布这是‘假新闻’,并建议司法部不应该将其公开。”

文章说,这些都是只是猜测,最有可能的是,“通俄”调查这场大剧最终只能以政治的方式来了结。

[责编:潘晓慧]
最热图集
最热文章
关注我们
@华声大视界
华声大视界微信公众号:dsj_voc
【扫一扫二维码】
大视界,用平民视角展现世界的另一面